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1 (土) | Edit |
後記:

結果綱吉生賀還是天窗……(掩面)
綱吉對不起Q口Q|||
就用這篇抵一下吧!(這種東西怎麼當生賀##)

報告DUE都在下禮拜了……Orz
救命啊(?????)
到底是誰發明英文的啊可惡(?????)

今天(昨天?)是萬聖節XDDDDDDDD
祝大家萬聖節快樂ˇˇˇ
外國人有很多都盛裝打扮呢XDDDDDDDD
好有趣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現實,就是必須捨棄不必要的自尊。
  現在的他,不過是輸給六道骸的可悲玩物。
  他對自己殘忍的毫無人道,卻也溫柔的無理可尋。

  經過地獄般的一個禮拜,綱吉已經完全摸清六道骸的作息和習慣……用餐時間一定會看到他和午餐一起出現,「下午茶」時間他也不會缺席。對他而言,侵犯自己好像是每天的必備工作一樣,非做不可,多做還有加班費可領似的。
  姑且不論他怎麼會有這麼多時間可以來找自己,他這麼「勤奮」的來找自己就是個很大的問題。憑六道骸的身分和條件,綱吉相信想倒貼他的美女鐵定可以從城頭排到城尾,就算他對女人不感興趣好了,條件更好、更吸引人的男人也不少吧?那為什麼還要浪費這麼多時間在自己身上?
  將最後一份文件夾放到桌上,綱吉抬頭看了看時間……快中午了。
  平常的這個時候,綱吉一定會乖乖爬上床,做出六道骸最喜歡的姿勢來等他進門。
  但今天他出乎意料的要綱吉到會客室去用餐,在「早餐」過後,他露出莫測高深的笑容,在綱吉耳邊道出一句謎樣的話。

  『中午到會客室吃飯吧。不過事後……我會加倍討回來的唷。』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綱吉的頭頂上佈滿了問號,但六道骸沒有多做說明,只是多親了口滑嫩的粉頰,將公司的文件留下來後便揚長而去。
  疑惑歸疑惑,能享受正常的一餐正是綱吉求之不得的,不去白不去。
  想是這麼想啦……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心裡連個底都沒有。套上擱在床邊的薄外套,綱吉嚥了口唾沫,緩緩離開許久未曾踏出的房間。



  放下手中的竹筷,綱吉用完了難能可貴的一餐,但在心底盤旋的困惑反而愈來愈深……午餐都吃完了,還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啊!
  就在綱吉不解的瞪著自己的空碗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卻熟悉的腳步聲……佈滿疑惑的褐眸瞬間變的清澈透明,不敢相信的瞪到最大,帶著期待卻又害怕失望的眼神望向大門。
  「首領!」美麗亮眼的紫髮少女焦急的衝進會客室,而綱吉則像靈魂出竅一般,坐在沙發上動也不動,活像一尊雕像。「首領……真的是首領!」她激動的上前抱住綱吉,清脆響亮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些哽咽。
  愣了半晌,綱吉才緩緩露出消逝已久的微笑,並順勢抱住了庫洛姆……太好了,庫洛姆看起來很健康,也很有活力,他總算不必擔心她的安危了。
  「好久不見了,庫洛姆……」滿腹的委屈和痛苦都在看見庫洛姆的那瞬間煙消雲散,綱吉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這麼放鬆過了……現在他有種得到救贖的舒暢感,上個禮拜承受的屈辱都是值得的。
  「是呀!咦?首領,你怎麼瘦了這麼多?沒有好好吃飯嗎?」擔憂立刻浮上清秀的面龐,庫洛姆面帶愁容的檢視綱吉清減許多的臉頰。
  「呃?沒、沒這回事……哈哈哈……」三餐他都有按時吃,只是不適當的「飯後運動」讓他有點消化不良而已。
  「太好了……我就知道骸大人沒有騙我!」一聽見骸的名字,綱吉的身子反射性的抖了一下,腰上的酸痛似乎又加強了一些。
  「咦?」趕緊恢復原有的笑容,不讓庫洛姆發現異狀。「是骸……安排妳跟我見面的嗎?」
  「嗯!」開心的牽著綱吉的手到沙發上就坐,庫洛姆的臉上寫滿了崇拜和景仰。「雖然之前骸大人一直都不許我擅自聯絡首領,但骸大人向我保證,總有一天會讓我們光明正大的見面!」
  小臉沉了下來,但沉浸在喜悅中的庫洛姆並沒有察覺。「話說回來,首領真的很厲害呢!能牢牢抓住反覆無常的骸大人的人,大概只有首領了吧!」
  此話一出,滿臉的陰沉轉變為滿頭的問號。「欸?」
  「骸大人現在休息時間都不在辦公室裡,一定是去找首領了吧?」粉嫩的雙頰染上淡淡的紅暈,庫洛姆的紫眸閃爍著祝福的光芒。「而且……咳咳……我剛才就注意到首領脖子上的紅點了,那一定是骸大人的傑作吧?」
  聽罷,綱吉羞窘的遮住頸子上的痕跡,小臉噗咻一聲變成火紅色,支支吾吾的想找藉口塘塞。「不……這……這不是……」
  「別害羞了嘛!首領。」替綱吉倒了杯熱呼呼的暖茶,眼中的光芒還是沒有消散。「在首領和骸大人交往前,骸大人對任何人都興趣缺缺,不管多麼耀眼的美女型男倒貼,骸大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愈聽愈頭痛,綱吉抱住急速運作的小腦袋,努力整理庫洛姆給的情報……嗯,骸曾經說過,要對外宣布他們已經在一起的事情,所以庫洛姆才會說他和骸在交往,這個他可以理解。再來,骸從來沒碰過他以外的人……咦?

