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8 (木) | Edit |

※悲劇,請慎入。
※病態愛,請慎入。

後記:

大家好我又回來了^口^
(你寫這是什麼東西####(被拖出去圍毆
只、只是突然想寫而已……(被巴出去)
希望大家喜歡ˊˇˋ(誰會喜歡####)

我一直都很喜歡病態愛(喂##)
總覺得這種愛也是美的一種(神經病##)
我、我承認自己有點奇怪XD|||(是非常奇怪啊##)
所以最前面有打病態愛請慎入ˊˇˋ|||
……如果有人看文時直接忽略注意事項的話我就沒有辦法了Orz

下禮拜都是考試呀XD||||||
請大家為我加油Q口Q(毆打)
謝謝ˇˇ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聲音。



  一如往昔的打開首領房間大門,緩步走近整齊冰冷的床鋪,屈膝俯身,在枕頭上方落下一吻,彷彿那兒仍然躺著熟睡著人兒。
  「六道骸,你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冷漠的嗓音從門邊傳來,成功的引起眷戀在床上的男人的注意力。
  「呵呵……你這是什麼意思呢?阿爾柯巴雷諾……」明知故問,骸將目光轉回床鋪上,依戀的目光依舊不變。
  「……要開會了,今天阿綱大概『又』無法出席了。」深深的凝住六道骸半晌,便別過頭走出房門。
  「里包恩先生!六道骸他……」
  「沒關係。」逕自步離首領的房間,但跟在後頭的嵐之守護者依然不死心的追問著。
  「就這樣讓六道骸繼續下去嗎?首領早就已經……」
  「沒有關係。」再次打斷獄寺的話,里包恩平板的回答著,話語中不含一絲感情。
  停下腳步,偏頭斜睨房內依然待在床邊的六道骸。

  對六道骸而言,少了阿綱之後,所有的聲音、問題都是多餘的,沒有正面回答的必要……也罷,只要不影響他平時的工作,怎麼樣都無所謂。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祝福。



  「骸大人,今天是您的生日呢!」雙手遞上包裝精緻的禮盒,庫洛姆燦爛的笑著,將滿心的祝福表露的一覽無遺。
  但骸沒有接過禮盒,甚至沒有轉向庫洛姆,深邃的眸子始終盯向空無一物的藍天。
  良久,直到庫洛姆的神情開始出現些許疑慮,骸終於開口了。
  「不對唷,庫洛姆……」依然沒有動作,雙眼著迷似的凝視著美麗的天空。
  聞言,庫洛姆的笑容瞬間轉暗,拿著禮盒的小手停在半空中,她頹然垂下小腦袋,淡淡的哀傷開始在紫眸中凝聚。
  「骸大人……」
  「今天……」
  嘴角勾起一抹詭譎的淺笑,令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是綱吉的忌日唷。」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和平。



  「六道骸,聽說你又把對方家族的人全殺了?」會議上,里包恩面色凝重的沉著臉,銳利的黑眸一瞬也不瞬的盯住六道骸,看的出他對這種結果感到十分不滿。
  「沒什麼,不過是些蟲子。」微笑著,似乎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一點罪惡感都沒有。
  「……阿綱在的時候,你怎麼都不殺了那些你所謂的『蟲子』?」冷冽的道出冰冷的話語,其中蘊含著不難察覺的憤怒。
  殲滅了其他家族,就代表會和該家族的同盟成為敵對,如此一來只會增加不必要的紛爭……但這男人,卻一點都不在乎!
  「哎呀……因為綱吉太心軟了呢,阿爾柯巴雷諾。」閃著奇特光芒的異色雙瞳轉向里包恩,裡頭埋藏著令人感到不快的詭異氣息。

  現場沒有人開口說話,守護者們各個低垂著頭,連半聲都沒有吭,任由六道骸繼續冷笑下去。

  「如果當時有殲滅那些該死的蟲窩……」眼底閃過一絲冰冷的殘酷。「綱吉就不會再也睜不開那雙美麗的眼眸……」

  除了綱吉以外,其他人沒有資格要求他放水。
  除了綱吉以外,其他人沒有權力要求他住手。
  現在,唯一可以阻止他的綱吉已經離他而去。

  「……你想毀了彭哥列嗎?」臉色轉黑,里包恩的眸子一點溫度都沒有。「你想毀了阿綱辛苦維持下來的彭哥列嗎?」
  聽罷,骸沒有立刻回答,只是靜靜的凝視著窗外,連看都沒看里包恩一眼。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將頭轉回來,嘴角掛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恐怖微笑。
  「吶,黑手黨總是將我最重要的東西硬生生奪走……」他在笑,但閃爍著火光的雙眸卻一點笑意都沒有。
  「六道骸,你……」
  「我從來沒想過要幫助彭哥列,阿爾柯巴雷諾。」
  隨著這段話語靜止的,是房裡幾乎要令人窒息的空氣。
  拉高嘴角的淺笑,骸瀟灑的走出讓人快要喘不過氣的會議室。

