2008-06-07 (土) | Edit |
後記:

這一回骸骸還是一樣無賴(被輪迴)
小綱吉好可憐呀XDDDDDDD(爆笑)←被踢飛

明天要去讀書了ˊ3ˋ""
上午不在家(噴淚)
回來會打文ˇˇ
如果有梗的話很快就可以發文了XDDDDDDˇˇ
(謎:混帳你下週不是都大考嗎##)
唉唷……考試是無法減低我的愛的!哈哈哈(被揍)

另外^^
今天還有另外發白色玄冥的反逆本ˇˇ
有興趣的可以到官網看看唷XD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里包恩,別再讓六道骸來監督我了!」
  小手一拍身前的辦公桌,發出一聲巨響,綱吉臉上有著少有的堅決和固執,但當喊出六道骸的名字時,小臉還是不爭氣的一紅。
  「為什麼?你們不是處的很好嗎?」淡淡瞥了綱吉一眼,不當一回事的繼續飲茶。
  「好?哪裡好!你們看不出來我是被逼的嗎?」只是去辦公室找人,卻被裡頭的人拉進去演練那個令人臉紅心跳的「性姿勢週期表」!最慘的是,還被其他五位守護者外加門外顧問瞧見「最容易讓人誤會」的畫面!
  「被逼?」輕笑了聲,里包恩終於將手中的茶杯擱到一邊,大手交叉放在胸前……「阿綱,別忘了……當時是你坐在他身上,而不是他壓在你身上。」回想起當時的情況,里包恩又將頭低了一些,但綱吉還是看的出他在偷笑。
  「我我、我……前、前一秒還是他壓著我!」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那只能算你倒楣,我們開門的那一秒剛好是你坐在他身上。」不行!實在是太好笑了!里包恩難得的用手捂住臉,坐在椅子上輕抖。
  可惡!竟然到現在還在笑!
  綱吉又氣又好笑的盯著里包恩,爾後便自暴自棄的走回辦公椅:「反正你就是不讓六道骸換班就是了!」可惡!到底為什麼!為什麼整個總部的人都幫六道骸!連自己的身體都跟著六道骸一起「發情」!可惡可惡可惡!太可惡了!
  「阿綱,別欺騙自己,你自己也不會希望他換班。」笑夠了便起身,並拿起方才沒喝完的甜茶一飲而進:「時間快到了,但願你今天也能好好工作,別和六道骸玩那種限制級的戲碼。」老實說,在綱吉失憶前,他也常向綱吉說這句話。
  真不愧是六道骸,綱吉的狀態已經快要跟失憶前一樣了呢!
  「誰、誰會跟他玩!」小臉瞬間漲的又紅又燙,惱的將手邊的空筆盒扔了過去。這是他第一次敢向里包恩扔東西,可悲的是竟然是這種可笑的理由!
  想當然爾,里包恩在筆盒砸到他之前就關上辦公室的大門,可憐的筆盒叩的一聲被特製的辦公室門撞凹一個角,然後應聲掉到地板上。

  深深的嘆了口氣,拖著無奈的腳步走到門口,將無辜的筆盒撿了起來……「真抱歉,不該這麼粗魯的……」綱吉知道自己很差勁,竟然拿筆盒來出氣……眼眸瞟了尚未開啟的大門一眼──六道骸最好不要太早來,否則自己一定會再將筆盒摔出去一次!
  才剛這麼想,門外就傳來一陣陣的腳步聲,毫不留情賞了綱吉的腦袋一拳……對、對不起,我錯了,我剛剛都是開玩笑的,絕對不會再亂摔公物了……老天爺,請您放過我!
  喀嚓。
  「哎呀……綱吉怎麼沒好好辦公呢?」無賴的笑臉依舊掛著,並逕自拿走綱吉手上的筆盒,檢視它凹掉的一小塊:「呵呵……綱吉怎麼會亂摔東西呢?這樣不行唷。」
  還不都是因為你!
  氣呼呼的鼓起腮幫子,將筆盒搶了回來:「工作了!霧之守護者!」語畢,頭也不回的走向辦公桌。
  見狀,骸不禁捂住自己的嘴……哎呀哎呀,看來綱吉還在生氣呢……昨天大概太過火了吧?不過綱吉也有錯,是他自己堅持要進入自己辦公室的唷!
  「綱吉,就像平常那樣?」明白這回綱吉絕對不讓自己碰半根寒毛,骸還是試探性的問著,嘴角掛著抹滅不掉的笑意。
  「不、行!這次你休想碰我!」連頭都沒轉過去,面紅耳赤的開始批閱公文,並盡力不讓速度緩下來,以防骸「有機可乘」,得到「正當理由」握住他的手。
  瞇眼,骸臉上的笑容並沒有褪去。呵呵,這回綱吉真的鐵下心了呢……不過他可是六道骸,沒這麼好打發。
  「綱吉,拉你進來陪我嘗試週期表的確是我的不對。」坦白,骸微微低頭。聽到這番話,綱吉的肩頭明顯抖了一下……狡詐的神色從紅藍異瞳中飛閃而逝,但始終背對著他的綱吉絲毫沒有發覺。
  「不過呢──」收回懺悔的語氣,換上曖昧煽情的低沉語調……「綱吉也有錯唷,要不是你硬要進入我的辦公室,我也不會忍不住對你下手……」富有磁性的嗓音、溫熱濕潤的呼氣,綱吉的小耳被搔成一片血紅,彷彿輕碰一下就會滴出血來。
  「可、可是我──」
  「而且還說想了解我的作息……這我怎麼受的了呢?你說是不是呀,綱吉……」不讓綱吉將話說完,並變本加厲的輕咬紅到發燙的嫩耳,濕軟的舌得寸進尺的舔舐著……
  「等、等一下!你給我等一下啊!」別再舔了、別再含了!拜託放開他可憐的耳朵!它已經快要爆炸、快要脫離自己的身體了!「不要說的好像都是我的錯!」正想離開男人的魔掌,卻發現他那狡猾的大手已經順利蓋在自己的左手上,牢牢抓緊他,而健壯的身軀也成功的壓在自己背後,讓自己動彈不得。
  「呵呵呵……當然不全是小綱吉的錯囉,我也有一半的錯……只是在提醒小綱吉,一個巴掌拍不響而已。」將綱吉柔軟的身子納入懷抱,骸輕輕摩蹭綱吉香柔的褐髮,舒服的讚嘆著……「綱吉的身體軟綿綿的,抱起來好舒服唷……」

