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6 (土) | Edit |
後記:

彭哥列的眾生變成壞人了啊啊啊(被巴出去)
尤其是委員長……(被拐爛)

八月過好快呀轉眼已經月中了Q口Q!
英詩表演順利過了XDˇˇ
不過因為我是第一天上陣(被抽到的Orz)
所以還有一次機會可以拿到更高的分數QDQ
因為我是個貪心的人(被巴)
所以可能還會表演第二次吧XDˇˇ
請大家為我加油!(求你快滾##)

努力找回文章感覺ˇˇ
感謝大家支持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緩緩睜開褐眸,綱吉撐起依舊殘留睡意的身軀,小手揉了揉右眼,茫然的對著天花板發愣。
  今天的感覺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樣,為什麼……骸呢?骸在哪裡?以往,無論骸前一天工作到多晚,隔天早上都一定會睡在他身邊摟著他睡,但今次卻沒有?
  骸曾說過愛他、不能沒有他……而他的世界,也只有骸一個人。
  腦袋逐漸清醒,綱吉這才發現四周的景物也和以前完全不同。
  『骸、骸……』不安和恐懼在綱吉心中叢生,綱吉跳下床,緩緩走向房門……轉開門把,戰戰兢兢的探出頭來……『骸?』
  外頭的擺設也和以往的黑曜中心不一樣,而沙發上傳來的冰冷嗓音也令綱吉感到後腦杓發冷、無法動彈。
  『綱吉,你叫錯了吧?』黑色的修長人影起身,緩步朝自己走過來。
  『不、不要……你不要過來……』驚恐的想將門摔上,但男人的動作比綱吉還快,一眨眼就移動到他眼前擋住門板。
  『現在開始,你的心底沒有六道骸,只有我……記住我的名字。』
  『骸、骸……』
  『忘了他!不准叫他!我的名字是雲雀恭彌!』



  「嗚!」
  瘦小的身子從床上彈起,抓緊自己的胸口前的薄杉,不停地喘息。
  剛才那是什麼夢?好真實、好可怕的夢境……綱吉試著平撫心底濺起的波濤,舔了舔乾澀的唇瓣,並輕撫佈滿冷汗的前額。
  瞄了眼牆上的掛鐘,凌晨一點……摸了摸身旁空著的床鋪,綱吉就明白骸的工作尚未結束。
  最近,因為雲雀恭彌出現的關係,骸開始積極的尋找下一個藏匿點,因此外出的時間加長,最近幾天幾乎都快天亮了才回來,八成是在鞏固新地區的勢力。
  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下次的藏匿點不會和這次的相隔多遠,但會更隱密、更不容易被發現。另外,骸鄭重的和自己約法三章:不許擅自亂跑、不許單獨外出,更不許慫恿庫洛姆!
  因為庫洛姆最無法拒絕的人,除了骸大人以外,就是在她心中有如冬日朝陽一般溫暖的綱吉了。
  甩了甩頭,綱吉想將方才那討人厭的夢境給忘掉。沒錯,沒什麼好擔心的,那種事情不會發生……他會永遠待在骸身邊,他的世界只有骸一個人。

  躺回柔軟的床鋪,綱吉再次試著進入遙遠的夢鄉……
  碰!碰!
  猛烈的敲門聲將睡意朦朧的綱吉整個人驚醒,連忙坐起身緊盯著房門。
  「首領!快逃!快逃出去!」是庫洛姆的聲音!
  「庫洛姆!怎麼回事?」套上輕便外套和鞋子,綱吉慌張的跑到門邊詢問。
  「他們來了!不知道是怎麼找到的,他們來的比我們預期的還要早太多了……骸大人現在又不在基地裡,光我們擋不了他們多久!」畢竟對方是彭哥列的守護者和受到九代首領絕對信賴的里包恩,能擋住半小時已經值得稱讚了。
  「那、那其他人呢?」將門打開,庫洛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了進來,並用力將門摔上,並將門邊十幾個鐵鎖都牢牢扣緊。
  「其他人正在努力阻擋,我們快逃!」不只骸大人,連犬和千種都不在基地裡,因此他們只好使出渾身解數,至少要讓綱吉逃離這棟建築物。
  匆匆忙忙的將必要品收一收,庫洛姆打開一旁的秘密地下通道,但卻發現綱吉一動也不動的立在原地,絲毫沒有移動的意思。「首領?」
  「只有我逃……那其他人怎麼辦?」
  沒有料到首領會因此而猶豫,庫洛姆焦急的拉扯他的衣袖:「他們的身手也都很強,不至於會喪命的,他們是來找您的!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護您啊!首領!」
  垂首不語,雙腿還是沒有移動的意願。
  「首領!」
  隨著樓下的打鬥聲愈來愈近,庫洛姆急的快要哭了,但無論她怎麼拉,綱吉就是不肯移動半步。
  「如果您就這樣被抓走了,大家的努力就前功盡棄了呀!」
  這句話成功的讓綱吉有了反應,他轉頭凝望著庫洛姆快要飆出淚來的盈盈大眼,爾後便咬緊牙根,走向秘密通道……為什麼他總是這麼無力?為什麼他總是需要別人保護?他明明是個男人,卻什麼事情也做不成!

