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2 (日) | Edit |
後記:

雖然白蘭吃了點豆腐(毆)
但不是壞人唷ˊDˋ"(這次的設定是這樣)←爆
雖然在骸綱文裡吃豆腐好像就已經是罪大惡極了……(炸)

可惡啊澳洲晚上好冷!(狂抖)
原本說要昨天更新的(掩面)
我對不起大家!(跪)
糟糕我說的話快要不能信了(炸爛)

下個禮拜就是這個學期的最後一個禮拜^^ˇˇ
然後就有兩個禮拜的長假啦ˇˇ
希望到時可以日更TˇTˇˇ
請大家期待ˇˇ(炸爛)

要開始填坑了(遠目)←被巴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優美的音樂迴盪在寬敞美麗的大廳內,華麗的燈飾襯托了會場的莊嚴慎重,也說明了舉辦者的身分和地位是不容小覷的。

  「吶,小正,你覺得這次綱吉會讓我親吻手背嗎?」身穿白色制服的男人喫著雀躍的微笑,開心的將柔軟的棉花糖塞進口中,腦中浮現綱吉親切和善的微笑……噢,真是太美了!
  「就理論而言,那是不可能的,白蘭大人……只要霧之守護者還在彭哥列十代首領身邊,那就是無稽之談。」連牽個手都快讓六道骸爆炸了,更何況親吻手背?到時他們還要阻止六道骸攻擊白蘭大人,否則這場會談就會變成開戰的最佳理由。
  和彭哥列為敵?縱使他們有這個實力,也沒那個本錢。
  「總之,請您安分點。」下屬對上司講這種話雖然沒禮貌,但誰叫他的上司是這種什麼都不在乎的強悍男人,入江正一只能稍稍嚴肅的提醒,並在心底默默祈禱……拜託您一定要把持住呀,白蘭大人!
  「好啦好啦。」心不甘情不願的撇嘴,並晃了晃手中的香檳。



  「綱吉,就是他。」將聲音壓到最低,骸不友善的將目光拋到白蘭身上,後者正在應付部下們回報的聚會處理消息。
  「嗯?他就是白蘭嗎?看起來很普通呀……」不像是骸和里包恩講的那種危險人物,令綱吉的警戒心鬆了一些。
  「他、很、危、險。」看見綱吉鬆了口氣的表情,骸二話不說攫住他的下巴,轉向自己冰冷的臉龐……「不要被他的外表騙了,他是個危險人物。」惱怒的抓起白嫩的小手:「還有,不准給他碰手。」別說手,就連一根寒毛都不許讓他碰到!
  眨了眨大眼,綱吉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回覆著:「我、我知道了……」就算骸沒警告他,他也不想接觸白蘭……總覺得會想起不好的回憶,有種很糟糕的感覺。
  「綱吉!」心思還沒轉回來,愉悅迷人的嗓音就親暱的喚著綱吉的名字,而原本坐在對面沙發上的白蘭轉眼就出現在自己面前,令綱吉措手不及:「好久不見了呢……上次的事件沒讓你受傷吧?」靛色的眸子透出擔憂,並順手撈起綱吉軟嫩的小手,像寶物般的捧在手上撫摸。
  綱吉重重的震了一下,並觸電般的抽回被摸來摸去的纖手……「沒、沒有……我、我很好……」上次的事件是指什麼?腦中的記憶有被稍稍掀起的跡象,一股不知名的噁心感湧上綱吉的心頭。他可以肯定,「上次的事件」和他的失憶有著絕對的關係。
  愣愣的望著將手抽回去的綱吉,勾魂的眸子打量似的盯著綱吉……那雙美麗依舊的褐眸寫著清晰的陌生感,微紅的臉龐顯出他的不自在,不知所措的靠向身旁的霧之守護者……雙眼一瞇,白蘭敏銳的察覺到綱吉的異狀。
  這種生嫩的應對、沒有安全感的神情……就和他第一次見到的綱吉一模一樣。
  仔細一看,綱吉和六道骸之間的互動也沒有先前的頻繁和親密,綱吉對於六道骸摟在他腰上的手似乎也不是很習慣……哎呀,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呀!狡詐的勾起微笑,望向綱吉的笑容更加詭譎。
  糟糕,似乎被他察覺了。骸冷冷的朝白蘭瞥了過去,後者正毫不掩飾的將愛慕的視線拋給綱吉,就差沒將右手舉起來送個飛吻過去。
  霸道的將綱吉擁到懷裡,禮貌性的轉向白蘭,扯出示威性的微笑:「傑索首領,我們的首領有一點不舒服,恕我們先告退了。」好吧,他承認他的獨占欲強的不像話,就連那種眼神上的侵犯都不能容忍!

