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7 (日) | Edit |

※親愛的團長請收下ˇˇˇ祝阿璐生日快樂ˇˇˇ
※微綱京,不喜者請慎入。(絕對是純愛(欸
※H有慎入。

後記:

大家好我回來了!(揮手(被亂棍
最近寫的東西都爆字數(掩面)
啊,除了連載以外XDDDDDDD
這個月真的很懶吶……(掩面)
竟然六天沒有發文Q3Q|||
我對不起大家Orz
感謝還有繼續留言、繼續支持的各位Q口Q!
我愛大家ˇˇˇ(被趕走)

祝阿璐生日快樂ˇˇˇ
可惡的團長快交論壇版面圖呀XDDDDDD(敲碗(慢著你反差太大##
大家快和我一起催他ˇˇˇ(你快滾##)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你願意永遠愛她、呵護她,並接受她為你的妻子嗎?」牧師和藹的嗓音在禮堂中迴盪著。
  「……」意料之外地,身為新郎官的青年並沒有立即回答,甚至微偏過側臉,餘光掃過坐在會場的某一名人士。
  牧師面帶焦慮的瞥著青年那稍帶感傷的臉龐,正猶豫著該不該開口再詢問一次,青年率先開口了。

  「我願意。」
  平板的、制式化的柔聲讓牧師鬆了口氣,並轉向新娘繼續婚禮儀式。

  這樣,就完全結束了。
  無論是對你的奢望、或是對你的情意……都將石沉大海、付諸東流。
  反正你不在乎對吧?不管我和誰結為連理,對你而言一點影響都沒有吧?
  骸……



  「蠢綱,不要分心。」
  冷酷的低音警告著,里包恩不悅的瞪著又在簽公文時發呆的綱吉。光是這個上午就神遊了十幾次,甚至有幾次差點將重要文件弄髒,讓他真想上前朝綱吉的腦門開一槍。
  「……欸?呃!對、對不起……」在墨水滴落前回過神,趕緊移開沾太多墨水的鋼筆,以免它糟蹋了眼前這一份文件。
  「怎麼回事?才結婚沒多久就在想老婆?」喫著笑意調侃著,里包恩不留情的扔出一顆炸彈,將綱吉的腦袋轟的七葷八素。
  沉著臉,綱吉沒有回話。或者該說,現在的綱吉一點都不像新婚的男人,反倒像是「心上人結婚了,但新郎不是我」的失戀者。
  結婚的人可是他耶!
  里包恩不是笨蛋,他早就察覺綱吉對這段婚姻似乎有一些意見……撇開前些日子的推延不說,婚禮當天也沒表現出新郎官該有的幸福及興奮。但結婚對象是他從國中就喜歡的京子,為什麼還會這樣?
  「阿綱,下禮拜就要啟程的蜜月你準備好了嗎?」眼尖的瞟見綱吉又開始恍神,里包恩不耐的彈了彈舌根,用力推出一記轟天雷。
  剛才就說過了,他不是笨蛋,他看的出來……阿綱現在喜歡的人已經不是京子了,只是對外還裝作喜歡的樣子,並實現從前的夢想,和京子結婚。
  為什麼呢?因為晴之守護者在好幾年前就已經將自己的妹妹托付給阿綱了,而京子也是阿綱接觸過最頻繁的女性,就算結婚也不會傳出什麼匪夷所思的疑點,因此,讓她作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妻子是再適合不過了。

  但前提是,阿綱還是愛著她。

  「我……還沒想過……」別開眼,綱吉掩不住愧疚的神色。他娶了京子,但心思卻一點都沒放在她身上,如果是放在工作上,那還說的過去,但他卻是因為差勁到了極點的原因……他的思緒全放在其他人身上。不是工作,也不是剛娶進門的老婆,而是老婆以外的另一個人。
  「不管你愛誰,阿綱,娶了京子是你現在做的決定,再說……」殘忍的話語雖然不動聽,但往往都是最確切的事實,里包恩嘆了口氣,帽簷擋住銳利的黑眸。

