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2 (月) | Edit |

※H有慎入

後記:

對不起又懶散了OTZZZZZ(被踢出去)
大家我回來了QuQ///(被揍)

H好難寫噢XDDDDDD(亂該)
我的清純腦不適合啦!!!!!(馬上被所有人鄙視)

差不多該開始準備報告了ˊ_ˋ
好麻煩噢……OTZ(亂滾(被圍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早,綱吉疲憊的睜開雙眸,但沒過幾秒又闔上,昨晚激烈運動讓他現在就連動個一厘米也會痛的要命,畢竟昨晚他做了原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接觸的行為。



  在漫長的深吻結束之後,綱吉搖了搖被吻的七葷八素的小腦袋,硬是拉著骸先到浴室裡淨身,首次作出這麼大膽行為的他小臉紅到彷彿快要滴血,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骸難掩開心的露出淺笑,然後任由綱吉拉著他到已放滿熱水的浴室裡。
  在綱吉的堅持下,骸在浴室裡難得表現的非常安分,閃閃發亮的雙眸閃爍著情慾的光芒,但為了不違背綱吉難得的要求,他只好把內心的騷動強忍下來,嘴角勾著有趣的笑弧,準備看看綱吉打算做什麼。
  離開浴室之後,綱吉讓身上的純白浴衣滑至手臂,笨拙的壓到骸身上繼續動作,其實綱吉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人家都說男人天生都有本能,為什麼他一點本能都沒有呢?
  但話都說出口了,第一步也已經做下去了,綱吉沒有理由、也不想在這種時候打退堂鼓,只好請骸勉為其難的忍受一下他粗劣的技巧了。

  然而,雖然骸在前置作業時非常有耐心的包容他笨拙的動作,但直到自己開始挑逗他的慾望時,他就有點按耐不住了,僅剩的耐心更是在綱吉伺候到一半時消耗殆盡,擱在一旁的大手突如其來的壓住綱吉的褐色腦袋,讓他把自己的慾望整個含了進去,令綱吉瞬間一陣反胃,淚水泛出眼眶。
  「嗚嗚……嗯……」
  「呵呵呵……抱歉吶,因為綱吉動作太慢了,我只好『幫』一下忙囉。」
  半強制性的壓住綱吉的後腦杓,讓他無法後退,只能認命的繼續取悅他……綱吉有點錯愕的發現,骸的慾望連他的小嘴都快要塞不進去了,待會還要塞進──打了個哆嗦,他不敢回想那個痛楚。
  「吶,綱吉,今天可以任我點餐嗎?」
  明知道綱吉無法回答,卻還是壞心眼的低頭詢問。
  綱吉哀怨的瞅了他一眼,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桎梏小腦袋的大手這才放他一馬,而腫脹的慾望也在此時噴出隱忍許久的熱液,嗆的綱吉連連咳嗽,一部分的液體被咳了出來,但絕大部分都被吞進了他的肚子裡,嗆的他流出更多眼淚。
  「咳咳……咳……骸!你──啊啊!」
  原本想破口大罵,但罵人的話語還沒溜到舌尖就被硬生生吞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感到臉紅心跳的呻吟聲──原因無他,因為骸將一隻腳伸到綱吉的雙腿中心,腳上的大拇趾不偏不倚的按揉著那早已濕潤的私密處,惹的綱吉受不了的輕吟。
  「不、別……哈啊……」
  受不了折磨的揮舞著佈滿香汗的雙手,沒想到骸卻連行動的自由都不打算給他,他準確的抓住綱吉瘦弱的手腕,以最快的速度用床單把它們綁在床頭架上。
  「啊啊……骸……快解開──噫呀……」
  不讓綱吉有抗議的機會,按在洞口的趾頭緩緩鑽進溼透的肉穴,溫暖的內壁緊緊貼著初次造訪的入侵者,柔軟的觸感令骸發出舒服的嘆息。
  「綱吉的體內真是溫暖呢……我是在網路上看見有人這樣玩的,想不到真的很舒服呢。」
  這個變態!
  「哈啊……不、不要繼續……出、出去……」
  「哦呀,綱吉這樣對嗎?不是說今天任我點餐嗎?」
  不理會綱吉的抗議,繼大拇指之後,連第二根和第三根趾頭都一同進入狹窄的密道,令綱吉受不了的合攏雙腿,但卻一點用都沒有,因為被夾在中間的長腿完全不為所動,反而惡意的在綱吉體內勾了勾趾頭,瞬間吸光他反抗的體力。
  「啊……」
  「真可愛,被腳侵犯的綱吉也好可愛唷,來,笑一個吧。」
  話落,綱吉最討厭的快門聲再次響起,但他早已沒有餘力管這麼多了,他只能癱在床上喘息著,現在就算骸把他被束縛的雙手解開,恐怕也沒力氣做多餘的反抗了……嗚嗚,他怎麼會有想要取悅六道骸的想法呢?他是什麼樣的男人,自己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
  他有時候還真懷疑自己是不是受虐狂。
  疲憊的看著骸解開自己雙手上的床單,它們不出所料的垂到了兩旁,動都不動。
  夾緊骸長腿的雙腳也頓時無力,綱吉只得任由它們攤開在兩旁,根本沒力氣管這個動作有多淫蕩、多丟人。
  反正……只有骸一個人看的見,沒關係的。
  雖然才剛有這種想法,綱吉很想揍自己一拳。
  「哦呀哦呀,好可愛、好可愛唷……你是我的綱吉,我永遠的天使……」
  憐愛的在綱吉臉上啵了好幾下,並抽出在綱吉體內停留許久的腳趾,綱吉悶哼了一聲,猛然放空的嫩穴讓他欲求不滿的扭了扭雪臀,腦袋近乎報銷的他更是不知羞恥的向下移動,似乎是在懇求骸趕快用他的凶器貫穿它。
  「嗚嗚……嗚嗯……」
  等了半天,遲遲等不到那滿足的填滿感,綱吉難受的抓緊被單,在聽見快門的卡卡聲之後,就知道骸又在東拍西拍了,把他見不得人的模樣全都拍下來……猛然,一股恐怖的想法籠罩在綱吉頭頂上,其嚴重度甚至澆熄了綱吉的些許慾火。
  萬一有一天──他是說萬一──骸對他真的失去了興趣,他對骸而言就是個可有可無的玩具,而且還是玩膩了、乏味的玩具……這些照片,他會怎麼處置呢?
  一股涼意襲擊了綱吉爛糊糊的腦袋,甚至讓他臉頰上的紅暈褪去了一些。
  如果這些照片公諸於世,對骸是一點影響都不會有,但對自己……他在社會上的地位和人格都會被徹底抹殺掉,搞不好還會因此淪落到骯髒黑暗的世界,成為其他人肆意蹂躪的對象。
  因為那些照片,足以證明自己有多淫亂、多放蕩,到時不管是黑道還是白道,全都會唾棄自己。

