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1 (月) | Edit |
後記:

寫到這,真的好謎啊……(被打爆)

明天要考數學ˊˇˋ(那你還在幹嘛##)
可是靈感神來找我泡茶了我無法拒絕啊!Q口Q(藉口##)
希望明天能平安度過ˊˇˋ|||(毆打)
雖然該算的都有算、該唸的都有唸……
但就是會緊張啊Orz
就是會擔心是不是有一些沒讀到ˊˇˋ"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晴朗無雲的午後,是最適合放鬆心情、喝下午茶的好天氣。綱吉難得早早就結束和公文的奮戰,全身無力的趴在辦公桌上……真舒服!
  才剛那麼想,一雙鹹豬手就不請自來的還住纖細的腰身,左摸摸、右揉揉,綱吉忍住想一拳毆向身後男人的衝動,努力維持平靜的聲音道:「骸……請不要隔著椅子對我亂摸好嗎?這是性騷擾。」他也很佩服這男人,對他而言中間的椅背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照摸不誤。
  聞言,大手的動作暫停,並緩緩移開。但這反而讓綱吉詫異的將頭偏過去,斜睨待在椅背後微笑的男人。今天怎麼這麼乾脆?平常總是會無賴的將手伸進自己的衣服裡,或者故意抱的更緊,讓自己因為無法辦公而向他求饒。
  今天是怎麼回事?
  「也對呢……何必隔著椅子呢?」謎樣的笑著,而綱吉更是看的直冒冷汗、頭皮發麻……
  「……你、你想做什麼?」防禦姿態啟動,綱吉可不希望好好的下午就這樣浪費在這男人有如無底洞的慾望上。
  「綱吉的文件都處理好了對吧?」沒有回答綱吉的疑惑,逕自進入另一個問題,嘴巴在講文件,雙眼卻緊盯著綱吉不放。
  「……你、你看就知道了啊……」不自覺的抓緊自己的手臂,綱吉感到腦中閃過一股惡寒……除了把衣服伸進去、抱的更緊以外,這男人還會做出什麼?

  答案是,直接把人抱起來摔到沙發上。

  「嗚啊!」不等綱吉反應,他就被扔到寬大柔軟的沙發椅上,連起身的機會都不給他,骸立刻壓了上去。「骸、骸!你不要──」
  「噓!」捂住綱吉的小嘴,骸難得嚴肅的瞥了他一眼,讓他瞬間噤聲,渾圓的眼珠子睜的大大的,骨溜溜的轉個不停。
  良久,骸才放開覆住小嘴的大手,並從綱吉身上起身。即便如此,綱吉還是不敢貿然出聲,靜靜的等待骸開口說話。
  「可以說話了。」
  鬆了一口氣,綱吉小心翼翼的瞄向仍然繃著一張臉的骸。「剛才怎麼了?」
  沒有回答,骸正仔細的搜尋著辦公室的牆角、沙發後方、桌子底下等等比較不起眼的地方,看的綱吉一頭霧水,但他也起身跟著找找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走到盆栽旁邊,綱吉這才看見在盆栽後頭有一個迷你型的高機能竊聽器,驚的他掩珠子差點瞪出來。
  「骸、骸!為、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出現在辦公室裡?」而且還是首領辦公室!首領辦公室平時是不准一般人進入的,就算是家族成員也可能一輩子都踏不進這塊地板,能獲准進入的除了首領以外,就是負責監督的門外顧問和家族守護者……
  不!不會的!家族裡不會……不會有……
  猛然一陣暈眩,綱吉將竊聽器拆掉,用力捏碎後放在桌上。
  「不知道,不過在你辦公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剛才我會突然那麼做,是因為我看見那紅燈亮起來了。」代表連線接通,能和這間與外界隔絕的辦公室接通,就算只有幾秒鐘而已,也可以想見對方絕對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緊蹙著眉頭,綱吉在腦中搜索誰會做出這種事情……首先,去除提醒並銷毀竊聽器的骸,剩下的就是……痛苦的咬住下唇,綱吉實在是不想懷疑到自家家族成員身上,尤其是家族最重要的守護者……
  但事實擺在眼前,他還有什麼辦法?
  「綱吉……你還好嗎?」溫柔的摟住微微顫抖的綱吉,骸的語氣中有著連他自己都感到詫異的寵溺與柔情。
  「……謝謝你,骸。」沒有反抗,眷戀似的窩在骸的懷裡,享受著難能可貴的溫暖……他是大空,包容著所有人的大空,一直以來都是他包容別人、溫暖別人……但誰來包容他?
  他是大空,但也是個凡人。