  『不管多麼耀眼的美女型男倒貼,骸大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呢!』庫洛姆剛才是這麼說的,可是……
  『哦呀……綱吉真有天份呢……才第一次就讓我興奮成這樣……』骸第一次侵犯他的時候又是這麼說的……

  「等、等一下,庫洛姆……骸他……應該有很多情人吧?」話才剛落下,綱吉就看見庫洛姆錯愕又震驚的張大小嘴,便趕緊澄清自己會這麼想的原因。「我、我是說……像他這種慾望這麼強的人……怎麼可能因為我這種……呃……『貨色』而滿足呢?」不是他自卑,而是……連美女和型男主動倒貼都沒用了,更妄論他這種不怎麼起眼的平凡男孩。
  若是一般的人還有可能因為龐大的企業和財產勉為其難挑自己這種沒有魅力的人當另一半,但他可是六道骸耶!再說,他一開始就明講了,對自己的企業和財產一點興趣都沒有。
  「你在胡說什麼啊?首領!」頭一次,庫洛姆用帶著些許責備和驚惶的語氣對綱吉大吼,後者對她這個行為感到十分吃驚。「骸大人常常說首領很可愛呢!」賭氣似的鼓起腮幫子,和綱吉大眼瞪著小眼。看樣子,庫洛姆已經完全被拉攏到骸那邊去了。
  「呃……對每個情人都這麼說吧……」雖然嚴格說起來他連情人都稱不上,只能算是被囚禁的玩物。
  「怎麼可能!骸大人根本沒有其他情人啊!」話到此,庫洛姆有點急了……她沒有料到首領竟然是抱著這種心態跟骸大人交往的!
  「……現在只要等他對我失去興趣,妳就會知道了。」他不會天真的希望骸在玩膩他後會大發慈悲的放他回去,等到骸真的對他失去興趣後,他的際遇恐怕會更加悽慘,但他已經隨時做好心理準備面對這種情形了。
  「……首領!」不滿的抗議著,庫洛姆不能理解綱吉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淡淡的瞟過庫洛姆不悅的臉龐,綱吉緩緩別開眼……庫洛姆會認為骸真的喜歡自己,是因為她不知道骸對自己做了什麼事……如果真的愛一個人,還會這樣傷害他嗎?甚至照三餐強暴他、羞辱他,逼迫他放下殘破不堪的自尊……如果這些都是愛,那也太不合常理了。
  骸會挑上他,不過是為了報復,順便玩弄、洩慾罷了……根本不可能是因為愛他。
  胸口一股沉悶令綱吉感到呼吸困難,他深吸了一口氣,便轉頭給庫洛姆一個真摯的微笑。「不管怎麼說……妳能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這一直是他最掛念的事情,只要這件事情解決了,就算他會因被報復而失去性命,也沒有任何遺憾了。
  「首領……」水盈盈的紫眸對上綱吉柔和的眸畔,庫洛姆不死心的再問最後一次:「為什麼首領會有這種想法呢?為什麼就是不肯相信骸大人愛你呢?」
  綱吉沒有立刻答話,他先是注視了庫洛姆好一會兒,才緩緩將目光移開,聲音平靜但卻近乎空洞的答覆著:「因為……沒有任何理由。」
  「咦?」
  「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說明他愛我。」
  找上他的理由倒是有一個,就是為了要報復他……但這一點,沒必要讓庫洛姆知道。



  結束和庫洛姆的會面,綱吉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房間……時間過的真快,「下午茶」時間到了呢。
  果不其然,綱吉一回到房間,就看見骸笑咪咪的坐在床上等他……他感到喉嚨中的水分都被抽乾了。
  「會面愉快嗎?綱吉。」朝綱吉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
  「……謝謝。」順從的走了過去,並照骸的意思跨坐在他身上。
  「哎呀……比起這種口頭上的道謝,我更希望綱吉用行動表達謝意呢……」意有所指的舔吻綱吉嫩頸上的紅痕,大手也很自然的探進上衣內。
  明白骸的意思,綱吉咬緊下唇,顫抖的雙手笨拙的解開骸的衣扣……

  沒錯,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說明骸愛他。
  他只是個玩物,等到骸對他不感興趣之後……他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無論是這不乾淨的軀體,還是有如風中殘燭的自尊心……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