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8 (日) | Edit |

※此篇為前篇時間的一年後。

後記:

這是哪來的新婚夫妻呀!!!!!!(爆)

明天是骸骸生日XDDDDDDDDDD!!
快快快快打文(激動)←毆打
某雞:「啊你的雲雀生賀咧?」
我:「那個我在五月底時就已經放棄了(被拐死)」
結果那混帳竟然真的拐我了呀可惡!(爆)
我就是偏心嘛咬我呀哼哼(被圍毆)

咳……以上可以無視ˊˇˋ||
今天早上跑去讀書了Orz
晚上回來又一點手感都沒有(炸)
結果這篇文拖到現在才發……而且還沒成功的將劇情弄到隔天(眾踢群毆)

反正只要是六月就都是骸骸的生日啦!(不要亂說####)
所、所以拖幾天應該沒關係吧……(偷瞄)←你在瞄誰####
會努力不讓它天窗的QDQ(被輪迴)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早晨,溫暖的朝陽自玻璃窗的邊緣探頭,耀眼的光芒灑進陰暗清涼的房內。光線照射在人兒的小臉上,後者的兩道細眉微微一皺,爾後便緩緩睜開朦朧的大眼。
  「唔……早上了……」輕輕挪動身子,想從寬廣的大床上爬起,但一雙健壯的手臂卻將他摟的死緊,令他動彈不得。
  僵持了一會兒,綱吉嘆了口氣便乖乖躺回男人懷裡,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幸福的淺笑。

  一年過去了,綱吉對擁著他的男人──六道骸──的恐懼早已煙消雲散,如今只剩下濃濃的愛意和情愫。
  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敢貿然叫醒熟睡的男人。

  毫無預警地,溫柔的輕吻落在綱吉的額際上,後者反射性的一縮,敏感的縮起身子,小臉立即紅的發亮。
  「綱吉,想先起來的話可以吻醒我呀……」不懷好意的低喃,鼻尖輕輕摩蹭著綱吉柔嫩的面頰。
  「我……我不想吵醒你……」水亮的褐眸羞窘的別開,不好意思對上那對深邃美麗的紅藍異瞳。一半的確是因為不想吵醒骸,另一半是……他羞的不敢做!又不是骸,這些挑逗的動作他怎麼可能輕易做出來!
  笑意更深,勾起白皙的下巴,吻上香甜柔軟的唇,給了綱吉一個例行的早安吻。

  一年過去了,綱吉當初受到的委屈早已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如今的他不但可以自由自在的在根據地內走動,也可以不必穿著那短的要命的學生裙。
  根據地沒有人不認得綱吉,因此也沒有人敢怠慢,只要稍有個不對,明年的今天就是家人替他祭拜的日子。縱使澤田綱吉本人不在乎,骸大人也會親手將他們送入地獄。

  好不容易脫身起床,綱吉穿上中性的休閒服,走向浴室準備梳洗。
  鏡中的自己有著一頭過肩的長髮,褐色的髮絲躺在纖細的肩膀上,搭上柔和的深褐色眸子,散發出一種說不出的美感。要不是綱吉知道那是面鏡子,他還真會以為裡頭的人是個女人呢!
  為什麼將頭髮留長?因為骸喜歡。

  「綱吉,我要出門辦事……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唷。」臨走前還不忘貪婪的汲取綱吉口中的每一塊、每一吋,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轉身走向根據地的大門,不時還一直轉頭,活像個寵愛妻寵過頭的丈夫。
  「我、我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大聲抗議著,要骸將心思放在工作上。
  週遭的新人全都因綱吉的大喊而抖了一下,戰戰兢兢的看向已走到門口的骸大人……他們剛加入這個根據地,擔任的是最基層的站崗工作,而且不認識綱吉。因此,聽見綱吉不帶敬語的放肆大吼,令他們心頭一驚。
  也許澤田綱吉是骸大人目前最寵愛的人,但那又如何?一般而言,會被大人物寵愛的人多半都是以自己的姿色而登上遙不可及的地位,簡而言之,在上位者看上的不過是他的姿色,頂多玩幾個月就會另尋他人,如此無禮的言詞依舊是不許出現的!
  冷冷瞟著那群瞪大雙眼、等著看好戲的新人,幾位到門口恭送骸大人的前輩們紛紛對看一眼……並忍住笑意搖了搖頭。
  這群笨蛋!他們根本不知道骸大人有多愛澤田綱吉!
  不出他們所料,骸大人的腳步在聽見人兒的大喊後停了下來,並緩緩轉了過來……但臉上掛著的並非不悅惱怒的臉色,反而是溫和愛戀的寵溺笑容。

