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4 (土) | Edit |
後記:

讓各位久等了XDDDDDD
糟糕並中的各位被我寫成不像壞人的壞人(?????)
(被圍毆)
夏馬爾醫生在上一篇就已經被眾讀者嚴重警告了XDDDDDD
再說不必讀者動手,守護者們和門外顧問就會解決他了XDDDD
所以他不敢越矩的ˊˇˋˇˇ

可惡澳洲好冷(抖)
下禮拜成績出來我有種將會趴在桌上哭的感覺Orz
(祈禱中)←毆打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碰!
  第一個闖進房間的是氣喘吁吁的雲雀,深沉黝黑的瞳眸緊緊盯住躺在床上的人兒,急躁的大步向前,走到床邊──
  「慢著,雲雀……不管你有什麼理由,我都不准你吵醒阿綱。」頭一次,里包恩的臉色比雲雀的還黑,收在懷裡的黑槍不知何時已被拿出來對準雲雀的太陽穴,警告意味十足的冷聲道。
  「……我知道。」低聲應允著,對於一向盛氣凌人的他,這已經是十分了不起的讓步了。
  確定雲雀不會激動的將綱吉抓起來猛搖後,里包恩才移開準備就緒的愛槍。

  垂眸凝視著綱吉漂亮紅潤的面龐……經過六道骸的調教,原本充滿活力的健康少年被染上了甜美誘人的媚惑氣息,美的令人移不開眼、令人陶醉。
  倏地,那天的情景再次浮現在雲雀的腦海裡──淫亂、放蕩,卻又美的令人驚豔的綱吉──該死!不要向六道骸求饒!不要向六道骸索求解脫!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冷冷的瞥著雲雀快要冒出火舌的鳳眼,銳利的眸子緊盯著他不放。
  「……」那是他最屈辱、最無法忍受的記憶!他說不出口、也不想說出口!
  「……跟綱吉變成這樣有關嗎?」下巴往熟睡的綱吉點了一下,里包恩換個方式問道。
  依舊沒有答腔,但垂在兩旁的雙手卻瞬間握的死緊……良久,便咬牙切齒的輕輕點頭,不甘心寫滿了因憤怒而扭曲的臉龐。
  見狀,里包恩大概猜的出綱吉在六道骸那邊到底受到了什麼樣的待遇,也能解釋綱吉失蹤當天留在床上的「不明殘渣」。但是……

  『阿綱他的確……說自己是骸的人……』
  『而且,十代首領好像完全認不得我們……』

  後面那句他可以理解,憑六道骸的能力,要讓綱吉忘掉過去所有的人並不是不可能。但前面那句……老實說,連他也不得不被綱吉這句話嚇的瞪大雙眸。
  倘若綱吉被六道骸帶走後一直在遭受凌虐,怎麼可能還心甘情願的待在他身邊?思及此,另一個疑點悄悄浮出檯面……如果六道骸真的將綱吉帶回去監禁羞辱,綱吉怎麼可能一個人出現在商店街上?而且據獄寺和山本的描述,綱吉看起來一點都沒有受委屈的模樣,臉上還帶著幸福的光彩。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六道骸的目的不是得到綱吉的身體嗎?他千辛萬苦策劃了完美的逃獄、背叛了和家光的契約、和整個彭哥列為敵……就只是為了將綱吉帶離大家的身邊?
  眉宇不解的皺了起來……沒有任何利益可以解釋六道骸的行為。
  瞇起了豆大的眼珠,面色凝重的思考著……猛然間,一道不可思議的想法灌入苦思的腦海中。

