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5 (金) | Edit |

※悲向慎入


後記:

義大利!!!!!!!!!!!(痛哭捶地)
寫這篇寫到一半跑去實況義大利的球賽了QAQQQQQQ
義大利!!!!!!!!!!!(跪下痛哭)

這邊說明一下(欸)
為什麼會寫羅馬拼音是因為京子不知道六道骸是哪三個字(欸)
學過日文的人應該明白為什麼會不知道QDQ(咦)
就像中文光是唸這三個字的音也不見得會知道是哪三個字是一樣的道理
所以京子只好寫羅馬拼音了QDQ

然後開頭的梗是之前去唱KTV時看見周董的彩虹MV
好痛!!!!!好痛!!!!!可是被痛的好舒服!!!!!(被扁)
太悲傷了可是好萌QAQQQQQ(這人有病#)
嗄啊啊現在好冷喔OTZZZZ(手腳都冰的)
先去睡覺囉QD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如果時光能夠再重來一次,我希望我不曾出現在你的世界裡。



  睜眼,微弱的晨曦透過未遮攏的窗簾縫隙灑了進來,高亢有旋律的鳥鳴在耳邊繚繞迴盪,告知他美妙的早晨已然來臨。
  揪著被子坐起身,綱吉有點恍惚的搔搔頭,似乎正在想辦法讓仍在熟睡的身體清醒過來。
  ……奇怪,為什麼他覺得記憶有點模糊呢?
  雖然剛睡醒的腦袋似乎都會呈現爛糊狀,但現在的他不只爛糊,甚至連昨天發生的事情都忘的一乾二淨。
  他確定自己不是失憶,因為他還記得自己的名字、身分、朋友,一切的一切,都還深深的刻印在他腦海裡。
  但如果問他昨天以前有做過什麼活動的話……很神奇的,他半件事情都想不起來,隱隱約約有一股痛楚在腦中若隱若現,但他根本搞不清楚那是什麼記憶,甚至連它是什麼性質都無從得知。

  「唔……你醒了嗎?小綱。」
  瞬間,綱吉就像觸電一般的跳離暖呼呼的大床,一股涼意告訴他自己上半身沒穿衣服,幸好平時穿的那一條睡褲仍好好的護住自己的下半身,但床上卻多了一名不該出現的人物……京子,她正睡眼惺忪的揉揉橙色的美麗眼眸,一臉奇怪的望著綱吉驚愕萬分的小臉。
  「你怎麼了?小綱。」
  嚥了口唾沫,綱吉背過身去靠著雕飾華麗的大門,並用手撫著自己的額頭,不停地喃喃自語……這是夢!是夢、是夢、是夢!否則躺在他床上的人怎麼可能是京子!應該是……
  思考猛然打住,綱吉用手揉了揉通紅的小臉,轉過身去確認這場荒唐的夢醒了沒……京子仍然一頭霧水的待在床上,方才的情景並沒有消失。
  「小綱……你身體不舒服嗎?」
  無話可說的走到床邊,在看見京子只穿一件單薄內衣之後卻又後退了幾步,有點尷尬的扯出不太好看的笑容。
  「呃……我、我沒事……只是……京子,妳怎麼會在我房間?」
  話落,京子露出震驚和不解的神情,她有點遲疑的掀開棉被,下床走近綱吉,後者在看見她玲瓏有緻的曲線時下意識的用右手遮住雙眼,並慌張的揮舞左手臂,阻止京子繼續往前。
  「噫呀!京、京子!可以麻煩妳先穿上掛在床頭的外套嗎?這樣直接過來實在是……」
  「你的反應怎麼會這麼大呢?我們昨天還──」
  「停!停下來!我現在腦子很混亂!」
  豈料,遮住雙眼的手臂在下一秒就被京子強制拉開,綱吉望著她若隱若現的身形緊張的羞紅了小臉,努力將目光別開。
  「京、京子……」
  「我是你的妻子,你是我的丈夫,為什麼要這麼拘束?」
  絕美的臉蛋露出有點受傷的表情,彷彿綱吉摑了她一巴掌,後者的呼吸聲停了一瞬,不斷飄移的目光總算落在京子的臉上。
  良久,綱吉才牽著京子的手走回床邊,拿下床頭的外套給京子披上,並讓她坐回床上。
  「……京子,妳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水亮的澄眸又注入了原本的困惑,她愣愣的點了點頭,不太能理解綱吉為何會有這種疑問。
  「小綱,你是做了什麼惡夢嗎?」
  夢?難道到昨天以前他所過的人生,全部都只是一場夢嗎?
  「不是的……呃啊,我現在很混亂……京子,可以請妳回答我的問題嗎?」
  雖然仍舊不明白綱吉為何突然有如此巨大的轉變,京子還是順從的點了點頭。
  「我現在報出我的姓名跟身分,如果有不對請妳告訴我……我是澤田綱吉,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門外顧問是里包恩為主,巴吉爾為輔,到此為止都沒有問題嗎?」
  微笑點了點頭,讓綱吉懸掛的心降下了……一半。
  「那我繼續囉,我身邊有六名守護者,分別是嵐之守護者獄寺、雨之守護者山本、晴之守護者了平大哥、雷之守護者藍波、雲之守護者雲雀學長,還有……霧之守護者六道骸,對不對?」
  在聽前面時,京子都放心的輕輕點頭,但直到最後一位守護者時,她卻困惑的僵住了身軀,漂亮的臉上寫滿了問號。
  「不對,小綱……六道骸是誰?」
  眼眸放大了一瞬,綱吉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那霧之守護者是誰?」
  「是庫洛姆啊,小綱……你把她當作妹妹來疼愛,記得嗎?」
  跳痛的心臟瞬間凍結,令綱吉感到有點呼吸困難……怎麼回事?難道京子不認識骸嗎?不、不可能,自己在決定跟骸在一起時,明明還有向京子道過歉的!話說回來,既然如此,自己怎麼可能跟京子結婚呢?
  一開始,他以為自己是在作夢,但無論他受到多大的驚嚇,這場惡夢都無法醒過來……是的,他稱這場跟京子結婚的夢為惡夢!不是因為他討厭京子,更不是因為京子不夠好,而是因為……

