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8 (土) | Edit |

※H有慎入
※六道骸被作者寫成變態好男人了,請慎入。(被輪迴)

後記:

大家好我終於回來了(躺平(欸
報告地獄依舊,我還是沒出來(掩面)
等報告全部KO之後還有考試周
請大家給我祝福(噴淚)

綱吉我真的對不起你啊!(痛哭)
我我我我會努力的!(大哭)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經過忙碌卻短暫的下午,綱吉更加明白為什麼六道骸可以成為眾人仰慕的對象了。
  姑且不論他的診療表總是爆滿,光是他診斷的速度和精準度就足以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加上與生俱來的相貌,他會成為大家景仰崇拜的對象是正常的,但是……為什麼他說謊的時候,連大氣都不曾喘過一下?逼真的連自己都快忘了他只是在「利用」自己而已!
  「醫……呃,骸,這是下一位病人的病歷表。」當一位病人的診療快要結束時,綱吉就會將下一位病人的病歷表交給骸。
  「謝謝你,親愛的綱吉。」官方式的微笑在轉向綱吉時柔和了許多,接著完全不在意病人的眼光,一隻大手大刺刺的在綱吉身上摸來摸去,令綱吉的小臉一陣紫、一陣紅,咬緊牙根忍下去──沒關係、沒關係的!只要忍到院長的女兒死心就行了!而且骸也不是心甘情願的!
  ……為什麼他會有種自欺欺人的感覺?
  「醫生,這位是最近調來的護士嗎?真可愛呢!」病人甲毫不吝嗇的表達自己的感覺,而綱吉則是很想挖個地動鑽進去──有沒有搞錯!他是男人耶!為什麼十個人裡就有十個說他穿這樣很可愛?
  「醫生,您又找到新獵物啦?」在診療室旁邊的病人們打趣的說道,好幾顆眼珠子盯著綱吉不放。
  男人們正在打量綱吉,看看六道醫生的新獵物是什麼樣的貨色;女人們也在打量綱吉,猜測新敵手會有多少能耐。
  拜託!別再看他了!他只是個很平凡、很不起眼的男孩子啊!
  縱使心裡叫苦連天,綱吉還是半個字都沒吭,只是紅著一張小臉繼續工作,並不停地在腦中催眠自己──不要在意、不要搭理,專心做好自己的工作!
  而六道骸只是一直笑著沒說話,除了吃豆腐時出言調戲和診療時給的提問診斷以外,一個字都沒說,也沒表明綱吉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綱吉雖然鬆了一口氣,但卻也有股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但下一秒,綱吉就拚命甩了甩腦袋,並暗地裡嘲笑自己:用膝蓋想也知道六道醫生只是在玩自己,從方才病人們的對話也可以看出,自己不過是他眾多獵物中的其中一隻罷了。



  將最後一份病歷表裝進資料夾,綱吉長長的嘆了口氣,將悶了一整天的疲勞都呼出來。因為六道骸的病人很多,所以第一天難免有點累,但只要習慣就好。比起這個,讓他覺得更累的就是這身不適合自己的制服。
  明明是個男孩子,卻要穿著女護士的制服上班,更讓人吐血的是這件裙子還比女護士的還要短好幾倍!不過……既然已經答應要讓醫生「利用」了,那他就只能奉陪到底了。
  大概會有人認為他很笨,竟然為了一個認識不到兩天的醫生捨棄自尊、死心踏地的幫助他……

  『綱吉,你是個靈感很強的孩子,要相信自己的感覺。』
  親切和藹的柔音在綱吉腦中浮現,院長慈祥的身影又再度映於腦中……

  趕緊將眼角溢出的淚水拭掉,吸了吸微紅的鼻子。
  沒錯,六道骸是第一個讓他有陌生好感的人,所以他打算聽從院長生前說的話,相信自己的感覺……雖然對方可能沒有這種感覺,但無所謂,反正他原本就是孤兒,早就習慣沒有愛的生活了。
  況且,明白六道骸做荒唐事的原因之後,原本覺得他是混帳的想法也消失了,加上今天見識到他工作的專業和能力,老實說……他現在完全理解為什麼女護士們這麼愛他了。

