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1 (木) | Edit |

※人物採用爆笑崩壞性格(毆打)
※架空劇情
※角色介紹:
 *六道骸-爸爸
 *澤田綱吉-媽媽
 *庫洛姆-小女兒
 *千種-大兒子
 *犬-二兒子
※內有極不自重的三八骸,請慎入。
※庫洛姆生日快樂ˇˇˇ

後記:

庫洛姆生日快樂ˇˇˇ
請原諒我的任性,寫出了一篇像是鬧劇的東西(被摔)
可是這種設定好歡樂XDDDDDDDDD(被踢出去)

CWT就快到了ˇˇˇ好期待呀ˇˇˇ

希望各位不會嫌棄這篇XD|||
我知道很亂來Orz(被過肩摔)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六道骸,我們離婚吧。」
  當庫洛姆走下樓時,聽到了這句晴天霹靂的宣言。
  「呵呵呵……」還穿著睡衣的爸爸呵了三聲,接著理直氣壯的抱住矮他一顆頭的媽媽。「我是不會同意的!」
  「不管!我這次是說真的!」以少見的強硬姿態推開抱住他的骸,繞到餐桌的另一邊和他對峙。
  「為什麼……我哪裡不好了?難道綱吉覺得我滿足不了你嗎?」
  「剛好相反!你太超過了!」
  聽到這裡,庫洛姆和她身後的兩名哥哥紛紛翻了個白眼,冷冷的目光一道道射向背對他們的爸爸,導致他感到背脊一陣惡寒。
  因為這些視線的關係,骸得知孩子們都已經清醒了,他勾起勝利的微笑,頭也不回的要孩子們全下樓。「都醒了吧?快下來勸勸你們媽媽啊!」
  太卑鄙了!
  「骸!不准讓孩子們下來!」這男人很清楚自己不會在孩子面前吵架,更不會對孩子發火,是個十足十溫柔的模範母親,雖然是個男人,當起媽媽卻比一般女人還要有模有樣……可是這卻成了這男人手上的把柄!
  「那綱吉就別跟我鬧脾氣,乖乖過來嘛。」綻開百分百無賴的微笑,張開雙臂,等著綱吉再次投降投進他的懷抱。
  眼角抽搐了半天,綱吉望了望樓梯上的孩子們,又轉回來瞪著笑容滿面的老公……「不、不行!這次我絕不妥協!你太可惡了!」說罷,綱吉便做出從來沒有過的舉動──拿起桌上的旅行袋,匆匆忙忙的打開大門走人。
  整個大廳陷入一片靜默。
  而六道骸的笑容也終於維持不下去了。
  「有必要這麼生氣嗎?真是……」頹然倒在沙發上,以手撐著額頭,對於綱吉這次真的發火的事情感到頭疼。
  三個孩子對看一眼,才緩緩從樓梯上走下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身為大哥的千種率先開口。
  「今天是庫洛姆的生日……」說著,還抬眸瞥了小女兒一眼,爾後又嘆了口氣捂住臉。「我和你們媽媽想去替她訂蛋糕、挑禮物,昨晚開車前往百貨公司──」



  昨晚。

  專櫃的蛋糕師傅將精美的蛋糕端了出來,上頭印著庫洛姆的可愛卡通化圖,右眼的眼罩上還用粉紅色奶油畫出了漂亮的心型,整體看來真是可愛的不得了。
  「哇!太棒了!庫洛姆一定會很開心!」滿意的看著閃閃發光的特製蛋糕,綱吉請師傅將它包起來收著,待會再來取。「骸!我們去幫庫洛姆挑禮物吧──你在幹嘛?」
  會問這句話是因為骸正神秘兮兮的向師傅拿走另一盒蛋糕,而師傅的臉色也很奇怪,帶有些許調侃的和骸使眼色,骸也很反常的沒露出不悅的神色,反而一臉興奮的望著蛋糕盒子。
  「沒有呀,我們走吧,綱吉。」小心翼翼的拿著蛋糕盒朝綱吉走去。
  「呃,蛋糕可以先放著,我們待會再回來拿。」奇怪,他幹嘛多訂一個蛋糕?而且師傅的臉色還這麼奇怪……
  「我想帶著它。」露出令人摸不透的微笑,令綱吉的眉頭皺的更緊,更想知道裡面到底裝什麼了。
  骸想給女兒一個驚喜嗎?
  「那……待會可以讓我看看嗎?」到底是什麼東西,師傅的反應會這麼奇怪。
  倏地,一絲狡詐從骸眼中掠過,不過綱吉並沒有發現。「呵呵呵……當然沒問題。」

