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09 (水) | Edit |

※真的全部都是H,而且是強暴H(爆)
※道具使用有(雖然只有一點點)
※原本只是好玩的劇情接龍,最後不知怎地就變成一篇糟糕文。(毆)
※大家可以猜猜看誰寫骸骸、誰寫綱吉XDDDDDDDDD(爆笑)

婷後記:

想不到MSN竟然也可以這樣呀啊啊啊啊(噴)
真是太有趣了(羞)←被打爛
阿蝶超厲害的呀哈哈哈哈哈XDDDDDDDDDD
滿滿的都是H(熊吉汗)
一開始只是很簡單的對話呀XD|||
怎麼最後就變成一篇文了(笑噴)
希望大家喜歡(羞)←誰會喜歡####

蝶後記:

……我該說甚麼呢?一開始不是我的錯阿!雖然我第二句就崩了(你告非
討厭啦(哭)聊個MSN都會變成H文,而且還是爆字數的,我期待下一次(告非

親愛的婷,合作愉快(?)

PS: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甚麼感想阿!H太長啦!!這是MSN聊天阿!!!!!!!!!!!!
 
 











  「掙扎也沒用!乖乖把腳打開吧!」
  「不、不要、求求你……骸、放過我」
  「囉唆!快把腳打開!」
  「不要……別這樣對我……求求你……」

  「想逃?要付出代價唷,小綱吉」
  「放、放過我……什麼事都可以……拜託不要這種……」
  舌尖沿著白嫩的小耳舔舐,溫熱的氣息噴灑在綱吉敏感的肌膚上「不行呀,誰叫小綱吉要做錯事呢」
  「嗚……不、不要這樣……」梨花帶淚的面頰更增添了小臉的艷麗,令人產生想狠狠欺負、蹂躪他的慾望。
  毫不憐香惜玉的扯開綱吉單薄的衣服,用力啃咬上白嫩的肌膚,點點血珠滲出
  「嗚!不、不要!求求你住手!住手呀!骸!」白花花的淚水從驚恐的眸中溢出,綱吉奮力扭動身子,企圖逃脫男人強力粗暴的魔掌。
  大手擒住亂舞的一雙小手,拉過頭頂緊壓在地上,粗魯的分開不滿冷汗的雙腿,置身其中
  「啊啊!不、不要!我不要!啊啊嗯!」小臉佈滿淚痕,更加劇烈的晃動因汗珠而溼透的軀體,但下身傳來的撕裂般據痛卻無情的提醒著他已被侵犯的事實。
  「呵呵呵……綱吉好生嫩的反應呢,第一次對吧?」有些殘忍的笑著,開始緩緩抽動下身,帶給綱吉裂的疼痛
  「啊!好、好痛!出去、快出去呀!」沒命的哭喊著,喉間的聲帶已被他喊到沙啞,但佈滿紅痕的玉體卻動都不能動一下,那非人尺寸的慾望令綱吉幾乎要痛暈。
  看到獵物掙扎的樣子更激起骸的嗜虐心,拉起剛吉的腿到肩上,更加的犯進
  綱吉明白即使喊啞了骸也不會停止動作,因此他試著不發出任何聲音……面對無趣的自己,骸應該會失去興致吧?用力咬住下唇,粉嫩的唇邊被咬出一圈血痕,被骸侵犯的胴體不停的顫抖。
  「喔呀?不出聲?怎麼?不想聽見自己淫蕩的叫聲嗎?我偏要你叫!」看見綱吉緊咬著唇的模樣,骸莫名的感到憤怒,更加惡狠狠的拉扯開那顫抖的雙腿
  「嗚嗚!嗚……嗚……」再次襲來的劇痛令綱吉飆出更多淚水,但咬住下唇的口就是打死都不肯放開,羞恥的交合處流出的鮮血滑過吹彈可破的肌膚,而水嫩的唇也被咬出一道鮮紅色的傷口,濃烈的鐵銹味頓時擴散在口中。
  不管怎麼做綱吉都不肯再發出聲音,這令骸異常的惱火,粗暴的吻住緊抿的小嘴,撬開齒貝深吻,鐵鏽的味道瞬間擴散,多餘的液體沿著嘴角留下,夾雜著褐紅
  「嗚嗚……嗚!」用力往侵略自己的燙唇一咬,更多嗆鼻的血味在口中擴散,濕潤的靈眸流出更多淚痕,被注入情慾的大眼可憐兮兮的望著眼前的骸。
  「嘖!」被咬到的骸瞬間推離綱吉的唇,有些思索的用舌輕舔自己被咬到的唇,然後殘忍的笑了「呵呵呵……還有力氣反抗呢……不給你一點教訓好像過意不去呢!」話一說完,竄然而出的蓮藤緊緊纏住綱吉的手腳。
  「唔!」下體的鉗制加上蓮藤的綁綑,綱吉的身體被拉到不能再開了,更加刺激包覆著巨碩的花蕾:「呀啊啊!哈啊啊!」好痛、好難過!想消失、他想消失!
