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4 (木) | Edit |

※建議可以先將母親節賀文「請當我的母親」看完再來閱讀此篇^^

後記:

祝大家父親節快樂ˇˇ
很久沒發文了對不起Orz

明天要表演了明天要表演了呀啊啊啊!!!!(被轟出去)
可惡(掩面)
請大家祝福我QDQ|||(連是什麼表演都不知道啊##)
就是……英文課的表演ˊˋ
要我們表演一首詩ˊˋ
原本我是有機會等到下禮拜再表演的
可是很衰的被外國人抽到就得第一天上陣啦啊啊啊(慘叫(欸
第一天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都是自願者啊!!!(噴淚)
我不是自願者啊為什麼也要第一天上陣!!!(痛哭)
算了,反正遲早都要表演Orz

這篇前面一大半骸骸都沒出現(欸)
後半段又小虐了綱吉的心一下(喂##)
希望大家喜歡ˊˇˋ""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破舊的建築物內,犬和千種正盤坐在地板上玩電動──更正,是犬玩電動,千種看他玩電動。
  「好耶!我刷新紀錄了!」嗶嗶嗶的聲音持續了一陣子,直到一回合結束後,犬得意的嘿嘿笑:「怎麼樣啊,千種,要不要玩?」這句話光是這個早上就重複了不下百遍,簡而言之:他玩的有點倦了,想拖千種下來一起玩。
  「不要。」同樣的,冷著一張臉的千種連一點面子都捨不得給,一棒子把回票打回去。
  「呿!不過就打個電動也不要!」老大不爽的將頭扭回去,開始破下一關。
  碰!的一聲,老舊的門板被一腳踢開,門口站著一臉焦急的庫洛姆。
  「犬!千種!你們過來一下!」語畢,不等他兩回答,纖細的手臂就用不知打哪生出來的蠻力將兩個男人拖走,一手一個,犬就這樣被迫放開握了一整個早上的電動遊樂器。
  「嗄啊!幹什麼啦!妳這個臭女人!」他就快要再次刷新紀錄了耶!
  「……」千種沒有說話,雖然對庫洛姆突如其來的行徑雖然感到吃驚,但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拖到大廳後,庫洛姆放手讓他們坐到沙發上,然後一臉歉意的表示:「不好意思,我知道很突然……」
  「有什麼話一定要到大廳來說?剛才就可以說了啊!」失掉刷新機會的犬一臉不爽的瞪視著庫洛姆。
  「骸、骸大人的房間就在裡面……」小心翼翼的覷著門口,似乎正在擔心骸大人會被犬的叫聲引過來。
  「……有什麼事情不能讓骸大人知道?」見狀,千種嘆了口氣,問道。
  「那個……」不安的扭著手指,瞄了瞄千種,再瞄了瞄犬,不停地持續著這個動作,瞄到最後犬的火光又被瞄起來了。
  「幹嘛啦?有話快說啊!女人就是這麼麻煩!」不耐煩的吼著,聲音大的在大廳裡造成了響亮的回音。
  「不、不要這麼大聲……今天……今天是父親節……」著急的擺手希望犬小聲一點。
  一呆,千種和犬對看了一眼。
  父親節又怎樣?他們又沒有所謂的「父親」。
  但眨了幾下眼,千種便明白庫洛姆的意思了……記得幾個月前的母親節,骸大人已經順利的利用詭計──咳,是藉由庫洛姆的「幫助」,成功的和彭哥列十代首領成為「夫妻」。
  「我們……我們幫爸爸『請』媽媽過來好不好?」小臉染上一層紅暈,漂亮的紫眸內有著藏不住的興奮。
  再對看一眼……看來「物以類聚」是真的,庫洛姆愈來愈能了解骸大人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了。
  好吧,這樣也可以算是幫助骸大人,只是……「彭哥列會乖乖過來嗎?」尤其上回母親節被骸大人佔了那麼多「便宜」,他會願意乖乖過來讓骸大人繼續「揩油」嗎?
  怎麼可能!
  「這個嘛……如果媽媽堅持不肯過來……」話到此便止住,純真的小臉霎時暗了下來,令人看不清她的眼眸,但看的見她嘴角泛起的詭異微笑。
  犬和千種再次對看,這次兩人臉上都寫著驚訝。
  果然,有什麼樣的「爸爸」,就會有什麼樣的「女兒」啊……



