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6 (土) | Edit |
後記:

大家安ˇˇˇ(被摔)
最近都在玩遊戲所以沒什麼寫文……(被痛毆)
加上靈感又不翼而飛了哈哈哈(苦笑)
要是有靈感的話再多遊戲我都不會多看一眼的(掩面)

看到大家還是很支持我這個懶人
萬分感謝啊QDQ!!!
我會繼續努力的!!!

最近天氣好冷啊Orz
大家要多多保重身體唷!
感冒可不是開玩笑的ˊˋ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綱吉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中的骸很溫柔、很多情,像對待珍寶似的輕揉他的褐髮,並在耳邊呢喃著一句不可思議的話語。
  『吶,綱吉……我好愛、好愛你呀……』
  可能嗎?不、不可能……一般人怎麼可能用如此殘忍的方式對待心上人?那是夢,一個不合長裡的夢……為什麼他會做這種夢呢?

  睜眼,預料中的光明並沒有到來,仍然是烏漆抹黑的一片,綱吉想輕挪手臂移動,卻發現他連動都動不了,正當他想用更多力氣來移動時,一條長長軟軟的「東西」壓住他的喉嚨,制止他的行動。
  「哎呀,醒了嗎?」帶笑的嗓音讓綱吉的身體瞬間僵住,時間彷彿凍結在那一剎那……不、不會吧?怎、怎麼可能?
  沉寂了一晌,被雲層擋住的月光才又射進偌大的落地窗內,照亮了兩人的輪廓。
  「骸、骸?」這是頭一次,他醒來還能看見骸在身邊。
  「當然是我,親愛的綱吉……你不會希望別人躺在你床上吧?」雖然那道嗓音柔聲依舊,但綱吉聽的出最後一句話帶著濃濃的不悅,似乎在提醒他最好不要有這種想法。
  「當、當然不是!我、我只是……」只是很意外醒來還能看見骸罷了。
  骸是個大忙人,尤其自己賭輸身體以後,他管理的龐大企業可說是從一個變成了兩個,雖然書面上的工作仍然是自己在處理,但外部的工作都是骸一手包辦,能撥這麼多時間來找他就很令人匪夷所思了,更不用提他現在竟然躺在自己身邊大半天都還沒去工作。
  聽見綱吉驚慌失措的回答,方才的寒氣這才消失,骸親暱的摟住懷裡的綱吉,而這不經意的一動,才讓綱吉發現骸竟然還沒退出他的體內,淨白的小臉頓時紅的彷彿快要滴血,但卻連一聲都不敢吭。
  「綱吉這回睡真久呢,直接睡過『午餐』、『下午茶』跟『晚餐』,我真是損失慘重啊。」
  想不到他睡了這麼久,不過……「謝、謝謝你……」他知道,只要骸想要,隨時都可以把他從睡夢中挖起來,不管他願不願意,都得乖乖讓他繼續抽送體內的分身、發洩強烈的慾望,管他是睡覺還是幹嘛,只要骸想要,哪容的他抱怨個五四三。
  「沒什麼,綱吉的睡臉太可愛了,我捨不得叫醒你吶。」熱情的在綱吉臉上啵來啵去,令他的小臉愈來愈紅、愈來愈燙。「而且綱吉的體內這麼溫暖,只要輕輕動一下還會發出可人的呻吟,也不算損失太多……」說著,還捏住軟嫩的股丘,讓綱吉又輕吟了一聲。
  「但、但是工作……」這種情況下還提工作實在是很煞風景,不過綱吉還是要提醒骸一下,工作可是比「玩具」還要重要多了。
  「那些都不用擔心。啊,說到工作嘛……明天有個盛大的晚宴呢,所有的大型知名企業都會出席,當然少不了我和你……我們一起參加吧,綱吉。」聽起來是問句,事實上卻是告知句。
  綱吉不能拒絕,也不想拒絕,開玩笑,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到外面走動,他怎麼可能會拒絕?「當然──啊!」正待回答的聲音霎時被打斷,因為骸毫無預警的從他體內撤出。
  「既然綱吉醒了,我們就繼續吧……」說完,笑容滿面的扳開綱吉的大腿,無視他錯愕無助的神情。
  他真的開始懷疑,自己會不會英年早逝?死在這男人的凶器下!



