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7 (火) | Edit |

※微山獄,請注意。

後記:

不好意思久沒更新Orz
成績發下來果然就是死一片哈哈哈哈(毆打)

白先生要出動了出動了!(欸)
請大家期待他的表現ˇˇˇ(被巴)

話說因為連載的關係……更加好奇白蘭的能力了呀=口=!
好驚人(?????????)
天野老師快解謎呀QAQ!!

今天在學校遇到同好了XDDDDDDDDDDD(超級激動)
好棒好棒好棒ˇˇˇ(夠了沒##)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炎熱的艷陽高掛在清澈的藍天,徐徐的熱風吹拂著翠綠的樹葉,沙沙作響著。高溫使的人心更加煩躁,彭哥列嵐之守護者頭冒青筋的抓緊方才送來的邀請函。

  「里包恩先生!這次還是要推掉!」不耐煩的咆哮著,要不是有里包恩的阻止,獄寺早將這張邀請函揉成一團廢紙,扔進資源回收桶裡。
  「不行,獄寺……我們推掉太多次了,這次一定要接。」將獄寺手上快被捏爛的邀請函搶了過來,以防他當場將這張邀請函燒成灰燼。
  「但是里包恩先生!首領他什麼都還沒記起來呀!」說到底,獄寺最擔心的還是綱吉。雖然因為六道骸的關係,首領的情形比先前好很多,但對其他家族的熟悉度還是零呀!
  「我們都會陪他去的。」淡淡的,里包恩將邀請函收了起來。
  「如果像上次一樣怎麼辦!上次就是他們的人──」
  「嵐之守護者!」怒吼一聲,讓滔滔不絕的獄寺瞬間閉嘴:「在我們接受和解的同時,就不准再提這些往事!你沒忘吧?」雖然不盡人情,但現實就是如此。
  「……我沒忘……」咬牙,獄寺不甘心的垂下腦袋,雙手握的死緊。
  「這張邀請函我會親手交給阿綱,你回去工作吧。」銳利的眸子閃耀著危險的光芒,直勾勾的盯著獄寺──不准提、也不准抗議,這一切都是為了家族。
  「……我明白了……」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下命令,邁開大步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家族會談?」一聽見外出會談,綱吉的眸光就不自主的飄向站在一旁的骸──「欸……里包恩,我不想被『扶』回來……」垮下小臉,可憐兮兮的將哀求的目光拋向里包恩。
  聽見這句話,里包恩強忍住笑意,輕咳了聲:「這次所有守護者都會陪你去。」不過你還是可能會被「扶」回來……里包恩在心底加上一句,嘴角拉起掩不住的弧度。
  「這、這樣啊……欸?是什麼會談這麼重要,要所有守護者都前往?」鬆了口氣,但還是將心底的疑惑表達出來。就連上次那種眾多家族的聚會都只有霧守陪同前往,這次和一個家族會談卻要動員所有守護者?
  沒料到綱吉會如此反問,里包恩頓時陷入一陣沉默,而骸的眼底也閃過一絲陰霾。
  「……因為對方是傑索家族。」冷冷的,里包恩從齒間蹦出對方的家族名稱,臉色降到了冰點。

  ──碰!

  在聽見那名字的瞬間,腦中忽地出現一道巨響,令綱吉渾身一震,紅潤的小臉瞬間慘白,水亮的褐眸頓時撐大。下意識抱住自己的手臂,冷汗不斷地從額際上冒出。

  ──綱吉,你沒事吧……

  全身不住的發冷,並縮在辦公椅上顫抖──不……這是什麼……他好痛苦、好悲傷……腦子裡除了空白以外,就是不斷湧入的恐怖絕望……他失去了、失去了……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人!
  視線逐漸模糊,淚水源源不絕的從漂亮的褐眸中流出,滴落在黑色的高級西裝上……好冷、好難受……想消失、他想消失──
  「綱吉!」劇烈的搖晃將自己從絕望的黑暗中搖醒,綱吉睜著還在掉淚的大眼,抬起佈滿淚痕的小臉……在看見骸略顯驚慌的神情後,心底湧出了一股莫名的安心感……對,就像初次見到庫洛姆時一樣,但更強烈、更清晰……將頭埋進骸的懷裡,纖細的身軀還是不停地顫抖。
  好可怕、好討厭……他對這個陌生的家族名有著強烈的厭惡感!
  「阿綱,你還好嗎?」明白綱吉對傑索家族的恐懼感,里包恩微微壓低帽簷:「這個家族提出的會談已經推掉好幾次了,這次一定要出席……你可以嗎?」這句話不只對綱吉說,黑瞳有意無意的瞄向六道骸,後者沒有回應,只是輕拍綱吉的背部,試著緩和他的情緒。
  「我、我可以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怕這個家族……」身體的反應從來沒有騙過他,而依照這次這種激烈的反應看來……這個家族和他失憶應該有著不小的關係。他想知道……想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那種事情,綱吉穩住自己的情緒,羞赧的離開骸的懷抱:「不、不好意思……我失態了……」
  「哎呀……要是綱吉能夠經常失態就好了呢。」咯咯輕笑著,簡單的一句話便讓綱吉的臉上再次浮現深色的紅暈。
  「咳!反、反正!我可以出席的,里包恩。」用力咳了一聲,刻意忽略骸輕佻的挑逗話語。
  瞥了他兩一眼……「好,那我去回覆……你們繼續工作吧。」再次壓低帽簷,這次低的連里包恩的臉都看不到,綱吉奇怪的看著他嘴邊的笑意,但還來不及開口發問,大門就碰了一聲關上。
  是他多心,還是里包恩又在偷笑?