  一股寒意吹過綱吉的後腦杓,讓他不由得的抖了一抖。
  「噫……奇、奇怪,現在不是夏天嗎……」剛才怎麼會有股涼意?是他的錯覺吧……?
  「綱!下來吃飯囉!」
  「喔!好!」應該只是錯覺吧!將剛完成的暑假作業收好,踏著輕快的腳步下樓。作業已經做完了!開學前都是他的假期!開心的想著,並緩緩步下樓梯……
  「對了,綱,乖女兒來了呢!」這一句,讓綱吉整個人重心不穩,硬生生從樓梯上滾下來,撞到玄關前的鞋櫃。
  「唉唷!」痛的直掉眼淚,綱吉眼冒金星的爬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走進餐廳……沒錯,他的「女兒」就坐在餐桌旁,笑容滿面的望著自己。
  「媽媽!」一看見綱吉,庫洛姆立刻綻開笑花,那笑容燦爛的讓人不得不喜歡,但綱吉卻又對她對他的稱呼感到頭痛不已。
  「……哈、哈哈……今天怎麼一個人來?庫洛姆。」自母親節過後,骸就常帶著庫洛姆到家裡來做客,不過綱吉說什麼都不讓他進自己房間一步──開玩笑,母親節當天就「失身」了,誰不知道讓他進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爸爸身體不舒服……」聽罷,庫洛姆臉上的笑容褪減,失落的望著自己眼前的飯碗。
  「咦?」剛坐下來的綱吉愣了一下,褐色的瞳眸頓時染上一層憂慮。「骸怎麼了嗎?」
  「也、也沒有很嚴重啦……只是沒辦法一起來而已……」紫色的眸子不自覺的往旁邊瞄,畢竟她不像「爸爸」一樣,說謊跟吃飯一樣簡單,因此還是心虛的將眼別開。
  然而,綱吉一點異狀都沒有察覺,臉上的擔憂神色愈來愈明顯……「待會吃飽飯,呃……可以帶我去找骸嗎?」此話一出,庫洛姆的眸子微微一睜,兩片淡淡的紅雲浮上她水嫩的雙頰。
  「嗯!爸爸一定會很開心的!」為了掩飾計謀得逞的興奮,庫洛姆趕緊將視線移回自己的碗上,但小臉還是紅的發亮。
  見庫洛姆那副開心的模樣,綱吉反而會錯意了。
  『看來骸真的病的不輕啊……難怪這陣子都沒看見他,庫洛姆也才會一個人來找我,希望我陪她回去看他。』
  因此,一個滿臉憂慮的咬著筷子,另一個開心的吃著佳餚,只有坐在對面的里包恩等人將事實看的一清二楚……
  唉,蠢綱的麻煩又來了。



