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3 (金) | Edit |

※H有慎入
※怎麼辦,真的每一篇都工口了(被打爆)

後記:

請各位在扔我石頭前先聽我解釋……(馬上被扔)
我、我不是故意要H的……而且這篇的H也不長,才那麼一點點而已(被巴)
只是怕嚇到連半點H都不敢看的讀者
所以才標上H慎的警告標語

快要開學了(黑白)
美好的時光永遠都是那麼的短暫啊……
不過!開學就可以拿到戒指了!(什麼戒指)
朋友到日本幫我買的大空戒和霧戒啊Q口Q!!!!!!
太棒了好期待呀ˇˇˇˇˇ(欸)

最近論壇常常掛點ˊ3ˋ"
希望主機能爭氣點啊Orz
謝謝大家的支持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綱吉,到學校之後一定要直接進教室,不能在外面閒晃唷!」鄭重的按住綱吉的肩頭,骸面色凝重的說著。
  「是……」瞄了眼被骸捏住的肩膀。
  「不可以看其他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再次下達命令。
  「是……」將目光拉回恨不得將俊臉貼在自己臉上的骸。
  「不管是誰說的話,都不要去聽,也不要去理,更不要去實行!只能聽我本人說的!」當然包括的從前那群死黨還有自己以前交過的女人。
  「是……」乖巧的再應一聲。
  「還有……」
  「骸大人。」一道冷漠的聲音打斷了骸的話,後者不悅的轉過頭來,瞇眼打量了微微前傾的千種。「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為什麼一定要我親自去會談?」臭著一張臉,骸冷冷的瞪視著千種,再瞟了眼一旁同樣苦著臉的犬。
  「因為骸大人學校校花的父親。」語氣依舊是冷冷淡淡的。「上回向您提出跟他女兒的親事,卻被您一口回絕了,他不想因此而放棄和六道集團有更進一步的商業關係……」一口氣將要好幾句才能講完的話講完,千種的臉卻連抽都沒有抽一下。「所以他想了很多方法,這次……」
  「這次他連自己看上的名模美女都帶來了,希望骸大人能多看她們一眼。」犬將千種接下來的話搶著講完,然後擺出彷彿剛從水溝裡撈起來的臭臉。「都跟他說骸大人看不上眼,他卻說相信那些美女一定可以讓骸大人狠心拋棄澤田綱吉。」
  聽到這,骸的臉色更沉,還露出一抹不屑的淺笑。「是誰跟他講綱吉的事?」
  「骸大人!您應該比我們更清楚啊!除了那個校花還有誰!」犬又恨恨的把千種的話搶走,氣呼呼的吼向「罪魁禍首」,但被回瞪一眼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縮回原位。
  「犬,我知道你很討厭那位董事長,但火氣沒必要這麼大吧?」因為那位董事長是有名的風流美男,總是一口氣帶著好幾名美女在身邊,雖然已經有女兒了,但風流的作風依舊不改,最重要的是,在年紀輕輕的骸將六道集團拉起來前,最看不起骸的就是那傢伙。
  什麼事都可以,就是不可以輕視骸大人!
  「……所以這次的會談其實是送女人,要我親自去拒絕?」俊臉冷的快要結冰了。
  「是的。」千種面不改色的回答。
  「那好,綱吉跟我一起去。」連想都沒想就把綱吉身上的書包扯掉,不准他上學。
  「但是骸大人,老爺和夫人那邊……」老爺和夫人雖然很疼愛澤田綱吉,但還不知道骸大人對澤田綱吉的感情,更不知道骸大人已經到把人家拖到床上去「互相了解」的地步了,為了不嚇壞他們老人家,澤田綱吉苦苦哀求骸大人暫時不要跟老爺和夫人講,而骸大人也應允了。
  推了推眼鏡,千種明白澤田綱吉的心思。
  在澤田綱吉心裡,骸大人只是把他從「奴隸」升級為「男寵」,根本不是他真正的「情人」,如果現在就讓老爺和夫人知道的話,以後會給骸大人造成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跟他們講實話。」
  「不、不可以!」只有在這種時候,綱吉才會一反平時唯聽是從的模樣,堅決不讓骸「鑄下大錯」。「骸少爺,我一個人也可以上學!」畢竟他又不是三歲小孩,連上學都要別人陪,更何況在骸少爺開始「玩」自己以前,他也跟自己一個人上學沒什麼兩樣。
