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9 (木) | Edit |
後記:

(快被報告壓扁了)
沒意外的話下一篇會有重頭戲(欸)
敬請期待ˊˇˋˇˇˇ

綱吉的生日快到了啊啊啊Q口Q|||
報告退散啊!!!(揮揮揮(被巴
最近有種時間過真快的感嘆(望天)
通過地獄後就可以看到天堂了(掩面痛哭)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為什麼會這樣?
  第N次確認專用置物櫃上的名字,再第N次打開專用置物櫃,昨晚才被自己收進去的男護士制服連個影子都沒,純白的女護士制服靜靜的掛在裡頭,綱吉啪的一聲用力關上置物櫃的門。
  難道是昨晚他忘了放回來?因為好不容易得到實習資格,想先穿制服體驗那種進入職場的感覺,順便交資料表……資料表!思及此,綱吉的小腦袋倒轉了好幾圈,臉色唰的一聲變的比制服還白。
  醫生……對,他要輔助的醫生,昨晚才被他甩了兩個巴掌。雖然被甩第一個巴掌後他好像沒有很生氣,但自己又很不識相的甩他第二個巴掌,甩完後還直接拔腿走人……難、難不成是六道醫生的意思?他的條件那麼優秀,只要一句話出去馬上就有人願意來頂替自己的位置,反正對六到醫生而言,被換掉的不過是個還沒上任就放肆給他難堪的平凡男護士。
  垂下腦袋,綱吉低落的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死命盯住自己的膝蓋……不對,如果自己真的被換掉了,除了制服以外,應該連置物櫃外的名牌都會被換掉才對。但他已經看了N次了,置物櫃上的的確確是他的名字沒錯,而掛在裡面的也的的確確是女護士的制服……而且裙子還該死的短!
  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無論他再困惑、再苦惱,時間還是不留情的滴答滴答流,眼看就要到達上班時間,綱吉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能用雙手捂住小臉,坐在椅子上等待奇蹟……希望他的備用制服今天就能拿到!
  但在那之前,上班時間已經快到了啊!他該怎麼辦?
  在這個節骨眼,休息室的門毫無預警的被另一名男護士打開,嚇的綱吉從椅子跳到牆角,抖個不停彷彿看到鬼似的,讓該名男護士有點錯愕的望著他。
  「呃……你是新來的吧?新來的要早點去找護士長熟悉環境啊!」語氣帶點責備,在看見綱吉身上的便服後,更是皺起了眉宇。「你怎麼還沒換好衣服?時間是不等人的!」
  話到此,綱吉的小臉更苦了。「欸……我、我找不到我的制服……」
  「咦?怎麼會……你的置物櫃是哪一個?」
  綱吉無奈的走到自己的置物櫃前,將櫃門打開……他看見男護士盯著那見女護士服說不出話來,然後轉過來看看他,再轉回去看看女護士制服……「是、是不是哪裡弄錯了?」雖然他在這裡工作一段時間了,但還沒看過這麼荒謬可笑的錯誤。「欸!不對呀!這裡是男護士的休息室耶!就算放錯也不該錯在這裡啊!」
  聞言,綱吉也跟著錯愕的「欸」了一聲,不可思議的瞪著那件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制服。
  男護士摸著下巴想了又想,好歹他是個前輩,幫助新人是他的職責之一。突然,他好像想到什麼似的,眼神詭異的瞟向綱吉,後者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你的專科醫生是誰?」
  「欸?」好奇怪的問題,一般人都只會問是哪個專科,而不是問醫生是誰吧?「是六道骸醫生。」答案才剛出口,就看見那男護士露出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令綱吉更是一頭霧水。
  「那這件制服就沒錯了,快穿上去工作吧!」隨即露出一種如釋負重的表情,好像問題都已經解決似的,迅速換上自己的制服,離開前還拍拍綱吉的肩膀示意他要加油……不知道是不是綱吉的錯覺,男護士的眼神非常複雜,交雜著羨慕和同情。
  羨慕他可以理解啦,因為六道骸醫生的實力和在醫界裡的地位,不要說男護士了,就連其他醫生都很敬佩他。
  但同情又是為什麼?
  腦子轉了一大圈,經過許多怎麼想都不對的問題後,終於又回到最初的癥結上了……然後想到方才男護士給的答案,綱吉的腦袋瞬間又當機了幾秒鐘……
  「欸!」失聲叫了出來,驚恐的瞪住那件女護士服,好似恨不得它突然起火燒掉似的。他寧願因不合規矩而被警告,也不要穿這件制服!
  況且又不是他的錯!對,不是他的錯!他還在擔心什麼?
  呼了一口氣,綱吉正想強迫自己放下顧慮,直接穿著便服去找護士長……但男護士前輩臨走前給的那個答案又讓他很在意……他竟然說「沒錯」?開什麼玩笑!
  一陣頭髮亂抓之後,綱吉深吸一口氣,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瞄了眼時間,不行再拖了,再拖下去他一樣會失去這個工作。
  瞪著置物櫃裡的那件制服,咬緊牙關將它拿了出來……