  「庫洛姆,骸是病到無法下床嗎?」那個恨不得每天清晨就到自己家報到的男人這陣子竟然會缺席,讓綱吉無法不將事情想的嚴重些。
  「唔……骸大人只是需要多休息……」含糊的應答著,庫洛姆領著綱吉來到黑曜中心,途中還頻頻左顧右盼,看的綱吉一頭霧水。
  「這樣啊……妳在找什麼嗎?庫洛姆。」不解的眨了眨水亮的眸子,並跟著庫洛姆一起左顧右盼。
  「唔?沒、沒有……」趕緊將目光拉了回來,給了一個不自然的微笑。
  這下,綱吉終於開始發現不對勁了。
  「呃……庫洛姆?」
  這次,庫洛姆沒有回話。
  她猛然停下腳步,而綱吉也困惑的跟著止步──「媽媽,對不起。」
  「欸?」
  沒有時間消化庫洛姆突如其來的「對不起」,頭頂上就落下一個巨大禮物盒將他罩住,連反映的機會都沒有,就有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連同盒子一起推倒在地。「唉唷!」這是他今天第二次摔倒了,今天他到底走了什麼霉運啊?
  「媽媽,真的很不好意思……」庫洛姆嬌弱可愛的嗓音隔著箱子傳到綱吉耳內,後者先是愣了兩三秒,隨即開始掙扎。
  「庫庫庫、庫洛姆!為什麼要這麼做!」還有更重要的是,為什麼要把自己關到這個箱子裡?
  「媽媽,今天是父親節呢……」因為千種和犬的幫忙,要制住綱吉的掙扎並不是難事。
  「欸?」對喔,今天是父親節呢……所以連自己平時都在外工作的爸爸今天也會趕回來用晚餐──但這跟庫洛母的行為有什麼關係?「呃,對……所、所以?」
  「所以我們想送禮物給爸爸!」由那喜悅興奮的稚音聽來,庫洛姆的臉上一定有著燦爛可愛的天真笑容。
  但綱吉現在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啊!
  「呃……所以……為什麼要關我?」難不成擔心自己會阻止她送禮嗎?這種擔憂也太奇怪了。
  聞言,庫洛姆沒有說話了,現場安靜了大約一分多鐘,讓綱吉的心愈來愈忐忑、愈來愈不安……忽地,綱吉愕然睜大雙眼──不、不會吧!不是那樣吧!千萬不要告訴他庫洛姆是想──
  「爸爸最想要的禮物就是媽媽了嘛!」搶先綱吉的思維一步,庫洛姆再次喊出開心的宣言。
  就知道是這麼回事!
  「等、等一下!庫洛姆!」哭笑不得的敲擊著禮物盒的內壁,綱吉不死心的奮力大吼:「別鬧了!骸怎麼可能會想要這種禮物!快放我出來啊!」有哪個男人會想要另一個沒什麼魅力的男人當自己的禮物?這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快!我們要趁骸大人回來前搬到他房間!」
  但庫洛姆根本沒在聽他說話,而犬和千種也對他的抗議充耳未聞。綱吉感覺的到自己正被抬著移動,但看不見外面的他只能繼續苦苦哀求。
  「喂、喂!你們等一下啊!庫洛姆!妳別這樣對我!」天知道六道骸是給庫洛姆什麼樣的錯誤概念,為什麼她會認為骸想要的禮物就是這種禮物?
  此起彼落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最後碰的一聲,室內頓時變的鴉雀無聲。
  綱吉知道,他們三個都乖乖退出去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無數個怎麼辦在綱吉心頭裡亂竄,竄的他頭昏眼花、不知所措。姑且不論庫洛姆的想法對不對,抓他來當禮物本身就是個天大的錯誤!
  雖然骸已經在母親節就跟自己示愛了,該跑的壘也都跑完了,但說老實話──他還是很難相信!不是骸的話不能信,而是他真的無法理解骸會喜歡自己哪裡。
