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2 (金) | Edit |

※延續「習慣的空氣」一篇XD
※上面提到的文章在論壇裡,不過就算沒看過應該還是看的懂(?)
※但老實說,還是要看過後比較能理解這篇想表達的意思(你很煩欸##)
※「習慣的空氣」裡的骸對綱吉十分冷酷,態度和這篇有著天差地遠。
※最後,H有慎入。(太慢說了##)

後記:

這個TERM的考試完蛋了喔耶!(被巴出去)
希望我至少能低空掠過……Orz

這篇是延續之前跟阿蝶的MSN合文「習慣的空氣」XD
因為我真的很想寫出差異……(欸)
然後又很不甘心上篇H我那麼虛(毆打)
就生出這篇ˇ
爆字數了XD|||
希望大家喜歡ˇˇˇˇˇ

上一篇的骸骸對綱吉真的很殘忍……(掩面)
雖然沒有虐身啦,不過心可是被虐透透了(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黑色的高級轎車停在校門口,車門開啟,該校的風雲人物六道骸從車上走了下來,渾身散發著玉樹臨風的王者氣息。但今天,他反常的沒有直接走進校門口,反而走到車門的另一邊,親自替車內的另一名少年開門。
  見狀,原本在校門口尖叫的粉司們瞬間變成了啞巴,紛紛揉了揉眼珠子,不敢相信的瞪著眼前的景象。
  照理說,坐在車裡的另一名少年應該是地位低賤的澤田綱吉,以往都是等到骸大人進校門口才會悄悄的從車裡探出頭來,然後無聲無息的走進校門口,沒有人會注意到他的存在。
  難不成澤田綱吉終於被骸大人踢出家門,那個位置則被骸大人的「情人」坐走了?
  這麼想也比較有真實性,而且前幾天澤田綱吉還是被怒氣沖沖的骸大人粗魯的抓回家的呢!現在應該在某條街上流浪吧──

  「骸、骸少爺……您不需要……」以上的輿論,全被車內發出的稚嫩聲給推翻掉,七嘴八舌的三姑六婆和三伯六公現在只能睜大雙眼盯著骸大人怪異的舉動,下巴合不起來。
  「綱吉不下車,我只好親自來請綱吉下車囉。」和先前不同,骸小心翼翼的握著綱吉白嫩嫩的小手,彷彿對待珍寶一般,但車內的綱吉似乎很不情願。
  「不……骸少爺應該先進去……我、我沒有資格……」小手已經被拉出車外,但身體絲毫不肯移動半分。
  「……綱吉。」
  「是?骸少爺──呀啊!」下一秒,綱吉就被骸橫抱出車外,小臉紅通通的彷彿剛做完三溫暖似的,雖然看的出他百般的不情願,但也看的出他不敢做出太激烈的反抗。

  為什麼?因為他只是六道家的一個小僕人。
  但如果是那樣,現在這個情況又怎麼說?

  「我是你的誰?綱吉。」將唇靠在綱吉耳邊,低沉悅耳的嗓音讓白淨的小耳瞬間染紅。
  「我、我的主人……骸少爺……」頭頂好似在冒煙,綱吉始終低著頭不敢抬起來。
  「前面對,後面錯。」閃爍著光芒的異瞳不悅的瞇了起來。
  「欸?」小臉錯愕的抬起,對上骸那狡詐戲謔的笑容。
  「別叫我少爺。」主人沒錯,稱呼錯了。
  「……但、但是……」他沒資格這麼叫啊!
  「這是命令唷,小綱吉。」邊說,還邊抱著綱吉走進校門口,一旁飄來的奇特目光全被他從容的彈開,但被抱在手上的綱吉卻將頭愈縮愈裡面,最後所幸整個埋進骸的懷裡。
  見狀,骸才滿意的放過他,刻意放慢腳步,悠閒的走入校舍,外頭一雙雙錯愕的眸子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中午。