  「竊聽器?」停下湊到嘴邊的香茶,剛從外頭處理完任務的里包恩卸下疲憊的神情,一臉凝重的轉頭望向綱吉。「……阿綱,你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吧?」
  「……我知道。」
  「裝設竊聽器的人十之八九是傑索家族的首領。」聽完綱吉的回答,里包恩才繼續啜飲溫熱的甜茶。「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眸子瞇了起來,夾雜著冰冷和殺氣。「裝設的人是誰。」
  綱吉沉默不語,里包恩盯著他好一會兒都得不到反應,只好繼續說下去。「能進首領辦公室的人少之又少,嫌犯是誰應該已經有眉目了吧。」
  依然垂首不語,正當里包恩嘆了口氣,準備繼續說下去時,綱吉終於開口說話了。
  「現在只能調查他們了。」
  縱使他不願意這麼做,縱使他不想懷疑守護者……但現實的窘況逼迫他做出現在這個決定。
  如果不盡快將裝設竊聽器的人揪出來,那可能叛變的那個人就是一個莫大的威脅,而且──綱吉沉重的闔上了雙眼──那個人還是守護者之一,從以前就和自己戰鬥到現在的守護者。
  雖然每位守護者多少都有點彆扭,但從來不會有背叛家族的行為出現……然而,這次的突發事件卻令他不得不懷疑他們,綱吉坐回辦公椅上,握緊了手上的鋼筆……
  「他們會理解的,阿綱。」
  下筆的動作停止,綱吉仰起佈滿痛苦的褐眸,緊緊的盯住里包恩一如往常的撲克臉,握住鋼筆的右手正在顫抖……他不希望因為這種事情傷了大家的和氣,卻又沒辦法對它坐視不管。
  「別小看他們……他們可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守護者。」放下茶杯,里包恩走到辦公桌前,居高臨下的望著不經意流露出脆弱的褐色雙眸。「快寫密函吧。」
  垂眸,綱吉又靜止了一晌,才開始動筆寫下密函的內容。

  望著接下密函的使者漸去漸遠的背影,綱吉的心依然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老實說,最可疑的人是誰,他心底已經有譜了……

  『要好好注意他。』
  雲雀學長孤傲的背影隨著這句話浮現在腦海中……沒錯,現在最有嫌疑的人,就是這陣子行為異常的雲之守護者。就連前幾天不得已對他坐的審訊,他給的也都是含糊不清、曖昧不明的回答,叫人不想懷疑他都難。
  『他的回答太不明確了。』
  是啊,一向果斷的雲雀學長突然間將問題回答的不清不楚,怎麼想都很奇怪。

  「阿綱,我要出門了。」語畢,里包恩從容的起身,頭也不回的步向大門。
  「欸?慢、慢著!里包恩……」綱吉頭痛的按了按太陽穴。「可不可以麻煩你下次要出門前知會我一聲?」每次都這麼突然,他連錯愕的時間都沒有。
  「我這不是跟你報備了嗎?」冷冷的瞟了回來,讓綱吉狠狠的縮了一下,爾後露出調侃的淺笑。「你是怕沒時間想怎麼應付六道骸吧?」
  話到此,綱吉的小臉才噗咻一聲的通紅,方才的焦慮全都一掃而空,他羞窘的大聲抗議。「我、我才不是因為骸才會──」
  「六道骸,快進去吧,阿綱已經等不及接受你的性騷擾了。」語帶笑意的揶揄道,最後一句胡說八道讓綱吉差點把自己的舌頭整個咬掉。
  「你你你、你不要胡說!」誰會喜歡被性騷擾!他又不是M!
  「呵呵……綱吉不行唷!雖然我還是會執行『例行公事』,但也要等你將公文全部處理完再說。」想當然爾,骸的耳朵自動忽略了綱吉方才的抱怨,滿臉無賴的湊到綱吉身邊,大刺刺的抓住不停揮舞的小手,將它定在桌上乖乖簽公文。
  「……」明白掙扎也沒用,綱吉安分的著手簽寫眼前的文件……待會一定要賞他一拳!



  雲之守護者的辦公室,有著能看見一整片天空的半透明天花板,牆邊的按鈕甚至能控制天花板的開合,簡直就像個小型巨蛋屋頂。雲之守護者正冷冷的瞪視著眼前的使者,語氣冰的讓人誤以為到了西伯利亞大平原。
  「這是什麼?」冷冽的語氣不留情的吹向跪在地上的使者,後者冷的都快結冰了。
  「這是、是首領大人給予的密函……」他也只是奉命行事啊!使者可憐兮兮的想著,認真考慮是否要換個工作,否則遲早會被脾氣暴躁的守護者們送上西天去。
  「……是嗎?」冰冷的寒風止住,雲雀低頭望著密函的封面,好半天沒吭聲。
  「雲、雲守大人……?」嚥了口唾沫,使者不敢擅自起身離開,否則搞不好會被一拐劈開成為雲守辦公室的犧牲品。
  「你可以走了。」
  聽罷,使者立刻逃也似的奔離雲守的辦公室,而雲雀的臉色也完全沉了下來。

  『雲雀恭彌,給你一個忠告。』
  那道討人厭的嗓音又再次浮現。
  『還是跟家族成員親近一點比較好唷。』

  「……要你多管閒事。」
  冷冷的哼了一聲,將密函收入鮮少被打開的文件抽屜裡。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