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9 (土) | Edit |
後記:

大家好(才剛出場就被轟出去)
……說話不算話是我的不對ˊˋ對不起Orz(跪)
這篇七夕賀文真不是普通的淡(汗)
不過我很喜歡Q///Q(被打爆)
希望大家也跟我一樣喜歡ˊ///ˋˇˇ
其實愛不一定是要轟轟烈烈的,也可以平平淡淡的呀!(欸)
雖然黑暗變態扭曲愛確實可以讓我萌到發麻就是了=///=(被趕出去)

雖然已經過了ˊˇˋ
但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XDDDDDDDˇˇˇ
父親節賀文也會補上ˇ敬請期待ˊˇˋˇˇ
如果來不及補上可能會先出連載(小聲(被揍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骸,你知道嗎?』

  記憶中,那張掛著溫和微笑的臉龐永遠都是如此的清晰。

  『只要在七夕當天掛上許願籤,就可以實現寫在籤上的願望唷!』

  燦爛的笑容彷彿泡影一般在腦中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毫無血色的蒼白面孔。
  那一聲槍擊,擊碎了那溫柔可人的耀眼笑靨。

  「今天是七夕呢,綱吉。」
  輕輕執起綱吉冰冷的右手,將它擺在自己唇前親吻……綱吉中槍後的一個月,骸總是不厭其煩的重複著這個動作,彷彿只要持續這個動作,床上的人兒就會給予回應。
  但那美麗的雙眸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呵呵呵……許願籤都已經準備好了,快醒來吧,綱吉。」
  苦澀在空氣中瀰漫,像是在對人兒說,也像是在對自己說。

  如果綱吉明白會離開自己,一定會溫柔的要求自己放手吧?
  他寧願獨自一人承擔痛苦,也不願其他人因他而受罪。
  這就是綱吉,天真善良的澤田綱吉。

  「所以,在你真正離我而去前,我是不會放手的……」
  起身,在白淨的額上落下一吻,並順手拿走放在桌上的許願籤。
  記得去年的七夕,自己的回答既戲謔又不屑。

  『呵呵……那些都不是真的吶,綱吉。』

  是的,他不相信那些日本流傳下來的浪漫傳說,即使是綱吉親口說給他聽的,他依然毫不留情的冷笑了一聲,嗤之以鼻。
  但此時此刻,他卻無法放開手中的許願籤。

  「骸大人,會面時間結束了。」敲了兩聲門,站在外頭的千種輕聲提醒。
  默然,骸將許願籤收進懷裡,並垂首凝視綱吉安祥的睡容片刻。

  快醒來啊,綱吉,許願籤已經為你準備好了……



  清爽帶點水氣的熱風徐徐吹過,置於彭哥列總部後院的巨大許願竹被微風吹的叮噹作響,增添了原本不屬於義大利的七夕節氣。
  因為彭哥列的十代首領是出生於日本的澤田綱吉,因此他們會依照綱吉的要求歡度這一年一度的佳節。然而,今年和去年相比,少了溫暖歡樂的氣氛,因為聚會的主角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長眠。
  思及此,這場失去主角的聚會顯的更加悲傷。

  「里包恩先生……」捏緊手中的許願籤,獄寺帶著沉重的臉孔輕聲低喚,眸中還是有著揮散不去的自責和痛苦。
  「如果阿綱沒事,一定會希望我們照常舉辦聚會。」連頭都沒轉向獄寺,里包恩彷彿早就料到獄寺的心聲一般,淡淡的回答著。
  「……」剛開的嘴隨即合上,欲言又止。
  「寫上你的願望吧,獄寺。」這回,黝黑的眸子才正眼看向獄寺,那雙看透一切的雙眼彷彿正在說著:「如果是阿綱,他一定會希望我們都過的很快樂。」

  即使他無法親自前來和大家一起共度佳節,即使他得獨自一人躺在醫院裡沉睡……
  最重要的是大家,而不是他自己。
  這就是綱吉,他們引以為傲的大空。

  盛宴擺滿了庭院的餐桌,朦朧柔和的燈光隨著夜晚的降臨燃起,閃閃發光的許願竹在風中飄搖,美的令人讚嘆不已、移不開眼。
  「將自己的許願籤掛上來吧。」
  里包恩將自己的籤掛上後,便退到一旁讓守護者們上前。
  守護者們一個接著一個的上前掛上許願籤,但臉上的表情卻有著揮之不去的嚴肅和失落。
  所有人的許願籤上,不外乎都寫著希望首領能康復的祈禱。里包恩抬頭望著掛上許願籤的巨大許願竹,眼底不覺閃過一絲落寞。