  「只要跳進這個通道,它就會帶您到另一個安全的場所並切斷通路,其他人無法再從這裡進去,晚一點骸大人會找到您的!」
  聽罷,綱吉沒有將腳跨進去,反而瞪大雙眸望著庫洛姆:「那妳呢?」
  甫始一愣,庫洛姆露出堅定不移的微笑:「我會在這擋住他們,讓首領能安全抵達另一個房間。」
  「不!」激動的抓住庫洛姆的雙肩,褐眸中寫滿了恐懼:「妳阻撓了他們好幾次!他們不會放過妳的!還是我留下來吧,至少他們應該不會傷害我──」
  「您在胡說什麼?首領!」輕輕挪開綱吉的手,催促著他進秘密通道。「我們就是為了讓首領離開才戰鬥的!您快下去吧!我、我不會那麼容易死的!」為了讓綱吉放心,庫洛姆加了最後一句話保證。
  但綱吉還是緊盯著庫洛姆,眉頭愈皺愈緊……庫洛姆的身體本來就很虛弱,要不是因為骸的幫助,她現在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現在卻要他拋下她一個人逃走?他辦不到、真的辦不到!

  一直以來都是其他人保護他,這次輪到他來保護其他人!
  而且,依照上次被抓走的經驗,彭哥列的人應該不會傷害自己。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為什麼要犧牲大家,自己逃走呢?

  緩緩移動腳步,庫洛姆鬆了口氣,以為綱吉終於願意進入秘密通道。豈料,綱吉卻轉向庫洛姆,用力將她抱起來,讓她滑入秘密通道。
  「首領!」奮力抓住通道的入口邊緣,庫洛姆嚇的魂差點飛了,她的淚水終於再也無法忍住,綿綿不絕的從完好的左眼中流出。
  「他們不會傷害我的,庫洛姆。」無法幫助樓下戰鬥的人們,至少要讓自己救的到的庫洛姆離開。
  「不!首領!有很多事情比死還要痛苦啊!」難過的哭喊著,庫洛姆使勁全身所有的力量,希望能順利爬上去。雖然他們不會傷害首領,但不代表不會對首領做什麼!尤其是雲雀恭彌!
  「……庫洛姆。」門外的打鬥聲愈來愈大、愈來愈猖獗。
  「首領!」愕然發現首領的手擺在自己的手上,她驚恐的抬眸。「不、不!求求您不要這麼做!」
  「替我向骸說……我一輩子都會愛著他。」
  話落,綱吉便將庫洛姆抓住牆緣的小手掰開,失去抓點的庫落姆滑下秘密通道,首領那溫暖的微笑愈來愈小、愈來愈模糊……
  「首領!!!!!」



  碰!
  門外的打鬥聲終於停止,而佈滿鍊鎖的房門也在嵐之守護者的炸藥攻勢下被炸的四分五裂。
  「快把十代首領交出──十、十代首領!」
  原本一臉兇神惡煞的獄寺在看見綱吉後便綻開友善的微笑,讓綱吉微微一愣,不過也更加肯定了自己剛才的做法沒錯……他們不會傷害自己,讓庫洛姆離開才是正確的選擇。
  「慢著,先確定那是真正的阿綱。」山本謹慎的說著,雖然庫洛姆的幻術沒有六道骸的強,但還是可以使用簡單的幻術。
  「應該沒問題,我已經把幻術干擾器打開了,憑庫洛姆的力量沒辦法撐住的。」里包恩隨後走了進來。
  嚥了口口水,綱吉一把抓起了庫洛姆留在牆邊的三叉戟。雖然他們不會傷害他,但他也不會乖乖跟他們走,有機會逃走就會逃走!
  看見綱吉拿起骸常用的武器和自己對峙,眾守護者的心底泛起五味雜陳的苦味,也有著難以抹滅的怒意。
  可惡的六道骸!
  「看來,阿綱還是不想跟我們回去……」山本的臉色暗了下來,腦中正思考著要如何不傷害綱吉卻又打昏他的方法。
  「慢著!你的竹劍要是不小心使出招式就會變成刀身啊!」獄寺氣急敗壞的擋住山本。但話雖如此,自己的炸彈一樣會傷害到首領。
  「藍波的武器也很危險。」淡淡的開口,里包恩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槍……槍械就更不用說了。
  晴之守護者呢?開玩笑,那一拳的威力可是和其他人的武器不相上下!再說,了平恐怕也控制不了自己燃燒的力道。
  「我來。」舉起沒有變型的長拐,雲雀冷冷的走進門檻。
  一瞥見雲雀,綱吉的心又被狠狠的冰了起來……但隨即深吸了幾口氣,握緊手中的三叉戟。
  看著綱吉拿著六道骸的武器,雲雀不爽的撇了撇嘴,並揮了揮手上的拐子。

  『如果把阿綱救回來了……阿綱就歸你了。』

  嘴角泛起滿意的淺笑,並目不轉睛的盯住眼前顫抖的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