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1 (土) | Edit |
後記:

很抱歉辜負了各位的期待(?????)
大家一定猜想這篇有H吧(咦)
很可惜沒有ˊDˋ(被巴出去)

下個禮拜有一個報告、兩個草案要交
屆時會比較忙……請各位海涵ˊˇˋ
謝謝大家的留言和支持ˇˇˇ
即使沒時間回,我也一定會看唷!ˇˇˇ

下星期好像會解剖老鼠耶ˇˇˇ(不該愛心##)
其實撇開我的興趣(?)不說……我很同情那些白老鼠QQ(咦)
如果有不殺了他們也可以做實驗的方法就好了……(不可能啊####)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早安,六道醫生,這位是新來的護士嗎?真可愛呢!」護士A熱情的打著招呼,看向綱吉的眼神帶著滿滿的羨慕。
  「是的,護士服很適合他吧?」笑咪咪的回應,並加強了摟住綱吉的力道,示意他別開口說話。
  「的確很適合,六道醫生的眼光真好!」護士B也湊進來打岔,含情脈脈的注視著六道骸笑容滿面的臉龐。
  「那請妳們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失陪了。」雖然和平時一樣溫柔迷人,但卻感覺得到他特意和她們保持距離,也不再像從前那樣用眼神詢問她們有沒有意願當他的下一任床伴,柔和的目光只有在望向綱吉時會出現,讓女護士們羨慕的要命,但也只能乖乖退開,否則不但討不到歡心,還可能被調到其他專科。
  然而,綱吉的臉上除了尷尬還是尷尬,因為……他根本不是女護士啊!他是男的!是個男人啊!
  短裙底下涼颼颼的,讓他常會不經意的伸手去拉,為了穿上這條迷你裙,只好連原本穿在裡頭的四角褲都換掉──當時除了女護士制服以外,還很「貼心」的多擺了一條三角褲……不行!不管怎麼想,他都有種自己被設計的感覺!
  「……六、六道醫生……」待女護士們走遠後,綱吉繼續乖乖的跟著六道骸走──更正確的說法是,被六道骸摟著走。
  「別這麼拘束嘛,綱吉。」搭在肩上的手緩緩下移,改搭在腰上。「叫我骸就行了。」
  壓下想將六道骸的手拍開的衝動,綱吉不自在的再拉一次短裙。「為什麼不跟他們說我是男人?」雖然他有種如果她們知道他是男人,會用眼神把他瞪成碎片的恐怖預感。
  笑了笑,六道骸沒有馬上回答,而撘在綱吉腰上的手更是囂張的再次下移……這回,綱吉無法繼續若無其事的行走了,貼在臀部上的觸感讓他的身子整個僵住,並懇求似的朝六道骸使眼色:求求您別這樣!
  但六道骸卻像沒看見似的繼續走,大手也完全沒有移開的意思,就在綱吉快要再次失去理智的時候──「普通人看見男人穿女護士制服,一定會覺得很奇怪吧?但這是我逼你穿的,我不希望你接受到奇怪的眼光。」這句話成功澆熄綱吉快要冒出來的火光,他眨著雙眼愣了愣,爾後便將頭轉了回來……算他還有良心。
  欸,不對!如果六道骸沒有逼他穿,那他根本不用擔心這種情況嘛!
  想到這,綱吉又不甘心的抿緊了小嘴,不時還偷偷瞄了眼身旁的六道骸。如果他沒有這麼混帳的話,真的是一位無可挑剔的對象,但可惜的是……他就是這麼混帳!不但蹂躪了許多純潔的女護士,還對新來的男護士性騷擾!
  姑且不論那些女護士是不是自願的,他可不是自願的啊!雖然他對六道骸很有好感,但不代表願意讓他為所欲為啊!他知道六道骸只是因為一時的新鮮感才會找上他,畢竟他的專科裡很少出現男護士……嗚嗚嗚,早知道就申請調到別科了!

