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5 (土) | Edit |

※H有慎入
※請不要辱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後記:

綱吉擔心的事情好恐怖(?????)
也是啦……才剛被侵犯過嘛……(被揍)

最近靈感多手感足,但就是時間不夠啊!!!!!(痛哭)
拜託ASS快走開啊!(揮揮(被摔出去
最後一個TERM果然夠痛苦!(噴淚)
最痛苦的是有靈感卻沒辦法寫(畫)出來(掩面)
太殘忍了!!!!!

最近好多人考試呢ˊˇˋ
大家一起加油QD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恥辱,也不過如此。
  現在的綱吉,只能用這個想法維持住尚未崩潰的自尊心。

  身上的衣物全都被褪在一旁,抖個不停的雙手被反綁在背上,右頰貼在冰冷的地板上,雪白的臀部高高翹起,正對著臉上寫滿迷戀的六道骸。
  「呵呵,真美呢,綱吉……」輕柔的握住人兒底下的嫩芽,力道適中的搓揉著,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冰冷的手指輕輕擠入雙股中間的密洞,帶給綱吉難以招架的雙重快感。
  「啊……不……哈啊……」前端的挑逗讓他體驗到前所未有的舒暢感,後端突入的異物也逐漸將他沉睡已久的慾望本能悄悄喚醒,些許的刺痛和快感交雜著,讓他感到……好舒服。
  「現在是因為有時間,我會幫你做準備動作,將來可不一定唷……」輕吻白皙的背部,濕軟的舌在上頭舔出一道水圈,激起人兒身體的一陣漣漪。「除了三餐宵夜以外,只要我想要,你都得乖乖讓我進去……就當作下午茶和點心時間吧,有時候我心情不太好,也可能會突然進去唷……」每一句話都無情的刺激著綱吉的耳膜,每一句話都讓他難受的想哭。
  一連串的「交代」結束後,綱吉的慾望因受不了挑逗而解放,感覺的到自己在那男人的手中享受、解脫的快感,綱吉的眼角冒出更多羞恥的淚水。而被迫撐開的後穴正敏感的開合著,緊緊的吸附著骸緩緩加進去的指頭,甚至溢出少許淫水。
  「最後呢……就是你最重要的工作囉,親愛的綱吉。」緩緩將溼透的手指從綱吉體內抽出,在綱吉一陣哆嗦之後,便用極為輕柔、細小的聲音說道:「乖乖讓我進去,明白嗎?」
  話落,綱吉感到一股恐怖的壓迫感擠進自己的雙丘間,一瞬間彷彿有幾千、幾萬隻蟲爬滿他的全身,並進入他體內絞住他的心臟……「不……不要……求求你……啊啊!」撕裂般的劇痛震撼了綱吉初經人事的胴體,但被捆住的身體連轉動的自由都沒有,只剩那高高台起的嫩臀痛苦的扭動著……動,痛楚和噁心感侵襲著他所有的細胞;不動,被塞滿的不快感便無從發洩。
  「呵呵……呵哈哈哈……綱吉這個模樣真是淫蕩呢……」抱住綱吉的臀部,無情的替他選擇了「動」這個選項。「這種姿勢,就像等不及我趕快衝進去似的……我最喜歡了!」說話的同時,還不停地撞擊剛才發現的敏感點,逼的綱吉連連呻吟、抖動。
  「啊啊!哈啊……不……啊嗯……別……哈啊!」內臟彷彿都攪在一起,反胃和快感交錯在體內流竄,無法忽視的劇痛不斷從被侵入的部位傳來,腹部因交合而產生的酥麻感也隨之席捲而來……

  不行、好難受、好痛苦……想消失、他想消失!

  「不能說不唷……」暫時停止衝入的動作,骸將持續腫脹的慾望留在綱吉體內,並用手勾起他緊貼地面的下巴。「你是我的人,沒有拒絕的權利唷……應該說出讓我開心的話呀!例如要我動快一點、要我再深入一點呀……」粗暴的抽動又再次侵略著綱吉的軀體,六道骸殘忍的抓住綱吉的再度立起的前端,並扣住根部不讓他發洩。
  「啊……讓、讓我……讓我去……啊嗯嗯!」痛苦的想扭動身體,但卻被強而有力的大手緊抱住腰部,撞擊嫩穴的巨根繼續忘我的衝刺,令綱吉感受到地獄般的折磨和煎熬。
  「來吧,就當作是練習……綱吉應該要說什麼?」又一次停在綱吉體內,定住腰部的大手摸到綱吉身前,輕輕揉捏挺立的敏感紅點。

  六道骸在提醒他……提醒他要拋棄羞恥、捨棄自尊,放下所有的一切。
  想死、他真想死……直接離開人世還比較輕鬆──就在綱吉想咬舌脫離痛苦之時,腦海裡倏地閃過庫洛姆的臉孔──如果他死了,庫洛姆怎麼辦?這恐怖的男人搞不好會因為他自殺而傷害庫洛姆……

