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6 (木) | Edit |
後記:

替大家回憶第一章的劇情XD(不用你雞婆##)
很久沒更新了……(跪)
對不起ˊ口ˋ(噴淚)

明天就是這個學期最後一天了ˇ
科目換成功了XDDDDDDD
下個學期就可以擺脫地理啦ˇˇˇ(感動灑淚)←被巴
雖然地理老師人很好ˊˇˋ(欸)

這篇的白蘭真的很善良,對吧?XD(爆)
至少沒有「奢望」的壞……(被揍)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稍冷的微風吹涼了綱吉的額際,蓋在身上的大衣一點作用都沒有,瘦小的身子不住的顫抖,輕輕掰開環住自己腰的大手,但身後的男人並沒有讓他如願。
  「哎呀……好不容易可以獨處,就讓我抱一下嘛……小綱吉的腰好細、身體好香……」將臉埋在細頸旁,陶醉的汲取綱吉身上散發出來的清香。
  「不、不要……請你放開我……」感覺到了白蘭呼在頸上的氣息,綱吉下意識的一縮,小臉不爭氣的染上一抹嫣紅。陌生、令人厭惡的熱氣殘留在細頸上,綱吉不住打了個哆嗦。

  ──碰!

  震破耳膜的巨響再度出現在腦海中,綱吉旋即皺起眉頭、難受的捂住口鼻……「嗚……」好不容易緩和的劇痛因白蘭的聲音而被喚醒,強烈的痛楚令綱吉緊閉的雙眸擠出溫熱的淚液。
  意外地,白蘭錯愕的睜大靛藍色的眸子,圈住綱吉的力道稍稍放鬆:「小綱吉?」
  抓住這個空檔,綱吉奮力用手肘往後一撞,不偏不倚擊中白蘭毫無防備的腹部,後者吃痛的退了幾步,畫在左眼下的紋路微微扭曲。
  「不、不好意思……請不要碰我,白蘭先生……」為什麼?只要白蘭一接近,心底就會出現令人想哭、令人想吐的熟悉情感,在他的眼前覆上一層黑暗,整個人彷彿被吸進遭到隔絕的黑暗空間,耳邊除了槍聲以外就是慘叫聲,而陰冷的空氣更是沉重的令他快要窒息。
  「……」望著綱吉因用力而被擠紅的雙眸,白蘭臉上的微笑再也掛不住了……多美、多銷魂的可人兒,但卻一輩子都不可能屬於他!「很喜歡六道骸嗎?小綱吉……」
  這句話成功的令綱吉愣了下,但他隨即將頭別開,不去對上那雙令人看不透的眸畔。
  「為什麼不看我?」瞇眼,上前抓住纖細的手腕,而綱吉就像觸電般的重震了下,方才那股惹人厭的噁心感再度竄回他的身軀。

  ──沒事吧,綱吉……

  虛弱、無力的溫柔嗓音再度浮現,而先前沒出現的模糊記憶也緩緩映在眼前……那是骸,他緊緊的摟著自己,臉上沒有像平常一樣掛著不可一世的笑臉面具,反而漾著一抹不可思議的寵溺微笑……
  為什麼?為什麼骸的嘴角會掛著血絲?
  為什麼?為什麼骸的表情看起來如此悲傷?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的視線變的如此模糊?

  「那種男人有什麼好的?」勾起發冷的下巴,靛眸中寫滿了疑惑和不解:「與其和他在一起,倒不如我們一起談談未來的事──」說著,狡詐的唇迅速欺上,但卻被綱吉機警的閃過,只稍稍擦過水亮的嫩唇。
  「白蘭!」惱怒的推開白蘭,舉起手臂在唇上使勁的擦,水嫩的櫻唇頓時更加紅腫,散發著一股誘人甜美的氣息──如果那雙褐眸沒有帶著憤怒和敵意,會更加令人著迷。
  「……就算失去了記憶,你的回答還是跟先前一樣呢……」落寞的苦笑著,白蘭識相的和綱吉保持一段距離,但陶醉的目光依然緊緊的鎖在綱吉身上。



  『很喜歡六道骸嗎?小綱吉……』相同的場景、相同的話語,唯一不同的是,被提問者的眼中並沒有不安和困惑,只有堅定和抱歉。
  緩緩別過頭,綱吉的沉默給予的殘忍的肯定答案。
  『為什麼不看我?』同樣的,抓住人兒的手腕,差別是被抓住的人兒並沒有受到強烈的衝擊。美麗依舊的褐色瞳眸直直望向旁邊,不願對上白蘭激動失望的冷眸。
  『那種男人有什麼好的?』定住綱吉的下巴,迫使他直視自己無法諒解的雙眼……『與其和他在一起,倒不如我們一起談談未來的事──』不受控制的壓了上去,眼看就要觸到綱吉泛著水光的紅唇──
  『白蘭!』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氣,將白蘭推離自己,清澈的眸中多了些許無奈。
  『……哼哼,六道骸還真幸運……』幸運在他先和綱吉相遇!倘若先遇到綱吉的人是自己,那六道骸根本就──
  『你錯了,白蘭。』冷靜、沉著的柔聲出自綱吉口中,始終望向遠方的溫和眸子終於對上白蘭的,裡頭充滿了無法動搖的意念和柔情。
  那份高雅、那份豔麗,將自己的雙眸牢牢吸住,美的彷彿要讓自己的魂魄抽離身體……