  沒有理會綱吉的抗議,甚至捂住綱吉的嘴不讓他說話,骸的笑容絲毫未減半分。「記得一定要跟父親和母親說清楚,我不會跟綱吉以外的人結婚。」一聽見「結婚」兩個字,綱吉又驚又急的開始掙扎,清澈的褐眸內有著不贊同和無法置信。
  骸少爺怎麼可以跟他這種人結婚!
  就算骸少爺對同性比較感興趣,也絕對不能是他這種卑賤的下人!
  「是,骸大人。」二話不說拿出手機連絡老爺和夫人,而綱吉更是急的快哭了,在骸的懷裡扭來扭去、不斷掙扎,還將手臂伸的筆直,想勾到千種放在耳邊的手機。
  「哎呀……不行唷,綱吉。」緊緊的抱住綱吉,並惡質的舔了舔敏感的小耳朵,綱吉低吟一聲便失去了反抗的力氣,軟綿綿的靠在骸懷裡。「你再動下去,擦到『危險地帶』的話,我可能會直接在這裡要你唷……」不懷好意的將手伸進綱吉的制服內,以增加自己說的可信度。
  就像被點穴一般,綱吉瞬間停止剩下的無謂掙扎,滿臉驚恐的望向骸……後者依然笑咪咪的,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騙人,而且依上次保健室的經驗來看,骸只要說到就一定會做到。打了個哆嗦,綱吉不再掙扎了,但還是不情不願的盯著千種手上的電話,彷彿只要盯久一點它就會自爆似的。
  「交代完畢了,骸大人。」慢條斯理的將手機收回衣袋內,千種淡淡瞄了綱吉一眼,打破了他最後的期望。「老爺和夫人都很高興,說您終於想通了,他們總算不必繼續擔心您的將來了。」
  什麼?
  綱吉錯愕的將兩顆眼珠子瞪的大大的,表情詫異的好像千種剛才說自己是外星人似的。
  「聽見了嗎?綱吉,真是太好了呢。」將微啟的小嘴合上,骸笑容可掬的撫摸綱吉細緻的嫩頰。
  好?哪裡好了!一點都不好!骸少爺一定會後悔的!
  綱吉無奈的垂下腦袋,但他知道現在自己說再多都沒用,只好暫時順從骸少爺的「荒謬」決定,反正骸少爺早晚會後悔,到時自然會將他一腳踢開,屆時他就可以回到僕人的職位上。
  對,最後的結局一定是那樣!現在他能做的,就是不要抱太多無謂的期待,否則將來會替骸少爺添麻煩。
  目光落在綱吉下定決心的小臉上,骸輕輕嘆了口氣,但沒多說什麼……算了,自己造的孽就要自己承擔,他自找的。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內,西裝筆挺的男人坐在骸對面的位子上,臉上都掛著一張假笑。骸輕蔑的打量著他讓許多女孩為之瘋狂的臉,再看看他身後一排女人──雖然那個男人強調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不屑的斜睨著他,然後驀然起身。
  「失陪一下。」起身,並撘住綱吉的肩膀,要他乖乖在位子上等,並不要在乎那些雜魚們說的話。
  骸出去後,千種也馬上跟了出去。
  抓住這個機會,辦公桌對面的人立刻開砲攻打過來。
  「你就是澤田綱吉?」剛才的親切態度就像面具一樣被他收了起來,不客氣的用斜眼打量綱吉,隨即發出一聲嗤笑。「看到我身後的美女群你也該有所覺悟了吧?乖乖退出才是最聰明的做法,否則被拋棄的時候可是很難看的唷!」
  盯了他好半晌,綱吉緩緩將視線移到他身後的美女群身上……雖然他不認為自己配的上骸少爺,但他也不喜歡這群看似漂亮的美女。雖然骸少爺在學校過的很荒唐,交過的情人多的足以塞滿整個操場,但個個都是有內涵的漂亮女孩,縱使個性驕縱了一點、任性了一點,也絕對都不會是那種空有外貌沒有內在的花瓶。
  但那位董事長帶來的美女群……老實說,都很美,但實在是看不出她們會有什麼內涵,而且老是把下巴抬的高高的,用鼻孔看他。偷偷在心裡吐槽,但綱吉沒有吭上半聲,默默的讓那位董事長講下去,反正惡毒的言語他早就聽到麻痺了,現在除了骸少爺親口說的話以外,其他事情都不會讓他動搖。
  「你是用什麼方法綁住六道骸的?還是抓住了他什麼把柄?」
  聽著他那些自以為是的推論,綱吉皺起眉頭,無奈的別過頭去……以往,不管其他人怎麼鄙視、欺負他,他都很少討厭別人,但這位董事長他真的喜歡不起來。