  「咦?您要親自帶這名護士熟悉醫院?」年紀稍大的護士長忍不住驚呼,不敢相信的望著笑容滿面的六道骸,再低頭看著資料表……「呃,確定沒搞錯人嗎?醫生。」據她所知,六道醫生雖然看似平易近人,但事實上防人跟防賊一樣,尤其是男人,待在這間醫院這麼久了,她可還沒聽過六道醫生傳出和男人亂搞的傳聞──呃,和女人亂搞的傳聞倒是很多。
  「是的,待會他來找您時,請吩咐他直接來找我。」高深莫測的微笑令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而護士長也只遲疑一下,便輕輕點頭。
  「我明白了。」

  心不甘情不願的穿著制服在醫院裡走動,好險現在人沒有很多,否則綱吉真希望有個洞能讓他跳進去,永遠都不要再出來丟人現眼了。
  不自在的拉了拉裙子,底下涼颼颼的感覺讓他瞬間漲紅了小臉,要不是怕跑太快會嚇到路過的病人或護士,他早就拔腿狂奔了。
  終於走到護士長說的集合地點,但綱吉的小臉在看見其他新人之後又垮下來了……要他穿這樣出去?殺了他還比較輕鬆!
  於是做了第N百次的哀怨、嘆了第N百次的氣,綱吉才鼓起所有的勇氣,緩緩走向護士長……他會努力將其他人當成大西瓜。
  而護士長一看見綱吉,反應也很奇怪。她先是驚訝的眨了眨眼,然後確認一下手上的名單,最後用帶笑的聲音拍了拍綱吉的肩膀。「直接到醫生那裡吧,他說要親自照顧你……想不到六道醫生有這種喜好呢!」因為是壓低聲音講的,所以其他人都沒有聽見,只是各個都用奇怪的眼神盯住綱吉。
  身子一僵,綱吉再次錯愕的和護士長對看,好半晌說不出話來。「護、護士長……您、您確定沒錯嗎?」拜託告訴他這只是一個玩笑!最好再告訴他這只是一場夢!
  「當然沒錯,今早是他親自把資料表交給我確認的!好了,你快去吧!」無視綱吉那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護士長轉頭就開始點名,並揮揮手催促綱吉去找醫生。
  深深吸了一口氣,綱吉認命的走往昨天的辦公室,滿肚子的委屈也只能任他放著發酵,因為不管是早上的男護士前輩也好,護士長也好,都說「沒錯」,而且還說醫生會親自照顧他……救命!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

  走近辦公室,綱吉暗自希望不要再聽見那種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果然沒有,他鬆了口氣輕撫胸口,但氣才剛呼出來,一雙健壯的手臂就從他身後環住他的腰,嚇的他本能的想從原地跳開,但抱住他的手臂卻擁的死緊。
  「早安吶,綱吉。」一手緊攬著纖腰,另一隻手意圖不軌的往下摸索……「呵呵呵,你穿起來真的好可愛啊……」顫抖的大腿被吃了好幾口豆腐,綱吉終於忍無可忍了。
  「你……你這個變態!」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擅自作主將自己置物櫃裡的制服換掉!「為什麼要這樣給我難堪?」忿忿不平的大叫,但才剛叫完就猛然噤聲,方才澎湃的氣勢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身子也軟了下來,停止掙扎。
  為什麼要給他難堪?這還用問嗎?他可是狠狠的甩了醫生兩巴掌耶!沒趕他出醫院就很不錯了,他有什麼資格對六道骸生氣?
  「昨、昨天真的很對不起……」畏畏縮縮的哀求著,綱吉可憐兮兮的再次拉低裙擺。「我、我不是故意的……不、不然請您賞我兩個耳光,雖然可能還是無法讓您氣消,但至少……」
  「甩你耳光?不不不……我下不了手唷。」打斷綱吉的話,六道骸輕輕握住他發抖的小手,並在頰上偷親一口。「真的想補償我的話,就每天都穿這件制服來工作吧。」
  「欸?」但他最最最最不想做的就是這件事情啊!「您、您不是為了要懲罰我才……」才讓他這麼難堪的嗎?
  「懲罰?」眸一睜,瞬間閃過一絲狡詐,但被抱住的綱吉絲毫沒有察覺。「不是唷,只是純粹我想看而已……」鬆開桎梏綱吉的手臂,六道骸將一份簡單的注意事項表遞給綱吉。「懲罰以後再說,現在先做正事吧,我特地將今天上午空了下來,就是要親自帶你熟悉這間醫院。」笑咪咪的盯著綱吉……的大腿。
  注意到六道骸的視線,綱吉的臉瞬間紅的快要滴血,不甘心的用手上的簡介表擋住涼颼颼的部位。「那……醫生,可不可以讓我換回男護士的制服……」不會真的要他穿這樣走在醫院裡吧?
  「不行。」想也不想,兩個字就打發了綱吉的問題。
  「……」噢!他真想哭!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