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5 (日) | Edit |
後記:

這篇預計五篇以內結束(被巴)
是突然想到的梗(憋)題目苦手Orz
所以最後就採用阿蝶提供的惡搞性質題目(被揍)
醫生跟護士這真是太萌了ˇˇˇ(被踢出去)
另外,如果醫院的制度有誤,敬請見諒ˊˇˋ|||

咳咳……因為這坑很快就會結束,我才有膽子挖的(被揍)
舊坑會努力補ˊDˋ(這句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綱吉的生日快到了ˇˇˇˇˇˇ
請大家期待賀文跟賀圖ˇˇˇ(慢著你在給自己找墓跳嗎)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他,澤田綱吉,絕對不是一個會看人的料子。
  為什麼這麼說呢?
  事情要追溯到他的童年,父親和母親都不要他,所以就狠心的將他送給孤兒院當禮物。孤兒院的院長十分疼愛他,因為他的年紀已經接近百歲了,卻還是沒半個兒女陪伴他,綱吉就這樣成了他最寶貝的兒子。
  院長退休前是大醫院的院長,所以常跟綱吉說他希望自己的兒子也能進入醫界。綱吉明白院長並不是想苛求他,只是很單純的表達自己的意願罷了,但是……他很想完成院長這個簡單又平凡的夢想。
  院長往生後,接管孤兒院的人將綱吉趕了出去,說會供他讀完義務教育,但大學以後得靠他自己生存。反正遲早都要獨立,現在只是早一點逼迫他做出選擇而已,但是……他知道自己成績不夠好,體能也不太行,想要考到好大學根本就是癡人說夢,更別提進入醫界了,恐怕連醫生身邊的小助理都考不上。
  那該怎麼辦?
  進入醫界就好,那護士也可以囉?
  雖然男護士跟女護士比起來可以算是稀有動物,但在男女平等觀念的薰陶下,男護士也不是什麼奇怪的行業了。
  所以,他選擇考護校,並順利的在畢業後進入一家知名的大醫院。但出乎綱吉意料的,這裡的男護士簡直少的可憐,他被分配到的專科甚至連一個男護士都沒有,除了他。
  聽說是因為想進這個專科的女護士太多了,男護士根本沒機會分配到這裡,而他之所以會成為罕見的大例外,只是因為剛好抽中這個專科。不過說也奇怪,這個專科的薪水沒有特別多,待遇也沒有特別好,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女護士擠破頭想進來呢?
  綱吉穿好男護士的制服,拿著報到的資料緩緩走向專科醫生的辦公室,腦中不斷想著各種可能性……但一靠近辦公室,一陣陣令人頭皮發麻的呻吟聲就讓綱吉止住了呼吸。

  「啊啊……再、再來……」女聲難受的呻吟著。
  「呵呵……大家都說護士是白衣天使……在我看來根本不是這樣呢……」男聲戲謔的恥笑著。

  這、這是什麼?這裡不是醫生的辦公室嗎?現在已經夜深了,怎麼還會有女護士待在醫生的辦公室裡呢?
  嚥了口唾沫,綱吉小心翼翼的探頭,希望那些話是他幻聽,或者是醫生剛好在看A片之類的情趣影騙……將小臉從牆邊探進去,剛好看見穿著白袍的男人正抓住白衣女人的腿猛衝,迅速推翻綱吉的希望,並讓他失聲叫了出來。
  聞聲,額上散佈汗珠的男人徐徐轉過頭來,讓綱吉倒抽一口氣,並不自主的後退一步。
  俊美異常的臉龐、邪氣惑人的雙眸、自信迷人的微笑……這下,綱吉完全明白為什麼女護士們擠破頭也想進來這個專科了。除了他不同於常人的帥勁以外,最特別的是他的右眼……如血一般的鮮紅,裡頭還躺著一個清晰的六字。而且,聽醫院裡的傳聞,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家醫院遲早會是他的,而他除了醫師的工作以外,在外投資好像也十分成功,是一個有外表又有前景的男人。
  難怪會成為女護士們垂涎的對象,不過……就這樣在辦公室做,會不會太超過了一點啊?而且還沒鎖門!