  綱吉望了望時鐘,分針就快要在十二點和時針會合,他得盡早奔到餐廳去點餐,否則晚到了就只能乖乖排隊,屆時他們的午餐就得延後了。
  他的午餐延後沒關係,甚至不吃也無所謂,但骸少爺的可是半分鐘都不能等。
  「骸少爺,請問您想吃什麼?」一如往常的詢問骸想吃什麼,綱吉拿出平時使用的小筆記本,準備記下骸指定的餐點。
  「綱吉。」懶洋洋的將手臂撘在綱吉身後,但後者並沒有察覺。
  「是?」水汪汪的大眼瞅著骸,等著他講出答案。
  但等了半天,骸就是遲遲沒講出他到底想吃什麼,綱吉困惑的皺了皺眉,焦急的望了望時鐘,又轉回來盯著骸……到底要吃什麼?時間一到,這裡的學生都會爭先恐後的衝到一樓的販賣部,不是他自誇,但憑他這種弱雞般的體質在這場鬥爭中很快就會陣亡了。因此,以往的午餐他都會提早五分鐘下去買,反正他買的是六道骸的午餐,沒人敢反對。
  「……骸少爺?」雖然他的直覺很準,但還沒準到足以猜出今天的骸少爺到底想吃什麼。
  「嗯?」
  欸,竟然還反「嗯」一聲給他聽?
  「請問您想吃什麼……?」
  「綱吉。」
  「是?」眉頭的結更緊,因為骸又不說話了。
  綱吉這下真的一頭霧水了。

  噹──噹──!

  糟了!
  鐘聲才剛打完,全班的學生瞬間就跑的只剩下兩三隻小貓,其餘的全都擠到樓下去搶點餐了。
  綱吉呆坐在位子上,小嘴合不起來……完蛋了!這下子骸少爺的午餐怎麼辦?
  「骸、骸少爺……」嗚嗚,他就是笨嘛!光叫他的名字怎麼可能知道骸少爺想吃什麼!難不成骸少爺想吃他的名字?那種東西怎麼吃!
  而綱吉口中的「骸少爺」,早就已經移駕到教室角落的餐桌邊去。「來吧,綱吉,我們可以吃飯了。」拍拍自己的大腿,骸笑容滿面的朝綱吉勾勾手,似乎一點都不在意午餐的事情。
  「欸?可、可是……骸少爺……我、我現在不可能搶的到……」不要說搶點餐,沒被踩死在眾人腳底下就該偷笑了。
  「綱吉不是有帶便當嗎?」笑的合不攏嘴,骸的答案令綱吉呆了一呆。
  「咦?」他是有帶便當,但只不過是他自己做的簡單餐點,怎麼可能比的上學校大廚烹調的美食?更不用提每天在家裡都吃精緻美食的骸少爺,那種東西嚥的下去嗎?「但、但是骸少爺……」
  「別叫我少爺。」再提醒一次,骸又拍了一次自己的大腿。「綱吉,過來坐下。」
  欸?坐哪?
  他是下人,那裡怎麼可能有他的位置?
  不明白骸的意思,但命令還是得聽,綱吉只好不甚確定的將自己的椅子拉過去……
  「慢著,人過來就好。」在椅子離開原位的前一秒,骸又補了一句。
  又一愣,綱吉真的不懂骸少爺到底在想什麼了。顧不得那麼多,他只好乖乖的將椅子靠攏,順從的朝骸走了過去。
  「坐下吧。」第三度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這次綱吉總算懂了。
  小臉瞬間染成漂亮的緋紅色,纖細的身子僵在原地動也不動,活像一尊石雕像,唯一的差別就是石雕像不會臉紅。
  「但、但是骸少爺……」將便當放在桌上,綱吉試著做出垂死掙扎。
  但骸就像沒看見他的羞窘似的,大手一拉,綱吉便驚慌的一屁股坐在骸的大腿上,連想起身的機會都沒有,因為拉他過來的手臂牢牢的扣住他的腰,讓他想逃也逃不了。
  恰好在這一刻,平時中午會來找骸一起吃飯的狐群狗黨們打開了教室的滑門。