  「會願意和京子結婚,不就代表那段戀情沒有希望了嗎?」
  他的黑臉當夠久了,不差這一刻。

  無精打采的瞳眸登時撐大,裡頭的無神被悲哀取代,綱吉頹然垂下腦袋,纖細的身軀微微顫抖。和京子結婚,是為了家族,也是為了斷了愛他的念頭……但他卻該死的沒用!就算和別人結婚了,心思卻依然停留在他身上!
  「……是呀,謝謝你,里包恩。」謝謝你點醒仍舊執迷不悟的笨蛋。綱吉拍了拍雙頰、甩了甩頭……正視未來吧,既然已經和京子結婚了,就好好對待她、保護她。
  「哼,終於清醒了嗎?那蜜月延後一點,先把這幾天閒置的工作弄完。」真是個麻煩的首領!不過看阿綱稍稍恢復精神的雙眸,里包恩倒是暗自鬆了口氣。真糟糕,他什麼時候變成這種會寵學生的家庭教師了?
  「知、知道了啦……」不好意思的搔搔頭,綱吉趕緊埋首於公文中繼續奮鬥。

  殊不知,門外有一道身影一直從沒關好的辦公室門縫隙窺探,並靜靜聆聽著辦公室內的對話。



  「骸大人……」臉上帶著複雜的情緒,庫洛姆小心翼翼的喚著坐在辦公椅上的男人。
  「什麼事?可愛的庫洛姆。」沒有抬頭,平靜的坐在辦公椅上翻閱著珍藏的相簿,淡淡的應了一聲。
  庫洛姆謹慎的覷著骸……方才才經過首領辦公室,骸大人的神情卻和往常不同,平時骸大人總會露出淺淺的微笑,但這次卻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一點波濤都沒有,看起來……格外的恐怖。
  「首領他……」咬住下唇,庫洛姆難過的望著骸。
  骸大人只是擔心自己會毀了首領,才會拚命壓抑對首領的強烈慾望……心酸的抽著鼻子,庫洛姆替現在的骸大人感到難過。
  「不要想太多,庫洛姆。」盯著相簿中的綱吉,那燦爛的笑容令他著迷不已……但婚禮以後,這美麗的笑容就要成為其他人的了。「聽說綱吉的夢想,就是要和笹川京子結婚。」
  「但是骸大人您──」無法壓抑激動的情緒,庫洛姆大聲喊了出來,但見到骸平靜依舊的模樣,隨即又將音量縮到最小最小……「您明明這麼愛、愛首領……」有些哽咽的,庫洛姆擦了擦眼角的淚珠,並抽了抽鼻子。
  依然沒有動作,骸只是靜靜的望著相簿中的綱吉……有過幾次,自己在夢中盡情的侵犯著綱吉?在夢中盡情的蹂躪著綱吉,讓他全身上下都充滿自己的味道、自己的愛意……總有一天,他會壓抑不住心中飢渴的野獸,對綱吉實行在夢中的一切所作所為──他不能,這樣會毀了綱吉!
  再者,倘若綱吉再被侵犯時,腦中充滿了其他人的身影、口中喚著其他人的名──他一定會做出無法挽回的行為!

  他六道骸原本就不是好人,能維持這種好人的想法多久呢?
  露出苦澀的淺笑,骸繼續翻閱著眼前的相簿,腦中滿是綱吉冬陽般的溫暖笑容。

  「骸大人……」縱使不忍心看骸大人這樣下去,但庫洛姆也只能默不作聲……她也喜歡首領,就像喜歡骸大人一樣,而且首領的心地非常善良,要是她擅自向首領說骸大人的情況,一定會給他們兩人帶來困擾。「那麼,我先去執勤了……再見,骸大人。」
  「再見,庫洛姆。」
  待庫洛姆關上門後,骸的眼角瞄向剛被關上的大門,淡然勾起嘴角的苦笑。

  「還能撐多久呢?」



  這天,是風雨交加的暴風天。
  「真是的……前幾天明明都是好天氣呀……」所以人家才說夏天的天空最多變嗎?嘆了口氣,爾後瞥見坐在沙發上落寞的京子,便帶著笑容坐到她身邊:「放心,下禮拜一定會放晴的。」
  「小綱……你是真的想娶我嗎?」苦笑著,京子緩緩道出心中的疑惑。她也有感覺到,無論是婚禮還是婚後的一個禮拜,綱吉一點都沒有新婚開有的歡喜和快樂,甚至在新婚之夜,他也以過於疲累為由直接入睡,並向自己道歉。

