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8 (月) | Edit |

※悲劇,請慎入。

後記:

基本架構跟骸篇的差不多(但結局差很多(欸
畢竟是綱吉嘛ˊˇˋ
在我心中綱吉就是那麼的溫柔啊Q口Q(被踢出去)

今天解剖心臟好有趣啊ˇˇˇ(欸)
沒有想像中的噁心呢(?????)
實際看到和書上寫的感覺就是不一樣XD
還有拍照留念唷ˇ(還留念咧##)
不過放那種照片上來我大概馬上就會被大家封鎖XD|||(你也知道##)

情色神說他忘了帶筆所以回去拿了(不要推卸責任####(被扔出去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真實。



  「骸,開會囉!」
  響亮的聲音在空盪盪的房內迴響著,整齊的床鋪無情的告訴綱吉──原本的主人早已離它而去,也離他而去。
  嘆了口氣,臉上的燦笑轉為悽涼的苦笑,舉步走向空無一人的床鋪,緩緩趴伏在柔軟的枕頭上,貪婪的汲取著屬於六道骸的味道……
  「阿綱,你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冷漠的嗓音將綱吉的思緒拉了回來,摩蹭枕頭的動作霎時停止。
  頓了一下,綱吉沒有立刻回答,只是呆坐在床上發愣,雙眼直直的望向什麼都沒有的前方。而里包恩也沒有催促他,靜靜的倚在門邊的門框上,靜待綱吉的反應。
  良久,呆愣的人兒才像開關被打開一樣,緩緩偏頭看向里包恩。「……什麼意思啊?里包恩……」話中有著他藏也藏不住的苦澀和失落,微紅的眼眶彷彿快要滴出晶瑩剔透的淚珠,小巧的鼻尖也紅了一片。
  盯住綱吉強忍著不哭的小臉,里包恩若有似無的嘆了口氣,隨即轉身走出門外。「……要開會了,今天六道骸『又』無法出席了。」
  「里包恩先生!十代首領他……」
  「沒關係。」腳步絲毫沒有減慢,老實說,綱吉在霧守的房間裡幾近崩潰的模樣令他感到快要喘不過氣了。
  「但……但六道骸早就已經……」
  「沒有關係。」毫不留戀的步離霧之守護者的房間,里包恩的回答依舊是平平的、冷冰冰的。

  阿綱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知道那個男人已經離他而去,早一步到另一個世界報到了。
  他只是不想承認罷了……不想承認六道骸已經離開他的事實。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祝福。



  漫無目的的在後院裡散步,一會兒走,一會兒停,走走停停間還少不了一陣陣輕的幾乎聽不見的嘆息聲。
  曾經,他和骸一起走過這裡;曾經,他和骸一起在這兒賞月;曾經,他和骸一起在這裡交合……小臉頓時紅的恰似煮熟的蝦子,綱吉用力甩了甩頭,將自己的思緒拉離「限制級」的地帶。
  「首、首領……」猛然,綱吉身後傳出清脆好聽的輕喚,他不用轉頭就知道是誰。
  回眸給了個親切的微笑,綱吉將方才紊亂的思緒巧妙的藏了起來。「有什麼事嗎?庫洛姆。」
  看見首領友善的笑容,庫洛姆緊張的心情才平穩了一些,她羞怯的走到綱吉身邊,顫抖的小手緩緩呈上一盒包裝精美的禮品。「生、生日快樂!首領!」
  深褐色的眸子瞬間瞪大,目光落在庫洛姆手中的禮盒上,久久沒有吭聲。
  直到庫洛姆開始出現困惑的神色,綱吉的褐眸才緩緩恢復原狀,但並沒有接下眼前的禮物,反而僵硬的轉過身去,背對著滿臉問號的庫洛姆。
  「我早就沒有生日了,庫洛姆。」
  悽涼的、哀傷的一句話,刺的庫洛姆的心隱隱作痛。她難過的垂首,滾滾的淚珠開始在水汪汪的眸中積聚。
  「首領……」
  「今天……」
  嘴角勾起淡淡的淺笑,雙眼彷彿作夢般的望向遠方,好似那兒有他思念已久的人。
  「是骸的忌日唷。」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妥協。



  「阿綱,還是不肯和其他家族公開交誼嗎?」里包恩不悅的撇嘴,雖然他明白綱吉這麼做的原因。應該說,就是因為明白綱吉這麼做是為了六道骸,他才會倍感不悅。
  竟然為了一個男人而讓整個家族搞自閉!
  「這是以防萬一。」天曉得會不會再發生一次那種事情!褐眸又再次暗了下來……他沒有自信能再撐過一次那種椎心刺骨的痛苦。
  雖然失去骸會是最痛的,但其他人給的痛也不會少的讓他無所謂。
  「但……十代首領,這樣下去不行啊!」向來最支持綱吉的獄寺終於也忍不住開口了。「很多家族都已經對我們的應對感到疑惑了!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
  「拜託你,獄寺……這是我做的決定。」就當他沒用、就當他懦夫,他不想再讓任何人去冒險!
  「但是阿綱……」
  「求你們別讓我再想那件事!」失控的大吼著,瞬間將在場的反對聲浪一掃而空。

  要不是他的無力,骸就不需要親自去找對方談判!
  要不是他的天真,骸就不會因獨自去談判而送死!
  都是他、都是他的錯!六道骸是被他──澤田綱吉害死的!

