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6 (火) | Edit |
後記:

眼睛好痛啊啊啊怎麼會這樣(打滾)
右眼好像被揍過一拳似的眨眼就會痛T_TTTTT
有讀者因為我的懶惰在詛咒我了嗎(抹臉(你想太多

近期應該會出「凌辱」,敬請期待唷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骸的世界,只有他一個人。
  他不懂愛,也不想去愛,只想一個人享受人世間所剩無幾的快樂。
  家人的愛,他不懂;朋友的愛,他不會懂;情人的愛,他不想懂。
  人偶、人偶、還是人偶,成堆的洋娃娃擺在造型典雅的木屋裡,有些娃娃在哭,有些娃娃在笑,有些娃娃面無表情,有些娃娃在生氣,各式各樣的情緒表達分布在不同的玩偶臉上,琳瑯滿目的擺飾在房屋的各個縫隙,精緻的小木屋儼然成為娃娃天國。

  他不像童話書裡慈祥的老爺爺一樣,深愛著這些娃娃。
  事實上,他靠這些娃娃來賺取額外的報酬──即便他一出生就繼承了龐大的財產,根本不需要另尋他謀──種類從小孩子玩的簡單布偶到成年人喜愛的擬真人偶全都難不倒他,只要他心情好,無論多小的訂單他都會接,相對的,只要他的情緒稍不穩定,再大的天價都無法迫使他工作,但無論有沒有訂單,他都會繼續製作娃娃,因為做娃娃就是他的生活。
  雖然,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製作娃娃。



  一天,一棵雪白、不似凡物的巨樹,突然坐落在他家的後院。
  美麗而不染凡塵。
  僅僅瞄到它一眼,骸的目光就再也無法移開了。
  當他回過神,那棵樹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自己的手上則不知何時拿了珍藏的巨斧,垂首一看……原來,樹木並沒有消失,而是被自己的雙手砍倒了,漂亮的樹身躺在自己腳邊,仍不失它純潔的光輝。

  美、好美……
  他見過的美麗事物不知凡幾,但和這棵聖樹相比,都不免相形失色。



  第一天,雙手。
  第二天,雙腳。
  第三天,臀部。
  第四天,上半身。
  第五天,頸項。
  第六天,頭部。
  第七天,一尊美的無與倫比的娃娃誕生了……它的美不在於外表,事實上,任何人看它第一眼都不會看出它的特別,反而會覺得它的容貌稍顯平凡,實在不像是骸這種天才藝術家創造出來的作品。
  但在骸的眼中,它就是世界上最美、宛如天使一般的純潔象徵。

  於是,冷酷無情的藝術家開始出現笑容。
  他肯接的訂單量蛻減,但理由也不是他心情差,而是他將大部分的時間都放在盯著那尊天使發呆。
  寧可逕自陶醉,也不肯多接幾份可觀的訂單。
  提起畫筆和顏料,他利用自己天生的才能,讓娃娃看起來更加栩栩如生……貨真價實的天使,彷彿就在他眼前沉睡。

  終於,他對天使的愛滿溢了出來。

  對書本古物沒有興趣的他,破天荒的打開專門收藏那些古物的暗門,這道門就藏在自己的房間裡,常常被他當做倉庫使用。
  揮了揮手將阻擋自己的塵螨揮開,修長的身影拿著明亮的手電筒,在裡頭尋找一本古書……那是一本傳說中的禁忌書籍,據說是幾百年前,某位法力高強的巫女所撰寫,內容自然是一般人無法理解的深奧魔法精髓。
  雖然骸會來找它,是因為他記得小時後曾經翻到過這麼一本書,但因為內容一下子就被他領悟了,才失去興趣的把他塞回倉庫深處。
  可恨的天才就是如此。

