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8 (日) | Edit |
後記:

最近心情起伏好大XDbbb
真討厭呢OTZZZZZ

好久不見囉ˊDˋ
謝謝大家還沒有忘記我ˊwˋ
四月有機會的話會勤勞一點的OTZ希望我做得到Q_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綱吉的身體復原之後,又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但他的心情卻始終好不起來,許是那一晚想到的可能性讓他產生未來一片混沌、前途一片黑暗的錯覺。
  不會的,就算那天遲早會來,也不會這麼快的……閉上雙眸,綱吉試著安慰自己,平撫紊亂不已的內心。
  午休時間,這陣子骸幾乎已經把自由時間都交還給他,不再像之前那樣三餐下午茶都準時報到了,有時候甚至會略過午餐和下午茶,直到晚上才和綱吉見面。
  老實說,這讓綱吉感到有點不安,但骸很認真的表明了,他只是因為最近真的比較忙才會這樣,要是時間許可,他也希望能像從前一樣三餐都能陪在他身邊。
  放下辦公用的鋼筆,綱吉輕輕嘆了口氣……他不是小女生,不會有那種希望情人一天到晚都陪在自己身邊的撒嬌想法,他只是很害怕,害怕發現骸對自己失去興趣的那一天即將來臨。
  事實上,最近的他就有這種感覺……雖然骸晚上還是不會放過他,但當他們歡愛愈多次,綱吉就愈感不安……再過幾次,自己就會失去對骸的吸引力了呢?
  就像小孩子對玩具的喜愛一樣,每玩一次都會降低一點對它的興趣,那份感情會從滿溢轉變為所剩無幾,最後毫無感情的將它們扔開……
  他好怕……真的、真的好害怕……

  鈴鈴!鈴鈴!
  內線聲打斷了綱吉的思緒,迫使他將焦點暫時轉離方才那些恐怖的可能性,事實上,這反而令他大大鬆了一口氣,否則今天他恐怕都得在低氣壓下渡過了。
  按下通話鍵,綱吉深呼吸了幾口氣,試圖讓聲音維持平穩,不讓人聽出他的內心正在動搖。
  「什麼事?」
  「澤田先生,有陌生人要求跟您通話。」
  眉頭一皺,一般而言這種電話應該會被直接回絕掉,怎麼還會特地通報上來呢?
  「既然是陌生人的話,為什麼還要通報?」
  「呃,因為對方說……如果您不接他的電話,您一定會後悔的。」
  聽到此,綱吉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這種莫名其妙的電話他還是第一次接到,就連庫洛姆失蹤的那段時間都沒有接過這種幾近恐嚇的奇怪電話……啊,那是因為把庫洛姆藏起來的人是骸,而他的目的是要得到自己的人,所以像打電話要脅這種事情他是不會去做的。
  但現在,他有什麼把柄在其他人手上嗎?
  不解的思考了半晌,便再次壓下通話鍵。
  「分辨的出對方的聲音嗎?」
  「沒有辦法……對方似乎不是生意上合作過的人。澤田先生,您要回絕嗎?」
  「……接過來吧。」
  話落,便按下通話鍵旁邊的錄音鈕,姑且不管對方是誰,會打這麼奇怪的電話動機肯定不單純,如果說是嚴重到要訴諸法律的地步,將這段對話錄下來對他而言會是一個籌碼。
  線路一轉接好,對方那刻意壓低的聲音便給了他一個下馬威。
  「建議你把錄音關掉,接下來這段話你不會希望六道骸知道的。」
  心臟瞬間凍結,綱吉下意識的將錄音紐按掉,但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懼感已籠罩在他的頭頂上,各種可能性像跑馬燈一樣在他腦中瞬息萬變,他嚥了口唾沫,聲音稍嫌沙啞。
  「什麼意思?」
  「白蘭大人這麼喜歡你,卻被你將了一軍呢……那天要不是白蘭大人堅持我要待在外頭待命,搞不好也保不住這條小命。」
  「……你是白蘭的部下嗎?我對他的死感到很抱歉,但是──」
  「不管白蘭大人是什麼樣的人,他都是我這輩子最尊敬的人!但是你卻……沒有關係,既然白蘭大人得不到你,我就替他毀掉你。」
  心頭一涼,綱吉忐忑不安的握緊的拳頭,心臟蹦蹦蹦的跳個不停,因為對方的口氣太有自信了,彷彿他真的有什麼把柄在他手上。
  「……你想要威脅我嗎?」如果只是單純要毀掉他,大可直接使用那些把柄,但他卻特地打電話過來警告自己,可見他有意進行一場交易。
  「不,只是想警告你而已,要是你在事情發生前仍然怡然自得的過日子,對我而言實在是太難受了。」對方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字蹦出這些話,看來的確對綱吉深惡痛絕。「照片,這樣講你就懂了吧。」
  如同對方所說,綱吉的呼吸聲在聽見「照片」二字時屏住了,體內所有的血管都結成了冰條,一股不存在的冷冽寒風灌進了他的腦袋裡,凍結了他每一根神經,氣溫明明正在回暖,他卻感受不到一丁點溫度,渾身僵硬的跟石頭一樣冰冷。
  「你……你怎麼會有……」
  「這我都沒必要告訴你,注意這幾天的報紙,有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幾天之後,你就在這種恐懼下渡過吧。順帶一提,如果你因為告訴六道骸而讓我身邊有了任何動靜,我會立刻用網路發散那些照片。」
  沒等綱吉給予回應,對方就啪的一聲切斷了通話,留下面無血色的綱吉僵在原地,冰冷的恐懼感自腦部開始擴散,逐漸渲染至全身,冷到他差點無法呼吸。
  頹然躺到辦公椅上,屏住的呼吸開始轉變為急促,顫抖的手臂還不經意的打翻了桌邊的茶杯,幸好裡頭的茶水早已被飲盡,才沒因此而弄濕重要的文件。
  剛剛那通電話,會是惡作劇嗎?
  但如果是惡作劇,對方沒必要這麼大費周章的聯絡自己,要知道,想聯絡的上他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中間不但要浪費許多寶貴的時間,還要經過一堆繁瑣的程序,就像過關一樣過到最後一關才能順利和他通話,普通人會為了惡作劇而浪費時間做這種事情嗎?
  再來,對方怎麼會知道照片的事情呢?
  這是骸的惡趣味,而且他也說過不可能讓其他人看到……啊,前提是,自己仍然是他心目中的天使,仍然是他最愛的人。
  ……不會的,不會這麼快的,雖然骸這陣子比較忙,但還不至於冷落他,應該不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是惡作劇囉?
  但聽對方那自信滿滿的聲音,綱吉實在是無法相信他只是惡作劇……可以告訴骸嗎?不,不行……骸雖然非常聰明,但只要遇到關於自己的事情就會失去原有的冷靜和判斷力,要是他讓對方身邊出現任何一點動靜,他,澤田綱吉,就不用在這個世界上立足了。
  但是……照片怎麼會外流呢?
  握緊雙拳,既然對方是衝著他來的,綱吉決定要自己一個人處理這件事情。
  「巴吉爾,我要秘密外出,待會骸如果來找我,就說我去找客戶了。」
  「欸?可、可是澤田先生,六道先生不是希望你們同進同出嗎?」
  「沒有關係,有什麼事情我負責。」
  「……是,我明白了。」
  得到巴吉爾的允諾之後,綱吉才離開辦公室,回到臥房去把西裝換掉,隻身離開雄偉的大樓。