  「動……動快一點……骸……」他可以感覺的到,侵略自己的男人露出了滿意得逞的笑。咬緊牙根,將羞恥心拋到九霄雲外……「用力……再用力一點……哈啊……讓我……讓我全身上下都充滿你的味道……」深怕六道骸不相信自己口頭上的保證,綱吉收縮了穴口的括約肌,夾緊了骸留在裡頭的慾望。
  「哦呀……綱吉真有天份呢……才第一次就讓我興奮成這樣……」發出舒服的讚嘆聲,又再一次開始了快速的抽插,並在最後一次的衝入後將白色的液體洩在綱吉體內,刺耳羞恥的水滋聲從交合處傳出,但綱吉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盡情地放縱淫穢骯髒的媚叫聲自口中流出……



  「綱吉『晚餐』時表現的很好呢……不過因為你太熱情了,我來不及告訴你我喜歡的另一種姿勢……」摸摸綱吉低垂的頭,像對待珍寶似的用拇指滑過佈滿淚痕的臉頰。「今天早上你就把公司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吧?真是太優秀了,這樣你今天就不用作其餘的工作了。」
  綱吉沒有任何回應,只是靜靜的看著骸將自己的雙腿扳開,用床後面的鎖鏈將它固定好,方才被摧殘過的花蕾還在微微喘息著。沒有任何反應並不是因為徹底絕望了,只是因為太累、太無力了,沒有多餘的力氣讓他感到羞恥。
  「餓嗎?」明知故問,骸咧開一抹不懷好意的淺笑,綱吉終於有了一點反應,他備受汙辱的別過頭去,眼角的淚水又開始囤積。
  經過一次粗暴的初體驗,他感到的腸子都糾成一塊,沒吐就很了不起了,怎麼可能還會餓?
  「不餓的話就乖乖待著吧,如果你夠乖的話……」將綱吉別過去的小臉轉回來,正視自己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雙瞳。「我就早點安排你和庫洛姆見面,讓你親眼確認她過的好不好唷。」
  這個誘惑十分有用。
  原本黯淡的褐眸頓時亮了起來,些許的水光在裡頭閃爍著,石膏般慘白的面孔染上一股生機,淡淡的粉紅落在水嫩的雙頰上,誘人的讓骸無法將目光移開。

  哎呀,和當時一樣充滿光輝的美麗眸畔呢……

  情不自禁的吻上柔軟的唇瓣,溫柔的吻和方才的粗暴簡直判若兩人,綱吉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眸,直到舌頭也被撈起來共舞,他才稍稍回過神,但在別開頭的前一刻,又想起自己根本沒資格拒絕骸……索性閉上雙眼,不去看骸異於往常的表情。
  「晚一點我就回來囉,早點熟悉這個姿勢吧。肚子餓的話,就勉為其難忍到我回來吧……啊,不過我想你應該不會餓。」戲謔的再加上最後一句,骸又啾了綱吉最後一下,才心滿意足的離開房間,關上門之前還多看了房內一眼。

  低頭望著自己被撐開的雙腿,綱吉幽幽嘆了口氣,努力伸長雙手勾到前面的被子,將一絲不掛的下身遮住……他不懂,真的不懂骸在想什麼。
  抓走庫洛姆對他有什麼好處?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對庫洛姆有非分之想的人,而且如果真的要報復自己,他大可徹底傷害庫洛姆,以此來讓自己陷入崩潰狀態。
  但他沒這麼做,甚至還提拔庫洛姆替他管理企業……是原本就發現庫洛姆的才能?也不對,據巴吉爾的調查,庫洛姆在被帶走的一個月後才開始管理公司裡的事務,倘若一開始就知道她有商場上的才能,不可能拖這麼久……
  愈想愈亂、愈想愈奇怪,最後乾脆放棄思考,躺臥在身後的軟枕上。不管怎麼想,最後還是會兜回自己身上來。
  骸有這麼恨他嗎?恨到要用這種方式羞辱他……這麼一想,好像都能通了,卻又有點奇怪。如果真的要羞辱他,讓他真的痛苦的想尋死的話,應該不會親自……呃,侵犯自己,叫好幾個變態男人一起輪暴效果會更好……思及此,綱吉打了個寒顫,額際瞬間發冷,上下兩排牙齒不斷互相撞擊。
  所以,又回到原點了。
  想著、想著,又回想起兒時,親眼目睹父親犯下的殘忍罪行……當時,骸的右眼被父親做了奇怪的實驗,導致現在裡頭有著抹滅不掉的六字,實際上還有什麼影響他不清楚,但從骸痛恨父親的程度看來,對骸而言,那應該是一次生不如死的體驗。

  『可愛……你真可愛呢……但你的父親……卻是那麼的可恨……』

  想起骸當時對自己說的話,小臉撲通的一聲漲的火紅……連忙甩了甩頭,將那不尋常的反應給甩掉。為、為什麼要臉紅啊?振作點!澤田綱吉!
  垂眸,綱吉認命的面對現實……現在的他,只是一個把身體輸掉的笨蛋,等到骸對自己不感興趣了,搞不好就會要其他人輪暴……想到這,綱吉害怕的抱住自己的手臂,想合攏的雙腿牽動了床頭的鎖鏈,鏗鏘鏗鏘的聲響增添了夜晚的寧靜。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