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3 (日) | Edit |

※內有微1827,不喜者請慎入。

後記:

雲雀兄請自重呀!(喂##)
這篇可是骸綱呀!(指標題(被拐到牆上貼著

夜店好棒ˇˇˇ(不是##)
被大家搶著要的小綱吉呀=///=

這篇終於更新了XDDDDDDDDD(被圍毆)
對不起拖好久(掩面(被巴出去
希望大家喜歡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一大清早,一輛黑色的高級轎車就停在這間號稱最高檔的夜店門口。車門一開,裡頭的男人飛也似的衝出車外,頭也不回的奔進夜店,也不管他的舉動嚇到了多少人。
  難不成是老公出來找偷吃的老婆?
  尤其是在這個時段,美好的一夜恰好過去,就有個怒氣沖沖的男人衝了進來……肯定是抓偷腥!因此,店裡頭消費的女人們各個都嚇的花容失色,慌的跌到沙發後頭,再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看看是誰的「老公」,一旦確定不是自家的,才又鬆了口氣的從椅背後走出來。
  至少等和牛郎吃完早餐再被抓回去!

  男人顯然不是來消費的,反倒像是來踢館的,因為他直接走向後頭的辦公室,對於店裡的客人他連瞄都沒瞄上一眼。
  「六、六道先生……」一名牛郎見情勢不對,趕緊咬緊牙根、擋在男人面前:「您、您不能進去……」就算是六道先生,他也不能無視雲雀先生的命令讓他闖進辦公室。
  「讓開,我要見綱吉!」聲音冷冽的讓牛郎的小臉刷的一聲慘白,但他也只能哭喪著臉搖頭。
  「不、不行……雲雀先生說澤田綱吉是不能接客的……」儘管雙腳抖個不停,他也不能就這樣放六道先生衝進辦公室……因為他知道,現在雲雀先生正在「享用」早餐,從辦公室裡不停傳出的喧鬧聲就可以得知,澤田綱吉又在做垂死掙扎了。
  所以,如果讓骸先生進去,就會撞見那些場面,雖然他不曉得六道先生會多「幸運」,看到的畫面會多「刺激」,反正絕對不會是他想看到的畫面。屆時,萬一他兩打起來,他們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呀!
  兩位都不能得罪,該怎麼辦?
  「在他接任前,綱吉就是我的人了!」終於耐不住性子,骸冷冷的扔出這一句話,大手一揮,這名可憐的牛郎啊了一聲就被揮到一旁的沙發上掛著。
  這樣,他也可以算是「奮不顧身」了,雲雀先生應該不會追究了吧?可憐兮兮的趴在椅背上,這名牛郎不停地安慰自己,爾後便昏了過去。

  接下來,不管是男女老少都乖乖退到一邊,不敢上前阻擋臉色早就黑一半的六道先生,只能任由他快步走向後台的辦公室……雲雀先生怪罪下來怎麼辦?沒辦法呀!在場的人沒一個擋的住六道先生,就算硬著頭皮上前,下場也只會和那位牛郎一樣。
  六道骸通行無阻的走到了裡頭的辦公室,手才剛伸到門把上,就聽見裡頭傳來一陣陣驚慌失措的求饒叫聲。

  「雲、雲雀先──我我我、我是說,恭彌……拜託您不要這樣……嗚……」
  「囉唆,乖乖聽話。」
  「不、不要!快住手──呀啊!好、好痛!」
  碰了一聲,辦公室的門就碎成好幾塊木片,而被六道骸抓住的可憐門把被捏成了無法恢復的複雜多邊形,冷冰冰的異瞳直勾勾的注視著坐在沙發上的兩人。
  綱吉的上衣被硬扯了下來,露出白皙可人的香肩,漂亮的大眼紅了一圈,通紅的小臉佈滿了委屈的淚痕,心不甘、情不願的跨坐在雲雀身上。而雲雀恭彌,正埋在綱吉的頸間,在上頭咬出自己的記號。
  扔掉手上變形的門把,骸的雙眼彷彿快要噴出熊熊的怒火,將黏在綱吉身上的雲雀恭彌活活燒死。「請問你在做什麼?雲雀恭彌。」大步走向沙發,要不是綱吉還坐在雲雀身上,骸一定一腳將沙發連同雲雀一起踢去貼牆。
  「吃『早餐』,你來幹什麼?這裡外人禁止進入。」回答的理所當然,雲雀也不甘示弱的回瞪。
  「昨天有人來鬧事不是嗎?我來看『我的綱吉』有沒有受傷。」終於受不了綱吉被迫窩在雲雀懷裡的模樣,骸惱怒的抓住綱吉的小手,想一把將他拉出來,但仍然摟住他男人卻打死都不肯放開。
  「賣身契根本不在你那,嚴格說起來你不過是綱吉的『客人』,『我的綱吉』只有我能說。」彷彿北風一般冰冷,雲雀呼出的氣息和他說出的話語一樣,一點溫度都沒有。
  「你晚來了一步,雲雀恭彌,要不是前店長已經將賣身契交給你父親,你一點機會都沒有!」竟然還敢提賣身契?要不是他百般阻撓、有意扣留,他早就將綱吉帶回家了!
  「那你也晚了一步,因為他已經把賣身契交出來了。」語氣依舊如同極地寒風一般冰冷,且摻雜了些許嘲諷和得意。
  兩人死命瞪視著對方,耳邊隱約聽的見批啪作響的雷鳴聲,正籠罩著這間辦公室。

