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2 (土) | Edit |

※雲綱有,雖然綱吉是被逼迫的。(欸)

後記:

抱歉隔了很多天沒更新(跪)
我的腦子已經衰弱了(欸你還很年輕呀##)
而且一世英名(?)已經被阿K和阿璐敗壞了(掩面哭)
最近也沒什麼靈感(掩面)
都快開學了呀(遠目)
作業一個字都沒動耶哈哈哈哈(被巴出去)

骸綱論壇萬歲=///=(欸)
對骸綱的愛直線上升呀ˇˇˇ
6927週邊超想要的(掩面)
L夾呀L夾!!!(激動)
6927所有的周邊都超想要的呀!(噴淚)
可惡為什麼我不在台灣!(再哭)

這篇把雲雀寫的有點壞(是很壞##)
不過他也是為情所困(?)、情非得以(欸)
請大家不要怪罪他了ˊˇˋ(被巴飛)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炎熱的烈日下,建築物內更是格外的悶熱,綱吉難受的趴在窗口,享受陣陣熱風的吹拂──但還是好熱!

  「首領,為什麼不進來呢?」睜著不解的紫眸,庫洛姆無法理解綱吉為何不進冷氣房裡吹冷氣,反倒要待在外頭任自然熱風徐徐的吹。
  「庫洛姆……我已經好久沒出來透氣了。」無奈的轉頭回了一句,綱吉再次趴到窗口上。
  自從那次「意外」後,骸更是盯他盯的死緊,外出一定要有他陪同,尤其要到並盛町的話,更是一定要加上庫洛姆、犬或千種其中一個人同行。但現在骸因為工作不在,綱吉已經悶在室內悶兩、三個禮拜了,他現在想做的只有一個──出去透個氣。
  「這……因為不安全呀……」庫洛姆為難的別開紫眸,她也不希望首領被黑曜綁住,但情勢比人強,彭哥列那群守護者什麼時候會出現沒人會知道,讓首領出門走走實在不是個好決定。
  「所以啦,我才離開冷氣房,順便吹吹風……」話才剛講完,綱吉就瞄到下頭走過的路人甲乙,兩人有說有笑的談天,手裡各握著一支令人垂涎三尺的冰棒……「冰棒……」
  「欸?」錯愕的眼眸一睜,庫洛姆對綱吉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感到手足無措:「什麼?」
  「好想吃冰棒……」瞪著路人甲乙手上的冰棒吞口水,直到他兩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呃……基地裡的冰棒昨天就被分光了……」在這種熱死人不償命的天氣裡,大家當然是看到冰棒就搶,晚到的只有乾瞪眼的份。
  「什麼?為什麼沒人跟我說有冰棒!」詫異的轉過來,綱吉不敢相信的瞅著庫洛姆,神情更顯哀怨。有這麼好康的東西他怎麼完全不知道?
  「呃……因為……」沒人敢靠近首領,而千種和犬又陪骸大人出去辦事了,剩下來的自己也是今天才知道有分冰棒這回事,反正她也沒有說很想吃。「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簡潔一點,把主要的原因說出來。
  「可惡!愈來愈想吃了!」瞳眸一轉,綱吉若有所思的望向庫洛姆……而後者接收到綱吉那不同以往的目光,心頭更是顫了一下。
  「首、首領……?」小心翼翼的回問,庫洛姆揪住忐忑不安的心。
  「庫洛姆,如果不是並盛町,在這附近逛逛的話應該可以外出吧?」倏忽笑了,這才讓庫洛姆鬆了一口氣,不過──
  「呃,骸大人的確沒說不行……」但也沒說可以。
  「所以啦!妳陪我去買好不好?」興奮的抓住庫洛姆的雙手,綱吉的眼底寫滿了懇求。既可以出門透氣解悶,還可以買冰吃,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可是骸大人──」沒說可以。
  「沒關係、沒關係啦!又不是去並盛町!」這種時候就要給他鑽一下漏洞,否則他豈不是要悶死在家裡了?
  「但萬一骸大人知道──」怎麼辦?
  興奮的紅潮稍稍一淡,綱吉有些不確定的回應:「那……就……看他要怎麼……怎麼處置……」吞了口口水,小臉在轉淡後又迅速竄紅,想必是回憶起過去都是如何「懲罰」的。
  「還是我去買吧,首領就在家裡──」慢慢等。
  「不!」可以出門透氣的好機會他怎能放過?「不、不會被發現啦!妳不提、我不說,沒人會知道的!」
  「……好、好吧……」敵不過首領那可憐兮兮的目光,庫洛姆只得嘆了口氣表示同意。



