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1 (木) | Edit |

※悲向,慎入。

後記:

有人問我為什麼短文都是悲向……
因、因為我很喜歡這種感覺QQ(欸)
啊啊啊這種深不見底的情感實在是太迷人了……(掩臉(被巴出去

然後祝大家情人節快樂XDDDDDD
可惜前面的悲向不是開玩笑的(被巴掌)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能愛上你真是太好了,綱吉。』

  第一次,聽見這麼溫柔的聲線從他口中傳出。
  頭一回,看見這麼悲傷的表情出現在他臉上。

  圍繞在身邊的霧氣緩緩退去,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也隨著迷霧一同消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切的一切,彷彿只是一場夢。
  一場真實而悲傷的夢。



  獨予愛你。



  啪沙。
  好幾本厚重的任務報告書一股倒地被扔到綱吉桌上,正在簽寫文件的鋼筆瞬間被弄歪了一邊,漂亮的弧線畫過乾淨的文件表面,綱吉不禁翻了個大白眼,抽了一張紙巾將逐漸渲染開的墨水吸乾,阻止它繼續殘害這份重要文件。
  「……里包恩,不能麻煩你好好的把文件擺好嗎?」
  「這是要提醒你專心處理文件,別被其他事情分心。」
  不解的皺了皺眉頭,將散亂一桌的文件分類擺好。
  「什麼意思?」
  「霧之守護者……又來找你了唷。」
  剛沾好墨水的鋼筆停在半空中,幸好它是設計良好的高級品牌,否則多餘的墨水早就隨著筆尖滴落在剛整理乾淨的桌面上,但不過幾秒,又開始在文件上動作,並拿修正液將畫髒的部分塗乾淨。
  「任務剛結束,來找我報告是正常的。」
  「是嗎?」
  對於綱吉的應答,里包恩不留情地給予不信的嗤笑,因為他相信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霧守非常喜歡綱吉,而後者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也看的出來他對霧守格外的溫柔,似乎有著一份對其他人所沒有的特殊情愫。
  「那希望霧守待會不會在你的辦公室待太久。」
  意有所指的訕笑著,便轉頭離開辦公室。綱吉只得當作沒聽見,埋首於小山般的文件中,但那雙誠實的小耳早就顯出了他的困窘,紅的足以媲美窗外的美麗夕日。
  待里包恩出去不久,清脆的敲門聲遂然響起。
  擺動的鋼筆靜止了一會兒,但隨即又開始振筆疾書,並輕輕應了一聲,示意門外的人可以進來。
  大門打開了,黑色的長靴踏上了高級的瓷磚地板,發出喀喀喀的步行聲。
  在最後一個簽名尾端勾出一個完美的弧形,將鋼筆放進筆架內,對來者露出溫柔的淺笑。
  「任務辛苦了,庫洛姆。」
  站在辦公桌前的紫髮美女緊張的抖了一下,小臉浮上了淡淡的紅暈,美的令人無法將目光移開。
  她羞澀的將一疊報告書遞給綱吉,好讓他檢閱這次任務的詳細資料及回報結果。
  「首領,您也辛苦了……需、需要我替您到杯茶嗎?」
  悅耳的鈴音微微顫抖著,聽的出她緊張到連話都快要說不清楚了。
  「不用了,謝謝妳,庫洛姆……妳也很累了吧?坐下吧,閱讀這份報告需要一點時間。」
  「啊,不用了,我願意站在這裡等首領閱讀完。」
  因為,沙發椅離綱吉太遠了,她想拉近一點跟綱吉的距離。
  「……這樣嗎?那我也不勉強妳了。」
  明白庫洛姆在想什麼,但綱吉選擇假裝不知道,將目光鎖在眼前的報告上,盡量不飄到庫洛姆身上……他沒有資格接受這份感情,也不想接受,庫洛姆是個優秀美麗的女性,比他還要優秀百倍、甚至千倍的對象不知凡幾,沒必要為了自己這種人浪費寶貴的青春。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直到綱吉總算閱讀超過一半頁數時,庫洛姆又開始開口說話了。
  「首領,聽說京子小姐結婚了呢。」
  褐眸微睜,翻閱報告書的小手頓了一下,但旋即輕咳了幾下並開始動作,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是呀,可惜我們太忙了,沒時間去參加她的婚禮。」
  「……首領,您仍然喜歡京子小姐嗎?」
  這一問,綱吉的動作又停止了,這次他甚至放柔了眼神,無盡的溫暖和令人看不透的情愫充斥了他的眼神,嘴邊掛著溫和動人的微笑。
  「是呀,我可能一輩子都會喜歡她吧……畢竟她是我的初戀,而且真的是非常善解人意的女孩子。」
  這句話,讓庫洛姆重重的震了一下,水亮的唇瓣抿了起來,看來似乎對綱吉的回答感到十分失望。
  「那首領會難過嗎?對於京子小姐結婚的事情……」
  「啊,這倒不會。」聽罷,綱吉輕輕擺手否認,令庫洛姆不解的眨了眨眼。「我很喜歡京子,但是喜歡當她的朋友唷。抱歉、抱歉,我誤會妳的意思了。」
  殊不知,這句話帶給了庫洛姆多大的勇氣,原本黯淡的紫眸瞬間向被注入能量一般的亮了起來,充滿期待的凝視著綱吉,後者在接到這股視線之後,有點尷尬的繼續檢視文件,沒有繼續說話。
  「那首領……沒有喜歡的人嗎?」
  深吸了一口氣,綱吉早就料到庫洛姆會問這個問題。
  「可以算有吧。」
  如果答沒有,庫洛姆就會抱著不必要的期望,還是快刀把這段感情斬斷比較妥當,別讓庫洛姆在他身上浪費太多時間……綱吉是這麼想的,但沒想到庫洛姆在聽見這個答案之後,閃閃發亮的紫眸更添光彩,一瞬也不瞬的盯著綱吉,似乎希望他能說出她想聽的答案。
  「是、是怎麼樣的人呢?」
  「呃,他啊……」眼神再度放柔,但卻和想到京子時不一樣,是另一種更深沉、更難理解的一種複雜情感。「是個非常自我中心的討厭鬼。」
  一愣,庫洛姆臉上的期待瞬間被錯愕和困惑取代,眼巴巴的望著陷入自我世界的綱吉。
  「他不管做什麼都是以自己為中心,從來不理會其他人的感受,除了我以外……雖然有時候,他也會為了自己的私慾而故意忤逆我,但絕對不會做出傷害我的事情……」
  將小手放在心口上,柔和的眸子漾著波波水光,彷彿再多一滴水便會潰堤。
  「為了我,他甚至願意放棄所有的一切……」
  「首領……?」
  「是啊……就是一個自我中心的討厭鬼……一個深愛著我的笨蛋……」