  良久,一本厚重、佈滿灰塵的骯髒書籍被翻了出來,骸輕輕撥掉蓋住封面的髒污,翻開老舊的書頁,仔細閱讀……



  睜眼,映入天使眼簾的,是一張俊魅不似凡人的面龐,連尚未見過世面的他都不禁眨了眨雙眼,道出了發自內心的嘆息聲。
  「恭喜你誕生,綱吉。」
  「綱……吉?」
  「對,這是你的名字唷,我是骸,請多多指教。」
  這是他,綱吉,和骸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自從綱吉出現之後,骸肯接的訂單量更少了,他幾乎全天候都在陪伴綱吉,似乎恨不得將他綁在自己身邊,除了綱吉就像個初生寶寶一般什麼都不懂以外,骸對他的喜愛也日漸以增,或者該說,後者才是他想黏在綱吉身邊的真正理由。
  但綱吉對他的工作非常有興趣,因為他知道自己是骸的人偶,他喜歡看骸怎麼製造出跟自己一樣的娃娃,因為綱吉的關係,骸這才接下那些原本想要推掉的諸多訂單。
  他喜歡看綱吉那充滿驚奇的小臉、聽他發出不可思議的嘆息聲,也喜歡在完成玩偶時,看他興奮的抓住自己的手臂搖來搖去。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天使,讓綱吉擔任絕對無可厚非。

  但是綱吉和骸不同,骸是從寬廣的眼光縮小到只剩下綱吉一個人,但他卻是從只有骸一個人放大到整個世界……一天,那件事情發生了。
  在送走剛離開的客人之後,綱吉猝然倒下,重重摔在地面上的撞擊聲令骸倒抽了口氣,他趕緊蹲下身將綱吉扶起來,沒想到綱吉的臉色慘白不已,臉上的顏料就像褪色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看起來似乎正在遭受巨大的折磨。
  骸第一次碰到這種情形,但是他不難想到異狀發生的原因,因為這種狀況在他賦予綱吉生命的同時就知道了……柔和的異眸暗了下來,默默的轉頭凝視著方才送走客人的木門。

  「綱吉,感覺怎麼樣?」
  替綱吉的小臉重新上顏料,骸一邊替他整理凌亂的褐髮,一邊問道。
  「好難過……好痛苦……」小臉痛苦的揪在一起,惹人憐惜。「好喜歡京子……可是好難受……」身為娃娃的他並不會感到痛楚,因此這次的劇痛著實嚇到了他。
  是的,京子,是剛才那位顧客的名稱。
  「……京子嗎?她的確是個很好的女孩子。」
  她是個住在附近村落的小女孩,常常徒步來這裡找骸做娃娃,骸通常都會接下她的訂單,因為比起把自己的作品交給單純為了名利和慾望的成人,他寧可將其交給較為天真的小孩子。
  但此時此刻,他真希望自己沒有接她的訂單。
  因為她,所以綱吉的眼中不再只有他一個人。
  「骸,為什麼會這麼難受呢?」
  沉默了好半晌,骸靜靜的凝望著綱吉,似乎正在考慮該不該跟他說實話。

  良久,他總算抱著綱吉起身,到他平時愛用的沙發上就坐。
  「綱吉知道自己為什麼跟其他娃娃不一樣嗎?」
  聽罷,褐色的小腦袋不出所料的搖了搖頭。
  「因為我把一半的靈魂給了綱吉,你才能像人一樣正常活動唷。」
  懵懵懂懂的哦了一長聲,骸知道綱吉對於這些較艱難的字彙是有聽沒有懂,但他不在乎的笑了笑,輕撫綱吉柔軟的髮絲。
  「可是很遺憾,因為綱吉的靈魂不完全屬於你自己,所以……你沒有辦法喜歡其他人唷。」
  他唯一能愛的人,就是分給他靈魂的自己。
  但這一點,骸暫時不打算說出來。
  歪著頭想了想,隨即露出失望的表情,而那種反應則化作了幾千幾萬隻細小的針,扎進骸從來沒有遭受過攻擊的心裡。
  「不能喜歡京子嗎?為什麼……為什麼呢……」
  靜靜的抱著綱吉,沒有說話,直到綱吉的呢喃聲逐漸變小,轉變為細小的酣睡聲。
  閃爍著光點的異瞳沒有任何波動,帶著薄繭的大手輕拍著綱吉的肩膀,房間裡安靜的連呼吸聲都聽的見。