  早知道聽庫洛姆的話,不出來就沒事了!
  大概是最近實在是太熱了,附近的便利商店都缺貨,庫洛姆又不敢讓綱吉走太遠,因此請綱吉待在距基地不遠的公園裡消遣時間,等她將冰買回來,反正這樣也達到了他「出門透氣」的目的。
  所以綱吉就在公園裡玩玩沙坑、盪盪鞦韆……沒想到屁股一下鞦韆,就聽見一道熟悉又令他心驚的男人嗓音──
  「綱吉?等等!你是綱吉對吧!」
  綱吉不得不停下腳步,因為叫住他的男人──雲雀恭彌──不僅動口,還動手抓住自己的手臂。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這裡明明不是並盛町呀!
  「一年前的那一天,你穿著黑曜中學的女生制服……」緩緩道出和冰冷的面容恰好相反的溫柔嗓音,令綱吉重重震了一下……一年前,被骸拖到雲雀恭彌面前強暴的畫面又再度從綱吉心底被挖了出來。
  不能回話、不能回答!綱吉努力將頭別過去,不願和他充滿澎湃感情的雙眼對視,但事與願違,雲雀恭彌強勁的力道根本不是他能應付的,大手輕輕一抓,綱吉的臉就被迫轉向他冷若冰霜的臉龐。
  「嗚!」難受的悶哼一聲,下巴被抓的有點痛,而雲雀的雙眸則緊緊的鎖在綱吉臉上。
  「……美、真的很美……這些都是被那個男人調教出來的嗎?」思及此,強烈的憤怒和妒意頓時從雲雀身上散發出來,令綱吉嚇的更想逃離他的身邊。
  「請、請放開我!」忍不住大吼一聲,並使出他最大的力量抵抗著,但雲雀畢竟是並盛中學的老大,那股力量對他而言不具任何意義。
  對於綱吉的哀求聽若未聞,自顧自的審視綱吉水嫩紅潤的雙頰……「待在六道骸身邊真有這麼好嗎?他去年是怎麼羞辱、強暴你的……應該忘不了吧?」一想到眼前這美人兒是屬於六道骸的,雲雀就一肚子火,說話的語氣也愈來愈低沉。
  「嗚……這、這跟你沒有關係!」不管如何掙扎,被抓住的手臂就是動也不動,而雲雀恭彌的動作也逼的他不得不整個人貼在他身上……不、不行!這樣會沾上其他人的味道!骸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惱火的望著綱吉一臉恨不得立刻逃離自己的模樣,雲雀氣的咬牙切齒,箝制綱吉下巴的大手移到他的後腦杓,用力往自己一壓──四片唇瓣交合的密不通風,綱吉的褐眸因驚愕而睜大,乾澀的口中被雲雀濕軟溫熱的舌強行入侵,奮力揮舞的雙手也被雲雀用一隻手就輕鬆擺平。
  陌生的觸感、陌生的吻……骸以外的味道、骸以外的唇舌──使勁一咬,雲雀便咒罵一聲退離綱吉被吻到發腫的唇。他被咬的不是唇,而是探進綱吉櫻口內侵略的舌……雖然沒有咬出血,但這可是比被咬破唇還要痛上十幾倍。
  抬眸,綱吉正拚命用手臂擦拭著自己的唇,讓被吻腫的唇更加嫣紅,水汪汪的眼眸看似快要滴出水來,眼底滿滿的都是恐慌。

  怎麼辦?怎麼辦!他被吻了!被別的男人吻了!被雲雀恭彌吻了!
  他的嘴裡都是別人的味道、別人侵略過後的痕跡!連唇上都有短期內消不去的紅痕!
  而且,他討厭!討厭、討厭、好討厭!討厭別人的味道、別人的觸摸!

  「怎麼?怕六道骸知道?」冷冷的扔出這一句,令綱吉停下擦拭的動作,盈滿淚水的靈眸不甘心的望向雲雀冷酷無情的黑眸。
  咬住下唇,綱吉沒有回話。緩緩將腳步往後挪移,企圖逃回離公園不遠的基地──啊,不行!這樣雲雀恭彌就會知道基地的位置了!猛然定住,綱吉的腳步僵在原地,沒有繼續動作。
  「六道骸知道了會怎麼樣?」滿意的看著眼底閃過一絲恐懼的綱吉,一個箭步便又上前將他圈在懷裡……「既然這麼怕他,為什麼還要回去?」眷戀的聞著綱吉的髮香,並在白皙的後頸落下一吻。
  「不、不要!」驚恐的大叫一聲,綱吉用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量將抱住自己的雲雀用力推個老遠,並用顫抖不已的右手輕撫方才被印上一吻的後頸。「我、我是骸的人!我的世界不需要其他人!只要骸一個人!」

  他不需要記憶、不需要其他人,只需要骸!

  聽罷,雲雀低著頭不語,但渾身卻散發初懾人的殺氣……六道骸到底做了什麼?一向以大家為中心、處處為別人著想的綱吉竟然被洗腦的如此徹底!
  綱吉依然是綱吉,依然很溫柔、很善良、很為別人著想……但說到底,六道骸卻已經成為他世界的中心,彷彿少了六道骸就等於少了澤田綱吉。
  一想到綱吉的世界只容的下六道骸,他就氣的無法克制自己!

  「綱吉──」
  「不要動!」
  停下想走向綱吉的腳步,冰冷的鳳眼緩緩瞟向聲音的來源處……庫洛姆˙髑髏提著一整袋的冰棒,並用具現化出來的三叉戟瞄準自己的頭顱。
  嘖了一聲,再次移動腳步──「不要動!不要再靠近首領!否則……否則就讓你看見最痛苦的回憶!」對綱吉拋了個道歉的目光,庫洛姆大聲的對雲雀吼著。

  最痛苦的回憶──親眼目睹綱吉被六道骸強暴凌辱的畫面。

  向來不曾猶豫的鳳眼微微一撐,面無表情的轉頭瞪向庫洛姆……「妳──」
  但同樣的,話還來不及說完,庫洛姆一見他將視現從首領身上移開,便迅速移動到綱吉身邊,拉著綱吉的手迅速衝回基地,並刻意繞了複雜的遠路,讓雲雀無法追查。
  錯愕的看著逃跑的兩人,雲雀惱怒的又嘖了一聲,迅速追了出去,但已經來不及了,人來人往的擁擠街上根本看不見方才的兩個人影,更別提要找到他們的基地。
  冷冽的撇嘴,但雲雀並沒有為此灰心太久──至少知道,他們的活動範圍在這附近了。
  以小嬰兒的推測,六道骸應該不會讓綱吉離開基地太遠。
  冷哼一生便離開繁雜的街道,往並盛町的方向走去。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