  『呵呵呵……沒辦法囉,綱吉,我的存在只會讓這個世界繼續扭曲下去。』
  『怎麼可能!你也是這個世界的一份子!不要說傻話!』
  『哦呀,我誕生的目的就是毀滅這個世界唷,親愛的綱吉……你還記得我最初的目的嗎?』
  『……那些都過去了!現在的你根本不會去想那些──』
  『但我必須想吶,你明白嗎?綱吉……那是我存在的意義,我要是放棄了,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唷。』
  『……』
  『吶,話雖如此,我還是會繼續撐下去的唷,反正這個世界的扭曲才剛開始而已嘛。』
  『總算說出一句像樣的話了!我們一起想辦法吧,骸!我相信一定有其他路可以走!』
  沒有回話,僅是喫著淡淡的淺笑,靜靜地回抱摟住自己的綱吉。



  「首領?您怎麼了?」
  思緒猛然被拉了回來,綱吉愕然發現自己的小臉上早已淚流成河,趕緊抽了幾張面紙將眼淚擦乾,並對庫洛姆扯出了一個極度不自然的笑容,反而令後者更加疑惑且擔憂。
  「我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您沒事吧?首領……剛剛聽見您在喃喃自語呢。」
  「咦?呃,我、我有胡說什麼嗎?」
  坦白的搖了搖頭。
  「您只是一直罵笨蛋、討厭鬼,然後唸著一個名字……首領,『骸』是誰?」