  『對不起……』
  她聽的出來,這個對不起不只是對他的遲來感到抱歉,還包含著其他複雜的元素。

  聞言,綱吉沉默了一晌……他真是個笨蛋!因為自己的放不開,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身邊的人,竟然渾然不自知!片刻後,綱吉露出了恰到好處的淺笑,並溫柔的牽起京子的柔荑:「當然,怎麼會這麼問呢?」
  凝視著綱吉溫和的笑臉,過了好一會兒,京子才又開口說話:「你一直都這麼溫柔呢,小綱……你愛的人並不是我,對不對?」
  愣了一下,沒料到京子會如此直接的將問題點出來:「……」沉默,綱吉正思索著要如何回答……京子是個好女孩,他不能因為自己的私慾辜負了她,既然都已經把人家娶進門了,就應該要負起應負的責任。

  「沒那回事,我真的很喜歡妳,京子……」
  曾經,是比喜歡還要更上一層的愛戀……微笑著,努力表現出心中的真摯。

  見狀,京子沒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笑著搖頭,並在綱吉開口前起身:「那我先在總部晃晃囉,小綱。」
  「我陪你一起去──」
  「不,你還有工作要忙吧?我一個人可以的。」輕聲娩拒,但綱吉聽的出她話中的苦味……再次愧疚的低頭,緩緩走到京子的身邊。
  「……請妳等我。」輕輕摟住京子,感謝她的善解人意。
  再次微微一笑,京子便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去。



  對六道骸而言,綱吉那幾句平淡的話語都深深的刺進他的耳膜,打碎他的理智。

  『沒那回事,我真的很喜歡妳,京子……』

  被壓在心底的痛苦瞬間爆發,隨著血液在體內衝刺奔騰,推翻那假好人的可笑做法。

  『……請妳等我。』

  在看見綱吉摟住對方後,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他不要、不要綱吉碰其他人、抱其他人!
  我這麼愛你、這麼愛你……這種結果,我果然還是無法接受!

  站在門口的男人痛苦的掩住面龐,指縫間露出的血色眸畔散發出瘋狂的渴望與潰堤。



  將處理完的文件疊好,綱吉疲憊的呼了一聲,並走出辦公室將門鎖上。接下來只要等待蜜月就好了,蜜月要去哪呢?依照京子的個性,不管是哪裡她都會很開心。露出欣慰的微笑,綱吉很慶幸京子是如此溫柔賢淑的女孩。
  走進總部內的首領休息室,綱吉卸下在身上綁了一天的黑色西裝,走進浴室將一身的煩悶和疲淚洗掉……比起自己,庫洛姆更適合骸吧?雖然庫洛姆已經鄭重的向自己表示過,自己和骸的關係就像兄妹一樣,不可能有其他進展……對了,庫洛姆說骸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溫度適中的熱水打在綱吉微紅的頰上……骸喜歡的人,會是什麼樣的人呢?應該是個溫柔、包容力十足的美麗女性吧?以骸的條件和眼光,對方的格調想必也很高。
  啊,不是說要放手嗎?滿腦子都還是骸的事情,這樣可不行吶……將水龍頭關上,並用乾淨的毛巾將身體擦乾,最後將毛巾繫在腰上,拿另一條較短的毛巾擦拭濕淋淋的褐髮,有意無意地,褐眸瞥見鏡中自己的影像……頭髮好長了呢,看起來好柔弱,一點威嚴都沒有。
  既然要放手,就完全放掉吧……為了骸而留的長髮,找個時間將它剪斷吧……也一同剪斷這段不被世人接受的單戀。
  視線猛然模糊,綱吉錯愕的抬頭,凝視著鏡中的自己……佈滿霧水的鏡子清楚的映照出自己臉上的兩條淚河,紅腫的眸子源源不絕的流出晶瑩的淚珠……不行吶,澤田綱吉,你要懂得放手……這樣一來,對大家而言都是最好的。

  用毛巾將淚水拭乾,緩緩步出佈滿霧氣的浴室……下一秒,擦拭的動作停了。原因無他,正是因為自己的床上坐了一名不應該出現在此的男人。
  「骸、骸……你、你不該進來……」這間是首領的專用休息室,就算是守護者也禁止隨便進出……唯一得以進出這裡的,除了首領以外就是首領最愛的夫人了。
  呵呵笑著,骸發出一種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冷笑,令綱吉全身一凜:「只有你最愛的夫人可以進來是嗎?」起身,大步走向呆愣的綱吉,而後者嚇的連連後退,最後被骸壓在冰冷的牆上。
  「……本、本來就是!你快點出去!」咬牙,綱吉別過頭去,不願對上骸那異常灼熱的視線……骸是怎麼了?綱吉對骸此刻的行為感到不解。
  「真的……這麼愛她?」溫熱的氣息湊進綱吉的嫩頸,對於這種陌生的舉動和觸感,綱吉反射性的縮了下身子。
  「霧之守護者!出去!」努力忍住眼眶中打轉的淚水,綱吉使勁大吼著──並奮力將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開。