  沒錯,他是為了綱吉,一直都是為了綱吉……
  沒有綱吉的彭哥列,只是另一個該死的黑手黨家族。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未來。



  『骸……答應我……好、好活下去……』
  染滿鮮血的小手撫過骸被淚水滑過的臉龐,蒼白的唇畔扯出了恍若天使般的虛弱微笑,在骸的懷中沉沉睡去,沉重的眼皮緩緩闔上,彷彿夕陽餘暉的紅暈也悄悄的從淨白的小臉上褪去,溫暖的軀體逐漸冰冷僵硬……
  不語,骸輕輕覆上人兒逐漸失溫的嫩唇,攫取沒有任何反應的唇舌……

  『不……我不答應你……』

  臉上有淚,卻也有笑。
  將人兒緊緊的擁在懷裡,輕撫著他柔軟的髮絲,指尖像對待珍寶似的在泛白的唇上留連。

  『去死吧!』
  幾十個敵人將骸團團包圍,手上的槍械全都指向緊摟著彭哥列首領的男人。
  不一會兒,抓住槍械的手都自動從敵人手上脫落,掉到地上滾了幾圈才軟趴趴的停在地上,接著便是手主人的悽慘哀嚎。
  『呀啊啊啊!!!!!』
  『發、發生什麼事情了!』
  『混帳!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氣急敗壞的咒罵聲一波接著一波,沒有人注意到站在中間的男人已抱著彭哥列首領的軀體起身。
  嘴邊咧開一道殘忍的獰笑,黑色的身影彷彿疾風般穿梭在敵人之間,奇特的三叉戟在他手上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瘋狂的殺戮著在場攜帶槍械的敵方殺手,掀起一股令人反胃的腥風血雨……

  甩了甩三叉戟上的血漬,骸再次蹲下身,親吻著綱吉那早已冰冷的白皙面頰,淚水依然潺潺的流,但嘴角卻還是牽著不可思議的輕笑……
  『我不會自己活下去的……』
  湊近綱吉的耳旁,沙啞的、低沉的嗓音緩緩進入綱吉的耳道,縱使他再也聽不見了。
  『少了你的世界,沒有存在的必要。』



  沒有你的世界,只有毀滅。



  第三次世界大戰,所有的國家都投進龐大的資金和兵力,各自立為同盟和敵方戰鬥、廝殺,火紅色的人間界儼然成為苦難的地獄,人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國家愈戰愈烈,一一陣亡;寬闊的草原不再翠綠,乾淨的小河不再清澈……而他,滿意的坐在戰場之間的大宅,等待著人類毀滅的那一刻。
  起身,將身旁的液體浸泡開關關掉,接著耐心地等待裡頭的液體平面下降……
  「你永遠都這麼美呢,親愛的綱吉……」
  待液體全都退去後,骸按下發光的按鈕,罩在人兒外面的保護殼便緩緩上升,帶著寵溺的笑,扶助因失去液體的支撐而往前癱倒的綱吉……沒有生命,靠著科技液體保存到現在的完整身體。
  愛不釋手的梳著柔軟依舊的褐髮,溺愛的在綱吉額上印下一吻。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聲音。

  「綱吉,那些讓你離開的人都不在了唷……」親吻綱吉冰冷的手背。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祝福。

  「陪我度過最後一次的生日吧……」懇求似的握住綱吉的纖手。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和平。

  「看吶,那是最後兩個殘留的國家了……但再過不久,他們也都要回到純粹又美麗的黑暗世界……」喫著笑意將臉貼在綱吉滑嫩的頰上。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未來。

  「就算繼續下去,愚蠢的人類遲早都會步上毀滅一途。只要他們繼續墮落、繼續自以為是……毀滅,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依戀的凝視著綱吉美的令人銷魂的臉龐。

  沒有你的世界,只有毀滅。

  「少了你的世界,沒有存在的必要。」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