  沉靜了幾秒鐘。

  直到某狗黨A咳了一聲,其他狗黨才跟著回過神,緩緩走進教室,一臉詫異的打量著和平時不太一樣的骸。
  「骸,校花呢?」不用懷疑,上次被骸摟在懷裡的那位美女正是該校校花,因此才得以和骸在一起那麼久。
  但現在她怎麼不見了?
  「甩了。」輕描淡寫的說著,彷彿不過甩掉一隻蒼蠅似的,讓發問的狗黨嘴巴閉不起來。
  這下怎麼辦?連校花都滿足不了骸大人,會不會幾天後就看不見骸大人了?因為沒有讓他來上學的理由了。
  「但、但是骸……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今天就……」說話的同時,眼角還不時瞄了眼坐在骸腿上的綱吉。
  他們不是瞎子,一進門就看見澤田綱吉坐在骸大人的腿上,而且似乎還是骸大人硬拉他過去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不是只是個下人嗎?

  「我不喜歡她了。」簡單的帶過去,並順手打開綱吉的飯盒,彷彿那本來就是準備給他似的。
  骸大人拋棄的女人猶如過江之鯽,就連校花也不過才撐了幾個禮拜,畢竟骸大人的喜好反覆無常,換女人就像換衣服一樣簡單,所以他們其實對骸大人拋棄校花的舉動感到稀鬆平常。不過……

  骸大人不會是因為看上澤田綱吉才拋棄校花的吧?

  想到這,上回調戲綱吉的狗黨臉轉白、再轉青,困難的嚥了口口水,捧在手上的午餐隨著他的手抖啊抖的,抖出了不少湯汁。

  打開飯盒,裡頭擺著簡單的日式午餐,而且因為沒有蒸熱的關係,飯菜早已全然冷硬,跟學校大廚烹調的食物自然不能比。
  這時,狗黨又開始發表意見了。
  「這是什麼啊?今天你沒去買午餐嗎?骸。」笑嘻嘻地,狗黨A想將話題轉到午餐上,順便看能不能釐清骸大人到底在想什麼。
  「這東西看起來就不是很好吃呢!骸還是別吃了吧,待會拉肚子都不知道。」狗黨B自以為幽默的說著,完全沒發現身邊的狗黨在他發表意見後就緩緩挪步向後移。

  笨蛋就是會早死!

  骸沒有發飆,只是抬起眸子直盯著狗黨B,盯的他背部都開始冒冷汗了,骸才緩緩勾起嘴角的微笑……「呵呵……你對我老婆做的食物有意見嗎?」
  老婆?
  坐在骸腿上的綱吉終於有了反應,他的臉更加鮮紅,小腦袋似乎快要因為充血而昏倒了。
  終於,狗黨B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了,他遲疑的轉過頭去看已經趕緊和自己劃分界線的朋友們,再遲疑的轉回來看向骸大人……尷尬的扯了個難看的微笑。
  「哈、哈哈哈……骸、骸……我、我不知道那是你老婆做的……」而且,他壓根不知道始終獨善其身的骸大人什麼時候已經決定好老婆了?又是誰這麼「偉大」,能緊緊的抓住風流的骸大人?
  「現在,我想跟我老婆獨處。」笑容沒有褪減,但多了些許陰影,陰森森的。
  這下,再沒腦筋的人也應該懂了。
  那團狐群狗黨立刻二話不說的衝出教室,就連原本還待在教室的兩三隻小貓都抱著飯碗跟了出去,就怕跑太慢會被骸大人抓去血祭,當作飯後的運動。