  「呵呵……看你多淫蕩啊,這裡可是緊緊的吸附住我呢!」被拉開的雙腿讓骸輕易的進行抽插技巧性的深入淺出,淫靡的水滋聲自交合處傳出
  「啊啊嗯!痛、哈啊……哈啊!」痛苦的身軀抖個不停,而體內那股該死的本能正試著習慣侵入體內的異物,違背綱吉意識的開始配合骸擺動腰支……「啊啊……啊嗯……」無法阻止口中發出的淫喚,眼角再度滑下恥辱的淚水。
  「嘴裡說不要,身體還挺誠實的嘛!」骸嘲諷的笑著,突然用力撤出綱吉體內,讓身下人兒大力的振了下,被蹂躪的紅腫的小穴張合著,欲求不滿,骸卻沒有要進下一步的動作
  「哈啊……哈啊……」忽然遭到冷落的粉穴正積極的向骸索求更多,強烈的空虛感打亂了綱吉糊爛的小腦袋--快要、要更多!這種時候的節操和理智一點意義都沒有,只要陷在情慾的漩渦裡,所有人都只有放蕩哀求的份--「不、不!我、我不要--哈啊……」胸口劇烈的上下起伏,拼了命的將拋開羞恥的想法丟回腦後,奮力吼出拒絕的字眼。
  「不要?」一瞬間,骸的笑容好像僵了不少,他有些陰狠的瞇起雙眼「即使這樣也還是不肯求我?呵……有趣,那我們就來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吧!」骸拿出怪異的藥膏,挖了一大坨往綱吉的私處抹去,一瞬間,綱吉覺得私密處傳來劇烈的癢麻感。
  「哈啊……啊啊--這、這是什--啊啊嗯!」陌生的癢麻感令綱吉渾身發燙,方才幾乎沖垮理智的空虛感又再度高築,徹底粉碎那殘留在腦中的守節意識:「哈啊……好、好熱……啊嗯……」難受的輕扭雪臀,雙眼迷濛的望向在自己身上露出佞笑的骸。
  「呵……很棒的東西對吧!求我阿,求我給你」對綱吉高溫的身軀來說略顯冰冷的指尖,沿著白嫩的幼頸輕滑過鎖骨、胸前,然後到了綱吉的私密處,濕潤的小穴正用力的張合著,骸壞心的用指尖在穴口周圍輕畫
  「哈啊……哈啊……嗚嗚……」難受的顫抖著,盈滿淚水的褐眸不甘願的看著骸那戲謔般的恥笑,而下體的灼熱快感又再次襲上一擊--「啊啊!求、求求你……嗚……」受不了痛苦的啜泣著,綱吉捨棄了最後的意念。
  「喔呀,終於求饒了呢!不過……我很生氣呀,所以還是要處罰一下唷!」看到綱吉討饒的模樣,骸笑的很愉悅,也很慘忍,他拿出出一隻巨大的男型,上面佈滿疣物,狠心的用力往綱吉私密處塞去。
  「呀啊啊啊!!!!」悽慘的哀鳴聲從綱吉口中爆出,發狂似的想揮舞四肢,但卻因被蓮藤纏住而動彈不得,纖細的身軀大力扭動著,但壓在他身上的骸卻定住他的身子,並將男型整個塞入。「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哀嚎著,綱吉痛的幾乎要失去意識。
  不、不對……看到綱吉痛苦到幾乎崩潰的樣子,骸突然內心一震,不對,他並不是要這樣的……他只是、只是……鬆開纏繞住綱吉的蓮藤,輕柔的拿出那帶給綱吉痛苦的男型「對不起……我只是……」只是希望能得到你而已,不是強迫也不是佔有的得到,只是希望綱吉心甘情願接受他而已。
  「嗚……嗚嗚……」縱使那巨大的凶器已退出顫抖不已的軀體,但席捲而來的空虛感還是繼續折磨著綱吉,意識模糊的撐開大腿,朦朧的雙眸此刻已被濃郁的情慾佔領。「哈啊……骸……」無法褪去的燥熱感吞噬了綱吉殘存的意志。
  承認錯誤是一回事,彌補又一是回事。看到綱吉難耐的模樣,骸又勾起那戲謔的笑容,或許還有些飢渴「馬上就滿足你……我的小綱吉……」飢渴的舔了舔唇,架起綱吉的雙腿到肩上,下身再度犯進。
  「啊啊……哈啊!」早已鬆嫩濕軟的花穴貪婪的吸吮著方才進入的火熱,滿足的快感令綱吉發出舒服淫媚的嚶嚀:「哈啊……好、好舒服……」隨著骸的動作晃動腰身,剛才的殘暴彷彿只是一場夢。
  「綱吉……很舒服嗎?我會讓你更舒服的!」這樣的笑語,恍若剛才的不是他,憐惜的吻上綱吉臉上的淚痕「原諒我……」緊捉白皙的腳裸,一下一下的抽插,滿足綱吉的需求。



  我對你的愛忽冷忽熱,前一秒是地獄,下一刻是天堂。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