  『想睡就睡吧,親愛的綱吉。』

  溫柔熟悉的嗓音在腦海中迴盪,令綱吉更加確定自己並沒有發瘋,昨天以前那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真實存在的!但是……為什麼,他卻記不得入睡以前發生什麼事情呢?為什麼,會突然變成現在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狀況?
  「小綱,你的臉色不太好……要不要請夏馬爾先生來替你看一下?」
  揮了揮手,綱吉警告自己要保持冷靜,並露出一抹一看就知道在逞強的微笑。
  「我沒事……現在才凌晨,不要因為這點小事驚動大家……妳也快點睡吧,我很抱歉吵醒妳。」
  「……可是我現在一點睡意都沒有了,你嚇到我了,小綱。」
  「對不起……大概是我陷入夢境太深,晚一點就沒事了。」
  「……你瞞不過我的,小綱,你的表情寫著你根本不認為那是一場夢……『六道骸』是誰?」
  「這不重要,大概是我剛才做夢時幻想出來的人物吧。」
  微笑,並替京子掀開棉被,示意要她快點回到夢鄉的懷抱。
  「你不希望我追問他嗎?那到底是誰?剛剛在確認記憶時,你只有在提到他時露出我從來沒看過的表情……『六道骸』到底是誰?」
  「……我也不曉得,現在仔細想想,我根本不知道這個人。好了,快點睡覺吧,京子。」
  「小綱,你在說謊!如果你真的不認識這個人,就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
  京子激動的捧住綱吉的臉,逼他和自己對視,因為她可以感覺的到,這名叫做「六道骸」的人在綱吉心裡佔有無可取代的地位,在提到他的名字時,綱吉居然會露出連她都沒看過的溫柔表情。
  緊張的凝視京子美麗的眸畔,泛著水光的瞳眸映照出自己的影子,他可以聽見自己失序的心跳和呼吸聲,還有心底那股無法忍受自己說出這種謊言的警告聲……說啊!他只要說一句話就行了!只要看著京子的眼睛扯個小謊,說自己根本不知道六道骸是誰,京子就會乖乖躺下睡覺,不會再繼續追究……說啊!不過是一句話!說啊!