  「隼人,你就不要在鬧脾氣了。」山本沒力的趴在辦公桌上,小心翼翼的瞟著走進來生悶氣的獄寺。
  「吵死了!我就是不爽啦!為什麼不乾脆把那個家族滅了!」氣的七竅生煙、面紅耳赤,山本只得小心一點,免得待會獄寺先拿他來開刀。
  「阿綱怎麼可能同意……」低聲咕噥了一聲,隨即便接到一道恐怖的白眼,山本難得的用公文擋住自己的臉,不敢直視渾身散發著鬥氣的獄寺。
  「但白蘭差點殺了十代首領耶!為什麼還要接受和解!」憤怒的向無辜的山本噴火,後者只能繼續拿公文防禦。
  「傑索家族也不是省油的燈,和他們打起來對我們的害處絕對比利益大呀……」還是小小聲的回覆,縱使平時的自己會用開玩笑般的爽朗語氣答覆,但面對暴怒的隼人,為了日後的「性」福著想,他只能盡力壓住自己唱反調的衝動。
  「總之!答應和他們會談本身就是個錯誤!」暴跳如雷,要不是還有一絲理智存在,山本的辦公室包准被破壞的只剩下辦公椅和辦公桌,其他東西都會被發瘋的嵐守摔到牆上五馬分屍。
  「好了,隼人……其實你不爽的是白蘭很喜歡阿綱吧?」這回,山本擺出原有的黑笑,無奈的望向獄寺。
  氣的跳腳的男人瞬間止住,冷冷的拋了個白眼過來,並緩緩點頭:「沒錯!他憑什麼騷擾十代首領?六道骸一個就夠首領忙的了,他算什麼東西!」結論是……一切還是為了綱吉呀!山本按耐不住的仰頭大笑,他笑的愈開心,獄寺的臉就愈黑。
  「笑屁呀!混帳!」氣的掏出炸藥,衝向山本想用炸彈塞進他狂妄的笑口,轟的一聲炸的粉碎。
  「好啦、好啦……不好意思……」趕緊揮手道歉,用雙手緊緊的將嘴巴捂住……爾後輕聲嘀咕的一句話,聲音小的獄寺聽不清楚。
  「嗄?你又在說什麼?」
  「隼人,你這樣好有母親的味道唷──啊!我道歉、我道歉!快熄火呀!」
  「我殺了你個混帳!」



  彭哥列十代首領的辦公室異常的寧靜,裡頭的霧之守護者反常的沒調戲改公文的首領,只是靜靜的望著振筆疾書的綱吉……方才那刺激的反應,令骸無法釋懷。
  如果說,綱吉是因為想逃避痛苦才會失憶,那這次的會談是不是有點勉強?憶起白蘭那帶笑的面龐,骸的臉色便降到了負溫。
  那傢伙三番兩次的在聚會上找綱吉攀談,一次、兩次──最後甚至越矩的在閒聊時握住綱吉的小手,而綱吉也因為長期和他有家族上的交易而放鬆戒心,纖手任他握著。
  這點讓骸的妒意表瞬間衝爆。

  『骸,能不能成熟點?不過是握個手──』

  抱歉,綱吉……就算只是一片指甲,都不許其他男人碰!

  察覺到眼前的人兒停下動作,緩緩抬眸……「做完了嗎?綱吉。」盡力調整臉部表情,將完美的微笑掛回臉上。
  「做、做完了……骸,你在想什麼嗎?」姑且不論他竟然沒騷擾自己,連眉頭也是難得的緊鎖著,令綱吉倍感疑惑。
  不僅里包恩討厭那個家族,骸對它好像也不太友善……但為什麼?
  雖然自己的身體似乎也很抗拒和那個家族接觸……
  「沒什麼……不過,綱吉,你確定你可以嗎?」一反平時的輕率,骸深邃的異同望進綱吉眼裡,有著說不出的認真,令綱吉的小臉頓時紅了一片。
  「當、當然沒問題……」別開眼,不敢直視那道認真異常的視線。
  「當天……」
  「嗯?什麼?我沒聽清楚──」
  沒說完的話被吻上來的男人吞入口中,濕軟的嫩舌被熟練的翻來覆去、纏綿交合……「唔……」羞澀的接受這一吻,綱吉的臉蛋漲成了美麗的緋紅色,令人著迷。
  煽情的舔了嫩唇最後一口,悅耳低沉的嗓音飄進綱吉紅透的小耳內。

  「當天,不要離開我身邊。」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