  這句話彷彿一道利刃,毫不留情的將六道骸心中那條幾近崩潰的理智線徹底斬斷。

  一股惡寒竄上綱吉的腦門,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點都沒有要退開的意思,甚至用力抓住自己的手腕,過大的手勁讓綱吉不禁痛哀一聲:「痛!快、快點出去!霧之守護者!」
  「吶,你做過愛嗎?綱吉……」彷彿衝擊波一般擊中綱吉的小腦袋,後者驚恐的抬頭仰望正散發出冰冷寒氣的男人……此時此刻,那雙異瞳不存一絲平時的無所謂和自信,反而充斥著濃烈的妒意和瘋狂的佔有。
  「胡、胡說什麼!快、快出──嗚!」封住綱吉不斷吶喊的小嘴,並捏住胸前漂亮的粉紅。「嗚……嗚嗯!」無法開口說話的綱吉將拳頭握緊,用力擊向男人的肩膀──但卻像被看透似的,骸迅速抓住他即將攻擊的左手,並繼續攻陷可口的嫩唇。
  突如其來的激吻和過多費力的掙扎,綱吉很快的就癱在牆上輕喘,腰上的毛巾也因鬆開而滑到地上。
  不給綱吉喘息的時間,抱起癱軟的身軀,迫不及待的將他壓在超大尺寸的床上,飢渴的眼神在綱吉一絲不掛的軀體上不停地游移……「好美、真的好美……你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並握住綱吉逐漸甦醒的慾望,前後抽動。
  「啊……啊啊……住、住手……」大口喘息著,綱吉還是不放棄的揮舞著手腳,用盡全力抗拒著渾身散發出瘋狂氣息的骸。

  到底是怎麼了?骸到底在做什麼?
  別讓他先前的努力都功虧一簣!

  「安分點,綱吉……否則會很辛苦的……」床頭忽地竄出了好幾條蓮藤,將綱吉胡亂揮舞的雙手牢牢固定在床頭,接著便慢慢轉變成因掙扎而鏗鏘作響的金屬鎖鏈。
  「嗚……快、快放開我……我……我已經和京子……啊啊!」冰冷的手指擠入初經人事的花蕾,瞬間打斷綱吉即將說出口的話語。
  「婚禮是多餘的儀式,那根本不重要……你真的愛她嗎?真的愛那個女人嗎?」啃咬著綱吉胸前的粉嫩,在逐漸轉紅的胴體上留下一條條水亮分明的銀絲。
  「哈啊……放、放過我……啊啊……」初次受到刺激的玉莖很快的到達了頂點,在骸的愛撫下將溫熱的白液噴灑在他身上,舉起沾滿稠液的大手放入口中,細細品嘗綱吉的味道……「這就是綱吉的味道呀……真棒……」說著,擠進花穴的手指又加了一根。
  「啊嗯……不、不要……不要這樣對我……」咬住紅潤的下唇,綱吉痛苦的擠出更多淚水……為了大家、為了家族、為了京子……他決定捨棄自己的單戀,讓它散佈在稀薄的空氣中,緩緩消逝……庫洛姆說骸已經有了喜歡的人,讓他的決心更加堅定。

  只要犧牲掉自己那不可能的戀慕,大家都可以得到幸福。
  不管是京子,還是骸……

  將埋在綱吉體內的手指抽出,軟燙的舌尖輕觸緩慢開合的嫩穴,漸漸融化它頑抗的姿態……「哈啊啊!不、不要!」身體……好奇怪……好熱、好空虛……被強制撐開的大腿失去了靠攏的力量,無力的跨在骸的雙肩上。
  「接受我,綱吉……我愛你、真的好愛你……」早已滾燙不已的慾望輕輕探入濕軟的入口,大手輕柔的定住綱吉佈滿汗珠的纖腰。

