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5 (火) | Edit |

※主僕系列最終章。
※客倌沒有看錯,這篇沒有H(欸)
※想打小鬼骸的請儘管下手(喂##)

後記:

恭喜主僕系列完結ˇˇˇ(被摔)
這次竟然沒有H!!!XDDDDDDDD(被揍)
沒有貫徹H了(這樣很好啊##)

這一回骸的父母大活躍!(欸)
咳,雖然是加進來的酵素人物,不過真的很好用吶!(欸##)

今天下午要去看007電影ˇˇ
聽說很好看呢XDDDDDDDDˇˇ
好期待ˇˇˇ

感謝大家對這篇長久以來的支持ˇˇˇ
很高興大家喜歡XDDDDDD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經過了一連串的風波,綱吉總算不再用敬語稱呼骸,也不再用言語攻擊自己,所有的問題看起來都解決了,但是……
  「為什麼不和我結婚?」一反平時的從容笑臉,嚴肅的表情僵在拉長的俊臉上,骸的眼底找不到半點笑意,無法理解的瞪視著綱吉。
  「骸,你再考慮一下……」
  「考慮什麼?現在我只承認你是我的結婚對象!」冷冷的撥掉綱吉拿上桌面的相親照,異瞳緊盯著汗如雨下的綱吉,當著他的面將那些照片全都撕毀。
  「欸?住、住手啊……」焦急的想將照片搶回來,但相片卻被骸扔的老遠,大手粗魯的攫住綱吉的小腦袋,狠狠的吻住因錯愕而微啟的紅唇,直到輕輕掙扎的小手無力的垂下,骸才放開急促喘氣的綱吉。
  凝視了骸好半晌,綱吉才緩緩嘆了口氣,哄小孩似的拍拍骸的肩膀,好聲好氣的說:「好好好……不過這些女孩子都很不錯呢!不管是家世還是外貌都和骸很相配,挑一個你喜歡的當元配,我……」話還沒說完,綱吉的小嘴就被骸用力捂住,後者的臉已經暗的比包公還黑,頭頂上彷彿飄了幾朵烏雲。
  「綱吉,你在開玩笑嗎?你要做小?」姑且不論法律上可不可行,他原本就沒想過要娶其他人的想法呀!綱吉竟然要他娶別人當元配?
  開什麼玩笑!
  拿開骸蓋在自己臉上的大手,綱吉又盯了骸好一會兒,才緩緩移開視線。「不、不管骸現在喜不喜歡我,我……我永遠都沒資格佔據那個位置……」說罷,綱吉掙開骸的懷抱,頭也不回的奔出房間。
  瞪著被掙開的手,骸坐在沙發上呆了一兩秒──為什麼會這樣?原以為綱吉終於肯接受他的心意了,現在竟然還搞出這種飛機?「綱吉……為什麼……」不是相信他的愛了嗎?那為什麼還──……
  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打斷骸的思緒,父親和母親一臉擔憂的站在房門口,從他們的表情看來,應該有碰到剛才跑出去的綱吉。
  「……綱吉到底在想什麼?」他年紀輕輕就足以縱橫整個商界,但對於自己最愛的人卻完全摸不著頭緒。
  父母對看了一眼,隨即走進房間,坐在骸對面的沙發上。
  「骸,也許回憶一下我們把綱吉帶回來時的情形,你就會有點頭緒了。」
  骸緩緩抬眸,面露嚴肅的聆聽。他聽的出來,這件事一定和自己脫不了關係,因為母親從來沒有用這麼正經的口氣和他說話,說實話,他還聽的出話中有著一絲責備。
  「就從我們收養綱吉那天開始吧……」