  「綱吉,這個交給你。」
  一天傍晚,骸將一個作工精緻的洋娃娃交給因痛楚的折磨而略顯疲憊綱吉,後者滿臉問號、一頭霧水,因為骸很少將作品拿給他,他可以自己去碰,但骸從來沒有主動把娃娃交到他手上過。
  「這是京子這次托我做的娃娃,明天就讓你交給她吧。」
  話落,綱吉的臉上立刻出現欣喜的笑容,連那不可能加深的紅暈看來都格外的鮮豔,但下一秒又抿起小嘴,似乎正在準備迎接下一次的劇痛來襲。
  見狀,骸輕笑了下,摸了摸綱吉的頭。
  「可是……為什麼呢?骸不直接交給她嗎?」
  「哦呀……因為明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唷,我抽不開身,只好交給綱吉這個任務了。」
  默默的凝視著骸,後者的笑容和平常一樣,但綱吉卻覺得和平常有些不同,但又說不出是哪裡不一樣。
  不過綱吉很快就放棄追問他無法抽身的原因,因為骸從來沒有騙過他。
  「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呢?」
  「呵呵呵,綱吉明天就知道了,我有準備禮物要送給你唷。」
  「哇!有禮物耶!謝謝骸!」
  開心的撲到骸身上緊緊的摟住,並在他的懷裡摩蹭著,可愛的模樣令骸露出了其他人絕對不可能看的見的溫柔笑容。
  「如果能給你幸福,我什麼都願意……」



  翌日,綱吉罕見的沒有在清晨醒來,因為靈魂也需要睡眠,所以他能跟正常人一樣入睡,但大概只有一半靈魂的關係吧,他的睡眠時間通常都不長,今天可說是他睡的最久的一次。
  骸會準備什麼禮物給他呢?
  雖然覺得這種行為有點調皮,但綱吉還是決定去偷偷看骸準備了什麼東西給自己,可以的話他還想趁骸不注意的時候撲到他背上,一定能夠看見他難得錯愕的表情。
  想到就好開心、好幸福!

  但奇怪的是,綱吉翻遍了家裡所有的房間,卻始終找不到骸的身影。
  骸的家非常大,有將近十個房間,因此一開始綱吉並不以為意,他以為骸只是躲在其中一間房間裡準備驚喜,但當他打開空盪盪的第十個房間之後,就不免感到困惑了。
  因為骸很少外出,除了添購必備用品和材料以外才會走出大門,平常都會留在家裡陪伴自己,像這種找不到他的情形可說是第一次。
  「骸!骸!你在哪──」
  叮鈴!
  話喊一半,掛在門口的鈴鐺就響了起來,通知綱吉有客人前來。
  一定是京子吧!
  雖然很在意骸到底在哪裡,但先把娃娃交給京子再找也可以,於是他便拿起包裝好的娃娃盒,走到門口接待京子。
  「早安,阿綱。」
  「早安,京子,拿,這是妳的娃娃。」
  在觸碰到京子的纖手時,綱吉開始擔心待會兒的劇痛會不會讓自己痛的出現異狀,因此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咬緊牙根……
  「阿綱,你怎麼了?」
  「……咦?」
  綱吉訝異的望著自己的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身體……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眸,因為他居然一點痛楚都沒有感受到!
  「身體不舒服嗎?」
  除了骸以外,沒有人知道綱吉是個有靈魂的人偶。
  「啊……沒有,我很好,謝謝妳,京子。」
  掩蓋不住心中的雀躍,因為綱吉覺得自己更像個正常人了……跟骸一樣的正常人。
  「沒事就好,骸先生不在嗎?」
  「他今天好像有事,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咦?我以為骸先生會待在家裡替你慶祝呢!」
  歪著頭,好幾個問號爬到綱吉的頭頂上。
  「慶祝什麼?」
  「啊……看來骸先生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我搞砸了呢……不過既然如此,就可以毫無顧忌給你祝福了。」燦爛的笑著,並拿出一盒包裝精美的小禮物,從透明封袋上可以看見,那是一套很可愛的傳統服飾。
  「咦?」
  「生日快樂,阿綱。」笑著將禮物送到綱吉手中,京子的臉上浮現淡淡的紅暈。「骸先生說希望我能夠陪你過生日,可是今天是慶典的日子,我不回去不行……所以就先送這份禮物,表達我的心意。」
  呆在原地好幾十秒,好不容易才搞清楚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難怪骸說會送他禮物,原來今天是他誕生的日子啊!
  「謝謝妳,京子!我就收下了!」
  將禮物盒抱的緊緊的,彷彿收到了這輩子最可貴的禮物,綱吉頭一次收到骸以外的人給的祝福,讓他感到非常新鮮、開心。
  「那我就先離開囉,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謝謝,再見囉!」
  揮手向京子道別,綱吉笑的合不攏嘴,並迫不及待的想將禮物穿給骸看……說到這裡,骸到底在哪裡呢?
  雀躍的心情就像被澆一盆冷水似的冷卻下來,綱吉手裡抓著那件衣服,不死心的再跑到骸的房間搜尋一次。