  「哦呀……是新來的嗎?」毫不在乎的退出女人體內,對於女人不滿的呻吟聲充耳未聞。他將稍微凌亂的儀容整理了一下,便轉向目瞪口呆的綱吉。「抱歉吶,因為這裡很少有男護士會來。」他笑咪咪的致歉,但綱吉卻在他臉上找不到半點笑意。
  「呃……」不敢對上他的雙眼,綱吉偷覷了他身後欲求不滿的女人一眼,隨即又將視線移開。「這、這是我的資料……」努力壓住小鹿亂撞的心,綱吉恨恨的咒罵自己:明明是個男人,幹嘛跟個女人一樣心動啊!
  不過這也難怪,因為眼前的男人實在是太出色了……呃,雖然有點混帳。
  笑容滿面的接過綱吉手上的資料,但卻連看都沒看一眼就放到桌上去,並將手抵在下巴上,仔細的打量眼前的新人。
  雖然是個男人,但目測身高卻足足矮了自己將近二十公分,水汪汪的大眼比女人還要引人注意,因緊張而抿緊的紅唇更是美的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目光逐漸下移,在看見男護士裝後輕皺眉頭。嘖,包的真緊。
  雖然被看的很不自在,但綱吉可不想第一天就丟了這份工作,他咬緊下唇,等待醫生的下一個指示。這個醫生人應該不壞,從女護士們這麼景仰他、男醫生們這麼推崇他就可以略知一二,只是……咳咳……可能色了點,但誰沒有缺點呢?反正他是男的,自己也是男的,就算自己不幸被他「蠱惑」了去,他應該也對自己起不了興趣。
  「你叫什麼名字?」低沉悅耳的嗓音讓綱吉一驚,他心不在焉的瞟向旁邊,正巧瞟見剛才那位女護士早已將衣物穿好,忿忿的離去。
  「呃……澤、澤田綱吉……」他很想提醒醫生那位護士走了,但卻又不敢太多話,畢竟他是男人,擁有的籌碼比女人少很多,尤其眼前的醫生又那麼色。
  「我是六道骸,請多指教。」親暱的握住綱吉的小手,後者反射性的抖了一下,戰戰兢兢的抬起眸子,仰望著眼前的六道骸。
  「呃……請多多指教……」下意識想將小手抽回來,因為他可以感覺的到自己正在發抖,心跳也異常的快……唉!雖然以前就想過自己可能會喜歡同性,但為什麼偏偏喜歡這種不可能喜歡自己的男人呢?
  也不知六道骸有沒有發現,他瞇起深邃的眸子,嘴角的微笑加深……他微微前傾,溫熱的氣息恰好靠在綱吉淨白的小耳邊……「我說,綱吉吶……你是同性戀嗎?」戲謔性感的男音讓綱吉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臉頰不斷抽搐,抿住的唇不斷抖動,最後整張小臉紅的跟番茄一樣。
  「這……這不關醫生的事!」頭一次被問的這麼直接,而且對方還是自己可能會喜歡的人,綱吉不甘心的將臉別過去。
  不料,六道骸反而笑的更加開心,並輕捏綱吉小巧的下巴,讓他正視自己的雙瞳……綱吉嚇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渾身抖的愈來愈厲害。「真可愛……吶,綱吉,我雖然喜歡女人,但也很喜歡男人唷。搞不好……」拇指刻意揉了揉微啟的唇,詭譎的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盯在綱吉臉上,令他幾乎快忘了如何呼吸。「我對男人更有興趣呢……」
  「不、不關我的事!」猛然使力將六道骸推離自己身上,佈滿冷汗的小手揪緊自己胸前的衣料,心臟快的讓他差點無法呼吸。「請、請醫生自重!有那麼多漂亮的女孩子喜歡您,請您不要來戲弄平凡的我!」他是很平凡、很沒用,但至少還有該有的自尊。
  被推開的骸愣了下,沒有生氣,也沒有其他反應,只是一個勁的盯著綱吉猛瞧,盯的他彷彿身上有幾百隻蟲在爬,就在他快要受不了,拔腿狂奔之時──「可以不必那麼拘束,綱吉,叫我骸就行了。」
  欸?怎麼突然跳到這裡?
  腦袋一時轉不過來的綱吉呆了一呆,只好傻傻的點頭,然後傻傻的被偷一口親,再傻傻的被推到門外,但腦中的結還沒打開,綱吉像一尊雕像似的立在門口,愣愣的盯著依然朝自己微笑的六道骸。
  終於,腦中的結解開了……一半,不過至少足以讓綱吉回過神,另一半等回宿舍後再慢慢解。但腳步才剛開始動,倚在門邊的六道骸便語帶笑意的開口:「哦呀……綱吉第一天就這麼喜歡我,這麼想在我這過夜嗎?」

  啪噠!一道清脆的碎裂聲在綱吉腦中響起。

  待他回過神,他發現自己的右手停在半空中,而六道骸的左頰上多了一道紅紅的掌印……天啊!他做了什麼!
  「對對對、對不起!」結結巴巴的道歉,並鞠了個九十度的躬,驚慌的快要哭了──澤田綱吉!你是個男人!不准哭!
  可是、可是……這份工作搞不好還沒開始就要被他搞丟了!就算六道骸把自己想的那麼淫蕩、不自愛,他也不可以讓他吃一掌啊!
  但六道骸依然沒生氣,但凝視綱吉的目光愈來愈奇特……最後,他露出一抹教綱吉有種心臟被懸起來的淺笑。「沒什麼,不過是一巴掌而已。」
  欸?意思是他常吃巴掌囉?這也難怪,玩過那麼多女人,其中一定會有個性比較火爆潑辣的類型。雖然鬆了口氣,但心底卻有另一股讓人不快的疙瘩……真是矛盾!綱吉懊惱的咬緊下唇。
  「不過……」兩個字讓綱吉鬆出來的氣又被吸了回去,他的心臟彷彿停了一瞬,屏息等待六道骸的下一句話。「你是第一個賞我巴掌的人呢,以往女人再潑辣,都不敢賞我一巴掌,或者在賞下來的同時就先被我巴出去了……」狀似不解的輕撫下巴,兩眼直勾勾的將綱吉盯住。
  「真、真的很對不起!」原來他很榮幸的拔得頭籌!嗚嗚嗚,他上輩子一定沒好好的燒香拜佛,這輩子老天爺才這樣對他!
  「我下不了手打你呢……」說著,左手還熟練的爬上綱吉的臉頰,讓他再度一愣。「吶,就留在我這過夜吧,我們可以在床上好好聊聊……」

  啪噠!同樣的聲響第二度出現在綱吉腦中。

  而當他回過神,這次換左手停在半空中,另一道清晰的掌印貼在六道骸的右頰上,和左頰剛好湊做一雙。
  他又做了什麼!
  「請、請您早點休息!」說完,轉身一溜煙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留下一臉愕然的六道骸。
  良久,停在半空中的手才緩緩收回來,輕撫方才被打紅的臉頰……嘴角卻反而勾起一抹開心的弧度。
  「綱吉嗎?真是太可愛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