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6 (木) | Edit |
後記:

這男人搞什麼啊是他自己答應讓他們對談的呀(被踢出去)

大家好我終於回來了ˊDˋ"
原本以為化學報告交完就可以告一段落……
沒想到英文老師馬上又給了另一個作業啊……Orz
所以昨天沒時間寫文ˊˋ|||

最近應該可以補舊坑XD|||(你說好幾次了##)
敬請期待ˊˇˋ"""
大家可以跟我說最希望看哪一篇唷XDDDDDDD(被賞巴掌)
啊,不過我不一定會回應所有人的期待就是了……(被圍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巨大的雷聲伴隨著刺眼的閃電隆隆作響,來勢洶洶的傾盆大雨打在窗戶上,嘩啦嘩啦的雨聲將正在床上休息的人兒從夢境中喚醒。
  疲憊的撐起一絲不掛的身軀,但腰才剛直起,難以言喻的酸痛和刺痛感便逼的他再次彎下腰去,臉頰重重的撞在枕頭上,稍微扭曲的五官顯示出他的痛苦和羞恥……
  待習慣痛楚之後,綱吉緩緩套上乾淨的衣物,以遮掩那些恥辱的紅痕。微微偏頭望向牆上的時鐘,小臉頓時又沉了下去,貝齒顫抖的咬緊了下唇……「早餐」時間又快到了。
  一天三次以上的歡愛果然不是人受的,真不知六道骸怎麼會那麼有精力……而且不管公事多忙、時間多趕,他從來沒有缺席過一次,除了上次安排自己和庫洛姆見面以外,而且事後他也真的「加倍」討了回去,害他現在連腰都直不起來。
  一想到庫洛姆,綱吉陰鬱的眸畔又出現了光輝,嘴角不自覺的漾起了安心的微笑……至少庫洛姆過的很好,這就夠了。
  轉頭望著被雨水拍擊的窗戶,啪噠啪噠的雨聲令他想起了被侵犯時的羞恥水聲。將身體蜷曲在床角,不甘心的抿緊小嘴,眼角滑下清澈的淚珠。
  是雨的關係嗎?總覺得有很不好的預感……還有什麼事會比現在這種情況更糟?雖然公司還是他的,但那也在六道骸的控制範圍內,他只能乖乖待在這間房間裡等他侵犯,連自由行動的自由都沒有。
  這麼一來,他跟一無所有又有什麼不同?
  將小臉埋進雙膝間,纖瘦的軀體輕輕顫抖著,隱隱約約聽的見細小的啜泣聲。