  夕陽西下,卻還是沒看見骸的人影。
  綱吉的心情已經從雀躍連降一百級,現在的他甚至有點沮喪。
  骸去哪裡了呢?
  不是說有禮物要給他嗎?
  為什麼會在他生日這天失去蹤影呢?

  直到夕陽的餘暉完全消失,綱吉終於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再次跑到骸的房間,試圖找出骸記事用的小紙條,看能不能找到他計畫外出的線索。
  一開始,綱吉盡量不動到東西的位置,但找到最後,他終於失去所有的耐性,開始翻箱倒櫃,把骸的房間弄得像被闖空門一般雜亂,而綱吉也找的滿頭大汗,翻到了一大堆便條紙,但沒有一張寫有他要的答案。
  失落的垂下雙肩,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失神的望著被自己翻的彷彿颱風過境一般的房間,清澈褐眸從來沒有如此黯淡過……骸到底去哪裡了呢?為什麼……為什麼要在今天丟自己一個人在家裡?
  他本來想跟骸分享今天早上的快樂,包括京子送他生日禮物,還有痛楚沒有襲擊他的事情……思及此,綱吉不免開始懷疑,骸的失蹤跟那不如預期的疼痛是否有關。
  因此,他更徹底的搜索了骸的房間,甚至連地板還有牆壁都不放過,天花板也去拿了長竿子過來戳,希望能戳出一些蛛絲馬跡。
  在經歷一番的搜尋之後,綱吉總算在牆壁上摸到一點點的凹凸不平,那個幅度小到讓人完全不會注意到它。綱吉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用力壓了下去,厚實的牆壁應聲開始運作,一道狹窄的暗門就這樣出現在綱吉面前,那條通道窄到只有一個人能夠通過,甚至只要體積大一點就過不去了。
  望著那條密道,綱吉緊張的白了小臉,不存在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著,令他揪緊自己的心口……沒事的,骸應該是在裡面準備驚喜吧?
  對,是這樣,一定是這樣……

  進入漆黑的暗門,綱吉摸了摸旁邊的牆壁,輕而易舉的摸到了開關,打開。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偌大寬廣的密室,四周擺滿了綱吉從沒見過的奇珍異寶,而在所有物品的中心,擺著一具雕工精緻的大箱子。
  他是人偶,是沒有感覺的人偶,但當他靠近那個箱子之後,整個人彷彿凍結一般的停止了動作,一股前所未有的陌生情感強烈的席捲著他的心靈,劇烈到幾乎要撕裂他的身體……
  這個,骸有教過他,是名為「棺材」的東西。

  『骸,「棺材」是做什麼用的呢?』
  『那是讓失去生命的人休息的地方唷。』

  現在,躺在那個東西裡的人,正是他等了一整天都等不到的骸。

  他默默的蹲下身,摸了摸棺木旁的灰燼……挑出一張尚未燃燒完全的舊紙張,綱吉便完全明白了。
  那是……教骸如何把靈魂讓給自己的古書吧?

  『如果能給你幸福,我什麼都願意……』

  萬籟俱寂。
  失去光輝的褐眸一瞬也不瞬的望著躺在棺材裡的身影,綱吉的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思考,滿滿的回憶和空虛感填滿了他始終幸福如一的內心,悲傷與絕望充斥了他的胸膛──
  然後,娃娃哭了,掉下了不可思議的淚珠。
  這份痛苦、這聲哀鳴,遠比京子給他的要多很多、很多……
  他抱起宛如睡著一般的骸嚎啕大哭,撕裂般的悲鳴迴盪在偌大的房屋內,上百個娃娃眼部也都滲出類似淚水的水漬,彷彿隨著綱吉一同哭泣。
  淒厲的悲鳴持續到了半夜,仍舊沒有銳減的跡象,淚水已經沾濕了骸身上的衣物,而綱吉的雙眸就像故障的水龍頭一般,不停地流出更多不可能流出來的淚水……