  「骸大人,您還好嗎?」
  「我很好……只是看見他帶來的那一群女人,覺得有點想吐而已。」笑容依舊掛在臉上,不屑的神情也愈來愈明顯。
  「比想像中的還多一點。」
  「一點?呵呵……那一排至少有十幾個。」雖然臉在笑,但聲音卻是冷冰冰的。
  「……」
  「話說回來,我還在讀書,要那麼多女人幹嘛?」他又不像那個老色鬼一樣,只要是女人就來者不拒。
  「以前的您的確很需要。」面不改色地道出事實,但在骸斜睨過來時還是微微後踏一步。
  「但現在不用了。」現在除了綱吉以外,根本沒有其他人入的了他的眼。
  「那位董事長認識的是以前的您。」又一次說出了實話。
  ……又是「他」害的。
  「那他知道我有綱吉了,為什麼還是不死心?」還帶一群根本不算什麼的世俗美女來浪費他的時間。
  「他甚至認為澤田綱吉不構成影響。」
  「為什麼?」眼瞇了,一股濃濃的不悅感充斥在心頭。
  這回,千種沒有立刻回答,反射燈光的鏡片讓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一般人看不出澤田綱吉的魅力。」不要說一般人了,就連以前的骸大人都看不出來。就是因為想到這一點,千種的回答才會猶豫。
  明白千種猶豫的原因,骸僅是輕笑了一聲,沒有說話。也對,連「他」都忽略綱吉這麼久了,其他蠢蛋更不用說。
  「看來只好用刺激一點的手段……」說著,嘴角勾起邪佞的微笑
  「……骸大人。」
  「嗯?」五花八門的詭計在骸的腦中構築,他漫不經心的回道。
  「您所謂的『刺激』,可能會讓澤田綱吉把自己鎖在家裡一輩子。」
  「呵呵呵……我會收斂的。」

  「真是不好意思。」回到座位上的骸依然掛著一百零一號笑容,並寵溺揉了揉綱吉的褐髮。「那個董事長沒對你說什麼不必要的吧?」言下之意,「那個色老頭有沒有胡說什麼」。
  但趕在綱吉開口前,帥氣董事長就連忙插話進來:「我們就快點把正事辦完吧!這幾位美女都是一般人連看都看不到的頂級貨色!就請總經理挑幾位中意的吧!」雖然現在六道骸只是總經理,但大家都知道,那是因為他年紀還太輕的緣故,否則他老爸早就把所有企業都扔到他手上了。
  慵懶的瞟了那群面露期待的美女一眼,連想也不想就一口回絕。「我看不上眼。」
  「欸?」這群美女沒一個入他眼,但澤田綱吉卻入的了?難以相信!「您、您確定不考慮嗎?真的……要讓那種人留在身邊?」姑且不論澤田綱吉的性別,六道骸會鍾情於他那平凡的臉蛋和弱雞般的身材嗎?
  眼底倏地閃過一絲陰狠,骸的笑容瞬間冷到了冰點,雖然還是有上揚的弧度。同時,他也感覺到身旁的綱吉低下頭,並緩緩坐離他身邊。
  大手一攬便將綱吉攬回來,然後將方才的冰冷神情隱藏起來,泰然自若的轉向那個男人。「那不關你的事。」
  「不然……」一咬牙,他沒有料到六道骸這麼難搞定,這麼多美女竟然連多看一眼都不願意。「就這幾位,讓她們今晚服侍您,好嗎?您絕對不會失望的!」
  「我根本沒有期望,又哪來的失望?」還是拒絕,並摟緊了身旁的綱吉。
  「但是……」
  「夠了,已經中午了,如果還有事情的話下午繼續吧。」日後再來教訓他,現在先嚇跑他身後那群用妄想的眼神盯著自己的女人。