  『如果想忘了我,只要說出不認識我之類的句子就行了唷,綱吉。』

  「不!!!!!」
  用力甩開京子貼在自己臉上的小手,綱吉無法克制的大口喘著氣,下一秒才察覺自己做了什麼……一臉抱歉的抬眸望著流下淚水的京子,紊亂的思緒和記憶在他腦中不停地奔馳,他痛苦的抱住頭,渾身不住的顫抖。
  「對、對不起,京子……我……」
  「不管他是誰,都是小綱最重視的人,對不對?」
  正在想該怎麼解釋自己行為的綱吉頹然垂下肩膀,望向京子的眼神寫滿了歉疚,但這次換京子別開自己的目光,不肯正視綱吉。
  「小綱愛他……愛到連撒個小謊承認自己不認識他都沒辦法做到,是嗎?」
  原本,如果綱吉撒謊呼弄她,她也會暫時放過綱吉,等白天開始工作之後再自己展開調查,但沒想到……綱吉卻連這一點小謊言都不願編造,可見「六道骸」在綱吉心中佔的地位之大。
  默然望著一臉受傷的京子,自從他認識她以來,從來沒看過她哭的這麼傷心過……咬緊了牙根,綱吉迅速奔到衣櫥旁抓出一件大衣和一套休閒服,匆匆忙忙的奔到房門邊,臨走前還難過的瞅了京子一眼。
  「我不是屬於這裡的『澤田綱吉』,對不起……」
  語畢,便衝出了房門,厚重的關門聲在夜裡顯得格外響亮,但綱吉故不了這麼多,幸好總部的格局似乎和他原本的世界無異,他輕而易舉的找到了總部的大門,並以最快的速度衝出守衛們的視線,畢竟他們的工作原本就是應付外來的攻擊,對於從裡面出來的人可說是一點戒心都沒有。
  「剛剛那是什麼?」
  「不知道!他衝的太快了!」
  「沒辦法了,他好像往那邊跑走了,我們去搜搜看,你們繼續守在這裡。」
  「知道了,有動靜的話就用信號彈連絡。」
  確定守衛們往錯誤的方向前進之後,綱吉這才鬆了一口氣,並小心翼翼的穿過樹叢往裡面走……以前,骸曾經在隱密的森林裡建造一座小屋,當他不用出任務時,就會跑到這裡來清閒一下,這裡是個連庫洛姆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住所……當然,自己知道這個地方,如果工作結束之後還有時間,他都會偷偷避開其他人,跑到這裡來找骸。
  現在的狀況他大致上能夠瞭解了,他大概是跑到了其他平行世界,雖然理由仍然是個謎團,但是他想回去……因為這個世界,居然沒有骸。
  這種感覺,空虛到令他感到厭惡、可怕。
  撥開最後一片柳藤,綱吉在看見該有小屋的地方空無一物時倒抽了一口氣,整個人不穩的跌坐在地上,抱著手中的衣物不斷顫抖,似乎不敢相信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六道骸」真的不存在……為什麼他會跑到這個世界?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強迫自己振作起來,綱吉換上剛才拿出來的休閒服,將睡褲藏到樹叢裡,穿著大衣走近應該有房子的地方……真的沒有,什麼都沒有。

  就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一般。

  走到小屋旁的湖泊邊,綱吉面無表情的盯著湖中的自己,淚水不聽使喚的滑落在水面上,造出一波又一波的漣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站起身,綱吉緩緩走入湖中,直到水平線將自己淹沒,他都沒有停下輕盈的腳步……冰涼的湖水包覆了他的全身,也抹去了他臉上的淚珠,因無法呼吸而傳來的痛苦似乎完全無法影響他,他任由自己的身體飄盪在湖中,緩緩下沉……



