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5 (木) | Edit |

※白正調味料警告(?)

後記:

考試報告考試報告考試報告……(崩)
雞科羞喔喔喔喔好煩OTZZZZZ

停在這種地方真是對不起T_T
這麼久沒更新也很對不起OTZZZZZ

留言我都有看!
謝謝大家Q口Q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反光的鏡片上映出綱吉恐懼的臉龐,碧綠色的瞳眸散發出懾人的壓迫感,冷冷的瞪視著被一堆人壓在地上掙扎的綱吉。
  「要是你一開始肯接受白蘭大人,就不用受到這種待遇了。」
  話雖如此,入江的臉上並沒有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略顯失落的撇嘴,一點都不像是陰謀得逞時會露出的表情……對此,綱吉有點困惑的望著他,甚至忘了要繼續掙扎。
  此外,他也暫時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僅是默默的站在原地沉思,兩眼直盯著綱吉,但後者卻感覺的出他其實沒有在看自己,似乎正透過自己看向另一個男人……那個眼神,說是部下對上司的凝視似乎有點牽強。
  到此,綱吉的心裡出現了一些猜測,他垂首思考了下,最後決定姑且一試的開口。
  「……白蘭,對你而言很重要嗎?」
  重重一震,翠綠的眸畔不悅的瞇了起來,壓在綱吉身上的男人便將綱吉的右手扭到身後,痛的他輕呼一聲,但他也算是在這個業界活過來的人物之一,因此這點痛楚並沒有讓他慘叫出聲。
  「也許是上層待太久了吧,你似乎不了解現在的處境呢,澤田綱吉。」
  冷冽的語氣和他看似溫柔的外表一點都不搭,甚至突兀的有些刺眼。
  「嗚……你、你想替白蘭報仇嗎?」
  「你為什麼不選擇白蘭大人?六道骸也是用差不多的手段逼你就範不是嗎?還是說……因為六道骸已經要過你了,你才不想選擇其他男人?真是自以為是,我真搞不懂白蘭大人怎麼會喜歡上你……」
  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入江自顧自的丟出好幾個問題,最後又擅自作出奇怪的結論。
  對於這種偏激又自以為是的發言,綱吉本來應該會直接回嘴打破他的自說自話,但現在的他卻沒有那種衝動,僅是靜靜的望著入江那和他外表完全無法搭襯的嚴肅表情。
  入江正一,當骸跟他提及這號人物的時候,他就跑去做了一點功課,雖然他的情報網沒有骸的那麼廣,但倘若只是要取得這些簡單的基本資料,倒還難不倒他……簡而言之,入江正一出生於貧苦的家庭,但卻是科技界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白蘭十分欣賞且信任他,整間公司幾乎都掌握在他手上,但他似乎沒有取代上司的野心,爬到白蘭底下那個位置之後就沒有其他動作了,盡心盡力的為他處理所有能代為接手的事務。
  除此之外,綱吉也有調查他的品格在公司裡的評價……老實說,大概就是因為查到那些評價的關係,才會覺得嚴肅的表情和入江完全不搭吧。
  「為了白蘭,你願意弄髒自己的手嗎?入江正一,我調查過你……你平時是個溫柔的男人,有時候反應雖然有點遲鈍,但該做的工作都能做到最完美的地步,細心的性格連白蘭都非常倚重你,而且對白蘭也非常忠心,是公司內女同事們的夢中情人……」
  嘴角抽動了一下,綱吉看的出他臉上的假面具正在崩解,決定乘勝追擊。
  「平常的你溫柔的連隻蚊子都捨不得拍,公司裡目前還沒有人開過你承受不起的玩笑,每一次你都一笑置之,沒有一次真的發火,不可思議的好脾氣是眾所公認的事情……」
  「不要說了!」憤怒的捂住綱吉滔滔不絕的小嘴,臉上的冷酷面具全然碎裂……濃烈的悲傷毫不掩飾的出現在他稍顯稚幼的臉上,其中還夾雜著恨意盒憤怒。「白蘭大人為什麼會喜歡你這種人!他只因為首相先生以前擅自替白蘭大人決定的婚事而和你見過一次面!就那一次而已!回來之後開口閉口都會談到你!」一咬牙,重重的一拳落在綱吉因他的怒吼而錯愕的臉頰上,留下了青紫色的淤青,但卻又搖搖晃晃的向後跌坐,看的出來他雖然不留情的使出了所有的力量,但卻非常不擅長做這種傷害人的事情。
  綱吉的嘴角被揍出了些許血絲,但比起那點痛,綱吉更在意的是入江失控的情緒……有點熟悉,卻又有點陌生,綱吉似乎看見了前一陣子失魂落魄的庫洛姆,但差別就是入江跟庫洛姆不一樣,他對自己沒有一份親人的感情,因此對自己的厭惡完全表露無疑。