  而且,就在母親節過後的一個月,骸就再也沒有登門拜訪了……記得自己當時還很不甘心的死瞪著他上次給自己的小盒子,差點將它扔到牆上洩恨,但在扔出去前一刻,小腦袋瞬間熄火……他生什麼氣?這很正常不是嗎?骸只是明白對自己的感覺不過是一時興起,這是早料到的事情不是嗎?
  於是,淡淡的嘆了一口氣,將小盒子擺到桌上,自暴自棄的倒在床上縮著。
  連身體都交出去了,他生一下悶氣應該不為過吧?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來了……既然骸已經對自己失去興趣,那怎麼可能希望自己當他的父親節禮物?他得在骸回來之前逃離這裡──
  喀嚓。
  身體才剛貼到盒壁上,清脆響亮的開門聲就自前方傳來,綱吉的身子立刻僵住、冷汗直流。
  熟悉的腳步聲愈來愈近,綱吉捂住自己的口鼻不發出聲音,並在心底默默的祈禱……也許待會骸就會將禮物箱子推出門外也不一定,現在他能做的就是保持安靜。
  豈料,綱吉卻聽見他正在拆外層包裝紙的聲音,紅潤的小臉頓時一片慘白。
  最後一層包裝終於被撕開,綱吉可以感到光源緩緩落到自己面帶尷尬的臉龐……
  「綱吉?」
  「哈、哈哈……」臉頰抽搐的乾笑了幾聲,綱吉用力絞著自己冒汗的小手,彷彿想要將它的手指一根根扯下來。
  「怎麼──」
  「不用說!我知道!」在骸開口前就將手臂伸直,打斷了他的話。「一切都是庫洛姆搞錯了!我會自己走人,你不用趕我!」滿臉通紅的從箱子裡爬出來,綱吉緊閉著雙眼不敢和骸對上。
  丟死人了、丟死人了!他真希望就地蒸發成水氣飄走!
  但腳還沒跨出來,就被眼前的男人壓回箱子裡。「嗚!」抬眸,映著點點水光的褐眸不解的望著骸。
  「我正想去找你呢……沒想到你自己變裝成禮物送到我房間來了。」
  「欸?」找他?找他幹嘛?
  才剛這麼想,纖瘦的手臂就碰到口袋裡的小盒子……啊,對了,當時留在自己那裡的東西總得收回去吧?而且這東西看起來挺昂貴的,既然已經釐輕自己的感情,自然要把東西收回去。
  嚥了口唾沫,綱吉將小盒子掏出來,雙手呈上。「不、不用跑一趟了,東西我有帶出來,拿去……」綱吉抽了抽鼻子,試著將自己的哭音掩蓋過去。
  他喜歡骸,但骸不喜歡他了,有什麼辦法?
  靜靜的凝視著綱吉,爾後便接過小盒子,綱吉受傷的別開雙眼。「那、那我就先走──」
  「想走去哪呀?小綱吉。」硬是壓在箱子口上,不讓綱吉有空隙逃走。「這東西是你的,應該戴上來吶……」將戒指從小盒子中拿出,執起綱吉佈滿冷汗的小手。「吶,應該戴在這呀……」將它套進顫抖的無名指。
  淨白的面龐頓時紅的直冒煙,結結巴巴的回望著骸:「骸、骸,你、你不是……」
  「那陣子看你每次都一臉不情願,才讓你清靜一下的……」俯身舔弄綱吉敏感的小耳,惹的他一陣哆嗦。
  「等、等一下……」將沒被抓住的手壓在骸胸前,想將他推開。
  「不過……看小綱吉的反應,我應該每天都去『報到』對吧?」沿著耳骨吻到下頭的嫩頸,不安分的大手也開始卸下綱吉身上的「包裝」。
  「慢、慢著!你你你、你想做什麼!」驚恐的拉緊被掀開的衣物起身,但無奈留在箱子裡的姿勢讓他根本使不上力。
  「呵呵呵……當然是享用『父親節禮物』囉……」
  話落,便奪走綱吉說出下一句話的能力。



  門外,設計綱吉的三人在聽見裡頭的對話後,很識相的摸摸鼻子走人,不敢繼續待在門邊偷聽。
  「太好了,骸大人好像很開心。」庫洛姆開心的說著,露出和她今天的行為一點都不搭的純真笑容。
  「……」千種不發一語的走回沙發上,拿起今早沒看完的書翻閱。
  「好了,現在輪到妳幫我了!」一屁股坐回地板上,犬冷冷的吼著。
  「唔?要幫什麼?」
  「陪我打電動。」一個人打真是無聊死了。
  「……」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