  『骸?』棕栗色的大眼對著手中的照片眨了眨,然後對上眼前和藹可親的年輕夫妻。
  『噢!老公!他真的好可愛喔!』年輕少婦愛不釋手的捏了捏小孩的臉頰,彷彿恨不得立刻將他打包帶回家似的。
  『妳克制一點,會嚇到他的。』年輕男人輕聲咕噥,然後向眼前的小男孩露出親切的微笑。『對,他的名字是骸,是我們的兒子唷。』
  不等小男孩說話,年輕少婦便急躁的按住他的肩膀,臉上寫滿了懇求。『跟我們兒子結婚嘛!好不好?綱吉。』
  有沒有搞錯?對一個小男孩說這種話?雖然他們的確有這個打算,但不該是現在就說吧?
  年輕男人兩眼一翻,趕緊將妻子從綱吉身上拉起來,然後向稍稍愣住的綱吉陪不是。『不好意思,這位阿姨有點怪怪的……』
  『你說什麼?』被拉開的少婦用力肘了男人一下,讓他痛的直不起腰。『綱吉這麼可愛!骸一定會喜歡的!』
  『問、問題的重點不是那個!你怎麼可以要求一個小男孩跟另一個小男孩互許終身呢?』該說這女人太心急,還是腦袋不正常?
  『這有什麼關係!』少婦理直氣壯的說著,爾後又黏倒綱吉身上去了。『我們要以骸的結婚對象身分收養你唷,綱吉就跟我們一起回家嘛!好不好?』
  肯定是腦袋有問題!
  男人撫住額頭呻吟了聲,便一臉抱歉的走向孤兒院院長。『真抱歉,內人一直都是那個樣子……』
  『沒什麼、沒什麼,代表她真的很喜歡綱吉吶。』年邁的院長笑吟吟的揮手示意不用介意,轉頭望向滿頭問號的綱吉,慈祥的眼中湧出了淡淡的哀傷。『因為年紀還小所以不記得雙親的悲劇,對綱吉而言也許是最好的吧……』
  聞言,年輕男人緩緩低頭,沒有說話。
  綱吉的父母和他們是很要好的朋友,同樣都是年輕有為的企業家,但幾年前卻因空難而雙雙離世,因為年紀太小而沒有跟出國的綱吉得以倖免於此。但也因為他年紀太小了,根本沒有能力管理龐大的企業系統,勢利眼的遠房親戚們一個接著一個蹦出來,二話不說將還在喝奶的小孩踢到孤兒院去,奪走所有原本會屬於他的東西。
  所以,從他有記憶以來,孤兒院就是他的家,雖然因為照片的關係得以記得父母的樣貌,但院長並沒有他的家世告訴他。他的一切都被奪走了,告訴他家世又有何意義?
  『綱吉真幸運,能遇到您。』年輕男人微笑道,並在院長拿來的收養書上簽字。
  『他的父母能認識您才叫幸運呢。』院長咯咯笑道,接過男人簽好的文件。
  『不過……老實說我有點擔心,因為這件事情並沒有和我兒子提過……』那個只比綱吉大一歲,卻已經可以管理一家公司的可怕小鬼。
  『令郎很難相處嗎?』
  『呃,該說他難相處嗎……應該說他太有主見吧?』以一個還在強褓的小鬼而言,他已經有主見到恐怖的地步了。
  『那就請您多多關照了,綱吉是個好孩子。』話雖如此,院長還是有點不放心的看著被年輕少婦抱在懷裡的綱吉。
  『我會盡力的。』但一想到家裡那個小鬼,年輕男人就覺得這句話一點可信度都沒有。