  啪嘰。
  可惡!昨天賞他兩個巴掌果然還不夠!應該要打到他那張臉腫的不能講話!

  「骸!要抱去抱女人!我──」話才剛說出口,綱吉體內的細胞就開始抗議,弄得他頭暈目眩……拜託!別連身體也在這種時候和他作對呀!他只是要六道骸去抱女人而已……糟糕,他的腦中竟然出現想掐死說出這句話的自己的念頭!
  「抱女人?」聽見綱吉的話,骸愣了一下,但摟著綱吉的力道並沒有放鬆……綱吉真的會希望他去抱女人?斜眼瞄一下綱吉,發現他正頭痛的抱住小腦袋,彷彿裡頭正在打一場激烈的仗。
  聰明如他,六道骸露出一抹微笑……呵呵,綱吉一定是違背真心講出這句話的:「抱女人嗎……女人有比你好抱嗎?綱吉。」精湛的演技是六道骸的特技之一,現下的他露出一副無知困惑的表情,輕聲詢問懷中的人兒。
  「欸?我我我、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又沒有抱過女人!」連男人都沒抱過!
  「是嗎?那綱吉怎麼會要我去抱女人?」光是抱著還不夠,不安分的手指隔著衣物輕柔裡頭的紅嫩禁果。
  「唔……我、我隨口說的……你……不要亂摸……」禁不住突如其來的刺激,綱吉放開了手中的鋼筆,迷濛的雙眸望向還沒改完的公文……「工、工作還沒做完……」
  「那句話讓我很受傷唷……竟然沒來由的要我去抱女人?」做出沮喪的苦笑,將綱吉擁的更緊。
  「呃?這、這個……她、她們有胸部!」對、對呀!男人不是都喜歡女人嗎?不要說胸部,腰身、臀部一定都比身為男人的自己還要有魅力吧?
  「我對胸部沒興趣,比起胸部,我更喜歡小綱吉敏感的小果──」
  「細、細腰!」沒命的大喊,硬生生打斷骸正要說出來的羞人話語。
  「綱吉的腰十分纖細呢……」陶醉的在纖腰上摸過來又摸過去,摸的綱吉渾身雞皮疙瘩。
  「臀、臀部!」苦著臉,綱吉看起來快哭了。
  「嗯……但綱吉可愛的白皙嫩臀更能吸引我──」
  「噫啊啊啊啊──!不要再說啦啊啊啊!」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吼出連孟姜女聽了都要甘拜下風的淒厲慘叫,整張小臉紅的足以媲美落日的夕陽,連淨白的頸子都紅的一塌糊塗。

  倘若這間辦公室沒有裝設良好的隔音設備,聽見聲音的人肯定會以為首領遇到刺客的突襲,立刻全副武裝撞開辦公室的大門,衝進來將武器對準最靠近首領的人。
  「綱、綱吉……有必要叫的這麼悽慘嗎?」儘管耳膜已經快被震破了,骸還是沒放開綱吉,不過從容的面容上已經不再掛著微笑,而是發自內心的苦笑。
  「你!都是你害的!不要講那種會害人羞死的話!」顫抖的小手重新握起桌上的鋼筆,身呼吸幾口氣,綱吉才將方才的情緒緩和下來……「現在,讓我完成工作……」
  「當然沒問題囉。」說著,那完美的笑容再度掛上骸的臉龐,並自然的握住綱吉早已佈滿冷汗的小手。
  「……」
  認命的翻了個白眼,綱吉只得打破自己今早說的氣話,乖乖讓骸「侵犯」自己可憐的左手。
  望著綱吉一臉放棄的表情,骸開心的勾起計謀得逞的微笑……

  他知道,小綱吉絕對受不了這種含有情色味道的騷擾了……呵呵呵,所以說,耍冷戰也是沒用的唷,小、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