  「記住,下午一定要不擇手段的蠱惑他!」在僵持了一陣子卻又達不到目的的憤恨下,溫文儒雅的帥哥瞬間變成了噴火的閻羅王,怒氣沖沖的朝那群女人下令。
  其實午休時間去找他也可以,但看六道骸剛才的態度……十之八九會被趕回來,搞不好還會一氣之下就把他們全趕出公司,那可就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董、董事長……您沒必要那麼兇嘛……」在前排的女人委屈的說著,並擦了擦臉上的口水。
  「那就使出渾身解數讓他看上妳們!剛才妳們也見識到了,不要說迷戀,他連將目光停在妳們身上都嫌煩!」氣的暴跳如雷,最氣的還是自己的如意算盤竟然被一刀劈斷。
  女人們縮了縮,不敢說話,因為那是事實。但她們也很委屈啊!男人用那種不屑的眼光看她們,最洩氣的是她們吧?
  「算了!我再去找他談一下,請他務必要留妳們幾個過夜!」等不到午休結束,閻羅王便恨恨的走出休息室。



  朝身後的辦公桌瞄去最後一眼,千種迅速的將頭轉了回來,走出門外,嘆了口氣。
  那還叫收斂?那A片都不能叫A片了。
  抬眸,就看見帶著一臉諂媚笑的董事長走了過來。「呃……請問總經理在裡面嗎?」
  微微一愣,原本依照骸大人的推測,來的應該是那群想誘惑骸大人的女人才對,怎麼是那個男人親自出馬?「是在裡面。」
  「那……可不可以談個話?」
  「恐怕不方便。」講話依舊是平平淡淡的,心裡頭卻直打鼓……如果他放這個男人闖進辦公室看見現在的澤田綱吉,骸大人搞不好會親手拆了他的骨頭。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骸大人所謂的「刺激」是什麼。雖然骸大人認為讓女人看到澤田綱吉的媚樣沒關係,但不代表讓男人看也沒關係。
  「一下就好、真的一下就好……」一面說還一面想闖過去,但千種始終擋在前面。
  「請您回去等到午休結束。」他還不想英年早逝。
  不停地退退退,最後終於退到無路可走,千種感到自己的背已經貼在門上,心裡大喊不妙,但還是沒有將情緒表現在臉上。「骸大人現在沒空。」偏偏還不能跟對方攤牌,他畢竟是堂堂的董事長,千種不能隨便攻擊他。
  嘖!真麻煩。
  在千種一個不留神下,那個男人眼明手快的抓住門把,一把將門轉開……慘了!
  千種狼狽的差點一屁股跌在地上,趕忙將眼鏡推回原位……太遲了!那個豬頭董事長已經闖了進來,一張嘴張的比榴槤還大,眼珠子爆凸出來,帥哥的形象蕩然無存。
  那個被他用鼻孔看的澤田綱吉正衣衫不整的軟坐在六道骸下身前,努力的用嘴取悅六道骸。淨白的臉頰染上美麗均勻的紅暈,幾顆淋漓的汗珠從他額上滑下,幾條銀絲從他嘴裡溢了出來,滴在誘人的緋紅色胴體上更是增添了無法言喻的情色感。
  「啊嗯……」被情慾掌控的綱吉情不自禁的呻吟一聲,豬頭董事長酥麻的連鼻涕都快流出來了。
  這美麗的人兒就是剛才那個平凡的澤田綱吉?豬頭董事長不禁看傻了眼。
  而原本毫不在乎的骸,在看見闖進來的人不是女人而是那個豬頭男人後,笑容唰的一下消失的一乾二淨,然後危險的瞪著那個看的快要留口水的男人,再拉回背對著他的千種身上,後者正用手指緊緊的堵住自己的耳朵,一來是不想聽見骸大人的怒罵,二來是不敢聽見澤田綱吉的聲音。
  我很努力的擋住那個豬頭了,但還是心有餘、力不足,請骸大人見諒。
  他的背影透出這樣的訊息。
  「快趕他出去!」幾乎是話落的同時,千種就用拖的把那個鼻涕都流出來的傢伙給拖出去了。