  無論做什麼,他都會第一個想到骸。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想要第一個通知骸。

  他喜歡京子,但他……「愛」骸。
  他、「愛」、骸。

  稍晚,那痛徹心扉的哀鳴聲總算開始消弱,最後恢復了夜晚的寧靜。
  崩潰絕望的人偶,抱著失去靈魂的人類,在陰暗的密室中沉沉睡去……

  他的世界,就是骸。



  翌日,綱吉被從房間裡照射進來的光線喚醒,疲憊的睜開雙眸,臉上的顏料早就被淚水洗的一乾二淨,眼角甚至有局部外殼脫落的現象,現下的他看起來慘白無比,連染白的石膏都望塵莫及。
  抱緊懷中的男人,綱吉不想出去。
  如果說,骸要在這裡長眠的話,他也要永遠待在這裡陪伴他,就像他在世時陪伴自己一樣……

  噗通、噗通……

  半睜眼、睜眼、瞪大雙眼。
  綱吉立刻跳了起來,以最快的速度將骸拉出那個空氣稀薄的密室,並用過去曾在書上看過的方法將空氣送進骸口中,一方面還不停地輕拍他蒼白的俊臉,然後飛奔去取乾淨的飲用水過來,一滴一滴的送入乾澀的唇內……
  終於,細長的眸畔睜開了,雖然縫隙非常小,看起來和沒睜差不了多少,但還是讓綱吉開心到爆出足以振翻整棟房子的歡呼,要不是骸的模樣還太虛弱,他一定會撲上前緊緊擁住他,緊到他兩都呼吸困難。
  「骸、骸、骸!快回答我!骸!」
  哭了一整晚的嗓子稍顯沙啞,但綱吉根本管不了這麼多,吉便會破音也照喊不誤,只因為骸能給他一點回應,就算只是一個字都可以。
  「……綱……吉……」
  許是太虛弱的緣故,骸使盡最大的能力也只能喊出這兩個字,但這已經足夠了,綱吉又再次嚎啕大哭了起來,不同的是,這次他是喜極而泣。
  他一生中,從來沒有感到如此快樂過。



  經過了一天的休養,骸總算恢復了一點體力,雖然還是很虛弱,但至少可以坐起來跟講話了。
  而綱吉,更是像塊橡皮糖似的黏在骸身邊,要不是骸故意用言語性騷擾來警告他,他恐怕連廁所都想跟進去,彷彿害怕連馬桶都會突然把自己帶走似的。
  這點雖然讓骸感到很高興,但也十分不解……事實上,他對自己為什麼還活著也感到納悶不已。

  下午,骸坐在他平時常坐的沙發上,而綱吉原本坐在扶手上,但在骸的要求下,他坐到了他的懷裡,雖說是骸的要求,但綱吉臉上看不見一絲不甘願,相反的,他看起來彷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綱吉,為什麼要來找我呢?」
  他是個自私自利的人,在遇到綱吉前,凡事都以自我為中心,生平第一次有了要替其他人犧牲的想法,想不到卻還是失敗了……為什麼?
  沒有立刻回答,綱吉就像小貓咪一樣在骸的懷裡摩蹭,柔軟的褐髮蹭的骸感到很舒服,那股悸動的喜悅也隨之擴大……
  「因為我愛骸……好愛、好愛骸……」
  「……京子呢?」
  小臉抬起來望著骸,相視而笑。
  「京子是『喜歡』,骸是『愛』!」纖細的身軀緊緊貼在骸身上抱住他,舒服的吁了口氣。「我可以沒有京子,但是不能沒有骸……」
  世界上最動聽的話語,莫過於此。
  扣住綱吉的下巴,在後者發出疑惑的眼神前俯身一吻……他愛他,所以賦予他生命;他愛他,所以希望他能幸福;他愛他,所以願意將生命都奉獻給他……

  只屬於骸的人偶,只屬於骸的愛……
  只屬於骸的,親愛的綱吉。



<完>

---------------
原本是包含在後記裡的句子(欸):

這篇原本是悲劇的(欸)
可是想一想又後悔了……好痛苦、好沉悶……(自己先崩(被打

因為不想先捏所以就放到後面了XDDDDD(被揍)
希望大家喜歡QwQ(欸#)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