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6 (火) | Edit |
後記:

睽違了兩個月(不只吧)終於又繼續連載了XDDDDDD(毆打)
說到連載……獵人還真的停了啊!(痛哭)
真的是連載十話停五話啊!(爆)

CWT真的很好玩ˇˇ
雖然這次的場次人數好像不多
不過玩的很盡興ˇˇˇ
但吃晚餐的時候消化不良這點我真的要抱怨XDDDDDDDD
可惡!!!!!(你在跟誰可惡)

以上是題外話(被巴)
最近可能又會出一款主僕系列了(又來##)
這次是阿蝶提供的主意XD
阿蝶要寫骸老爺,而我是寫綱吉老爺(蓮花指(欸##
把故事拉長是我的特技(什麼##)
所以可能也會變成系列文ˊDˋ(住手##)
敬請期待唷ˇˇˇ(你的護士啊####)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嘖,斷訊了。」
  不悅的咋了下嘴,白蘭將失連的接收器扔到垃圾桶裡,無視入江冷到谷底的嚴肅臉色。
  「白蘭大人,您知道裝設這東西要花費多大的力氣嗎?」無奈的嘆了口氣,入江真懷疑自己會不會被首領活活氣死。
  好不容易裝進彭哥列首領辦公室的竊聽器,因為白蘭大人一時的好奇和手癢便被敵人發現銷毀,先前的努力完全付諸東流,如果可以,他真想用手上的厚重文件朝白蘭大人的頭上狠狠的砸下去,敲醒他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腦袋。
  「哎呀,不過是一個竊聽器嘛!小正一定有很多方法可以送進去的,不是嗎?」滿不在乎的拿起一顆棉花糖,用糖筆在上頭寫上「27」的字樣,再慢條斯理的含入口中,露出滿足的神情,活像是要到糖的孩子。
  「……他們的警戒一定會提高,要安裝不容易。」
  「抱歉抱歉,不會有下一次了。」他不過是想聽聽綱吉可愛的聲音嘛!誰知道六道骸剛好在辦公室裡,真掃興。
  「那麼,我先告辭了。」拿起處理好的文件,入江轉身走出辦公室大門。



  「六、道、骸!」震耳欲聾的怒吼聲從首領辦公室傳出,嚇的所有人員進入警備狀態,差點衝進首領辦公室殲滅危害首領的人物,因為首領辦公室有良好的隔音設備,但這次首領卻將聲音吼的整個總部都聽的見,想必是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欸?但六道骸大人不是霧之守護者嗎?
  就在撞破門的前一刻,所有人才想起首領口中的名字是何許人物,趕緊踩了個緊急煞車,才沒發生一群人一起摔進首領辦公室的慘劇。
  更何況,會讓首領氣到這種地步,裡頭的「畫面」恐怕也不宜觀賞,他們還是摸摸鼻子讓首領自己解決霧守大人比較聰明,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要是一個不小心觀賞到首領的「模樣」,那可是幾條命都不夠賠的重罪!
  因此,擠在長廊上的一群人便緩緩消散,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否則待會門外顧問怪罪下來可沒人擔當的起。

  「走開!」扯著嗓子大吼著,但已經沒有方才那種驚為天人的音量了。
  「那可不成,最後一個動作還沒做到。」
  「啊……你!不要挑戰我的極限!」就算他是包容一切的大空,這次也絕對不放過這可惡的男人!
  「何必這樣呢?綱吉……你也很舒服不是嗎?」
  「現在是上班時間──啊!」
  「對,就是這樣……來,親愛的綱吉,把腳再張開一點,待會就全部完成囉,我和綱吉的『性姿勢週期表』真人版就快完成了。」
  「……」他!想揍他!
  原以為這男人安分了那麼多天,應該沒問題了,沒想到竟然……沒錯,這男人藉由強吻將家族最近開發出來的強力安眠藥送入他體內,並在他昏睡的時候完成了週期表的一半,當他被下身傳來的劇痛和快感驚醒時,剛好做到第二十七個動作,因為藥物的關係始終無法做出強烈的抵抗,終於在做倒數第二個動作時喊出足以驚動整個總部的怒吼,但仍然沒人衝進來救他。
  雖然他也不希望自己這種模樣被其他人看見,可是……不甘心的悶哼了聲,讓骸將他的慾望完全推進自己體內,眼角的淚水止不住地溢出,從交合處流出的液體沿著漂亮的胴體滑至胸前,令綱吉的小臉更是爆紅,彷彿就快滴出血來。