  果然,事實證明年輕男人的臆測沒錯。
  『他是誰?』明明才大對方一歲,身高也沒高多少,但骸就是用居高臨下的態度望著滿臉問號的綱吉,目光不屑的讓他母親氣憤的殺過來。
  『喂喂!不准這樣看綱吉!你給我聽著!綱吉從今天開始要住在我們家,你可不准欺負他唷!』
  『哦?憑什麼?』輕蔑的瞟了綱吉一眼,後者就算再單純,也看的出骸不喜歡自己,他本能的縮在少婦身後,用水汪汪的大眼盯著骸看。『喂,誰說你可以看我?』此話一出,綱吉倒抽一口氣,驚慌失措的跌坐在地板上,小嘴緊抿,清澈見底的眸子彷彿再多一滴水就會潰堤。
  『啊!你你你、你這可惡的小鬼!怎麼可以這樣對綱吉說話!』氣急敗壞的扶綱吉起來,心疼的拍了拍他方才撞到的部位。
  『……骸,我們雖然收養他了,但並沒有登記法律上的領養,是因為……』話到此,男人可以看見骸的雙眼已然瞇了起來,聰明如他,大概猜到他們的心思了。『無論如何,今天起由你來照顧綱吉,明白嗎?』
  『可以,不過不可能像父親和母親的期望一樣,他只能是我的跟班,行嗎?』不行就別想要他照顧他。
  『你這小鬼……』少婦氣的想掐死親生兒子,但卻被年輕男人制止了。
  『我知道了,明年他會跟你一起去上學,你在學校也要好好照顧他。』雖然綱吉比骸小一歲,但為了方便他們相處,讓他提早一年入學。
  聳了聳肩,骸頭也不回的走上樓回自己房間,連看都沒看綱吉一眼。
  望著兒子步上樓的背影嘆氣,男人努力拉住想衝上去把兒子揍個半死的妻子。
  『骸……不喜歡我?』
  童稚的聲音讓夫妻倆一愣,少婦立刻放棄追殺兒子,蹲下身來輕撫綱吉的小臉蛋。『沒這回事、沒這回事!他只是……只是比較怕生而已!』
  『可是院長說過,不喜歡的人不可以結婚……』
  『所以說他只是怕生!不是不喜歡、絕對不是不喜歡!』語畢,便牽著綱吉的小手走上二樓。『現在我們帶綱吉去看你的房間唷!』晚點再來教訓那該死的兒子。
  『嗯!』一聽見自己的房間,綱吉興奮的跟了上去,而後頭的男人也鬆了口氣。
  不過……骸那個小鬼,真的很難搞耶!

  『綱吉喜歡你的房間嗎?』
  『喜歡!謝謝您!』開心的被牽入餐廳,少婦親切的讓綱吉坐在她旁邊的座位上。『綱吉可以叫我媽媽呀!叫阿姨聽起來好老!』反正以後就會和那該死的兒子結婚,說起來,還真是便宜那個死小鬼了。
  『可以嗎?』小臉散發個光芒,綱吉滿懷期待的望著少婦。許是生長在孤兒院的關係,綱吉一直很希望有人可以讓他喚爸爸、媽媽,那會讓他的心有得到家人的充實感。
  『當然囉,來,叫叫看吧──』
  『母親,您會不會說的太早了?』
  輕蔑的打斷少婦的笑容,骸和男人都走進了餐廳,而男人又翻了個白眼,並輕捶了骸一下。但骸根本不把那一下放在眼裡,逕自走到平時用餐的位置,神色淡漠的盯著綱吉錯愕的小臉。
  『為什麼我要跟他吃同一桌的飯?』
  話落,現場陷入一片死寂,連將菜端上桌的家僕都差點把手上的菜打翻,沒有人敢開口說話。
  『六道骸你這該死的……』
  『對不起……』搶在少婦發飆前開口,綱吉低著頭向骸道歉,並跳下椅子跑出餐廳。
  『綱吉!』少婦慌慌張張的追了出去,而站在骸身後的男人更是憤怒的按住他的肩膀,沒想到骸卻一臉無所謂的笑著。
  『看來他很清楚自己的立場嘛!』從容的撥開父親壓在自己肩上的手,坐回自己的位子,等待母親回來。
  神色冷然的走到主位坐下,男人鄭重的向骸警告:『我先跟你說清楚,不准虧待綱吉……』
  『那父親就不要把他扔給我。』滿不在乎的笑了笑。
  『……』
  不久後,少婦就氣沖沖的走進餐廳,而應該跟在她身邊的綱吉卻不見人影。
  『綱吉呢?』男人不安的開口問道。
  『……他說他不餓。』咬牙切齒的說著,少婦輕聲吩咐身旁的家僕,要他們將飯菜送到房間給綱吉。
  不餓幹嘛還要送飯?骸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惹的少婦差點一把將他摔出去。
  『……好了,快就坐吧。』說真的,連身為骸父親的他都很想摑他一巴掌。