  「好了,綱吉,現在餵我吧!」趕走礙事的人之後,骸愉快的對綱吉下達下一個命令。
  「呃?但、但是……骸少爺想和您的老婆獨處……」雖然他不知道是誰,但既然如此,他也應該立刻消失在骸少爺面前才是。
  「是呀,所以快餵我啊!綱吉,我快餓死了。」這倒是實話,但綱吉卻還是有聽沒有懂。
  「欸?那、那為什麼骸少爺不說想要吃什麼……」還要他在那邊猜半天,原本他還以為今天骸少爺不想吃飯了呢!
  「我說了。」遲遲等不到第一口飯,骸只好先抱住軟綿綿的身子過過乾癮。
  「咦?有、有嗎?」難不成是他的耳朵有毛病,才會老是漏聽骸少爺點的餐?
  「有。」嘴角勾起不良的微笑。
  「請問是什麼?」無論如何,先知道骸大人今天點的到底是什麼,日後骸大人又用這種奇特的點餐時,他才能有個頭緒。
  「綱吉。」嘖嘖了兩聲,骸好笑的搖了搖頭。虧他還耐心的回答了兩次,這呆人兒怎麼一點會意都沒有?
  「欸?但、但是少爺……」
  這次,骸沒有放過綱吉,他的大手抓住了綱吉敏感的部位,讓他頓時將想講的話全吞了回去,換出一聲低吟。「啊!」
  「我說過好幾次了,綱吉……」親吻著綱吉紅透了的小臉,並壞心眼的在上頭舔出水痕……「別叫我少爺。」



  還沒到午休時間,三年A班的學生就開始思考著中午要去哪裡午休,因為教室現在禁止進入。
  為什麼?裡面有惡鬼,還是妖怪?
  都不是,有的只是讓人聽了都會臉紅的嬌聲淫喘。

  「哈啊……啊啊……」全身赤裸的趴在地上,嫩白的雪臀高高翹起,裡頭的花蕾正在抵抗著男人熟練的舌技挑逗。
  溫熱的手掌握住綱吉熱力積蓄的部位,成功的讓才剛解放過一次的它再次抬頭,白皙的胴體不住的顫抖著,上頭印滿了清晰深刻的紅痕。
  「啊啊嗯……不……骸、骸少──啊啊……」綱吉求饒似的呻吟著,但連把話說完的機會都沒有,濕潤的菊穴便吞進了一根冰涼的手指,嬌媚的呻吟聲打斷了他微弱的求饒聲。
  「又要叫少爺?不對唷……下次再叫錯,我就直接在上課時要你!」別人可能只是說說,但他可是六道骸,說出來的話十句有十一句會成真,只是看他想不想節制而已──平常應該是這樣,但現在為了綱吉的面子,骸不會真的在課堂上要他,但為了警告這腦筋打死結的人兒,他只能擱下狠話。
  雖然綱吉的腦筋會打上死結,自己要負上百分之九十的責任。
  聞言,綱吉的小臉更加紅燙,熱的幾乎要將他給燙昏了。「啊……不、不……求求您……」他的面子可以不要,但骸少爺的可不行!尤其如果對方是自己這種低賤的人,骸少爺日後一定會抬不起頭來!
  「那就不要加少爺,也不要用敬語,明白嗎?小綱吉……」藉機擠入第二根指頭,骸的笑容更添邪氣,俯身咬住敏感紅潤的耳廓。
  「啊嗯……哈啊……哈啊……」認命的擺動著雙股,將埋在體內的指頭吸的更深,淫糜的腐水從交合處流了出來,空氣中瀰漫著無法形容的情色感。
  「對、就是這樣……好可愛吶,綱吉……」陶醉的輕吻著佈滿香汗的背部,第三根指頭緩緩塞入狹窄的甬道中。
  「啊啊……哈啊啊……」綱吉將大腿撐開,試圖減少異物入侵的怪異感,但才張到一半,被骸握在手中的前端便又再次達到高峰……「啊嗯嗯!」混濁的白液從芽頂傾洩而出,灑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嘴角的笑容擴大,骸緩緩抽出埋在綱吉體內的手指,並將蓄勢待發的火熱抵在不斷喘息的誘人洞口上……「我要進去囉,綱吉……」話落,骸輕撫著流滿汗痕的淨白下巴。「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可以嗎?」邪佞的加上這一句,讓綱吉的小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
  「哈啊……骸、骸……」難受的扭動著嫩臀,不經意的刺激著骸早已腫脹不已的慾望。
  「呵呵……乖,我在這……」溫柔的將手指放進綱吉嘴裡,然後用力讓自己衝進綱吉體內。
  「啊啊嗯!哈啊……啊嗯!」疼痛的刺激讓綱吉狠狠地咬住骸的手指,但那點痛楚對骸而言根本不算什麼,他依然故我的抓住綱吉的纖腰,不停地讓自己在綱吉體內進進出出,最後甚至停留在綱吉體內,在裡頭洩出他的一切……「哈啊……」摻雜著白濁色的液體從連接著慾望的穴口流出,啪啦啪啦的滴在地板上。
  「綱吉……我愛你……」緊緊的擁住身下的人兒,和他一起達到了歡愛的高峰──
  「啊啊──……」隨著最後一次的淫喚,教室內的情色氣息才緩緩退去……



