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7 (月) | Edit |

※請不要辱罵角色,要罵請罵作者。
※H有慎入。

後記:

綱吉跟骸骸都是大笨蛋!(被摔出去)

考試了(黑白)
感謝大家的祝福ˇ(根本沒人祝福啊##)

考完之後封印(?)就解除啦啊啊啊!!!(被踢出去)
敬請期待ˇˇˇ(被圍毆)

話說動畫的庫洛姆專訪好邪惡!!!!!(激動(被揍爛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驚恐的仰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綱吉嚥下一口唾沫,顫抖的身子作出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反抗動作。
  「是、是你讓我見他的!」一吼,綱吉的雙手使勁掙扎著。既然都已經吼出第一聲,就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抗爭到底。
  「哦?」沒有生氣,反而興味十足的抬眉,壓住綱吉的手還是沒放開,綱吉那微乎其微的抵抗對他而言恍若虛無,泰然自若的眉頭連皺都沒皺一下。「那個男人真的那麼重要?重要到讓綱吉想毀約反抗我?」
  只一句話,就讓綱吉停止了掙扎,小臉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旋即想起了自己現在的處境……他沒有資格生氣,也沒有資格感到委屈,就算今天六道骸存心想整死他,他也不能多說什麼,因為他早就賭輸了自己的身體,根本沒有抗議的自由。
  「不……對、對不起……我……」氣憤的情緒一眨眼就灰飛湮滅,綱吉舔了舔乾澀的唇瓣,抖著蚊蚋般的細聲向骸道歉。
  「呵呵呵……綱吉真的那麼討厭我?」抓住纖細手腕的力道加大,令綱吉痛哀一聲,但卻不敢向骸抗議,只能任他將自己的手抓紅,「怎麼辦呢?綱吉……我現在心情很糟呢。」妖魅詭譎的異瞳緊盯著綱吉不放,盯的他後腦杓發冷,無法出聲。

  他怎麼會那麼愚蠢,竟然心生反抗六道骸的念頭?
  倘若六道骸真的生氣了,那不僅他的處境會更加悲慘,最糟的情況就是再也見不到庫洛姆和獄寺了!
  澤田綱吉!你怎麼會這麼笨!

  猛然,骸將綱吉的雙腳扳開,粗魯的扯掉他身上僅剩的衣物,嚇的他嗚咽一聲,但卻不敢放聲大叫,深怕再次激怒這個男人。
  「就像我剛才說的,要懲罰唷……懲罰綱吉把那溫暖的笑容給其他人看,懲罰綱吉反抗我的舉動!」話落,恐怖的金屬碰撞聲伴隨著冰冷的觸感籠罩綱吉,他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像第一次一樣被捆了起來,懸吊在頭頂上方,接觸到空氣的花蕾敏感的一開一合,而六道骸灼熱的眼神燒的綱吉想將雙腿合併。
  「張開、張開一點!綱吉沒忘吧?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之一唷,來,乖乖把腿撐開!」大刺刺的下達命令,嘴角掛著嘲弄般的戲謔,並拉緊了床邊的鎖鏈。
  倍受屈辱的別過頭,綱吉認命的將雙腿撐到最開,讓骸將他的雙腿固定在兩旁,美麗的洞口隨之張大,冰冷的空氣刺激的它開始出現誘人的潤澤,不知羞恥的喘息著,彷彿在邀請眼前的男人貫穿它、填滿它。
  注入情慾的紅藍異眸盯著綱吉將頭別過去的認命模樣,忽地勾起一抹令人發毛的淺笑,出乎意料地解開束縛綱吉雙手的鎖鏈,後者錯愕的將小臉轉了回來,反射性的將小手藏在身後,想合攏的雙腿牽動了捆在上頭的鏈鎖,大而圓的水亮瞳眸害怕的望著骸,囤積在眼眶裡的淚水自眼角滑落,隨著臉頰的弧度滴在佈滿冷汗的軀體上。
  凝視了綱吉好一會兒,骸伸出沾有液體的大手,輕揉綱吉胸前的挺立,另一隻手拿起了要送給綱吉的手機,並綻開看似溫柔但實則殘忍的微笑……「自己把臀瓣掰開吧,親愛的綱吉……我會拍下你我交合的瞬間,當作綱吉很需要我的紀念唷!」
  剎那間,綱吉的腦袋被轟的一片空白,褐眸內的瞳孔瞬間縮小,因快感而紅潤的雙頰頓時慘白,甚至還有點發青,眼角的淚珠掉的更兇。
  「不……求、求求你……不……不要這樣對我……」死命將手藏在身後,綱吉淚流滿面的搖著頭,哀求骸別將他最後一絲自尊心破壞殆盡。
  「哎呀……綱吉又忘了嗎?」玩弄果實的大手移到收縮不停的穴口上,沿著週遭的潤澤畫圈,綱吉敏感的啜泣了聲,但骸卻沒有停止的意思。「你是我的人,沒有拒絕的權利唷。」
  抿緊小嘴,綱吉低著頭抖了半晌,顫抖的小手才從身後伸出來,將原本就被撐開的臀瓣掰的更開,刻意不去看骸那滿意迷戀的笑容、忽略手機傳來的按鍵點擊聲……

