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4 (金) | Edit |
後記:

原本要接著把糟糕的地方都寫出來(被巴)
但後來想一想……留在下一篇寫比較好(被揍)

綱吉輸了綱吉輸了!(歡呼(反應不對啊####
可愛的小傢伙輸了Q///Q(被毆)

報告的DUE DATE就快到了ˊˇˋ
(被踢進修羅場)
讓我和也有報告忙的朋友們一起加油吧Q口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冷冽的空氣幾乎要令人窒息,綱吉在原地呆了好幾秒,紅潤的臉龐逐漸轉為毫無血色的蒼白。
  「你說什麼?」
  「哦呀……綱吉的耳朵不好嗎?我說,我們再來玩一場和當年一樣的賭局。」皮笑肉不笑的盯著綱吉慘白的小臉,那抹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又加深了一些。「像當年你父親和我父親賭的一樣,賭我們全家人的身體……」
  「不!」努力站穩腳步,綱吉甩了甩腦袋,憤怒的吼了回去。「為什麼要賭這種東西?你瘋了嗎?」難道他跟父親一樣,想用他的身體來做那種慘無人道的實驗以報復他?
  「呵呵呵……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毫不在乎的撥弄指尖,嘴角的笑意依然沒有褪去。「放心吧,只有賭我跟你的身體,庫洛姆不會算在內的,當然……」詭譎的異瞳微撐了下,口中說出的話頓時降了幾十度。「你的結婚對象也不會有事。」
  「欸?」因骸的話錯愕了下,綱吉這才想起……的確,父親身前好像有擅自替他應允一門婚事,對象是長期旅居國外的財團少爺,因為同性結婚在這個時代早已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呃……這、這樣啊……」雖然那名少爺是什麼樣的人物他已經忘的差不多了,六道骸不提醒的話他還真忘了自己有這麼一號結婚對象。
  「哦?你承認的確有這個人囉?」不知為何,先前那從容戲謔的笑早已消失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殘酷的淺笑,讓綱吉打了個哆嗦。
  「印、印象中有……不過你不提,我還真忘了有這個人。」綱吉老實的回道,並開始認真思索要不要接受這場賭局……只要他贏了,應該可以跟六道骸交換條件,不要他的身體,只要庫洛姆回到自己身邊吧?
  聽見綱吉的回答後,那異常冷冽的空氣才緩緩升溫,令人摸不透的完美微笑也掛回六道骸臉上。「那,你要接受嗎?」那雙瞳眸一瞬也不瞬的將綱吉鎖住,彷彿獵食者正在鎖定自己的獵物,綱吉霎時感到後腦杓發冷,但一想到庫洛姆,他用力的咬住下唇。
  接受……但萬一他輸了怎麼辦?
  也罷,反正自己輸也只是輸掉這個身體,唯一令他掛心的庫洛姆在六道骸身邊好像過的不錯……而那位素未謀面的結婚對象更不用說了。綱吉發現,六道骸很討厭那個對象,卻又很喜歡提醒自己有他這個人,一旦聽見自己根本沒想過那個人,還會勾起一彎和他十分不搭嘎的笑,彷彿要到糖的孩子似的。
  ……怪人!
  「我……我接受。」反正他和六道骸都失去了雙親,唯一的籌碼就是各自的身體,這樣的賭注不會傷害到其他人,跟父親當年下的殘忍賭注不一樣。
  「我就知道你會接受。」滿意的起身,瞬間便移動到綱吉身邊,無視他錯愕的神情,逕自搭住他的肩膀。「樓下就是賭場,我們下去慢慢賭吧……」
  嚥了口唾沫,被六道骸按住的肩膀微微顫抖著,綱吉不斷在心底提醒自己:別怕、別怕!不過是一場賭局而已……即便如此,但在六道骸突然停下腳步,轉頭凝視自己時,綱吉的心跳還是漏跳了一拍。
  好可怕!如果他真的輸了,這個男人會對他做什麼?可怕、真的好可怕!
  「吶,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聲音細柔的只有綱吉聽的見,那是道好聽但卻又令人發毛的奇特嗓音。「如果我說我要殺了你的結婚對象,你會阻止我嗎?」
  「不行!你說過這場賭局只有你跟我!」連想都沒想,綱吉斷然回嘴道,但才剛回完他就後悔了,因為六道骸的臉色瞬間轉黑,連笑容都令人感到頭皮發麻。
  「哦,這樣啊……」若有所思的繼續前進,並用微乎其微的細小聲音喃喃自語:「為了其他人阻止我啊……」
  「咦?」不解的瞪大雙眸,綱吉困惑的思考這句話的意思,但還沒時間讓他想通,賭場已經到了。



