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01 (火) | Edit |

※在閱讀此篇前,請先去看家教短篇內的「想要擁抱你」,會對劇情更有頭緒^^
※如果不想看也沒關係XD基本上還是看的懂得(欸)

後記:

爆字數了(炸)
怎麼會這樣(掩面)
這是「想要擁抱你」的後續XDDDDDD(爆)
這次綱吉真的揍下手了(笑噴)
沒辦法呀這男人太囂張了(被輪迴)

現在很晚了(爆)
剛才還被老媽抓包(掩面)
希望明天不會打電話過來開罵……(炸)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囉^^
雖然真的很神經病、很無厘頭……(炸爛)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瘦小的身影站在黑曜中學的笑門口發愣,綱吉抓緊自己肩上的書包,忐忑不安的左顧右盼,臉上寫滿了無盡的哀怨和無奈。

  『澤田,去黑曜中學的一日交換生就交給你了。』

  他澤田綱吉生平無大志,表現平平的他不會因為做壞事而被盯上、也不會因為表現優異而被表揚,因此原本他應該不可能踏進位於校園中心的校長室。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今天他不但踏了進來,還被交代一項棘手的任務。

  『為、為什麼?』驚慌的大吼,但一吼完綱吉就後悔了……他、他竟然對校長大吼?猛然閉上抗議的小嘴,膽戰心驚的觀察著校長的反應。
  沒想到,校長露出一臉好像方才得罪某國總統般的驚恐神情,低聲下氣的向綱吉哀求:『求、求求你了!這個工作不交給你不行呀!』
  欸?為什麼?眨了眨眼,裡頭寫滿了疑惑。
  『對方有特別指名……所以,澤田,一切就拜託你了。』語重心長的搭住綱吉的雙肩,校長眼鏡後的小眼懇求般的緊盯著綱吉。看他的眼神,還會以為綱吉是要參加什麼第三次世界大戰,而且人選非他不可似的。
  『我、我知道了……』

  但為什麼要指名他?
  納悶的站在校門口,綱吉望了望牆上的時鐘……再、再不進去就趕不上早自習了!
  深吸一口氣,綱吉硬著頭皮緩緩步入黑曜中學的校園大門。

  「同學,你是其他學校的吧?」就在要踏進去的那一刻,校門口的警衛便叫住了綱吉……啊,對了,還要拿識別證呢!
  不好意思的轉向警衛:「呃……我、我是來當『一日交換生』的並中學生──」
  此話一出,警衛的表情瞬息萬變,最後停在一種既崇敬又害怕的複雜神情……為、為什麼要這樣看我?綱吉下意識的一縮,而對方早已將金色的貴賓證遞了出來。
  「請、請好好享受今天!剛才的不敬是我的不對,請您見諒!」
  見警衛嚇的魂飛魄散、抖個不停,綱吉還以為自己是什麼會吃人的魔鬼。一頭霧水的接過他手上的貴賓證……「呃……謝謝……」被欺負慣了的綱吉反而不太適應這種奇怪的反應,將貴賓證掛在胸前,緩緩走入校園……不時還回頭看看那位驚嚇過度的警衛。
  怪了,「一日交換生」有這麼嚇人嗎?

  「欸……教室在哪裡呀……」拿著指示的紙條在走廊上亂晃,一路上遇到不少早自習還在外面亂晃的學生……黑曜中學果然是不良少年雲集的場所呀!綱吉咬緊下唇,就怕待會一個不小心惹到某位大哥,永遠都踏不出黑曜中學的大門。
  想到這,綱吉就垮下小臉……為什麼他這麼倒楣?上次來並中當「一日交換生」的六道骸已經搞的他一個頭兩個大了,不僅害他成為學校裡最有名的「玻璃」,連京子都笑容滿面的祝他幸福。
  什麼幸福!那是誤會、是誤會呀!發情的人是六道骸,為什麼倒楣的卻是自己?

  自顧自的嘆氣著,綱吉渾然沒有察覺週遭的人正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他,從頭看到尾、從腳看到頭,不管是男學生還是女學生全都一個勁的盯著嬌小的人兒猛瞧,然後轉過身和自己的小團體竊竊私語。

  「他就是並中派來的『一日交換生』嗎?」一名女學生低聲問著,眸子不時還朝綱吉多瞄上兩眼。
  「應該是吧,看他的制服和貴賓證……」個頭較高的女學生不悅的撇嘴,冷冷的瞪試著綱吉。
  「可是他是男的耶……我是說,六道學長不是已經對校長施壓,表示一定要指定他的『這個』來嗎?」另一位綁著兩戳辮子的女學生說著,還將右手的小拇指翹了起來,臉上浮現兩片粉紅色的小雲。
  「該不會並中派錯人了吧?」留有漂亮長髮的女學生優雅的別過頭,不願再多看綱吉一眼。原本想看看六道學長看上的人兒姿色到哪種程度,沒想到校方竟然犯這種可笑的錯誤!

