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7 (水) | Edit |
後記:

喔唷XDDDDDDD
因為原作的小正是好人所以這段寫的好不習慣QHQ

老實說我很喜歡連續劇XDDDDDD
超誇張可是又超刺激!!!(你出去#)

宮崎駿的煤灰好棒Q口Q
好喜歡他們www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穿著休閒的帽T走在街上,現年二十四歲的綱吉看起來跟高中生沒什麼兩樣,唯一的差別就是他散發出高中生所沒有的成熟氣息,畢竟是在職場上縱橫多年的鉅子,其氣質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如果骸尚未對自己失去興趣的話,現在應該已經到辦公室找自己了吧?
  為了不讓巴吉爾太過困擾,他還是趕快把事情解決掉,盡快回到公司裡比較妥當。

  在離開之前,綱吉就大概查出了對方打電話過來的地區,再利用話筒內傳來的背景聲消除他不可能待的地點,終於,通話人的所在地縮小到並盛町的公園附近,依對方打來時有些許的雜音來判斷,對方應該是在地勢較高的地方撥打電話的。
  深吸了一口氣,這些該有的基本判斷技能他都具備,但他卻缺少了跟骸一樣能夠隨機應變的聰明腦袋……是不是回去直接問骸會比較妥當呢?搞不好在問過之後,得知對方根本就是在嚇唬自己,因而鬆了一口氣也說不定呢。
  抓著手中的地圖,綱吉垂頭喪氣的走到公園的長椅就坐……是的,他非常害怕。
  雖然機率不高,但骸原本就是難以捉摸的男人,誰能保證他不會突然間對自己失去興趣呢?搞不好現在他根本就沒有去辦公室找自己,全都是他自己在這裡瞎操心而已。
  如此一來,照片外流的機率就會從百分之零瞬間衝到百分之百,因為六道骸是個喜好分明的男人,當他愛自己時,會癡情到願意把全世界都送給自己;反之,對自己就會不屑一顧,連多看一秒都嫌煩。
  原本,他還不擔心這些尚未發生的事情,但現在……照片疑似外流了,那就代表他所擔心的那些事情很有可能會成真。
  將地圖收進口袋,綱吉決定不管骸變心與否,先確認照片的去向才是當務之急,萬一對方只是嚇唬他那倒還好,但萬一是真的有從某些特殊管道取得照片的話……
  他,澤田綱吉的存在,就會瞬間被這個世界否定掉。