  可惡!因為他的一時疏忽,竟然讓其他男人看見綱吉這種模樣!
  鑽石是被埋在礦山裡的,一旦它的真面目呈現在大家眼前,一定會有一票人想把它佔為己有。
  「好了,綱吉……」強忍著受挑逗而滾燙的慾望,輕柔的撫住綱吉濕滑的面頰。「來,上來……讓我進入你體內……」要發火待會兒再說,現在先解決自己對綱吉的渴望。
  「是……」縱使不是第一次了,綱吉卻還是笨手笨腳的,慢吞吞的爬到骸身上,乖乖將雪臀移到挺立的炙熱上,軟嫩的花蕾吸住碩大的尖端。「啊啊……啊嗯嗯……」體內的空虛感在催促他,腹部傳來的癢麻感也在催促他,但只要稍稍往下壓就會痛的要命,綱吉遲遲沒辦法用力坐下去。
  但骸卻比綱吉更受不了,最後終於失去最後的耐性,抓住綱吉的纖腰,讓他失去重心往下一坐。「啊啊嗯!」痛的放聲大叫,並緊緊抱住骸的頸子,雙嘴用力夾緊骸的腰部,試圖減輕被侵入帶來的劇痛。
  「待會……就待在這裡休息吧……不會有人來吵你的……」微喘著氣,唇畔的微笑仍然掛著,並吻住了綱吉紅潤的唇。
  「嗚嗯……嗯嗯……」昏昏沉沉的享受著不斷襲來的快感,最後感覺到一股暖流竄進了自己的體內……



  「總而言之,請你把那群女人帶回去。」骸的笑臉面具依然掛在臉上,但卻隱約嗅的到陰森森的味道。
  「……」那雙眼睛還是落在綱吉原本坐的位子上。
  「以後除非正事,否則不要來煩我。」臉上的笑容快裝不下去了。
  「……」還是呆呆的盯著綱吉的位子,連他身後的女人們都不解的互相對視。
  「……犬。」憤然站起身,骸輕柔的開口,其中有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怒氣。
  「是?」平常送客都是叫千種,這次卻很難得的叫他……看來骸大人比他還討厭這個豬頭董事長耶!
  「把這個豬頭給我扔出去!」語畢,笑裡藏刀的對他身後的女人群微笑。「也請妳們盡快離開,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女人們不敢搖頭只能點頭,爭先恐後的跟著千種走出六道骸的公司。
  而那個豬頭在被犬扔出去後,還是一臉迷濛的盯著六道骸的辦公室,甚至開始露出陶醉的傻笑,然後低頭喃喃自語了一段話,又變回先前的風流美男,再看六道骸的辦公室最後一眼,才依依不捨的坐回自己的車上。

  辦公室裡,骸惡狠狠的死瞪著豬頭的轎車離去,唇邊揚起一抹教人發寒的冷笑。
  他要是敢來騷擾綱吉,就讓他再也風流不下去!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