  『愛上骸沒有別的原因,只因為他是骸。』

  淡淡的,這句話不重也不輕,但卻讓窗外呼呼作響的強風頓時靜止、吱吱喳喳的鳥鳴聲霎時消失。



  「白蘭?」對於白蘭的收手感到詫異,綱吉愣愣的望著轉過身、背對自己的男人。
  「小正的拖延……大概也撐不住了。」話才剛落下,六道骸就黑著一張臉快步走了過來,要不是大廳內奔跑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他肯定像風一樣直接飛到綱吉身邊。

  「請問傑索首領找我們的十代首領有事嗎?」雖然帶著不變的笑容,但這句話卻是從齒間蹦出來的。幸好綱吉安然無恙,否則彭哥列霧之守護者就會和傑索家族的首領來一場媲美國際戰爭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只是聊一聊罷了。」微微偏頭看向身後的綱吉……雖然不捨,但白蘭明白,即使用強搶的骯髒手法,也只能搶到小綱吉的身體,哪怕他的心就連一丁點都不想停留在自己身上,而且還會因此和彭哥列為敵。
  既然什麼都得不到,他何必硬碰硬、碰的一鼻子灰?

  「綱吉,你有沒有怎麼樣?」待白蘭走進屋內,僵在骸臉上的濃烈敵意瞬間融化,並神經質的走到綱吉身邊東摸摸、西擦擦,彷彿綱吉剛才被一個噁心的外星物體纏身過。
  「沒、沒有……骸,你不要再摸了……」一開始是羞赧,十分鐘後就是不好意思,二十分鐘後就是無奈……可惡!他是不是故意摸的?
  「白蘭那傢伙剛才碰你哪裡?」妒意十足的繼續「檢查」,好像不把綱吉全身摸過一遍不甘心似的,就差沒把手伸進衣內做「進一步的確認」。
  「他摸過的地方你也都摸過了!別、別再摸了!」再摸下去,他的臉都要被燙熟了!這男人連一刻都不得閒,少吃點豆腐不行嗎?
  「什麼?」狀似危險的瞇眼,實則狡猾的舔了舔乾唇……「那傢伙摸過這麼多地方?嘖……看來不徹底『消毒』不行了呢……」此話一出,綱吉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噎到,難受的咳了好幾聲……消毒?消什麼毒?白蘭也不過碰了他的背和手呀!而骸所謂的「消毒」,重點消毒部位絕對不會是手或背,而是他連說出口都會臉紅的私密地帶。
  難得和其他家族會談,他就不能安分點嗎?
  綱吉不得不翻了個白眼。
  「嗯……陽台剛好都沒人呢……」享受似的緊抱著綱吉柔軟的身軀,撥開輕柔的髮絲,輕輕啃咬著剛接觸到冷風的嫩白肌膚。
  「噫!你、你給我住手!骸!」別告訴他,他想在陽台實行所謂的「消毒」!
  「有什麼關係嘛,綱吉……反正又沒人會看到你漂亮的玉體,在陽台上『運動』也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不是嗎?」見鬼的運動!這種經驗誰會想要!更何況現在還是和其他家族會面的時間……
  他還要不要做人?
  「誰會想要這種經驗!」好吧,六道骸可能會想要……但他澤田綱吉可不要!掙開骸的束縛,拉好衣領便撞進屋內──

  「彭哥列!你竟敢讓我們的首領難堪!」剛進門,一道不尋常的怒吼便貫穿綱吉的耳膜。
  身褐色的瞳仁向聲音的發源處望去,一名傑索家族的幹部氣憤的掏出懷裡的自動手槍,對準綱吉後,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

  碰!
  腦中的巨響和現實的槍聲合而為一。

  陌生又熟悉的模糊場景逐漸清晰,腦中的影像和現實的畫面重疊在一起……抱住自己的男人動也不動,喫著微笑的嘴角溢出濃稠的鮮血,溫熱紊亂的呼吸聲在綱吉耳邊飄移……泛白的唇靠在綱吉錯愕的面頰旁……

  「沒事吧,綱吉……」

  刺鼻的血腥味擾亂了綱吉的腦神經,種種的片段記憶像被釋放一般的在腦袋中飛快奔馳──

  『有顆子彈卡在臟器旁,需要動手術。』
  『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能不能醒來,我們也沒有頭緒……』
  『你以為你在作夢嗎?視線模糊是因為擠在你眼裡的淚水!不管等多久,你都無法醒來,因為這就是現實!』
  『六道骸昏迷不醒,無法繼續擔任霧守了。將這些同意書簽一簽,明天起由庫洛姆˙髑髏接任霧之守護者。』

  ──我害的。
  ──都是我害的,如果我再小心點、謹慎點……
  ──受傷的應該是我,不是你……不應該是你!

  「骸──!!!!!」
  淒厲的悲鳴劃破了槍聲帶來的寂靜。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