  果不其然,似乎綱吉後腳才剛踏出大樓,骸的前腳就踏進綱吉的辦公範圍了。
  「啊,六、六道先生……」
  眼尖的看出巴吉爾的反應和平常不一樣,異色的瞳眸瞇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巴吉爾,你怎麼不立刻通報綱吉我來了呢?」
  一句話就戳破了自己的假笑,巴吉爾欲哭無淚的在心底哀嚎著……不行吶!他真的不會應付六道先生啊!這個男人這麼聰明,怎麼可能被他的彆腳演技騙過去!澤田先生這次給的任務太困難了啦!
  「呃,澤、澤田先生他……去拜訪客戶了……」
  「哦?一個人?」
  「呃,對,一個人……」緊張到重複一次骸的疑問句,巴吉爾的表情就像小偷闖空門被抓包時一樣難看。
  「哦呀,綱吉背著我一個人跑出去?」
  「呃!不!澤田先生不是跑──」
  「給你個忠告,巴吉爾。」輕柔的聲線打斷了巴吉爾慌慌張張的辯解,骸的雙手環抱在胸前,但巴吉爾卻有種他掐住自己頸子的錯覺,呼吸困難。「我知道綱吉很倚重你,所以才會讓你繼續在他身邊工作,但這並不表示……我絕對不會把你換掉唷。」
  簡言之,他現在是看在綱吉的面子上才讓他留下來,但只要他一聲令下,巴吉爾還是得乖乖走路,而且因為對公司的事務了解的太深,骸可能為了避免留下後患,會就地解決他。
  思及此,巴吉爾打了個哆嗦,結結巴巴的擺手。
  「澤澤澤、澤田先生的確一個人出去了……但、但是我也不知道他要去哪裡……」
  「哦?綱吉什麼都沒說嗎?」
  「他、他只說……別、別讓您知道……」
  「這樣啊……有發生什麼事情嗎?綱吉怎麼會突然想要出去呢?」
  見骸眼中的寒色消失,巴吉爾這才鬆了口氣,但還是不敢忽略骸所問的問題。
  「啊,澤田先生剛才接到了一通奇怪的電話。」
  寒色再起,嚇的巴吉爾真想把牆撞出一個洞逃出去。
  「我曾經說過,除了工作上的電話,其他電話都不准接給綱吉,不是嗎?」
  「呃……因、因為對方說……如果澤田先生不接的話,他一定會後悔莫及……」
  輕皺眉宇,骸的腦子飛快的轉了起來,幾條關於入江正一那輛轎車的情報瞬間從腦中呼嘯而過,逐漸將他腦中的推測連成一條直線──
  瞪大雙眸,下一秒便衝往電梯的方向,並打電話給千種交代下一項指示。
  想不到他六道骸也有這麼失策的一天,居然因為白蘭的死而對他的部下掉以輕心!
  綱吉!你千萬不能出事啊!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