  碎了,一切都碎了。
  沒了,什麼都沒了。
  貞潔、名聲、自由、自尊……全都化為烏有。
  僅剩的,就是六道骸留給他的莫大恥辱。

  「啊啊……哈啊……」紅腫的軟穴被腫脹的凶器來回穿刺,一度失去力量的小手努力的撐在一旁,就怕因放手而招來六道骸的不悅,雙腳的趾頭痛苦的扭曲著,羞恥的水滋聲幾乎要震破綱吉的耳膜,令他羞恥的快要昏厥過去……
  如果真的就這樣昏過去,那該有多好……綱吉難受的想著,但這些衝擊的程度還不足以令人痛昏。
  「真可愛……除了呻吟聲以外,我更想聽綱吉說些動聽的話呢……」刻意抽出慾望抵在洞口,惡質的舔舐綱吉哭花的小臉,並握住他挺立濕透的玉芽。「來,跟我一起唸吧……『我最愛骸了,快盡情的貫穿我、填滿我,並在我體內洩出屬於骸的味道……』」
  緋紅的胴體抖了一下,綱吉強忍住抵抗的衝動,拋開羞恥的擺動腰支,吞沒骸慾望的前端。「我……我最愛……最愛骸了……哈啊……快……快盡情的……啊啊……貫、貫穿我……填滿我……並……並在我體內……洩出屬於、哈啊、骸的……骸的味道……啊啊嗯!」伴隨著喘息的穢語剛說完,碩大的炙熱就再次衝進濕軟的花穴裡,得到滿足的綱吉舒服的呻吟著,但一方面淚水也掉的更猖狂,痛恨正享受著快感的自己。
  「感覺真棒……」柔聲讚嘆著,並單手抱緊了綱吉的纖腰,要他將雙手環在自己頸上,「嫵媚的綱吉只屬於我一個人,不可以讓其他人看到唷……」套弄嫩根的大掌沒有停過,紅腫的嫩穴順利將非人尺寸的火熱完全吞入,並貪婪的吸附著,渾濁的淫水自交合處流出,混雜著些許鮮豔的血色。
  「哈啊……好、好滿……好痛……」但卻又好舒服,最後一句被綱吉堵在喉間,使盡全力不讓它從自己口中溜出,內壁被骸的凶器折騰出的傷口帶來麻癢的刺痛,被填滿而得到的滿足感令綱吉羞恥的將臉埋在骸的肩膀上,阻止呻吟以外的哽咽聲。

  翅膀被釘住的天使,美的令人炫目。
  眼瞳染上情慾的天使,美的令人遐想。
  被惡魔囚禁的天使,美的令人陶醉。

  最後一波的高潮來襲,綱吉和骸同時解放到達頂點的慾望。然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骸在尚未解放完的情況下抽出,溫熱的液體噴灑在綱吉的臉上,癱軟無力的人兒虛弱的看向骸,在失去意識前聽見骸恍若惡魔般的輕柔嗓音……
  「呵呵呵……臉上沾滿液體的綱吉真令人興奮,看來格外的淫蕩呢。」

  勉強連結的最後一絲自尊,被斬的一乾二淨。
  傷痕累累的心上,留下了一道無法抹滅的血痕。



  早晨,綱吉被溫暖的陽光喚醒,疲憊的撐開眼皮,並揉了揉睡意朦朧的雙眼……臉上沒有液體,綱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私處,雖然仍然有酥麻的刺痛感,但裡頭的液體都被清乾淨了,佈滿記號的玉體也散發著沐浴乳的清香。
  說真的,綱吉有點驚訝,原以為六道骸會把他扔著自己清洗,反正他只是個玩具,工作就是張開雙腿供他發洩慾望,肚子痛或不舒服都不干他的事。但骸卻做了清洗的工作,還替自己包紮了腿上的傷痕──雖然這些都是他造成的。
  但不過須臾,憶起昨夜被蹂躪的畫面,柔和的眸子又暗了下來……萬一骸對自己失去興趣了,蹂躪自己的人可能會換成其他人,甚至可能好幾個一起來,玩的他不成人形。
  害怕的縮起身子,悶在雙膝上哭泣著……他竟然產生維持現況比較好的想法,開始祈禱骸能永遠對自己有興趣。
  倏地,一股奇怪的不協調感盤據在綱吉的心頭上。昨夜歡愛時說的話他有點不記得了,但隱隱約約好像記得有些不合理的地方。
  絞盡腦汁回想,綱吉努力回想昨夜的每一句話,不管是羞辱還是呻吟,都被他一一從腦中翻出來,最後,他終於找出矛盾的問題點了。

  『嫵媚的綱吉只屬於我一個人,不可以讓其他人看到唷……』

  難道,六道骸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拋棄他?
  但他只是輸了身體的玩物,骸根本沒必要對他負責。
  那麼,究竟是為什麼?

  「骸……你到底在想什麼?」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