  「為什麼要哭?」毫無預警地,一雙溫暖的手臂將綱吉納入懷中,消毒水的味道將綱吉的意識從感傷中拉了回來,反射性的想掙開突如其來的擁抱,但隨即又想起自己答應的事情,便乖乖將身子放鬆……欸,不對!現在已經下班了,根本不會有其他人來,那他幹嘛繼續配合他?
  「呃……沒、沒有啦……你看錯了……」掙開六道骸的懷抱,不自在的將褐眸別開。「拜託你不要這樣,雖然我答應幫助你了,但現在沒必要繼續演戲,而且請你記住,我、是、男、人!」為了增加話語的嚴肅度,綱吉沒有用敬語,而且單刀直入,把話講的清清楚楚,絲毫不拖泥帶水。
  有些詫異的眨了眨眼,但不過兩秒又換回興趣濃厚的微笑,冷不妨地一推。「呀啊!」重心不穩的向後倒去,雖然倒在柔軟的病床上,但後腦杓還是被床頭架撞的眼冒金星,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好、好痛……」吃痛的想按住撞到床架的部位,但雙手卻被用力架在兩旁,動彈不得。
  原本笑容滿面的六道骸硬是擠入他的雙腿間,導致他無法將雙腿合上,衣服摩擦的陌生觸感在大腿內側遊走,迷你短裙因雙腿叉開的關係而被整個掀了起來,被三角褲裹住的部位有腫脹的跡象。
  「哦呀……綱吉,你有感覺了吧?都鼓起來了呢……」壞心眼的按了按綱吉稍稍起反應的慾望,讓他不由自主的低吟了一聲。
  「嗚……請、請你住手……」整張小臉漲成火紅色,雙頰上的紅暈更加鮮明,紅的快要滴出血來……但六道骸並不打算放過他,濕滑的燙舌貼在發紅的頸子上,緩緩往上舔出一條水痕。「啊……不……」理智與身體天人交戰,綱吉難受的抖個不停。
  「放輕鬆,綱吉……把一切都交給我吧……」解開綱吉胸前的鈕扣,輕輕咬住因刺激而挺立的紅櫻,並拉扯著纏在綱吉腿上的底褲。「呵呵……這樣的姿勢真不好脫,直接撕裂好了……」說罷,便使勁將那層障礙撕扯下來,敏感的嫩根因減少了障礙物而順利挺直,無限美好的春色在六道骸面前一覽無遺。
  「哈啊……快……快住手……」被挑起慾望的綱吉感到十分難受,想將雙腿夾緊,卻又因六道骸卡在中間而無法如願。
  「綱吉的這裡真是可愛呢……它看起來很需要我的愛撫,不是嗎?」改以雙手撐開綱吉的大腿,溫熱的觸感包住微腫的玉芽,強烈的快感和錯愕令綱吉用力抽了一口氣。
  「啊啊……不、不啊啊……」剛被放開的小手立刻壓住六道骸埋在雙腿間的頭顱,拚命的想將他往外推,但一切都是徒勞,挑逗慾望的動作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啊嗯!」達到顛峰的慾望噴出乳白色的慾望,灑在六道骸的嘴裡和臉上,而他非但沒有錯愕,唇畔的笑意反而更深了。
  「原本我打算慢慢將你誘上床的……但你實在是太可愛了吶,綱吉……」拈了些溫熱的液體,緩緩探進因快感而不停張合的花蕾,初次受到入侵的洞口敏感的緊縮,一副誓死捍衛貞操的模樣,讓骸再次失笑。「哦呀……綱吉是第一次吧?反應還真激烈……」輕柔的將手指擠進初經人事的入口,另一方面又攫來綱吉不斷搖頭抗議的小腦袋吻上,上下交錯的快感讓綱吉雙手的抗議動作減緩了許多。
  隨著第二、第三根手指的進入,綱吉的身體也愈來愈紅、愈來愈燙,他急促的呼吸著,雙眸情不自禁的染上一層誘人的情慾,被吻腫的紅唇輕吐著熱氣,盈滿眼眶的淚水令大眼更加明亮,美的令人讚嘆。
  「真不可思議吶,綱吉……」一顆透明的汗珠自太陽穴滑落,骸微喘著氣,臉上的笑容依舊。「我第一次有這麼大的反應呢……你真是太棒了……」抓住癱軟無力的纖手,讓他握住自己熱力積蓄的部位。「感覺到了嗎?親愛的綱吉……」說著,還在顫抖不已的胴體上種下屬於自己的紅痕記號。
  「哈啊……骸、骸……你……嗚!」被嫩穴吸住的手指猛然抽離,硬生生打斷了綱吉的話。
  「呵呵……抱歉,但我真的忍不住了……」將硬挺的火熱抵在濕軟的穴口,骸輕舔著綱吉顫抖的嫩唇。「吶,綱吉想說什麼?」他很「仁慈」的停下了動作,等他將話說完。
  「……」低頭看了看即將被衝入的部位,再抬頭看了看骸那和工作時不同、略帶邪氣的面龐……「你、你一開始就打算這麼做嗎?」一定要真的「玩」過,才肯放過他嗎?綱吉感到很沉悶、很委屈,一想到自己連最後的貞操都要被奪走了,他將肩膀縮了起來,淚水源源不絕的從水亮的靈眸中流出,滑滿了整張紅透的小臉。
  「哎呀……」大手撫上濕滑的臉龐,骸溫柔的舔去綱吉眸畔的淚珠,並捧起了佈滿淚痕的小臉,讓他正視自己。「剛才不是說過了嗎?綱吉……我第一次有這麼大的反應呢,以往都是只有身體在反應,而我的心沒有跟著澎湃,所以反應一直都很微弱……」頂在穴口的硬物又進入了一些,綱吉下意識縮了一下。
  「放心交給我吧,我不會辜負你的,綱吉……」右手握住綱吉的左手與此交握,並抱住綱吉的纖腰。「讓我擁有你好吧,綱吉……」面有難色的說著,綱吉明白現下的骸一定十分難受。

  『綱吉,你是個靈感很強的孩子,要相信自己的感覺。』

  如果真的不在乎他的感受,根本不必這麼辛苦的忍住,只為了徵求自己的同意……也許院長說的並沒有錯,只是之前一直還沒遇到罷了。

  想到這,綱吉緩緩點頭,並努力的讓身體放鬆,不自覺的露出一副任君宰割的表情。
  見狀,骸滿意的在唇上再落下一吻,並迫不及待的衝入綱吉夾窄的甬道中。「啊啊!」撕裂般的痛楚令綱吉痛唉一聲,但被填滿而傳來的酥麻感卻又讓他產生舒服的滿足感。
  「喊我的名字,綱吉……」沙啞的低喃著,抓住綱吉的雙腿在他體內抽動,甜膩誘人的媚叫聽的他快受不了了。
  「骸、骸……啊啊嗯……哈啊!」交合處發出的水滋聲讓他的腦袋羞的發燙,受不了的捂住紅到發亮的小臉,佈滿汗痕的雙腿每受一次撞擊就夾緊一次,雖然因為骸擋住的緣故而無法靠攏。
  在最後一次的撞擊後,腫脹的慾望終於在綱吉體內解放,溫熱的奇妙觸感在綱吉體內暈開,激的他不停地顫抖,並不斷地哭喊著骸的名字……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