  喀嚓。
  細微的開門聲讓綱吉重重一震,反射性的抱緊了雙腿,清澈水亮的褐眸佈滿了恐懼,小巧的鼻尖因哭泣的關係而染成了淡紅色,絕望的眼神彷彿一隻待宰的可憐兔子。
  日夜侵犯綱吉的男人──六道骸──笑容滿面的走了進來,在看見綱吉的表情後,大手撫上粉嫩的紅頰,用輕柔的嗓音安撫他:「嗯?哎呀……不用這麼緊張,我知道現在你很累,『早餐』也不必這麼早吃嘛。」聽罷,綱吉緊繃的身子才稍稍放鬆了點,但還是可憐兮兮的瞅著骸,希望他大發慈悲的省略掉「早餐」。
  但六道骸並沒有回應綱吉的期待,他自顧自的從懷中拿出一台附有影像功能的手機,放在綱吉的小手上……「吶,綱吉……你記得你還有個未婚對象嗎?」
  綱吉顫了一下,因為六道骸的語氣變了,輕柔的細語聲依舊,但卻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令他感到毛骨悚然。「呃……記得……」雖然他壓根不記得那是誰。
  「那麼……」按了下綱吉手機上的通話鍵,笑咪咪的要綱吉看向鏡頭。「他說他想見你,跟他視訊一下吧。」
  「欸?」錯愕的望著六道骸,不知道他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但也沒膽反抗他,因此順從的將視線移到手機上……但視線一對上,綱吉就驚訝的脫口道:「獄、獄寺?」獄寺是和他從小就認識的企業繼承人,因為澤田企業的龐大和權威而一直很敬重他,但是……他怎麼不知道獄寺就是自己的未婚對象?
  「十代首領!」和庫洛姆一樣,因為小時候的遊戲而習慣叫綱吉「首領」,又因為綱吉是澤田企業第十代繼承人,他總是這樣稱呼綱吉。「您突然不出席任何會面,讓我好擔心啊!」
  「你、你怎麼會是我的未婚對象……」他們是很要好的朋友,但跟那方面完全沒有關係啊!
  「啊,這是十代首領的父親和我父親決定的……之前一直很猶豫該怎麼跟您提,因為我雖然很尊敬您,但並不是那種喜歡……」說著,臉上還浮現一抹不好意思的苦笑。「不過現在您跟六道骸在一起了,代表您也不同意這樁婚事吧?」
  豈只不同意,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咳咳……是啊……哈哈哈……」乾笑了幾聲,綱吉的表情在看見老朋友後放鬆了許多,柔和的眸子不自覺的多了幾顆光點,甚至忘了剛才想的那些可悲遭遇。
  「您沒事就好了!」影像中的獄寺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但隨即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將聲音壓低。「對了,十代首領……」
  「嗯?」
  「您為什麼要跟六道骸在一起呢?我沒記錯的話,令尊以前還是跟他還是敵對關係呢。」
  話題一轉到這,綱吉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而坐在綱吉面前的六道骸仍舊帶著微笑,但那抹笑卻隱藏著刺骨的寒冰,令綱吉不禁打了個哆嗦。
  「十代首領?」令一端的獄寺敏銳的察覺到綱吉臉色的變化,語帶關懷的詢問著。
  猶豫不決的看了眼六道骸,再將視線拉回螢幕上……如果他現在向獄寺求救,會有用嗎?如果失敗了,六道骸肯定不會放過自己……不!更糟的情況是連獄寺都會被他連累!他不能害別人跟自己一起受苦!
  「……因、因為我……」偷偷覷了骸一眼,但在四目交接的前一刻卻又將雙眸別開,面帶潮紅的看向螢幕。「我很喜歡骸……就是這樣……」
  「什麼?」螢幕中的獄寺驚愕的大吼了聲,而六道骸的笑容又加深了一些。
  「所以……獄寺,算我求你,千萬不要跟骸扯上關係……」要是自己被玩膩了,六道骸很有可能找尋其他倒楣鬼,雖然他不覺得獄寺會像自己一樣這麼容易被拐,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綱吉嚴肅的懇求著。
  「可是十代首領……」
  「通話時間結束囉。」打斷獄寺的話,直接壓下切斷通訊的鈕,神色不悅的盯著綱吉,盯的他一顆心七上八下,方才鎮定下來的心又被激起了漣漪,渾身不住的顫抖。
  為什麼要這樣看自己?因為自己沒有照實說現在只是他的玩物嗎?因為自己說的理由汙辱到他了嗎?
  「對、對不起……但、但是……你、你說過外面……外面認為我們……在、在一起……」也是啦,如果說喜歡骸是原因的話,那就代表骸也喜歡自己,才會願意交往的吧?因為自己不小心送出這種訊息,他才會這麼生氣嗎?
  「綱吉對人真的很溫柔呢。」將手機放在桌上,臉上的不悅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詭譎的令人頭皮發麻的微笑。「這台手機就送給你吧,不過……只能用來打給我和庫洛姆唷。」意思是,允許他拿來和庫洛姆作聯繫。
  「咦?」一愣,一時的轉變讓綱吉反應不過來,只能呆呆的望著六道骸發愣,彷彿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下一刻,綱吉感動的瞪大雙眸。「謝、謝謝你!」自從被囚禁在這裡後,綱吉身邊所有的通訊用品都被骸沒收了,但是現在,他終於可以隨時和庫洛姆聯絡了!
  「呵呵呵……這沒什麼,綱吉,倒是……」下一秒,健壯的身軀就壓在瘦弱的軀體身上,不似凡人的俊臉放大出現在綱吉眼前,令他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氣,胸口的心臟不聽使喚的瘋狂加速。「為什麼呢?跟那個男人講話的時候,你的眼神和語氣都好溫柔……而且還很擔心他的安危,不希望他和我扯上關係呢……」
  「我……沒……」
  「沒有?呵呵呵……我有發現唷,綱吉對每個人都很溫柔、都很友善呢,不管是誰,都能很容易的看見你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扣住綱吉的下巴,強迫性的讓他想別開的眼神對上自己的。「除了我以外。」閃爍在異瞳內的光點夾雜著綱吉不能理解的憤怒。
  「那……那是……」綱吉被堵的無話可說,因為那是事實……但這也不是他故意的啊!面對侵犯自己的人能有多好看的臉色?每天做的讓他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他怎麼可能對他溫柔,更不可能對他友善!
  「所以啊……我很不高興唷。」撥弄著綱吉柔軟的褐髮,骸再次露出那種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詭異笑容。「很喜歡他嗎?那個未婚對象……還是其他人?或者……」扯開稍微敞開的衣領,露出白皙可口的嫩肩,令綱吉害怕的抖了一下。「綱吉喜歡大家,卻只討厭我一個?」
  「不……我……」討厭六道骸?不,老實說,雖然他很怕骸,但卻不會討厭他……綱吉也知道自己的心態很矛盾,但他現在沒空去思考那種莫名其妙的想法。
  「你和那男人的互動……看的我很火大呢。」皮笑肉不笑地湊進綱吉的小臉,並再次將綱吉身上的襯衫扯下一截。「要給你一點懲罰唷,親愛的綱吉。」
  這一剎那,綱吉的腦袋彷彿停止運作一般,一片空白。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