  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綱吉決定把這附近的大樓全都搜索過一次,已經有工作機構的樓層就可以直接忽略,最近的才剛成立公司或用途不明的樓層才要特地去清查。
  但懶腰才深了一半,綱吉這才發現已經有一群人將自己團團包圍,看起來是附近的不良高中生,其中幾個年紀看起來比較大,似乎是已經輟學幾年的幫派份子。
  嚥了口唾沫,剛剛想事情想的太認真,居然沒察覺到自己已經身處這麼危險的處境……不過奇怪,自己穿的也沒有很招搖,不認識自己的人一定會把自己當人路人甲乙丙,怎麼可能會特地過來包圍自己呢?
  「呃,咳……請、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雖然他是企業界的鉅子,但他極少在公開場合露面,電視和報章雜誌很少會報出他的消息,更尤其眼前的這群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會看電視跟報紙的人,怎麼可能會認出他呢?
  不良少年們的目光在綱吉身上上下掃描了好一會兒,令綱吉感到非常不舒服。但他們始終都沒有開口說畫,似乎正在等正中央看起來最年長的老大開口。
  良久,眼神慵懶的老大才勾起一抹令人感到不快的微笑,並無禮的攫住綱吉的下巴,嚇的他驚叫了一聲。
  「沒見過你,是剛搬過來的嗎?」
  帶著厚繭的手指不停地磨挱著綱吉柔嫩的雙頰,讓他覺得噁心到想吐,但卻沒什麼膽子把對方拍開,畢竟這裡是對方的地盤,自己現在又沒有任何外援,任意反抗只會招來反效果。
  「呃……我、我只是路過這裡而已……」
  他早就知道,以自己這種一看就知道是弱者的外貌在外面的世界會給自己帶來許多麻煩,因此有時候雖然有點矛盾,卻還是會慶幸自己生在那個從小就被關在溫室裡保護的艱苦業界裡,雖然多了點不快樂,但至少還能安然無恙的生活。
  「是嗎?無論如何,今天你已經踏進我們的地盤了,管你是新來的還是過客,都要給我們一點甜頭吧?」
  這是哪門子的規則?
  綱吉長這麼大,接過的案子多如牛毛,卻從來沒聽過這種不平等的待遇……算了,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小混混」吧?招惹這種人對他沒有好處,他要的東西應該是「過路費」之類的東西吧?那沒問題,畢竟他可是堂堂的總裁,錢是要多少有多少,只是……他現在身上只有幾張信用卡而已,沒有現金,卡交給他們又不能使用,人家都說出門不帶現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他大概是急著想解決掉這件事情,連這點法則都忘記了。
  真糟糕。
  「呃──」
  「果然是溫室裡長大的花朵,長的細皮嫩肉的,整體看來很漂亮呢。」
  拇指以惹人厭的方式在嫩頰上畫一圈,惹的綱吉渾身都起滿了雞皮疙瘩……慢著,這句話是不是怪怪的?他說「果然」……是早就料到會在這裡遇見他嗎?
  思及此,綱吉猛然拍掉他令人作嘔的大手,並迅速往反方向逃走,但卻被早在一旁待命的兩人架住手臂,纖弱的軀體只能不斷地掙扎,綱吉開始恨起自己這種弱雞般的體型。
  「你!你們是誰派來的!」
  「生意人果然就是不一樣,頭腦很好呢!您說的一點都沒錯,入江先生。」
  甫始一愣,綱吉錯愕的望著從樹幹後面走出來的入江,腦袋快速的轉了一圈,這才發現自己中了他的陰謀……仔細想想,骸目前還沒對自己失去興趣,照片外流的機率比萬分之一還要小,他實在是不該自己貿然行動。
  「你好,澤田綱吉。」
  慢條斯理的擦拭著眼鏡,然後掛回鼻樑上,居高臨下的望著被逼的跪在地上的綱吉……入江正一看起來是個正派溫柔的男人,實在是很難想像他居然是白蘭那種人的心腹。
  「你是……入江正一嗎?」
  盡力掩飾心底的慌亂,綱吉望著那雙冷酷的雙眸,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蒙上了一層薄冰。
  「是,就是被你害死的白蘭大人的心腹。」機械般的冷言冷語令綱吉不禁打顫,心底猝然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不愧是聞名業界的社交之花,這種令人敗倒的氣質實在不是那些社交名媛比的上的,也難怪你不過露面幾次,就得以在業界裡闖出這個名號。」
  社交界之花?
  他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你、你搞錯人了吧……應該說,你跟白蘭都搞錯人了!我可是個男人,承擔不起社交之花這種名號,這應該是由像庫洛姆這種──」
  「連六道骸都看上你了,還想說這種話辯解嗎?要對付那種男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傷害他最珍視的你了。」
  小嘴瞬間閉上,綱吉心裡明白的很,骸那種層級的男人眼光想必非常高,到底為什麼會看上自己始終是一個謎團……但現下最重要的就是找機會逃走,他只能想辦法讓對方相信,傷害自己對骸根本不痛不癢。
  「你、你想太多了……我對骸而言不過是個有趣的玩具,就算你把我給毀了,他也不會有所動搖,頂多是感嘆失去一個玩偶罷了……」
  說話的同時,綱吉的身體不自主的顫抖著,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說謊,然而入江卻冷笑了一聲,旋即哈哈大笑了起來,令綱吉錯愕的抬眸。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六道骸最愛的人居然這麼不信任他,我還真有點同情他呢。」蹲下身和綱吉平視,對著綱吉錯愕的眸畔嘖了幾聲。「雖然你在這個業界待很久了,但似乎對桃色新聞不怎麼感興趣呢……就讓我告訴你吧,六道骸他啊,可是出了名的『柳下惠』唷。」
  柳下惠?是那位清心寡慾、坐懷不亂的正派君子嗎?
  回想起他賭贏自己身體時所做的事情,綱吉說什麼也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
  「嗯?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太認同這個消息囉?果然,你對六道骸而言是真的很特別呢。」露出淺淺的微笑,似乎對自己的猜測正確感到十分滿意。「當時不管多少人送美女或美少年給他都沒有用,甚至發生一名美女只穿著一件薄紗睡衣就被他扔到大街上的新聞……啊,不過你似乎很少在注意這些消息,以現在六道骸對你的做法看來,想必很難相信吧?」
  何止很難相信!他所認識的骸根本就是個欲求不滿的禽獸!誰會相信這種荒謬的說法!
  「而且,要得到你有多困難,你自己應該明白吧?庫洛姆小姐也蠻可憐的,因為你的關係而被兩個男人利用……不過這也沒辦法,要在別人之前將你搶到手,利用她才是最快的捷徑。」
  瞠目結舌了半天,綱吉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眼底寫滿了不可置信……他所認識的骸,是個精力旺盛、饑渴至極的男人,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以為自己不過是他眾多玩具的其中之一,總有一天會被遺棄,即便他已經對自己再三發誓、保證,他還是認為那不過是口頭上的甜言蜜語,就像一般人讓情人安心的話語一樣微不足道。
  現在,這些情報打的他的腦袋根本無法思考,而入江見他充斥著不相信的眼神,聳了聳肩便起身。
  「不管你怎麼想,我都會以我的觀點來行動。」
  一彈指,綱吉便被其他人架起身,強迫性的將他帶進公園旁的大樓。
  這下,綱吉才回過神來,恢復語言能力。
  「你、你們想做什麼!」
  「看來你真的很不信任六道骸耶,那個男人在事業上這麼成功,情感表達卻這麼彆腳嗎?」泰然自若的跟了進去,好笑似的勾了勾嘴角。「你是六道骸最重視的情人,想要打擊他的話會對你做什麼,你應該心知肚明吧?」
  後腦杓冷了一塊,綱吉在開口前就被丟進一間密室,四周都放置著打亮用的打光燈,還有一架架他最害怕的照相機和攝影機。
  「我是沒有六道骸拍的那些照片,但這不要緊……只要你人在這裡,那種照片就要多少有多少了。」
  剎那間,綱吉被恐懼籠罩的無法呼吸,含著淚光的眼瞳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因反光而發亮的無情鏡片。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