  砰!
  耳熟的槍聲、熟悉的場景,逐漸在茫茫然的腦中構成……感覺就好像在看紀錄片一般,眼前的景象清晰卻無法觸及,但隨著槍聲逐漸消逝,他可以感覺到自己愈來愈貼近眼前的大螢幕,最後整個人沉了進去……
  嗆鼻的血腥味竄入他的鼻囊,口中充滿了鐵鏽般的血味,胸腔上的血洞痛的他不住的呻吟……他從「旁觀者」變成了「當事人」,在哀鳴的期間,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又多吐了幾口鮮豔的壞血,腦中的意識逐漸模糊……
  『不!你不能睡!清醒一點!綱吉!』
  一隻溫暖的大手撫住自己染血的臉龐,焦急的大喊著……那聲音悅耳又動聽,且熟悉到令他想哭。
  『骸……骸嗎……』
  明明是自己的聲音,卻彷彿隔了一層膜一般,虛幻而縹緲。
  『對,是我……醫療班就快到了,你要撐下去!』
  『因為發生這種事情,你才會把我送離這個世界嗎……』
  激動的吶喊倏忽停止,骸直勾勾的盯著綱吉虛弱半合的眼皮,溫熱的大掌覆上不斷流出鮮血的傷口,企圖止血。
  『因為這點小事……就逃避我嗎……實在……不像你啊……骸……』
  壓住傷口的力道稍稍放柔了些,但綱吉感覺的到,無論骸做什麼都將是徒勞,自己已經無力道手都抬不起來了,連呼吸都感到吃力。
  執起綱吉沾滿鮮血的小手,骸讓它貼在自己臉上,濕潤的血漬畫上了他的俊臉,但他卻絲毫不在意。
  『哦呀……是因為這不是第一次了唷,綱吉。』
  『咦……』
  『靠著彭哥列優秀的技術,不是已經創造出能跨越世界的物品了嗎?雖然因為太危險、不人道,已經被你下令禁止了。』
  『骸……難道你……』
  『對,你應該很清楚,那種防護措施對我無效唷。不過,結果讓我很失望呢……不管是哪一個世界,只要有我,你的生命都不長久……這個世界還算長的呢,長到我以為總算找到我夢寐以求的世界……』
  『咳……骸……』
  『果然還是不行吶,綱吉……只要有我在,你總是會在我懷裡離我而去,每一次、每一個世界,都是如此……』
  貼在臉上的手被改放在唇前,溫柔的親吻它,並舔去上頭殘留的鮮血。
  『我是個度量狹小的男人,不可能放手讓你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既然如此……』
  寫有六字的紅色瞳仁帶著溺愛的目光凝視綱吉,但後者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甚至有點聽不清骸所說的話。
  『就請你到沒有我的世界吧……如果我會讓你有這種命運的話,我希望我不曾出現在你的生命裡……』

  不、不要!不要說這種傻話啊!骸!

  他想吼出來,但卻連出聲的力氣都被流失的鮮血奪走,只有眼淚能表達他現在的情緒,不停地從眼角滑下。
  『想睡就睡吧,親愛的綱吉。』
  聽到這句,綱吉明白自己已經失血過多,沒有獲救的可能性了……也因為骸不再試著止血,反而用平時的擁抱方式摟住自己。
  『如果想忘了我,只要說出不認識我之類的句子就行了唷,綱吉。』

  不!他不想忘!他一點都不想忘!

  頃刻間,最後一泡淚水將視線弄糊,那張溫柔的俊臉也隨之消失……

  ──如果時光能夠再重來一次,我希望我不曾出現在你的世界裡。

  在廣大的湖泊裡飄游著,綱吉抿緊唇瓣,低聲咒罵著那因為太愛自己而選擇消失的男人……笨蛋、笨蛋!六道骸是大笨蛋!
  最後一口氣泡從小嘴裡解脫,綱吉沒有掙扎,也沒有試著浮上水面,他隨著逐漸淡去的意識闔眼,直到最後的思緒也跟著消逝……

  我愛你,骸。



  純白的陵墓搭建在歷任首領墓地的土地上,悲愴的音樂隨著風聲擦過每一根隨風搖曳的枝頭,悲傷的啜泣聲不絕於耳,樹葉的沙沙聲彷彿也在哀悼著今天即將入土的安眠者……
  直至散會,京子都只有默默流著淚,卻沒有說上半句話,更沒有吭上一聲。
  待所有人整隊離去後,她慢慢的走近陵墓,凝望著嵌在上頭的照片……忍住即將衝口而出的哽咽聲,京子蹲下身在石柱旁挖了一個小洞,將手上的小紙條埋了進去。
  完成後,京子起身拍了拍裙襬,對著石柱露出一抹諒解的微笑。
  「希望你們在那個世界可以重逢。」
  說罷,便捂著嘴轉身,小跑步跟上大家。

  土壤內,微皺的小紙條上用鋼筆寫著一長串的羅馬拼音。
  「ROKUDOU MUKURO」。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ROKUDO MUKURO
骸的羅馬拼音是ROKUDO MUKURO吧?
我印象中是這樣ㄟ!!!(你太自以為了!!
2011/05/28(Sat) 16:33 | URL  | Cana翎 #-[ 編輯]
抱歉喔!!
我太自以為是了!!!
請原諒我!!!!!QQ
2011/05/28(Sat) 16:38 | URL  | Cana翎 #-[ 編輯]
作者回覆
RE:Cana翎

欸……之前也有讀者跟我反應過,可是其實兩種都可以……
至少我在鍵盤上打的時候一定要加個U才打得出六道兩個字OTZ
2011/06/01(Wed) 01:23 | URL  | 天羽 橋(管理人)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