  自從那一次之後,綱吉就再也沒有在用餐時出現,甚至拒絕家僕們送到房間的飯菜。大約過了兩個禮拜,骸出乎意料的領著綱吉來找少婦,讓她高興了那麼一秒,綱吉卻再下一秒提出了讓她驚駭不已的要求。
  『夫人,請幫我換房間。』
  這句話讓少婦臉上的笑容瞬間瓦解,除了綱吉要求換房間以外,還有就是加在前頭那該死的稱呼……夫人?
  不是阿姨、更不是媽媽,而是見鬼的夫人!
  『綱、綱吉?為為為、為什麼叫我夫人?』她寧願綱吉叫她阿姨!
  綱吉沒有回話,只是用懇求的眼神望著她,希望她讓他換房間。
  惡狠狠的瞪視著正在冷笑的骸,少婦馬上想到最有可能的原因。『綱吉不喜歡那間房間嗎?』
  小小的腦袋拚命搖晃,示意他很喜歡。『不過,呃……對我來說,那個房間有點太大、太亮了。』
  不然呢?誰會喜歡又小又暗的房間?
  『母親,既然他說想換就讓他換嘛,一樓的空房間還有很多唷。』骸笑咪咪的插進一句話,讓少婦再次憤怒的瞪直了雙眼。
  『你說什麼?一樓的房間是給家僕住的!你有沒有搞錯!』竟然要綱吉搬到那裡去!
  『呵呵呵……很符合他的身分不是嗎?』笑容不改的說著,完全無視母親氣到快要爆炸的表情。
  『你……』要是她手上有槍,八成會毫不猶豫的轟死眼前這可惡的小鬼!
  『夫人,謝謝您,我這就去收拾衣物。』雖然因為剛搬來,綱吉的衣服也沒幾件。
  『啊,綱吉!等──』但話還沒說完,綱吉就匆匆跑走了。
  『那我先離開囉,母親。』
  『你就不要給我回來!』說完,還氣憤的將椅子上的小枕頭摔了出去,但在砸到他之前,大門就被迅速合上。

  隔年,綱吉和骸終於要進入全國知名的貴族學校學習,骸的父親特地請來專業設計師替他們量身訂做制服。但就在設計師完成骸的資料、轉向綱吉時,骸即刻冷笑了聲。
  『為什麼要幫他買?』
  聽罷,綱吉先是一愣,然後低下頭,乖乖退到一邊去,但少婦已經氣的差點把手上的茶杯捏碎,而男人雖然拉住憤怒的妻子,但臉色也好不到哪去。
  『不然你要綱吉穿什麼?』努力壓下心中的怒火,少婦這句話是從齒間蹦出來的。
  『之前我不是有先買一件嗎?不過因為沒有訂做,所以有點小件的那件呀。』
  『連第一次都不讓綱吉訂做!那以後他長大了怎麼辦?』
  『母親,您這個問題真是太奇怪了,他長大我也會長大呀,屆時我穿不下的他就可以收下了嘛。』彷彿不過是解答一個簡單的問題,骸朝綱吉冷笑了下。『對不對呀,綱吉?』
  瑟縮了一下,綱吉默默點頭。
  『你、這、該、死、的、小、鬼……』氣的張牙舞爪,要不是她丈夫死命抱住她,她早就衝上前把自己的親生兒子揍的不成人型。
  男人看了看快要氣瘋的妻子,再看了看完全不把綱吉放在眼裡的兒子,頭痛的長嘆。