  華麗寬敞的大廳散佈了高級香水的氣味,優美的樂聲飄逸在嘈雜的空氣中,各界的知名人士和有為企業家都在此齊聚一堂,綱吉不是沒見過大場面,不過對於許久沒呼吸到新鮮空氣的他而言,這已經夠他驚嘆的了。
  「哇,好盛大的宴會……對了,請問這個宴會的主旨是什麼?」原本昨天就要問的,只是這個男人根本不放過他,要了一回還不夠,把他前前後後吃的乾乾淨淨,一點餘力都不留給他,害他今天從早上睡到下午,差一點爬不起來參加宴會。
  骸僅是微笑不語,並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別離我太遠,綱吉。」大手摟住了綱吉的腰,壓根沒有回答問題的打算。
  完全不懂他在賣什麼關子,綱吉只能暫時乖乖的跟著他走,雖然骸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令他感到很不自在,週遭傳來的種種眼光也讓他恨不得逃回家去。
  天吶,早知道這麼累,他睡過頭還比較輕鬆!
  「不能這麼想唷,親愛的綱吉,這場宴會可是少不了我們呢。」
  綱吉重重一震,心虛的別開眼。骸真是太可怕了,腦袋裡裝什麼他全都一清二楚,但他在想什麼自己卻一無所知,不過……
  「為什麼?」小心翼翼的回問,雖然綱吉不期待骸會回答。
  他們是企業界的鉅子,這個宴會到底是什麼來頭?因為地位很高的關係,以往無論是什麼樣的場合他都會撥空參與,但自從他賭輸骸之後,所有的公開場合都被骸一一推掉,這個卻不能,為什麼?
  「待會你就知道了……啊呀,獄寺隼人就在那裡呢,親愛的綱吉。」意料之中地沒有回答,但下一句又讓綱吉全身的寒毛豎了起來。
  「獄、獄寺嗎?我、我們走遠一點可以嗎……」雖然對獄寺有點不好意思,但要是他不小心又對獄寺「笑」了一下,天知道這男人又會怎麼「懲罰」他。
  「不用這麼做,綱吉,我要稍微離開一下,你就去跟他聊聊吧。」語畢,便放開摟住綱吉的大手。
  欸?
  恨不得把自己關在家裡的骸竟然要他跟別人聊天?先前不過是笑了幾下,骸就不悅的強行侵害自己,甚至用殘忍的手段羞辱他,現在……卻要他去找別人?
  是不是代表,骸已經對他失去興趣了?
  也是……他賭輸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況且今天跟昨天又整整侵害了他兩天,新鮮的感覺都消失了也是情有可原。
  才剛走開一步,骸就感覺到衣角被扯住了,他緩緩回過頭,發現是綱吉拉住他的衣角,臉上的表情是害怕和擔憂的綜合體,揪住他的小手還抖個不停。

  吶,天使大概無法理解他的愛吧?

  輕輕一笑,溫柔地抓住綱吉的小手,在上頭落下一吻。
  「別擔心,我親愛的綱吉……很快就回來了唷。」話落,綱吉的神情果然放鬆不少,骸這才滿意的步行離去。

  他明白,他一直都明白……這些傷害天使的舉動只會讓他不信任他的愛。
  但有什麼辦法呢?
  這種超乎常理、瘋狂變態的愛,才是最符合他的表達模式啊。
  天使會寂寞、會痛苦,但絕對不會產生憎惡……因為他也感覺到了吧?
  在這些殘佞行為的背後,隱藏著不容易發現的深沉愛戀。
  對,這就是,他對綱吉的愛。

  呆愣的望著方才被親吻的小手,綱吉出神的盯著它不放,小臉紅的發亮。
  先前他搞不懂六道骸的想法,也不懂他的所作所為到底目的何在,但剛才那一刻,他好像明白了……雖然只是一瞬間,但骸的眼神的確透出按耐不住的愛戀和寵溺,對一個「玩具」能做出這種表情嗎?
  「──……首領、十代首領!」
  猛然回神,綱吉茫然的望著眼前的獄寺,這才想起了自己還待在宴會會場,趕緊收斂了下自己呆滯的面孔,滿臉尷尬的向獄寺道安。
  「哈哈哈……抱、抱歉,我恍神了……」
  站在吵死人的宴會中心,盯著自己的手恍神?
  雖然感到奇怪,但獄寺也沒多問。「六道骸怎麼沒跟您在一起?」
  「欸?喔、喔……他去忙其他事情了……」至於是什麼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什麼?這麼重要的場合他竟然把您丟在這裡?」氣急敗壞的將喝完的香檳交給路過的服務生,一副要衝進後台海扁骸的模樣。
  「等、等一下啦!獄寺!骸很忙嘛……」為了避免太張揚,綱吉不敢直接拉住獄寺,只是擋在他前面苦笑打哈哈,並提醒他現在是公共場合。
  「嘖!他搞什麼飛機!」
  「……對了,獄寺,你知道這個宴會的主旨是什麼嗎?」骸不跟他講,他問別人可以吧?
  「咦?」獄寺驚愕的咦了一聲,不敢置信的盯著綱吉猛瞧,彷彿剛才綱吉說自己不是地球人似的。
  「怎、怎麼了嗎?幹嘛這樣看我?」有點畏縮的退了一步,別開眼不想接受獄寺怪異的視線。
  「十代首領,您真的不知道?」
  「不然問你幹嘛?」他又不是吃飽沒事幹,知道的事情還要再問一次。
  「……好吧,您請聽清楚了,十代首領,今天的宴會是──」
  但話才說一半,會場就突然暗了下來,僅前方的講台上留下耀眼的燈光,而骸就站在燈光的聚集處,前方擺了個麥克風。
  笑意盎然的神情依舊,深邃的異瞳一瞬也不瞬的望著綱吉,剛才看見的溺愛現下清晰可見。
  又一個突然,另一道白色聚光燈打在綱吉身上,嚇的他用力抖了一下,手上的香檳差點倒在地上祭祀土地公。
  「到這裡來吧,我親愛的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