  唔!一股涼意襲上綱吉的背脊,令他不禁打了個冷顫……好、好可怕呀!黑曜中學果然是個恐怖的地方!加快腳步搜尋身旁的教室,現下的綱吉只希望趕快找到教室就位,平淡的度過這令人心驚膽戰的體驗。

  「喂,看吶……就是他。」頂著一頭亂髮的男學生朝綱吉的方向輕點了下,兩顆眼珠子彷彿掃描器一般不停的掃視著綱吉。
  「哦?難道六道骸有這種癖好嗎?」中間的俊秀男子發出了一聲冷笑,狡詐的雙瞳瞬也不瞬的緊盯著綱吉。
  「看女孩子那邊的反應,應該不是他吧。」戴著眼鏡的男學生推了推鏡架,逕自做出他的推理。
  「如果真的是校方派錯人,那倒也不壞……」俊秀男子勾起頗有深意的笑容,瞇起眼眸注視著還在找教室的綱吉。
  身為黑曜的前不良少年頭頭,他也想看看六道骸的情人長什麼樣子,如果可能的話,他會使盡各種卑鄙骯髒的手段將對方搶過來,好報先前的一箭之仇!
  雖然情人沒來,倒也無妨……因為那名少年長的真的很可愛吶!

  另一股詭異的氣息吹向綱吉,雞皮疙瘩瞬間佈滿全身……他不想待在這裡了啦!明明才早自習,為什麼就有這麼多莫名其妙的視線和耳語呀?而且更奇妙的是,為什麼都針對他一個!
  決定忽視那些令人不快的閒言雜語,綱吉繼續沿著三年級的教室尋找指定班級……說也奇怪,他是二年級,為什麼指定班級卻是三年級?還有,上回六道骸來並中的時候,為什麼不是去三年級,反而來到二年A班?
  尚未想出結果,眼前突然陷入一片黑暗,鼻尖上的觸感和制服的味道告訴他小臉正貼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錯愕的向後退了一步:「對、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看路……」習慣性的向眼前的人道歉,不管是對方撞到他還是他撞到對方,先道歉再說。
  「沒事……你就是並盛中學派來的『一日交換生』呀?」長相秀氣的男子拍了拍被綱吉撞到的部位,露出溫和友善的微笑:「需要我幫忙嗎?」牽起綱吉白嫩的小手,並自然而然的搭上綱吉的細肩。
  「欸?呃……那個……請問這間教室在哪裡……」手上和肩上的觸感令綱吉感到不舒服……他不想讓別人碰他,除了朋友以外,只有骸可以──等等!為什麼只有骸可以?小臉頓時向煮熟的蝦子般通紅,而握住他纖手的男人卻誤會了。
  「吶……別管什麼上課了,我們一起去玩好嗎?並盛中學在隔壁鎮吧?我帶你到我們鎮上玩玩。」哄女人般的湊近綱吉的臉龐,誘惑般的輕聲低語著。
  「唔……不、不用了,謝謝你……請告訴我這間教室在哪──噫!」對於綱吉的拒絕充耳未聞,一把撈走綱吉的細腰,並挑逗似的輕搔他嫩白的下巴。
  「在黑曜裡,哪容的了你說不要?」再怎麼說他都是黑曜的前老大,看上了就要認命當他的人,哪輪的到他說不要?
  而週遭的人也都睜隻眼閉隻眼,就算對方現在已經不是黑曜的老大了,但除了六道骸那群人以外,其他人也沒膽子和他正面對上。
  「不──你做什麼!」驚恐的扭動身子,奈何抓住自己的男人根本不為所動……可惡!明明都是男人,為什麼力氣卻差這麼多?「骸!你在哪呀!」情急之下,綱吉不顧一切的吼出骸的名字,令所有人為之一愣,包括企圖擄走他的男人。