  房內一點動靜都沒有,而當年的少婦如今也變成了優雅的美婦人,她冷冷的瞪視著用手把臉捂住的兒子。
  「所以說,你是自找的。」雖然現在情況不太好,但她真的很想指著兒子的鼻子大笑!一定大快人心!
  「……」為此,骸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當年綱吉還只是個孩子,受到的傷害絕對遠超過你的估計。」握緊妻子的手,提醒她別真的指著兒子的鼻子大笑。
  「……我該怎麼辦?」懊惱的抓了抓頭髮,骸這下更痛恨以前的自己了。
  那個目中無人又有眼無珠的混帳是誰啊?
  夫妻倆對看一眼,同時聳了聳肩。「事情是你搞的,自己承擔。」話是這麼講,但他們絕對不會讓骸和其他人結婚的,尤其現在骸這麼愛綱吉……呃,雖然有點晚了。
  見父母擺出一副「你活該」的表情,骸的雙眼一瞇,驟然起身走出房間。
  「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不過,真爽!」美婦人露出將憋了好幾年的怨氣一掃而空的表情。
  「咳!別這樣,這樣骸太可憐了。」話雖如此,他自己也在笑。
  「他活該!」毫不留情的哈了一聲,美婦人連一片面子都不留給兒子。



  趴在頂樓花園的涼亭上,綱吉長長的嘆了口氣。
  他真的希望骸娶其他人嗎?不,當然不想!可是……又嘆了口氣,綱吉的腦中不斷重複著剛到這個家時的情景。
  當時的骸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所以他早就看開了,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只要現在骸有喜歡過他就心滿意足了,他還沒貪心到奢望能和骸結婚。
  況且,萬一骸事後後悔了怎麼辦?
  他記的很清楚,從前的骸有多麼討厭他、鄙視他,那雙將自己凍結的冰冷瞳眸早已深深刻印在他的心裡。
  「綱吉……」
  瘦小的身軀震了一下,綱吉趕緊起身,緊張的望著追上來的骸。
  握住柔嫩的小手,骸在綱吉反應前便屈膝跪下,著實讓綱吉看傻了眼。「骸、骸?」
  沒有回應綱吉的疑問句,骸將手中的小盒子打開,放在綱吉手中……「和我結婚好嗎?綱吉。」
  「我……可是……」將眼神移開,不敢直視那枚精緻的鑽石戒指。那東西不該戴在他手上,他的身分根本不允許……
  「對不起,綱吉。」
  錯愕的一愣,綱吉被突如其來的道歉弄得不知所措。「呃,骸──」
  「和我結婚好嗎?綱吉。」
  望著骸不再帶著譏笑的雙瞳,綱吉的決心動搖了……他畢竟不是聖人,當然也希望得到幸福,但是……真的可以嗎?
  沉默了良久,綱吉舉起左手,覆在骸的手上。
  「好……」
  他可以相信骸吧?這陣子發生了很多事情,每次的結果都出乎他的意料,所以……他可以選擇相信他吧?
  「綱吉!」激動的抱住綱吉,並忘我的親吻、愛撫他……

  「我說……老婆,為什麼要躲在草叢裡?」父親苦著臉蹲在妻子身邊發問。堂堂一個大企業的董事長竟然朵在草叢裡偷看兒子媳婦親熱!
  「笨!要是出去他們就會停下來了呀!」那個無賴兒子搞不好不會停,不過綱吉是百分之兩百會喊停的。
  「……老婆,我要提醒妳,這裡是屋頂唷。」
  「所以呢?」依然看的很專心。
  「……是空中花園唷。」
  「然後呢?」目光連動都沒動。
  「……妳真的要讓他們在這裡……呃,『辦事』嗎?」他看見遠方的綱吉已經開始抗議了。
  「這樣才刺激呀!」
  「……」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邊看邊哭...
2012/06/21(Thu) 16:05 | URL  | 水母 #-[ 編輯]
RE:水母
咦XDDDDD!?
是因為心疼小綱吉嗎QDQ
骸大人真的很活該呢(艸)(喂
2012/07/03(Tue) 01:32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綱吉醬
就是所謂的童養媳
2012/11/16(Fri) 17:52 | URL  | 水母 #-[ 編輯]
RE:水母
沒錯(X)
可惜骸大人一開始沒眼光……(喂)
2012/12/24(Mon) 22:09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