  雖然被吃了不少豆腐,但綱吉還是努力的將六道骸的介紹辭謹記在心,畢竟熟悉醫院是他現在的首要工作。當六道骸帶他回辦公室時,午休時間已經開始了。
  將熱騰騰的便當放到綱吉面前,骸將手肘放在桌上,手臂撐著下巴,笑容可掬的凝視著綱吉,後者被看的頭皮發麻,趕緊伸手將便當盒打開……「六……呃,骸,您不吃嗎?」
  「我沒有吃午餐的習慣。」奇特的紅藍異眸深邃的彷彿要將他吸入其中,綱吉的心臟頓時停了一秒,隨後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去吃飯,但他可以感覺的到前方的視線依舊,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吃飯。
  「咳咳……那、那骸……我、我可不可以提出一個要求……」上班的第一天就向醫生提出要求雖然很囂張,但這個要求他不提不行。
  抬眉,骸似乎早就預料到他會提出什麼要求,謎一般的笑意爬上他的俊臉,慢條斯理的回覆。「說說看。」
  「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身上摸來摸去?我知道對您而言,男護士是很新鮮的……但要是繼續下去,我以後的工作會很不方便……反正您……呃……」欲言又止,綱吉似乎很猶豫該不該說出這麼無禮的話。嚥了口唾沫,綱吉深吸了一口氣後開口,語氣認真又堅定。「反正您有很多對象可以玩……呃,我是說解決您的『需求』,所以……所以……」可不可以放過我?
  大概是因為生平第一次對別人說出這麼汙辱性的話,綱吉慚愧的垂下腦袋,最後一句話就這樣卡在喉嚨裡出不來。
  靜靜的凝望綱吉好一會兒,骸並沒有生氣,也沒有露出受到嚴重汙辱的神情,但盯著綱吉的眼神更加奇特,盯的綱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良久,骸才將視線從綱吉身上移至桌面,神情有些落寞。「綱吉應該聽過一些傳聞吧,例如這家醫院將來會是我的?」
  「欸?」呆了一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的話頭不接尾,但還是乖乖點頭。「是、是的……因為……呃,院長的女兒好像很喜歡您……」
  「對,但我討厭她。」說著,骸發出一聲不屑的輕笑,讓綱吉瞪直了雙眼。「一開始還沒那麼討厭,但她總是以我未婚妻的身分自居,甚至干涉到我的私人空間……」那雙懾魂的眸子暗了下來,多了一份令人戰慄的詭譎。「所以我開始和醫院裡的女護士們亂搞,利用她們對我的愛慕和崇拜,這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同時也可以讓院長誤會我的為人,逕自替女兒找尋其他更有前景的對象。」
  綱吉錯愕的瞪大雙眸,彷彿腦袋當機似的愣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盯著六道骸發愣。
  「老實說,跟不喜歡的女人上床很痛苦。有一件事情我也不怕你笑,其實我跟那群女人歡愛的時候,一點感覺都沒有,連生理反應都沒有很強烈,想停的時候隨時都能停。」再次接收到綱吉驚訝的眼光,骸不在乎的笑一笑,沒多說什麼。
  但綱吉的腦子早就亂成一團,卡在原地無法順利運轉,既而想起第一次和骸見面的情景……的確,當時他毫不留戀的退出女護士體內,也沒有惱羞成怒的趕他出去,反而將剛才才和自己親熱的女護士晾在一旁,掛上他的招牌笑容招呼自己。
  「您……呃……所以……」努力搜尋能拼在一起的隻字片語,綱吉用力晃了晃腦袋,強迫自己清醒一點。「您現在的所作所為,只是做給院長看的囉?」只要院長認為六道骸在感情方面是個混帳,自然就不會將寶貝女兒嫁給他,而如果又讓院長誤以為六道骸是同性戀的話,就更不用說了,百分之百不會將女兒嫁給他。
  聞言,骸的嘴角飛快掠過一抹得逞的笑,但不過一秒又恢復原狀。「一半一半。」
  好不容易將方才的訊息消化掉,綱吉自然沒注意到骸的回答有多奇怪,更沒注意到他那抹奇怪的詭笑。他低頭望著還沒吃完的便當……所以,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名男護士被分到他的專科了,他當然要好好「利用」一下,讓院長的女兒徹底死心。
  雖然這種想法讓綱吉感到很不舒服,但……唉,反正只要忍到院長的女兒訂定婚約,六道骸就會放過他了吧?因為他只是在「利用」自己呀!
  「快把剩下的飯吃完吧!我會減少觸碰你的機會,雖然那樣可信度會降低,但對你而言比較好吧?」悽涼的苦笑了下,讓綱吉的心很快的又糾結起來。
  反正自己原本就喜歡同性,也不用擔心六道骸會真的對自己亂來──因為他只是在做戲,橫豎幫他一下也無所謂……吧?
  「呃……骸、骸……沒、沒關係的……在您達到目的之前,您要做什麼都可以……」綱吉吁了一口氣後說道。就當是幫助別人吧,反正他也沒什麼損失……呃,除了被吃一點小豆腐以外,不過那也不是六道骸願意的,就當扯平了吧!
  原來太優秀的男人也有這種煩惱啊!
  聽罷,那抹狡詐的笑意更深了,但聰明如他,馬上換上感激的面具,輕輕握住綱吉擺在桌上的小手。「謝謝你,綱吉。」後者雖然震了一下,但沒有像先前一樣露出一副不甘願的模樣,反而有兩抹紅暈浮上雙頰。
  「下午我的診療時間都排滿了人,待會麻煩你盡快熟悉這裡的作業行嗎?」雖然綱吉應該都學過了,但還是個毫無經驗的生手,還是要熟悉一下比較好。
  「嗯,這是我應該做的!」不同於之前的不情願,現在的綱吉乖乖的讓骸緊緊握住他的手,絲毫沒有掙開的意思。
  「那快點將午餐吃完吧,我去準備一下。」滿意的鬆開手,並在綱吉的臉上親了一口──意料之中的,綱吉沒有多做反抗,但頰上的紅暈更深了。
  「呃、嗯!」說完,便將頭埋進飯盒裡,不讓骸看見他的窘態。
  緩緩背過身去走向診療室,骸掛在唇畔的淺笑瞬間擴大,任誰都看的出他的笑潛藏著多大的詭計……當然,綱吉看不見他的表情。

  哦呀,親愛的綱吉是不是忘了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沒騙人,一開始的目的的確是讓院長和他女兒死心,但如果單純只是為了這個目的的話……
  為什麼他要讓他穿上女護士裝呢?

  笑意更深,骸悄悄偏過頭,偷偷覷著仍然低著頭的綱吉……
  他很快就會知道了!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