  除非,六道骸他──

  「里包恩先生,夏馬爾來了。」房門再度開啟,獄寺匆匆忙忙的拉著夏馬爾跑進來。
  「喂喂,我自己會走啦!真是……趕著投胎呀你!」被拉進房門的夏馬爾不滿的抗議著,爾後瞥見躺在床上的綱吉,吹了一聲口哨:「嗯?難道這位美女就是彭──」
  話還沒說完,三樣武器就架在自己腦後,濃厚的殺氣從身後三位像鬼一樣的男人身上散發出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武器指著,即使是對暗殺早就習以為常的夏馬爾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將雙手舉起、擺在耳旁。
  「不准碰手以外的地方。」拐子的主人發出一聲冷冰冰的警告,金屬製的長拐雖然沒有染血,但卻散發出陣陣刺鼻的血腥味。
  「腦袋不想開花就別動歪腦筋。」連平時不輕易出手的里包恩都拿槍瞄準夏馬爾的後腦杓,臉上的溫度和雲雀不相上下的低。
  「十代首領少根寒毛我就饒不了你。」改良型的迷你炸藥擺在夏馬爾頸後,激動易怒的獄寺此時也用和往常不同的重低音警告著,氣勢比平時還要強烈。
  聳了聳肩,夏馬爾哈哈哈的苦笑著:「知、知道了啦……」這、這群男人是怎麼回事?錯愕的將目光拉回床上的綱吉,男人的直覺便點醒了他……要想保住小命,就不要讓這群兇神惡煞的男人們誤將自己當成「情敵」。
  順利擺脫武器的威脅後,夏馬爾才得以拉起綱吉的小手……他可以感覺的到,在自己觸碰這隻又白又嫩的小手時,在自己身後盤旋的殺氣就像爆炸似的攻擊自己的背部,背脊瞬間涼了一半。
  喂!把我叫來的是他們吧!夏馬爾無奈的嘀咕著,但還是乖乖查看綱吉的身體狀況。

  「他沒事,身體狀況也很好,也沒有營養不良,心臟的跳動也很平穩,不像是個長期受虐的人。」飽受煎熬的交出綱吉的健康報告,夏馬爾鬆了口氣的拉了拉衣領……嘖!真是累死人的工作!不過話說回來,才不過一年不見,彭哥列十代首領竟變了這麼多……連見過各方美女的自己都不得不讚嘆──真美!
  但看了幾眼便趕緊將目光移開,反正記住美女的臉蛋是他最擅長的特技。更重要的是……再看下去,在場的三個男人還有方才進門的兩個男人──雨守和晴守──一定會合力將自己的眼球挖出來,發病對他們不構成威脅,只要能幹掉自己的眼珠子就行了,誰叫自己要盯著彭哥列十代首領猛瞧。況且,要是他真的還擊將彭哥列重要的幹部們打傷,那他的日子就不好過囉!
  唉唉,想想他還真可憐呢……不過是平常好色了點嘛!而且我又沒對男人好色過!雖然彭哥列十代首領現在看起來比女人還美──糟糕!不能看過去!
  所幸將自己的雙眼遮住,才不用再收到莫名其妙的殺人視線。

  「看來阿綱並沒有受到凌虐。」根據夏馬爾的診斷,里包恩也只能做出這種結論。
  「他有!」憤怒的拳擊在桌面上,雲雀氣的渾身發抖。他親眼、親眼看見六道骸羞辱、強暴綱吉!還刻意要綱吉在自己面前做出那些淫蕩、嬌媚的動作,迎合六道骸的挑逗,深深在自己的自尊心上劃上好幾刀。因為他明白,綱吉是不可能那樣對自己的。
  「但十代首領的身體沒什麼異狀呀!就算你當天看到什麼好了,什麼都不說我們怎麼知道?」聞言,獄寺不滿的開口,雲雀那一副明明知道但卻又不肯說的態度讓他感到十分火大。
  「好了,獄寺,別再說了……捫心自問,你、我、大家也都不相信六道骸沒對阿綱做什麼,不是嗎?」按住獄寺的肩頭,淡淡的說著。
  「嘖!」心不甘情不願的撇頭,並不領情的拍掉山本搭在肩上的手。

  房間頓時陷入一片沉寂,沒人開口說話,連呼吸聲都能聽的一清二楚,安靜的可怕。

  「……六道骸他──」良久,雲雀才緩緩打破沉默,低沉的聲音氣的顫抖:「當天我去找綱吉時太大意,掉入他的陷阱……他……」用力咬牙,彷彿要將那一口白牙咬碎:「故意在我的面前強暴、羞辱綱吉!」