  挑好要送庫洛姆的衣服,綱吉高興的想像著庫洛姆開心的燦笑,將衣服拿到櫃檯準備結帳……「綱吉,過來一下。」
  「什麼?」不解的轉過頭去,只見骸正笑容可掬的從更衣室裡探頭招手。「不好意思,請你先幫我結帳。」語畢,便將衣服留在櫃檯,一頭霧水的朝更衣室走去。「骸,你到底在玩什麼把──噫!」一靠近更衣室,綱吉便毫無預警的被拉了進去,更衣室的門碰了一聲被關上、喀嚓一聲被鎖上。
  莫名其妙被拉近更衣室的綱吉一頭栽進骸的懷抱裡,突如其來的衝擊令他暈眩了一會兒,眼冒金星的從骸懷中起來。「唔……骸,你到底是──」話講一半,綱吉頓時噤聲,瞠目結舌的瞪著骸手上的蛋糕,差點將眼珠子瞪了出來。
  又香又漂亮的小蛋糕散發出令人垂涎的香味,高純度奶油更增添了它無限的魅力,但是……「這個圖案是什麼?請你解釋一下。」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但綱吉已經快要核爆了。
  和庫洛姆的生日蛋糕一樣,這精緻的小蛋糕上印有可愛的卡通造型圖案,但圖案的兩名主角很明顯的正在做不適合小孩子看的「運動」,再仔細看一點,可以發現被壓在下面的褐髮刺蜼頭青年「恰好」跟自己很像,而撐開他大腿的藍髮青年右眼「恰好」有一個六字。
  他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蛋糕師傅會笑的那麼奇怪了。
  「很可愛對吧?上次來訂做庫洛姆的蛋糕時就順便訂做了,想不到做的這麼好。」完全沒將綱吉鐵青的臉龐放在心上,骸自顧自的挖了口奶油塞進綱吉嘴裡,而綱吉的理智線也就在此時剛好斷裂。
  憤而拍開骸的手,綱吉嚥下那口奶油後,終於受不了的破口大罵:「夠了!你竟然……竟然要蛋糕師傅做這種東西!別人會怎麼想?你這男人到底是……」罵到一半,連開場都還沒唸完,眼前的視線就晃了一下,指向骸的手也無力的垂了下來。
  「嗚……」
  「哎呀,沒想到師傅真的有放呢……」話中雖有著意料之外的驚訝,但高興的成分更多。
  「你……你要……師傅在……在裡面放……放什麼……」縱使渾身無力,綱吉還是努力的靠著牆站起,伸手要轉更衣室的門把。
  「不用我說,綱吉也知道是什麼吧?」抓住伸向門把的小手,骸臉上的笑容仍然沒有褪去,反而有加深的趨勢。
  「……千、千萬不……不要是我想的那個……」這男人沒下流到那種地步吧?
  「可惜,就是綱吉想的那個唷。」攫來小手再上頭親了一下,陶醉似的在臉上摩蹭。「好軟唷……」
  「既然如此……快、快把庫洛姆的禮物跟衣服買一買……快點……回家……」小手掙開骸的掌握,再次伸向門把。
  「綱吉,這裡的更衣室好大,不愧是國際上數一數二的高級連鎖百貨公司呢。」再度將小手抓回來,並將綱吉桎梏在牆角。
  啪嚓。
  綱吉的腦中似乎有另一條線斷掉了。
  「你……你……不會要……」不用問了,骸想的就跟他想的一樣,正慢條斯理的脫下他的上衣。「給、給我住手……這裡……這裡可是……公共……場合……啊……」豈料,骸對他的話充耳未聞,逕自將手探進他的底褲,完全不管這裡是人來人往的公共場所。
  「不……你……嗚……」抗議的話語都被迫吞回肚裡去,骸喫著笑容欺了上去,給了個綿密甜美的吻……



  「──……之後,我們又去禮品店買庫洛姆的禮物,回家後,綱吉還是一句話都不肯跟我說……」
  三個孩子你看我、我看你,每張臉都是黑了一塊,連最小的庫洛姆都露出彷彿看見阿米巴原蟲般的眼神望著自家老爸,而那位肇事者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還坐在沙發上苦思媽媽為什麼要提離婚。
  而且,今天可是庫洛姆的生日啊!難道每年的生日都要她想起母親離家的場景嗎?
  小嘴緊抿,庫洛姆緩緩垂下腦袋,滾滾熱淚在眼眶中積聚,小小的拳頭握緊,氣呼呼的跑到骸面前,破天荒的發出從來沒聽過的尖叫:「爸爸是笨蛋!」罵完後,便哭著跑上樓,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啜泣。
  頭一次被罵的一愣一愣的骸好半天都無法回神,他錯愕的望著樓梯,又緩緩將目光轉回兒子們身上。「……我真的錯了嗎?」
  老爹真的怎麼學都學不乖耶!
  「您在公共場合強要媽媽。」大哥千種挪了挪鼻樑上的眼鏡,嚴肅的告訴父親實情。
  「可是綱吉當時很難受──」
  「老爸,那奶油也是您塞的呀!」二哥犬平時都是站在爸爸那邊的,這次他也不得不幫媽媽說句公道話。
  「……」
  糟糕,好像真的是他的錯。
  兄弟對看了一眼,分別聳了聳肩,慢慢走上樓,留下爸爸一人煩惱該怎麼把媽媽追回來,畢竟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老實說,他們覺得媽媽能忍到現在已經非常直得嘉獎了,上次爸爸在客人來訪時獸性大發強行要他一回,導致他事後沒辦法出房門招待客人,而來訪的獄寺叔叔和山本叔叔似乎也對媽媽的情況心知肚明,早早就告辭離去。
  所以,爸爸這次做的真的太過火了,後果就由他自己承擔吧。