  骸?是六道骸嗎?他和這名少年有什麼關係?
  但來不及思考,摟住人兒的手臂突然放空,而長廊上也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哎呀……現在不是早自習嗎?」
  話題中的男主角笑咪咪的抱著綱吉,瞄向俊秀男人的眼卻一絲笑意都找不到。
  「六、六道骸……」男人的面頰刷的一聲比石膏還要白,他作夢也沒想到六道骸會插手這件事情。
  不只是他,無論是待在走廊上的學生,或者是聽見騷動才探頭的學生,都對骸的作為感到十分詫異。
  對任何事都殘忍無情的六道骸,竟然會出手救一名外校學生?
  「親愛的小綱吉,既然來了怎麼不通知我一聲呢?我會馬上去接你呀。」完全把週遭的人當空氣一般忽視,骸親暱的摩蹭綱吉被燒紅的臉頰,還偷吃了一口嫩豆腐。
  「……」綱吉望了望骸那笑的一臉寵溺的俊臉,再看了看周圍目瞪口呆的學生們,最後將目光轉到被以公主抱姿勢摟住的自己身上……
  他還有什麼臉在黑曜待上一天?
  「走吧,我們去上課囉。」語畢,骸笑容可掬的在嫩頰上落下一吻,並一腳將瞠目結舌的前老大給踢出窗外。
  「呀啊啊啊啊──!」因為原本想帶著綱吉逃課,一隻腳早已跨在窗沿上,因此要將他踹下去輕而易舉……不過有膽子將他踹下去的人,大概也只有六道骸一行人了。
  「骸、骸!你沒必要──」驚悚的望著摔到一樓變成肉餅的男人,綱吉不贊成的開口,但話還沒說完,就被骸硬生生打斷。
  「他碰了你的手、你的肩膀、你的腰。」擺出令人發寒的微笑,令綱吉乖乖閉上嘴巴:「況且這種高度還摔不死人,便宜他了。」話落,摟住綱吉的力道隨之加強。
  ──不准替其他男人說話。
  這道訊息清楚的傳到綱吉腦中,他只能替摔下去的男人默哀一秒,爾後便被骸抱進指定的教室裡了。
  佈滿學生的走廊頓時陷入一陣寂靜,所有人都合不起來微張的嘴。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講台上的老師拚命逼迫自己將目光鎖在黑板上,不要理睬台下發生的事情。
  「唔……住、住手……」
  不要聽、不要看……老師繼續催眠著自己,並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一條條的公式。
  「不、不要亂摸……」
  沒事的、沒事的,待會就會結束了……粉筆聲繼續,既公式後便寫上題目的解答。
  「啊……那、那裡不行……」
  喀嚓!
  粉筆應聲斷成兩節,斷掉的那一半還打中坐在前排的一名倒楣鬼。
  「唉唷!」被打中的倒楣鬼哀嚎了一聲,卻不敢向罪魁禍首表達不滿。
  所有人的視線集中到坐在後排的六道骸身上,而做為「一日交換生」的澤田綱吉正滿臉通紅的坐在他的大腿上,一副恨不得當場蒸發的模樣。
  「那個……六道同學……」努力將自己最大的敬意表達出來,台上的老師從粉筆盒內拿出新的筆,並鼓起勇氣叫住還在對綱吉上下其手的六道骸。
  「嗯?」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但騷擾綱吉的大手還是沒有停下動作。
  「可不可以……控制一下音量……」苦著臉低聲請求,等那些呻吟聲進化到限制級之後,他的課也不用上了。
  「啊呀……真是不好意思呢,老師。」今天的六道骸看起來心情很好,平時對老師的話置若罔聞的他,今次跌破眾人眼鏡的輕聲回話。雖然手邊的動作還是沒有停:「綱吉,小聲點唷。」
  「……」啪的一聲,火辣辣的一掌打在六道骸的笑臉上,令全班一齊倒抽一口氣。
  笑容依舊,反而有加深的趨勢……起身,骸禮貌性的轉向老師:「綱吉說他有點不舒服呢,我帶他去保健室休息一下。」說話的同時還捂住綱吉想開口的櫻口,讓他只能發出嗚嗚咽咽的抗議聲。
  「呃……」向被六道骸抓的死緊的綱吉拋去同情的目光──「當、當然沒問題……」就算有問題也得回答沒問題。
  「啊,『沒有意外的話』,我跟綱吉可能會早退唷。」同樣的笑容、同樣的殺氣,台上的老師只能用力點頭,就怕下一刻腦袋搬家,沒頭可點了。
  說罷,六道骸便抱著臉色發青的綱吉消失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



  「那我先走囉,小綱吉。」相同的場景、相同的台詞,差別只是現在的自己連站都站不穩。
  為什麼呢?都是因為這可惡又變態的男人!
  「……骸……」
  「什麼事?親愛的小綱吉。」
  碰!
  夕陽下,有著鳳梨藍髮的男人飛了出去,在空中畫出了完美的圓弧。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