  賭局,是一場實力和運氣兼具的鬥智比賽。
  偏偏他,澤田綱吉,今天被幸運女神徹底拋棄,被挫敗之神打擊的一踏糊塗……

  「結束囉,可愛的綱吉。」笑容不改的坐在綱吉對面,並嘲笑般的喊著方才逕自給綱吉加的形容詞。「輸的真徹底呢,看來老天爺也很希望我得到你的身體嘛!」
  下唇被咬出一圈血紅,綱吉鐵青著小臉死瞪著桌面,沒有勇氣抬頭面對六道骸那彷彿要將他吞噬般的恐怖眼神。「……我輸了。」既然他要賭,就要有付出代價的覺悟。
  「哎呀哎呀,別露出這麼絕望的表情嘛!」原本還在對桌的六道骸,眨個眼就來到自己身邊,讓綱吉重重的倒抽一口氣,然後下巴就被六道骸牢牢扣住,充滿恐懼的美麗褐眸被迫直視那雙彷彿快將他吸入其中的紅藍異眸。
  「我不會動你的企業,因為我對它半點興趣都沒有。不過……」邪佞的一笑,銳利的眸子掃過綱吉全身,不知怎地,他有種被扒光的錯覺。「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人囉……只要我想要,你就得乖乖把腿張開等我進去,明白嗎?」
  反射性地一震,綱吉驚恐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但還來不及發表任何言論就被骸壓了回去。「還有呀,我的慾望是很強的,一天三餐外加宵夜,你都要把小屁屁洗好等我唷!」講的理所當然、笑意盎然,反之綱吉的臉色漸漸由白轉青。「當然,一開始很困難的,所以我會先把你綁成我喜歡的姿勢,等你習慣以後再讓你自動自發,很貼心吧?」
  一剎那,綱吉似乎感到肺部被無形的東西塞滿、無法呼吸。
  「你……你……」結巴的講不出完整的句子,綱吉的心被恐懼徹底佔滿,渾身抖個不停,整張小臉白的像沒有生命的漂亮娃娃。「我……不……」
  「哎呀……」用指尖壓注顫抖的唇瓣,充滿溺愛的在綱吉耳邊呼氣。「你沒有資格拒絕唷,親愛的綱吉……還有,如果你想毀約不配合,我就先侵犯你,再跟庫洛姆說這場賭局的事情唷。」
  瞠目結舌,綱吉連半個字都吐不出來,他頓時感到全身發冷,連淚水都不爭氣的從眼眶中流出。
  他完全沒有料到六道骸會開出這種條件,原來他不是要自己當實驗品,而是要成為供他洩慾的性奴……他真是太厲害了!這是比任何凌虐都還要殘忍的凌辱!

  想逃、他想逃!想死、他寧願死!

  「至於你的企業,儘管放心吧,在你『工作』以外的休息時間,我會親自將工作上的文件送去給你,並建立我們兩家的企業的合作關係,這樣你也會比較輕鬆吧?」看似無害的微笑著,但看在綱吉眼中卻有說不出的可怖感。
  「走吧!我帶你去你的房間……我等這天等好久了呢,我可愛的綱吉。」那悅耳的嗓音就像惡魔的呢喃,侵蝕著綱吉逐漸冷硬的身體。



  出乎綱吉的意料,他的房間又大又舒適,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乾淨的地板上,一點都不像是要給禁臠住的牢房,只有牆上閃著金屬光芒的鎖鏈能提醒他這裡是地獄。
  「啊,對了……為了能讓住在這裡的事實合理化,就對外宣布你跟我在一起了吧……」愛不釋手的搓揉綱吉柔軟的髮叢,修長的手指滑過珍珠白的光滑肌膚。
  緊抿著泛白的唇,綱吉輕輕點頭示意他明白。他是輸家,不能拒絕,也沒有資格拒絕。但他從來沒有伺候過人,也從來沒做過那種事情……原本塞滿肺部的壓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氣腔空氣被抽乾的窒息感。
  一想到未來,他就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吶,過來吧,綱吉。」附有磁性的柔音將綱吉的思緒從絕望中拉了出來,六道骸已經走到鎖鏈旁邊,並笑容可掬的朝綱吉招了招手。「現在,我就讓你知道你將來該做什麼。」
  空氣又一次凝結,冷的綱吉又開始顫抖,緩緩舉步向骸走了過去……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