  待六道骸將綱吉帶走後,入江正一便臉色陰沉的走上前,走到白蘭身邊時臉已經黑了一半:「白蘭大人……」虧他千交代萬叮嚀,敢情白蘭大人連個字都沒聽進去?
  「欸欸,小正,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呢!」現寶般的露出戲劇化的表情,高興的神情藏都藏不住,細長的眸子笑瞇成一條線。
  「嗯?」
  「綱吉失去記憶了。」聲音輕的變成了耳語,緩緩飄進入江正一的耳內。
  沉默了幾分鐘。
  「什麼?」差點驚悚的扯開嗓子大吼,而白蘭大人很有先見之名的在自己張大嘴之前將它捂住,以免引來週遭人好奇的目光。
  「他看起來好像第一次見到我,而且和六道骸也沒有以往的親密。」信誓旦旦的將手百在下巴,愈想愈有道理,嘴邊的笑意更深。
  「但、但是……怎麼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當時被擊中的人是霧之守護者,因此大家都將焦點擺在他身上,反而沒人注意到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動靜和異態……倘若這是真的,傳出去可不得了!
  「小、正。」輕柔、但警告意味十足的嗓音低喚著,將入江從混亂的思考中拉了回來:「不准你說出去唷,這消息傳出去不只會影響到彭哥列,連我們都會受到波及。」更重要的是,如此一來要和彭哥列會談就會更加困難……這怎麼行?
  清楚的接受到懾人的命令,入江只得長嘆……如果白蘭大人真的成功得到彭哥列十代首領,那倒也不壞:「還是請您小心,霧之守護者他──」
  「我知道、我知道啦,小正。」笑咪咪的哼著曲兒,目不轉睛的緊盯著綱吉的一舉一動……「你會幫我支開六道骸吧?」不容拒絕的瞄向入江,後者深深的嘆了口氣……首領都這麼說了,他有選擇權嗎?
  「我明白了。」

  「嗚……頭好暈喔……」綱吉不甚舒服的撫住額頭,面頰微微發燙。
  「綱吉?不會是飲料裡又摻了什麼吧?」大手撫上冒著冷汗的額頭,骸警界的瞪著綱吉手中的飲品……不,如果又被摻藥,那綱吉應該喝的出來才對。
  「大概是因為酒精吧……」一身黑西裝的里包恩淡淡的說著,並冷靜的分析:「阿綱幾個月前才因為酒精而傷了腦部,現在還不適合接觸酒精吧……所以不能喝酒。」將綱吉手上的清酒拿開,冷冷的將它倒入一旁的花圃中。
  「這樣啊……要出去吹風嗎?綱吉。」寵溺的按住綱吉的手臂,輕聲在他耳邊低語。
  「唔……嗯……」敏感的小耳接收到骸那溫熱的氣息,小臉不自覺的一紅,緩緩點頭,爾後便讓骸扶著他走到陽台。

  「呼……舒服多了……」仰著頭吹風,綱吉鬆了口氣,舒服的趴在白石扶手上……「哈、哈啾!」一陣風冷不妨的吹了過來,讓綱吉打了個令人頭皮發麻的大噴嚏。
  「呵呵……綱吉真是的。」正想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他,卻被綱吉使勁拉住,不讓他繼續動作。
  「不可以……不然你也會著涼。」話才剛說完,通紅的小臉就立刻別開,頭上冒著清晰可見的白色蒸氣……「現、現在早晚溫差很大,不要跟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他可以感覺的到骸正笑著凝視自己的背部,雙耳再度一熱……他喜歡骸,很喜歡、很喜歡……現在不用身體來告訴自己,他已經很明白了。
  被拉住的骸先是一愣,然後漸漸露出會意的笑容……呵呵呵,綱吉果然永遠都那麼可愛呢!
  「那我進去拿件大衣給你,在這等我一下。」執起小手在上頭落下一吻,雙色異瞳散發出令人招架不住的愛意,綱吉頰上的紅暈更加鮮明,再次將雙眼移開……再和他對看下去,自己的腦袋一定會率先爆炸!

  笑容滿面的走進室內,迅速拿起擱在沙發上的大衣……「六道骸。」熟悉又冷靜的聲音讓骸的動作停了下來,眸子緩緩瞟了過去,擺出看似友善的假笑。
  「有什麼事嗎?入江正一。」入江是白蘭身邊的心腹,因此骸也對他抱持著一定程度的戒備。
  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反光令人看不清他的雙眼,更看不清他的思緒……「由剛才彭哥列首領和白蘭大人的談話看來,我發現了一件令人驚訝的事情……」輕描淡寫著,但卻令骸的雙眼登時放大。
  姑且不論白蘭有沒有察覺,連他身邊的入江都已經發現了嗎?
  「要袒護失去記憶的首領,很辛苦吧?」說罷,入江抬眸看向六道骸,嘴邊漾著莫測高深的淺笑。
  嘖。
  冷冷的瞪著入江似乎看透一切的雙眼,骸正思索著要如何掩蓋這一切……

  「呼……骸好慢喔……」輕輕搓著小手,綱吉趴在扶手上享受微風的吹拂……雖然真的有點冷吶,骸怎麼拿個大衣拿這麼久?
  忽然,溫暖的大衣覆在綱吉身上,而高大的身軀也隨之靠在綱吉背上。
  剎那間,綱吉全身僵直。
  因為他知道,身後壓住自己的人並不是骸。

  「終於能和你單獨談話了呢,小綱吉。」
  環住綱吉的細腰,白蘭帶笑的嗓音在夜空中格外的清晰。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