  他相信,當時的庫洛姆一定也對自己產生過這些厭惡感,因為他──雖然不是自願──搶了他們最喜歡、最崇敬的人。
  「……你喜歡白蘭嗎?」
  沒有回答綱吉,入江將眼鏡調正起身,冷冷的彈上一指,壓住綱吉的男人們便硬是把綱吉從地上拉了起來,惡狠狠的扯下他的長褲,嚇的他兩腿一縮,幸好身上穿的帽T夠長,替綱吉擋住了羞恥的部位。
  「等──」
  「對,我和庫洛姆小姐都喜歡白蘭大人……我跟白蘭大人的身分原本就不一樣,要想成為他的伴侶是癡人說夢,不過庫洛姆小姐的話我就可以接受,因為她也是真心愛著白蘭大人。」要那群年輕人把綱吉架緊,入江慢條斯理的走到綱吉面前,拉起他寬鬆的衣擺。
  「不、不要……我、我也不希望他喜歡我啊……」
  使力掙扎著,但憑他纖弱的體質,根本無法戰勝那些平時就在外面鬼混的青少年。
  「庫洛姆小姐因為太愛白蘭大人,所以委屈自己被他當成你來擁抱……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傷害了多少人,很會誘惑男人是嗎?那讓這幾個年輕人跟你玩玩,你應該不反對吧?」
  後腦杓瞬間發涼,原以為入江只要拍幾張他的羞恥照就會霸休,沒想到他真的要這些青少年對自己下手……不過到此,他反而有點鬆一口氣,因為青少年的脾氣最拗,倘若要他們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勢必就得開出他們滿意的金額才行。
  但白蘭先前成立的公司已經被骸搞垮了,入江也潛逃了好一陣子,手邊應該沒有可觀的資金可以使用。
  「你、你們真的想這麼做嗎?這可是沒有報酬可以拿的苦差事……」
  鼓起勇氣煽動抓住自己的青少年,希望他們能明白這麼做一點好處都沒有。
  豈料,其中一名少年笑了幾聲之後,便無禮的一把摸住綱吉的臀部,嚇的他倒抽一口氣,噁心的觸感令他難受的扭啊扭的,確怎麼甩都甩不開。
  「大哥哥,你還真可愛耶!入江大哥給我們開的報酬本來就是你啊!我們早就想玩玩看社會人士了,而且像你水準這麼高的貨色可是很少見的唷!」
  水準高?
  綱吉不曉得是自己從以前到現在的價值觀錯誤,還是這群青少年眼睛脫窗。
  連思考的時間都不留給綱吉,幾名壯碩的少年便將綱吉強壓在地上,粗魯的用麻繩將綱吉的手綁在頭頂上,接著便像開寶箱似的緩緩掀開綱吉的上衣,佈滿吻痕的白皙軀體一絲不掛的呈現在他們面前。
  「不、不要──」抗議聲的尾音都還沒拉完,另一名少年就猴急的拿膠布貼住他的嘴,然後開始跟夥伴們一起對綱吉身上的痕跡品頭論足。
  「哇!看來這位大哥哥也玩的很兇嘛!難怪有辦法蠱惑到入江大哥的心上人。」
  另一名少年撐開綱吉的雙腿,毫不留情的指著他雙腿內側的吻痕恥笑。
  「看!連這種地方都有耶!這位大哥哥一定非常欲求不滿!」
  「仔細看,他的大腿也好漂亮喔……是不是為了勾引男人,平常都有在保養啊?」
  「還有腰身呢!嘖,真是漂亮的不像個男人,不知道有幾個男人上過他了。」
  「喂!你那邊壓好一點!他一直想把雙腳合攏啦!明明不知道開過幾次了,還在裝什麼矜持!」
  「大哥哥你別擔心,我們年紀雖然比你小,身體都比你壯唷!絕對有辦法滿足你的啦!」
  「而且我們還有四、五個人喔!反而是你的屁股要繃緊一點唷!」
  骯髒的下流話語如同利刃一般刺進綱吉的耳膜,他不停地掙扎掙扎再掙扎,但不要說逃走了,他連將雙腿靠攏都辦不到,同時還聽見好幾聲恐怖的快門聲,令他忍不住流下害怕的淚水,渾身不住地顫抖。
  「啊,他哭了耶。」
  「連哭的樣子都好美唷……他當男人真是太可惜了。」
  「為什麼要哭?不是已經被上習慣了嗎?」
  「一定是我們太多人嚇到他了,你放心吧,大哥,我們會很溫柔的唷!會一個一個來的啦!」
  「那誰要先上?」
  「當然是我!剛剛因為拍照的關係都沒摸到他,應該要我先!」
  七嘴八舌的討論如何侵犯綱吉,後者的眼淚掉的更兇,清澈的褐眸注入了無法言喻的恐懼,求饒似的望著站在牆邊冷眼旁觀的入江,但後者卻只是冷冷的望著他,臉上雖然沒有掛著看好戲的惡劣表情,但下撇的嘴角看的出他根本不可能出手救他。
  快門聲總算告一段落,綱吉的雙腳甚至被壓的有點麻,漂亮的圓眸外圍紅腫了一圈,看著入江接過少年手上的相機,瞟了他最後一眼便揚長而去。
  然後,綱吉絕望的閉上雙眼,默認地獄的來臨。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