  我果然無法乖乖當好人呢,綱吉……
  想愛你、想佔有你……就算會讓你和我一起留在地獄的深淵,我也不想放開你……

  「骸、骸……」睜開朦朧的美麗眸畔,意識模糊的望著骸……他聽錯了嗎?骸說……說愛他──「啊嗯!好、好痛!哈啊啊!」巨大的火熱挺進狹窄的甬道,令綱吉痛的放聲大叫,纖瘦的身軀不停地顫抖。
  「放鬆點,綱吉……感受到了嗎?我壓抑了好幾年的慾望……」硬挺的巨碩完全被粉穴吞沒,緊緻的洞口讓骸享受似的喘了口氣,爾後便毫無預警的將巨物從綱吉體內抽出。
  「啊啊!還、還不夠……骸、骸……啊嗯!」被冷落的部位燙的令綱吉感到難受不已,放棄無謂的掙扎和抵抗,綱吉輕輕扭動雪白的雙臀,骸輕笑了聲,沒有辜負綱吉的期望,再次衝了進去。
  「啊嗯!骸、骸!哈啊!」發出舒服愉悅的媚叫,綱吉的腦袋此刻已是幾乎要毀滅的虛無。
  「你是……真的愛她嗎?綱吉……」不死心地,骸在最後一次的撞擊後停留在綱吉體內,定住他的下巴,直勾勾的望著他迷濛渙散的靈眸……
  「哈啊……我、我愛你……我愛你……啊……」眼角再度流出淚水,綱吉的臉紅的彷彿快要爆炸。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在綱吉體內解放,淫縻的濁白液體混雜著腐水從肉體交合處流了出來,情色的水滋聲在房中逗留、瀰漫。

  烏雲密佈的暴風天正緩緩退去,露出清澈的天空和耀眼的陽光。



  「真的……很對不起……」滿是歉意的在京子面前低頭,綱吉羞愧的連和京子對望的勇氣都沒有。
  他不僅推翻了自己幾個小時前才做的「承諾」,還在總部的首領辦公室和「其他人」做了那檔事……說真的,他還有什麼臉面對京子?
  但京子只是微微一笑,看起來反而有些欣慰:「沒什麼,小綱……現在你和真正喜歡的人能夠在一起了,不是很好嗎?」
  「京子……」面對京子如此善解人意的表現,綱吉的頭更低了。「可是婚禮……」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好女孩,連蜜月都還沒過就離婚,對她而言可說是不名譽至極的醜聞吶!
  「反正只有家族內部的人知道呀!他們一定會諒解你的,小綱。」意思是,只要在被其他家族發現前,一切都好說。
  「可是……」
  「因為最近比較繁忙的關係,正式的手續也還沒辦理,這不是剛好嗎?」溫柔的牽起綱吉置於兩旁的手,輕聲開口表示:「我很喜歡小綱,但如果小綱勉強自己來喜歡我,我也會很難過的。」

  太神聖了。
  綱吉的心底瞬間跑過這四個字。

  「謝謝你,京子……」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綱吉只能一個勁的向她道謝。
  「祝你幸福,小綱。」漾起一抹佛祖似的溫和笑花,京子給綱吉一個朋友的擁抱,便緩緩離去……難過,她當然會,但她相信,自己一定會比較喜歡真心大笑的小綱。

  綱吉默默的站在原地,注視著她漸行漸遠的身影。
  「她是個好女孩。」冷不妨地,骸從綱吉身後擁住他,陶醉的嗅著髮間的清香。
  「嚇!是、是呀……不、不要無聲無息的抱住我!」輕撫胸口,綱吉心有餘悸的抗議著,深色的紅暈不爭氣的爬上白皙的面頰。
  「……果然還是綱吉最可愛了。」不管是怎樣的美女,都比不上綱吉的一根小指──至少,在六道骸的世界裡是這樣設定的。
  「不、不要說一個大男人可愛!」礙於現在還是上班時間,綱吉只能羞紅著臉低吼,要身後的男人自重點。接收到路人傳來的奇怪視線,綱吉真希望這裡有個洞能讓自己跳進去。
  「害羞的綱吉也好可愛唷!會讓我想起在床上扭腰呻吟的誘人綱吉──」
  「不要再說了!」要不是將六道骸摔出去會引來更多注意,綱吉早就將他摔到一旁的牆壁上貼著,讓他沒辦法繼續用下流的話語挑逗自己。
  「在這裡會害羞嗎?那我們進去慢慢談吧……」不懷好意的一笑,骸將綱吉一把抱了起來,愉快的哼著歌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正要開口之際,小嘴就被大手牢牢捂住,只能發出嗚嗚嗯嗯的悶聲。無奈之餘,綱吉愕然瞅見骸的眼中又注入了抹滅不了的強烈慾望。

  ……他一定是瘋了,才會捨下溫柔善良的京子,愛上這個慾望好似無底洞的變態男人!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