  在和骸爭論的幾天之後,街道上起了難以理解的大霧,幾乎要掩蓋掉所有視線,濃到幾乎無法出門。
  就在這樣的日子裡,綱吉怎麼找都找不到骸……困惑的站在骸房間的落地窗前,偶然看見底下的大樹旁站著一道黑色的修長人影,綱吉輕嘆了口氣,隨即跑下樓去找那個我行我素的男人。
  但才剛走出大門,一道彷彿遠方飄來的嗓音便喚了他的名,阻止他繼續前進。
  『綱吉,別再走過來了。』
  腳步止住,綱吉聽的出這是骸的聲音,但卻像被這層霧覆蓋似的,遙遠而縹緲。
  『你在這裡做什麼?骸,現在霧這麼濃,我們還是回總部吧。』
  『哦呀,你可以回去,但是我不行唷,親愛的綱吉。』
  愣了下,綱吉下意識的想走上前詢問,卻又被骸制止了一次。
  『別走過來,綱吉,拜託你……』
  聽見這句,綱吉不得不停步了,因為「拜託」這個詞是不存在於六道骸字典裡的,但現在卻被他拿來制止自己……
  『骸,你想做什麼?』
  『我們前幾天就討論過了唷,綱吉……但有件事情我沒跟你說,扭曲一旦開始,這個世界很快就會被吞噬,到時候所有人都會消失,所有存在的東西都會歸於虛無……』
  察覺到不對,綱吉想舉步走上前,但這次雙腳卻不聽使喚,彷彿生根一般的扎在地表上,令他動彈不得。
  『其他人消失都無所謂,他們對我而言一點都不重要……但是,』轉過身來,綱吉總算能看見他的表情了……那張俊臉蒼白的不似活人,嘴角仍然掛著不可一世的微笑,但摻雜了淡淡的哀傷。『我不想看見你消失……就算只是一瞬間,都不想看見唷,親愛的綱吉。』
  濃霧沒有消散,也沒有增濃,綱吉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骸的身影,但他卻又彷彿置身在另一個世界一般,在霧中若隱若現。
  『就算只是一秒,我也無法忍受……在消失之前還得看見你離開我,太痛苦了呢。』
  他笑了,笑的溺愛、溫柔。
  『不……骸!你答應我的!你答應過我的!』
  焦急的高喊著,但雙腳仍是動也不動,急的綱吉為了想掙脫地面而跌跪在地上,淚水不爭氣的從眼眶中竄出,表露了他內心那害怕失去的空洞感。
  『呵呵呵……我沒有答應你唷,親愛的綱吉,我當時沒有回答,記得嗎?』
  『笨蛋、笨蛋、你這個笨蛋!你怎麼可以丟下我!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
  恐懼感彷彿小蟲一般爬滿了綱吉的全身,內心的空洞愈來愈大,強烈到幾乎要令他窒息。
  『我的世界只有綱吉一個人唷……對綱吉而言,就算我先消失了,你也許會很難過、很傷心,但還有其他人當你的支柱,讓你不至於崩潰唷,但是我嘛……』
  笑容擴大,在他四周瀰漫的霧氣也愈來愈濃,幾乎要遮住他高挑的身軀。
  『我無法忍受沒有你存在的世界,我無法接受你會從我心裡消失的事實……一小秒鐘也好,一瞬間也罷……完全無法忍受。』
  『原來,這就叫做害怕呢……綱吉,那種無法克制悲傷、絕望跟冰冷的情感,原來就是「恐懼」啊……』
  『骸……』
  『吶,這些情感實在是太寶貴了,你總是能帶給我許多驚奇唷,綱吉。』
  到此,綱吉的回答已變成細碎的啜泣聲,圓眸周圍多了一圈紅腫,抬頭仰望著就在眼前卻無法觸及的骸……
  而骸,僅是靜靜的站在遠處望著他,臉上掛著一貫的微笑。
  『能愛上你真是太好了,綱吉。』

  第一次,聽見這麼溫柔的聲線從他口中傳出。
  頭一回,看見這麼悲傷的表情出現在他臉上。

  圍繞在身邊的霧氣緩緩退去,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也隨著迷霧一同消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後,他便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睜眼甦醒,發現自己已經躺在房裡的床上,身上穿著平時習慣穿著的睡衣,窗外也沒有那麼濃的大霧,一切都和往常一樣,絲毫沒有改變。
  但直到綱吉轉頭望向床頭櫃上的照片之後,他的呼吸就靜止了,幾分鐘過後,晶瑩的淚珠一顆顆滑下柔嫩的臉龐……照片中,只有他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微笑,原本應該站在他身後的男人消失了。



  「『骸』嗎……是你們不知道的人唷,一個很愛、很愛我的自私鬼。」
  庫洛姆靜靜的凝視著綱吉,原本熾熱的期待目光早已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了解和祝福……雖然不知道那是誰,但首領在提到他時,會露出她從來沒有看過的表情,還會掉出平時不輕易落下的眼淚……他在首領心中一定佔有很大、很重要的地位。
  那種層級的情感,她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我明白了,首領……謝謝您肯告訴我這些。」
  她相信,對首領而言,那些是不堪回首的過去,因而感到愧疚不已,並致上萬分的感謝。
  沒有答出客套的話,綱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並輕點了點頭,將簽好的文件交給庫洛姆,目送她離開辦公室。



  為什麼我還記得你呢?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我覺得很幸福。
  這個世界只有我認識你、記得你……只有我的世界,有你。
  獨予愛你。

  只有我,愛你。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