  「……但彭哥列這樣下去行嗎?」冷冷的瞥著綱吉難得發怒的容顏,里包恩的語氣一點溫度都沒有。「你想毀了犧牲六道骸換來的彭哥列嗎?」
  渾身一震,綱吉顫抖著身子轉向里包恩,用力咬住下唇……他憤怒、不甘心的情緒完完全全表現在臉上,和從前不斷壓抑的他截然不同,這讓眾人稍感詫異。
  「首、首領……」見狀,藍波連忙好聲好氣的想當和事老。
  「你懂什麼!你們究竟懂什麼!」憤怒的大吼著,完全將藍波的勸阻聲蓋了過去。「為什麼死的是骸!為什麼當時我不自己去談判!為什麼、為什麼!因為我無力、因為我沒用!」壓抑已久的情緒瞬間爆發,綱吉痛苦的將桌面敲出一個大洞。「為了家族、為了彭哥列、為了大家!骸就這樣犧牲了!他明明不管家族、憎恨黑手黨、不愛大家,但他為什麼要犧牲!」
  「十、十代首領……里包恩先生沒有那種意思……」
  「阿綱……你先冷靜一下……」
  「澤田,先冷靜下來吧!」
  但爆發的情緒根本停不下來,綱吉悲痛的朝里包恩吼出自己已經達到臨界點的痛苦。
  「為什麼他需要我的時候,我卻不在他身邊!為什麼他死的時候,我卻待在最安全的地方!為什麼我這麼愛他,但卻要繼續守住他最憎恨的事物!」
  待綱吉吼完後,室內陷入一片死寂,每個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連一向泰然自若的里包恩都不例外。
  過了好一會兒,里包恩才警告似的開口。「阿綱,你……」
  「夠了!我不想聽!」說來說去都是那些話,他聽的都會背了!二話不說,綱吉立刻起身,頭也不回的奔出辦公室,留下好幾朵烏雲在各個守護者和門外顧問頭上下雨,表情難看的彷彿綱吉摑他們各一巴掌似的。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我。



  鮮豔刺鼻的血花染在純白的西裝襯衫上,綱吉面額發冷的瞪視著胸口上的槍傷,不一會兒小嘴也咳出可觀的血量。
  「十代首領!」該死該死真該死!他們竟然沒一個人來的及替首領化解危機!
  「獄寺!他們在那裡!」平時的好好先生瞬間換上羅剎臉,山本怒氣沖沖的砍殺圍繞在綱吉周圍的敵人。
  「竟然敢對澤田下手!」以拳頭當武器的了平更是無人能敵,敵人們都在扣扳機前就被一拳打昏,癱在地上爬不起來。
  「首領!振作點!」一邊扔手榴彈,一邊跑向綱吉,稚氣的臉上寫滿了驚慌,看起來快哭了。
  「首領!首領!」焦急的將手放在綱吉的傷口上,想替臉色愈來愈蒼白的綱吉止血,庫洛姆緊抿著小嘴,淚水源源不絕的從左眼中流出。骸大人已經離開了,首領千萬不要離開啊!

  全身的力氣都開始消退、眼前的光景逐漸模糊……胸口的傷口讓他的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但腦中的意識卻愈來愈昏沉、愈來愈渙散……眼皮不斷地顫抖著,虛弱的想張大,但卻又不聽使喚的下滑……
  這就是死亡嗎?
  他有種一旦合上了雙眼,就在也張不開的感覺……
  骸……當時你也有這種感覺嗎?
  你會不會恨我不在你的身邊?

  『吶……親愛的綱吉……』

  記得那是他趕到時,僅能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就算……到了地獄……你也永遠……是我……親愛的……綱吉……』

  他沒有特意尋死,是上天成全他的離世。
  他沒有刻意追隨骸,是現實逼迫他拋棄大家。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真實。

  「對不起……里包恩……」為上次的暴走留下一個道歉。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祝福。

  「謝謝妳……庫洛姆……」為上次的祝福給予一個道謝。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妥協。

  「大家……很抱歉……」為自己這次的長眠感到不捨。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我。

  「骸……我來了……」

  染滿鮮血的頭在斷氣的剎那垂下,美麗聖潔的光芒在眾人心中殞落。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