  突然間冷卻下來的熱情自然瞞不過骸,後者瞇了瞇雙眼,明白綱吉又開始在胡思亂想,原本他是想等綱吉受不了,哭著向他索求,才會忍著不衝進去,但現在綱吉又在亂想了,他只好……
  「呀啊!」
  腫脹的火熱二話不說的衝進狹窄的甬道內,尚在思考的綱吉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痛的哀鳴連連,但被填滿的酥麻感卻也同時侵襲著他的小腦袋,暫時將那些恐怖的未來丟到腦後,纖細的手臂不自主的環住骸的頸子,在他身下發出陣陣嚶嚀。
  「哈啊!骸……骸──啊啊嗯!」
  昏睡前,綱吉看見了骸同樣滿足的微笑,體力透支的倒在柔軟的枕頭上。



  回想結束,綱吉想起了最恐怖的那一環……當時自己想的太入迷,一定被骸看穿了,他一定以為自己又在胡思亂想了。
  其實這些都不是胡思亂想,是有根據的推測……老實說,就算骸對自己發誓一千次,他都不可能相信骸會永遠都愛著自己,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哪來這麼大的魅力啊?
  他深信,骸不過是還沒遇到真正讓他眼睛一亮的人,自己不過是搭了小時候救過他的順風車罷了,骸才會認為自己是天使,是拯救他性命的天使。
  骸現在是真的愛他,但就像先前想的……不太可能永遠愛著他。
  他不能完全放下心理準備,否則萬一打擊來臨,他有可能一輩子都站不起來。

  啊,怎麼辦……他好喜歡骸啊……
  一想到他將來有可能喜歡上其他人,把自己像玩具一樣棄之不顧,他就覺得心好痛、呼吸好困難。
  但他能怎麼辦呢?
  倘若真的發生了,他要怪骸是負心漢嗎?
  不,骸有喜歡別人的自由,更尤其自己又沒什麼要點能夠吸引他,除了小時候曾經救過他,而後被他當成天使這一點。
  默默祈禱著,希望那個人不要這麼早出現……希望,根本就沒有那個人。
  霎時,綱吉被自己這種自私自利的想法嚇了一大跳,歇斯底里的抱頭亂扭,完全忘了自己的身體還不適宜亂動,這一動就痛的他痛的咬緊牙根,又乖乖的側躺回去,盡量不碰到紅腫的私密處。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相信我呢?」
  一驚,綱吉這才發現骸已經醒了,那雙漂亮的紅藍異瞳正緊緊的盯著自己猛瞧,彷彿將自己全身上下都掃視了一番,無所遁形。
  「呃……相、相信什麼……」
  「相信我不可能拋棄你,相信我的天使只有你一個。」
  靜靜的凝視著骸,他的表情很認真,一點都不像開玩笑,但是……當這件事情難以相信時,就算他的表情再正經、在嚴肅,都非常有可能只是事情發生前的假象罷了。
  「……骸,你到底喜歡我哪裡?」
  這句話大概是很多小女生喜歡問的台詞,但對現在的綱吉而言,這句話再認真也不過了,絕對跟小女生的耍任性完全不同。
  「不要再說我是天使……我根本就不是天使,我沒那麼單純、也沒那麼善良,我也曾經在事業上打擊過其他人,而且我很沒用,誰都保護不了……連我最重要的妹妹,我也無法毫髮無傷的從白蘭手中救走她……」
  「這你真的不懂呢,親愛的綱吉。」溫柔的將綱吉擁入懷裡,刻意不碰到他仍在隱隱作痛的部位。「你從來都沒有真正傷害過其他人,卻還能在這個業界裡存活,實在是非常的了不起唷。再有,那不是你保護不了庫洛姆,錯在庫洛姆自己也中計了唷……看吶,事到如今還是把罪過全都扛到自己肩上,你不是天使又有誰會是呢?」
  沉默了一會兒,綱吉分不出這究竟是甜言蜜語,還是肺腑之言。
  「……那如果有一天,你真正的天使出現了怎麼辦?」
  「那麼,我就殺了他。」
  幾乎是綱吉話落的同時就回答,答案還讓綱吉驚愕的瞪大了雙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可是……如果他是你真正的天使……」
  「我的天使只有綱吉一個,如果出現一個想要偽裝天使來和我在一起的人,我就殺了他。」
  「……」
  綱吉將眼神移開,放棄了想繼續爭辯下去的意圖……骸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是不會聽懂自己所問的問題的。
  因為現在的骸盲目的愛著他,所以忽視了自己所說的「真正的天使」。
  直到那一天到來後,骸的答案就會不同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