  正午,溫暖和煦的暖陽灑在綠意盎然的公園,展現出動人的生機。雙頰紅潤的褐髮青年靜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手上拎著不大不小的旅行包,神情落寞的盯著自己的膝蓋,久久不吭一聲。
  他真的被昨晚的事情氣瘋了,才會在衝動之下講出那種話,更糟的是,竟然還在孩子們面前……但他又不想自己回去,這樣不就乘了骸的意了嗎?不行!這次他真的太過分了!他絕對不會先低頭認錯!
  但是……一想到孩子們,他還是愧疚的低下頭,一張臉簡直比苦瓜還苦,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如果骸跑來向自己認錯,那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但偏偏……那男人根本不認為自己有錯啊!
  冷不妨地,一雙熟悉的臂膀由身後環住自己,令他驚愕的眨了眨瞳子……他知道是骸,但卻又賭氣的不想跟他說話,將頭別了過去。
  「……」對不起這三個字對六道骸而言實在是太陌生了,要他說出口還不如叫他摘顆星星下來,因為他壓根不認為自己有錯──好吧,是有「一點點」錯了,但還是很難說出口。「孩子們都被嚇壞了。」平常總是對孩子們不聞不問,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提到孩子,因為綱吉很疼他們。
  綱吉悶不吭聲,就是要等他講出那三個字才肯正眼看他。
  「早上……那是氣話吧?」骸小心翼翼的發問,盡量不讓自己踏到地雷。
  還是不吭聲。
  「……今天是庫洛姆的生日,早點消氣吧。」推女兒出來圓場。
  依然不吭聲。
  「……剛才庫洛姆罵我笨蛋爸爸呢。」希望綱吉至少笑一個給他看。
  仍舊不吭聲。
  「……」沒輒了,骸抱緊綱吉,慎重思考。
  綱吉仍然沒吭聲,但有用眼角偷瞄他……只要他能說出那三個字,他就原諒他這一回,但如果連這三個字都說不出來,堅持他沒錯,他就打死不吭聲,也不會跟他回去。
  隨著時間流逝,公園裡的人愈來愈多,空氣也愈來愈乾燥,烈日更加的猖狂,綱吉的心裡掛念的自然是庫洛姆,今天可是她的生日,骸卻在前一天做了讓他理智線斷裂的混帳事,現在卻連那三個字都講不出來。
  就在綱吉快要受不了,起身走人前,骸終於有反應了。
  「對不起……」
  一愣,綱吉重重的震了一下……實際聽到還是讓他覺得很不可思議,畢竟原以為他連講都不會講,不過……既然道歉了,就原諒他吧!
  「……快回去吧,庫洛姆一定很難過。」
  聽見綱吉的回答,骸這才鬆了口氣,但眨個眼又恢復充滿自信的無賴笑容,一隻大手不安分的在自己身上游移,看的綱吉不禁兩眼一翻。
  這男人為什麼都學不乖?

  「庫洛姆,祝妳生日快樂!」
  恢復和樂的六道一家在餐廳裡替么女舉辦生日派對,早上的鬧劇彷彿只是一場夢。所有人都圍到主桌旁替庫洛姆合唱生日快樂歌,並按照慣例等她許願、吹蠟燭。
  「前面兩個願望要說出來,最後一個藏在心裡唷!」疼愛小孩的京子等人親切的提醒著。
  庫洛姆將小手擺在唇前,慎重的思考了下,模樣實在是可愛的緊。
  「希望爸爸不要太超過。」
  第一個願望許出,綱吉的笑容僵了一半,滿臉尷尬的望著錯愕的大家,再看看同樣一愣的骸。
  「希望媽媽好好懲罰爸爸,最後再原諒他就好了。」
  第二個願望許出,綱吉的臉頰開始抖動,其他人也不知道能不能笑,憋笑憋的好痛苦,只有骸的臉龐愈來愈錯愕。
  完全不管週遭人的反應,庫洛姆闔上她水汪汪的紫眸,虔誠的在心裡祈禱著。
  『希望媽媽永遠都能包容爸爸。』

  蛋糕切完後,晚餐終於開始了,眾人開始互相寒喧,而就在此時,骸趁機將小女兒拉了過去。
  「庫洛姆,妳的最後一個願望是什麼?」
  水盈盈的獨眼凝望了骸好一會兒,隨即撇頭跑回餐桌。
  「不告訴爸爸。」
  「……為什麼?」不會是詛咒他之類的願望吧?
  「因為爸爸是笨蛋。」
  「……」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