  「綱吉,要乖乖等我回來喔!」

  這一瞬間,週遭的新人們下巴彷彿脫臼般掉了下來,眼珠子差點整個瞪出來……令人聞風喪膽、無血無淚、六親不認、神出鬼沒,集所有恐怖於一身的六道骸,私底下其實是個寵女人寵過頭的好男人?
  站在一旁的前輩們拚命忍住湧進體內的笑意,好不容易撐到骸大人上車,這才紛紛捂住嘴,不住的偷笑。要是在骸大人面前笑,就算澤田綱吉在場,他也會掐住他們的喉嚨讓他們再也笑不出來。
  「前、前輩……那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就連他這個外人都可以看出,骸大人愛澤田綱吉愛到捨不得離開他的地步。雖然他的確很美,但骸大人會因為美色而完全拋開自己建立的形象嗎?
  傳言,六道骸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就算請全球號稱最性感的美女在他面前跳脫衣舞,他從容的表情依舊,眉毛連抖都沒抖一下,細長的睫毛也捨不得動上半根,甚至還會很不給面子的打個喝欠,和四周早已垂涎三尺、欲罷不能的男人們形成強烈對比。
  但現在這個狀況,又是怎麼一回事?
  「女人?看清楚,笨蛋!澤田綱吉是男的!」不留情的敲了新手一號的腦袋一拳,要他看清楚。
  澤田綱吉的確很美,但他沒有胸部,臀部也比一般女人還要小一點。老實說,如果沒注意到這些細小的差別,誰都可能將他誤認為女人。還有一個重要的前提,就是等骸大人外出後才能觀察澤田綱吉,否則自己的兩顆眼球就會被某人硬生生挖出來,捏成碎屑扔進垃圾桶裡,而可憐的自己就得在黑暗中度過下半餘生。
  思及此,熟知實情的前輩們紛紛打了個寒顫,並慎重的警告身邊懵懵懂懂的新人:「你們記住、千千萬萬要牢牢記住!只要骸大人在場,就不許直勾勾的望著澤田綱吉,否則就管好自己的眼睛吧!」
  新人們看了看前輩們的臉色,再看了看身旁的同事……嚥了口口水,默默點頭。



  「首領,您真的沒問題嗎?」望著正在準備出門的綱吉,庫洛姆不放心的再次詢問。
  「可以的,庫洛姆!」將錢包放進購物袋裡,並給庫洛姆一個燦爛的微笑:「買東西這種小事,難不倒我的!」而且,今天他要去買的是骸的生日禮物,這種事情不管交給誰都不對,即使骸要他少出門,但……瞳眸轉了轉,綱吉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又不是三歲小孩!沒必要連買個東西都要深思熟慮吧?
  「嗯……那……首領路上小心。」看見首領誇張的嘆氣,庫洛姆忍不住將手抵在小嘴上,低聲輕笑。
  首領已經不再露出那種苦澀委屈的悲哀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幸福洋溢的溫暖笑容,就和記憶中的首領一模一樣……他們真的成為首領的家人了!庫洛姆露出開心的甜笑,但瞥見綱吉正要出門的身影,紫眸還是染上一層擔憂。
  雖然就像首領說的,買東西這種小事難不倒他……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呀!尤其首領又長的這麼可愛,不仔細觀察更是無法辯出他的性別,萬一有不要命的男人跑來搭訕怎麼辦?
  靈機一動,庫洛姆將先前技術開發部交給她的微型連絡器掏了出來,跑到綱吉身邊放到他手上:「首領,雖然買東西只是小事……但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可怕,為了以防萬一,請您帶著這個好嗎?」好吧,對外面的人而言這裡應該比較可怕,但「對首領而言」,外面的確是比較可怕。
  「嗯,謝謝妳,庫洛姆。」再給庫洛姆一個微笑,便將微型連絡器放到口袋裡:「那我出門囉!」
  「首領慢走。」回以純真的笑,庫洛姆的臉上寫滿了幸福。



  「嗯……買這些應該就夠了……好,可以回家了!」看吧,就說買東西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綱吉開心的抱著紙袋,而原本空空如也的購物袋也塞滿了製作巧克力的材料。
  骸最喜歡吃巧克力了!他一定會盡力做出特製的巧克力,雖然味道比不上外面買的好,但……骸一定會很高興的!
  心情大好的哼著歌,綱吉踏著輕盈的腳步走回原路。

  豈料,纖瘦的手臂卻被一把抓住,嚇的綱吉差點將手上的紙袋拋了出去。
  疑惑的轉過頭看著抓住自己的陌生人……是個銀髮、身穿學生服的男人,看那套制服……應該是附近的並盛中學。而他身後站著另一個男人,和他穿著同樣的制服,手上還拿著金屬球棒。

  「十代首領?」
  「阿綱?」
  兩名男子異口同聲的喊出熟悉卻又陌生的稱呼。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