  『蠢綱,快醒來啊。』

  不經意的瞥了瞥許願竹上的許願籤,里包恩的黑眸霎時瞪大了些。
  「……誰還沒掛上?」一、二、三、四、五……再加上自己的,現在掛在許願竹上的籤只有六張。
  聞言,眾人我看你、你看我的對望。
  獄寺焦急的環顧四周,想揪出不肯遵從首領願望的混蛋;山本無奈的聳聳肩,示意他也不清楚那個混蛋是誰;了平比獄寺還要熱血,甚至跑到許願竹旁一一確認每位守護者的名字;藍波拚命擺手否認,並指了指自己的許願籤示意他不是那個混蛋;雲雀仍舊擺了張臭臉,並用下巴點了點許願竹表示:我有掛上。
  那到底是缺了誰的?
  將手擺在下巴下面,里包恩蹙眉思考片刻……忽地,眸子瞪大了那麼一瞬──啊,是呀,有個比雲之守護者還要難搞的守護者,因為不相信這種傳說,就連去年綱吉在場的七夕聚會都膽敢拒絕掛上許願籤。

  『呵呵……我是絕對不會掛這種東西的,綱吉。』
  就這樣,去年的六道骸瀟灑的拒絕了綱吉遞給他的許願籤,態度高傲又目中無人,要不是綱吉性情溫和,早就把一旁的香檳潑到他那掛著輕蔑的笑臉上。
  嘆了口氣,既然阿綱在場都不肯乖乖配合了,更何況是阿綱無法出席的今年呢?

  「霧之守護者在哪?」



  輕撫綱吉額前的髮絲,注滿溫柔的異瞳一瞬也不瞬的盯著綱吉,手中握著快被捏皺的許願籤。

  吶,為了你,我會遵循這不切實際的傳說……
  轉身望向身旁的小型許願竹,骸的唇畔漾起苦澀的淺笑,將寫著願望的許願籤綁在許願竹上。這小巧的許願竹是他蹺掉晚上的聚會買來的,記得店員見他一個大男人捧著這顆小女生才會買的迷你許願竹時,還詫異的瞪大了雙眼,但礙於骸那難以親近的氣息,他只得乖乖結帳,不敢多問。
  綁緊後,他緩緩起身,慢條斯理的走到門口關掉電燈開關,掛上小燈泡的許願竹閃閃發光,恍若星空中的美麗星斗。

  「這樣做……真的能實現我的願望嗎?綱吉……」坐回綱吉身邊,修長的指尖滑過白淨如玉的臉蛋,床上的人兒平穩呼吸聲依舊,乍看之下,真的就像是睡著了一般……但身旁的輔助儀器卻不留情的告訴骸──只要他沒醒,沉睡下去的他就跟離開人世沒什麼兩樣。

  失去織女的牛郎,還擁有一個孩子。
  但失去澤田綱吉的六道骸,卻什麼都沒有了。

  「醒來吧,綱吉……」情不自禁的將唇靠在綱吉的,黯淡的燈光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隱約能看見幾顆透明的水珠滴落在綱吉看似毫無生命的臉頰上。

  他愛著綱吉、嚮往著綱吉……他需要綱吉。
  他,六道骸,不相信神,也不會想相信神。
  原本應該是如此。
  但此時此刻,他拋開那些無謂的堅持和原則,打從心底發出虔誠的祈求。

  求求祢,讓我再看一次那灼熱、耀眼的光芒……
  求求祢,別把綱吉帶離我的身邊……

  『骸,你知道嗎?』
  記憶中,那張掛著溫和微笑的臉龐永遠都是如此的清晰。
  『只要在七夕當天掛上許願籤,就可以實現寫在籤上的願望唷!』

  我相信、我全部都相信……但請讓我再見一次你那清澈見底的深褐色眸畔。



  「骸……」
  緩緩的、若有似無的,蚊蚋般的細聲從身下人兒的口中傳出。
  像是回應骸的心願一般,那雙始終緊閉的雙眸緩緩睜開,看似疲憊又無力。

  剎那間,骸的呼吸瞬間凍結。

  「綱吉!」用力擁住人兒瘦小的身軀,像是怕他會突然消失似的緊緊摟住。
  露出虛弱的微笑,綱吉輕眨疲累的瞳眸。「我……睡很久了嗎?」許久未使用的聲音是如此的沙啞無力,但聽在骸的耳內卻比什麼都還要動聽。
  沒有回話,只是依然緊緊的抱住綱吉,身軀不住的顫抖……綱吉睜大些許詫異的眸子,但不過幾秒便恢復原狀,深深的凝視著抱住自己的男人,並抬起無力的手臂回抱。

  身後,迷你許願竹上的許願籤輕輕飄蕩著,上頭的願望被小燈泡清晰的照亮。

  『永遠不要離開我,親愛的綱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