  而被夾在中間的綱吉趁機將衣服穿好,並用力掙脫雲雀的懷抱。
  「骸!」撲進骸的懷裡不斷顫抖,瞬間讓骸的殺氣灰飛湮滅,但坐在沙發上的另一個男人臉色立刻黑成一片。
  「我好想你吶,綱吉……」抱起嬌小的身子,骸舔了舔綱吉哭花的小臉,並溫柔的輕撫方才被雲雀恭彌咬過的傷口。
  但感人的鏡頭沒有持續多久,雲雀頂著一張黑到極限的臭臉架起拐子,冷冷的走到六道骸面前。
  「快放開他,六道骸。」綱吉那微弱到幾乎沒用的抵抗對他而言早就是家常便飯,最令他不爽的是剛才六道骸臉上飛快閃過的一絲勝利光彩,還有綱吉主動撲進他懷裡的景象。
  「綱吉喜歡的人可是我唷,『雲雀恭彌先生』。」一開始的殺氣早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氣的牙癢癢的勝利微笑。
  「……」但不可否認地,綱吉的確很喜歡六道骸……怎麼回事?自己一向都不在乎其他人的感覺、其他人的喜好,唯讀澤田綱吉,自己認識不到一個月的單純少年,竟讓自己的心思全繞著他打轉,甚至產生想得到他卻又不想傷害他的念頭。
  待在骸懷裡的綱吉轉頭凝視雲雀,後者意料之外地沒有做出任何攻擊的架式,只是一個勁的盯著綱吉猛瞧,深邃的黑眸令人看不出他的思緒為何。
  見雲雀似乎沒有攻擊的打算,骸便直接了當的開口:「我要把綱吉接回去。」
  這句話就像一道雷一樣瞬間將雲雀劈醒,雙眸再次染上了黑影,冷冰冰的橫了過來:「想都別想!」
  「呵呵呵……這可是為了綱吉著想,畢竟這次的敵人是白蘭那傢伙,讓綱吉待在你這很危險。」滿意的望著雲雀無法否認的臉盤,骸笑的更加燦爛。「快把賣身契交出來吧。」最重要的是綱吉的安危,其次則是賣身契的所有權。倘若綱吉一天到晚都被這傢伙吃盡豆腐,他可受不了!
  「……」雲雀的回答依然是沉默,但緊握的雙拳看的出他有多不甘心。
  的確,如果白蘭接下了一筆生意,要來奪走綱吉的話,待在這家人來人往的夜店裡的確很危險。但他又不想乖乖將綱吉拱手讓人,畢竟綱吉的身心都已經被六道骸奪走了,自己手上僅剩的籌碼就是綱吉的賣身契,要是連這項優勢都被六道骸搶走的話……他就只能放棄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人兒了。
  這怎麼行!
  「如果要帶綱吉走,我就跟他一起走。」
  此話一出,六道骸臉上的笑容霎時僵掉,隨即擺出一副「你腦子有問題」的輕蔑表情給雲雀看。「你瘋了嗎?你憑什麼跟著綱吉一起來?」而且他也沒好心到會同意情敵跟著綱吉一塊來。
  「這次的對手是白蘭,光你一個人應付的了他嗎?」同樣輕蔑的哼回去,雖然話是對六道骸講的,但雙眼卻緊盯著綱吉不放。
  「不可以!」這聲大吼讓雲雀頓時愣在原地,因為抗議的人不是六道骸,而是方才始終悶不吭聲的綱吉。「您離開的話就沒人管理這家店了!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哎呀……差點忘了,綱吉這輩子最掛心的就是前店長苦心經營起來的這家店了。思及此,六道骸才又將笑容掛回臉上,並搬出綱吉那「冠冕堂皇」的理由輕聲道:「聽見了嗎?連綱吉都說不可以呢!」
  沒想到,雲雀的嘴角反而勾起一抹不在乎的微笑:「這簡單,叫迪諾來管就好了。」說完,就將手伸進西裝內袋,掏出手機按了速撥鍵。「喂,迪諾,你在日本嗎?很好,這家夜店就暫時交給你了。嘖,少訓我,也不要問我原因,突發事件就是了。」簡短的幾句話就將夜店扔給老爸,也不管話筒令一端的迪諾是如何大吼大叫,雲雀喀的一聲就將機殼合上。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綱吉。」露出淺淺的笑容,雲雀的雙眼盯綱吉盯的死緊,而後者則被盯的不知所云。
  問題是……要帶人走的是六道骸,而他卻只詢問綱吉的意見?六道骸的笑容抽搐了下,額際上爆出一枚清晰可見的青筋。
  結論是:怎麼會沒問題?問題可大條了!
  「你休想踏進我家一步!」依舊是笑臉迎人,但這次笑的可不怎麼友善。
  「那你也休想將綱吉帶進去!」這邊這個也不是省油的燈。
  夾在兩人中間的綱吉直冒冷汗,一會兒看骸,一會兒看雲雀,也不知道現在自己是該說話還是不該說話。

  唉……誰來告訴他,原本完全不受青睞的他為什麼會碰上這種事呢?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真的好愛1827 6927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4/07/04(Fri) 14:07 | URL  | 冰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