  午休後,一群笨手笨腳的男人正手忙腳亂的清理著教室的角落,急著在大家返回教室前將骸大人「犯罪」的痕跡清掉。
  綱吉滿臉通紅的看著那群平時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們狼狽的清理著剛才「辦事」的現場,最後實在是看不下去,他扶住桌邊,想起身一起清理……
  「慢著,綱吉別忘了,你體內還有『東西』等著我回家挖唷,乖乖坐著吧。」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完,便將綱吉拉回自己懷裡,而後繼續監視那群大少爺清理穢物。
  「但、但是……骸少──」在話說出口的前一刻,綱吉趕緊捂住自己的嘴,然後支支吾吾的改口。「骸、骸……那、那種東西讓別人清不好……」愈說愈小聲,愈說臉愈紅,最後甚至不敢抬頭看向骸,只能低著頭冒煙。
  但骸卻像沒聽見綱吉說話似的,逕自抱著綱吉起身。「我和可愛的綱吉要回家了,把這裡收拾乾淨,然後替我們向老師請早退,明白嗎?」
  正在清理的大少爺們將頭轉了過來,一個勁的點著頭。
  欸?這、這樣可以嗎?
  「骸、骸……」這是他第一次翹課耶……他只是個卑微的小僕人,這樣……不、不太好吧?
  「不用擔心這個,我會處理的。現在……」拉出一道充滿情色光彩的淺笑。「我要回家替綱吉『清洗』囉!」
  聽罷,綱吉只得羞的低下頭去,什麼都不敢講,而且就算他講了,骸八成也會當作沒聽見。

  「……骸少爺。」被骸抱上車的綱吉淡淡的開口。
  「……」沒有答話,但骸摟住他的力道加強,代表有在聽他說話。
  「您只是玩玩的對不對?」只是因為他很平凡,和骸少爺平常玩的美女不同,才會有新鮮感,對吧?
  「當然不是。」即刻否認,骸攫住綱吉的後腦杓,強迫他正視自己。「哎呀……看來區區的口頭動作不能讓綱吉明白我的愛呢……」大辣辣的在綱吉的嫩頰上舔出一圈水痕,並親了幾口小吃嫩豆腐。
  「唔……但、但是我……」根本配不上骸少爺啊!
  「不用想太多、也不要想太多……只要相信我就好。」擁住懷中的人兒,骸用難得正經的語調說著。是他的錯,所以他要想盡一切的辦法彌補,就希望綱吉能早日釋懷。
  「骸……」不自覺的喚出骸的名字,綱吉面紅耳赤的乖乖被擁著,心底湧起一股從來沒有過的幸福感……真的可以嗎?他真的可以這麼幸福嗎?
  「說到這裡……綱吉。」
  「咦?」
  「剛剛你是不是叫我骸少爺?」
  「……呃!」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