  除了那聲怒吼的回音外,房裡沒有半點聲響,原本清晰的呼吸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陷入真正的死寂。



  「唔……」虛弱的一聲低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六個男人同時朝床上看去……綱吉不穩的用右手撐著床,左手輕揉自己的雙眼……抬眸,映入眼簾的不是熟悉的根據地,也不是他最愛的骸。
  剎那,綱吉記起昏倒前發生的事情……緊張的查看自己的手臂,發現紅痕有轉淡的跡象,他才鬆了口氣……但當眸光轉回週遭的人群時,敵意和警戒又再次回到那雙炯炯有神的靈眸中。
  那是道陌生、害怕的不友善視線。
  「阿綱,我們不會傷害你。」掌握了大致的情況,里包恩壓了壓帽簷,一反平時的嚴格,語氣平淡的向綱吉保證。
  「你、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縮緊自己的身體,這才發現懷中的那袋物品早已不知去向:「東西!我買的東西呢!」驚慌失措的環顧四週,彷彿掉了足以和他的性命媲美的重要物品。
  「十代首領,在這裡。」縱使難過,獄寺還是將擱在地上的那袋物品交給綱吉。
  迅速將紙袋接了過去,但還是警戒的望著獄寺……畢竟,自己的手臂就是被他抓傷的。
  「阿綱,你被六道骸強暴了嗎?」這句話讓眾人差點咬自己舌頭一口,紛紛瞪著錯愕的眸子轉向發言的山本。
  「欸?沒、沒有……你、你們認識骸嗎?」聽見六道骸的名字,綱吉臉上的表情明顯放鬆,這令眾人的臉色再度一沉。
  「認識,但絕不是朋友。」雲雀冷冰冰的回話,眸中再度燃起熊熊的怒火。
  「阿綱,你對『強暴』這個字眼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比起綱吉對六道骸的反應,里包恩反而比較在意他對「強暴」二字的反應。連旁人聽了都會臉紅的字眼,綱吉聽了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看了眾人一眼,綱吉的戒心逐漸放下……除了無緣無故將他帶回來以外,他們沒有他想像中的可怕。
  「會、會有一點害怕……不過骸會保護我。」在說到骸的名字時,小臉不禁浮現溫暖的微笑。

  看在大夥眼裡,真有說不出的複雜滋味。
  強暴綱吉的人明明就是六道骸,為什麼綱吉說六道骸會保護他?

  「綱吉,你認得我嗎?」整張臉冷的像帶了一副面具,漆黑的眸子直直看進綱吉清澈的眼底,裡頭映出了自己的模樣。
  「呃……不、不認──」

  『綱吉在哪?』

  一僵,熟悉的低沉嗓音出現在腦中,提醒他以前見過這個男人……就是他,骸就是在他面前半強迫的要了自己。

  『綱吉……雲雀恭彌對你而言很特別嗎?』

  而且,也是一年前自己不小心脫口重複的禁忌姓名……強烈的恐懼感霎時在綱吉體內亂竄,害怕的往床角靠了一點,纖細的身子抖個不停。

  「看你的樣子,應該認得我……」對此,雲雀感到高興但又無奈。高興的是,綱吉還記得他;無奈的是,綱吉怕他怕的要命。

  毫無預警地,房門再度被粗魯的打開,門口站著面色驚慌的藍波:「不、不好了!六道骸找到這了!」
  「什麼?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雲雀,麻煩你搜一下綱吉的口袋。」瞇起危險的黑眸,里包恩冷冷的開口。
  聽罷,雲雀現在也管不了命不命令的問題了,迅速將手探入綱吉的口袋裡……不一會兒,一個微型連絡器便被他搜了出來:「看來是因為這個……」
  「嘖,不愧是六道骸……準備一下,看他會耍什麼花招。」順便,試探出他真正的目的。

  倘若他猜的沒錯,六道骸的目的簡直顛覆了他從前的作風和目標。

  除非,六道骸他──

  深邃的眸子有意無意的瞟向綱吉,里包恩的眼底寫入了些許驚訝……

  真心愛上了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