  穿好衣服的綱吉頂著一張臭臉,以從來沒有過的速度檢閱批准桌上的公文,連一句話都不肯和骸說,甚至還拿冷硬的背影對著他,一把火在頭上猛燒,然而,對那剛得到寶物的男人而言根本不痛不癢。
  陶醉的檢視手上的照片,愛不釋手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辦公桌旁的首領真格開始冒火了,骸才將寶貝收起來,笑容滿面的朝綱吉走過去。
  「別生氣嘛,綱吉……這是上次你讓白蘭叫你小綱吉的懲罰。」理直氣壯的說出自己亂來的原因,讓綱吉錯愕的轉過頭來,要是他跟一般首領一樣留鬍子長威嚴,他肯定可以現場表演一段吹鬍子瞪眼睛的戲碼。
  「就因為那三個字,你要我跟你拍這麼丟人的東西!」這句話也許已經說了不下百次,但他還是要說!「你六道骸不要臉面,我澤田綱吉還要!」
  「啊呀,說到這個……綱吉直接公開我們的關係就好了嘛,省的有像白蘭那種害蟲到你身邊繞來繞去。」雖然這已經不算是什麼秘密了,但只要綱吉沒有明說,不知道的人還是不知道,白蘭那種人也可以繼續裝傻,持續那些不必要的追求策略。
  綱吉受的了,他可受不了。
  「我也沒有刻意隱瞞,有交流過的家族一定都知道了!」氣呼呼的在文件上一蓋,口中還不停地碎碎唸說這男人怎麼會這麼不要臉、這麼變態。
  「做點明白一點的表示嘛,例如……」得寸進尺的眼一瞇,握住綱吉簽完最後一份文章的纖手,溫熱的唇貼近他冒汗的嫩頰。「綱吉可以冠我的姓呀,六道綱吉聽起來很不錯呢!」
  一道清晰的青筋浮現在綱吉額上,他的臉皮不斷抽動著,要不是骸夠聰明,知道要先握住他的右手,那結實的一拳將會印在六道骸臉上,成為他今天的勳章。
  「哪裡不錯了!只有你不錯好不好!」
  用力深呼吸好幾口氣,綱吉才得以冷靜下來,並掙開骸的懷抱,頭頂冒煙的衝出辦公室。
  「綱吉,你要去哪──」
  「廁所!」
  見綱吉氣沖沖的摔上辦公室的門,骸臉上的笑容依舊,連眉毛都沒抖上一下……呵呵呵,綱吉真是可愛啊!明明氣的半死,卻捨不得真的給自己的俊臉印上難看的印記,要是綱吉真的想揍人,要脫離他的掌控可說是輕而易舉,畢竟他可是平時就以拳套為武器的大空啊。
  但他沒有,就代表綱吉不是真的想傷害自己,寧可自己在廁所裡鬧革命,也不願做出真正會傷害到自己的事情……噢!怎麼會這麼可愛!

  可惡可惡太可惡了!那個男人的腦子裡到底是什麼構造?一定都是針織著情色玩意兒的變態世界!
  恨恨的用冰水沖洗自己的臉,洗掉一臉羞窘,順便洗掉方才噴到臉上的「液體」……雖然用紙巾擦過了,但不洗一洗感覺還是──要不是工作還沒結束,他真想立刻衝回房間裡洗澡,還要把那隻禽獸鎖在門外!
  「……是嗎?」
  咦?
  突然,一道細微的耳語闖入綱吉的耳內,他反射性的躲進另一間廁所,並從縫隙偷偷窺視洗手台前的畫面。
  那是雲雀學長,他正拿著私人用的手機講悄悄話,聲音小的要不是他有接受過耳語訓練,根本聽不出他在說什麼。
  「……知道了,我會想辦法重裝……」
  重裝?裝什麼?
  「……那可不容易,多注意點……」
  什麼東西不容易?多注意什麼?
  「……是被懷疑,就不妙……」
  懷疑?什麼不妙?
  「……心點,入江……」
  聽到這,綱吉渾身的血液都凍結了,不敢相信的望著隙縫裡的雲雀學長,但還是盡力屏住呼吸,不讓雲雀學長發現他的存在。
  待雲雀學長盥洗完畢,離開盥洗間後好半晌,綱吉才緩緩走出來,無法置信的瞪著鏡中的自己……剛才和雲雀學長通話的人,會是入江正一嗎?
  再依剛才聽見的零碎對話來推測,「重裝」會是指竊聽器嗎?就是骸在首領辦公室發現的那個……靠在洗手台上的雙手不自覺地顫抖,不想相信剛才發現的事實。

  在自己辦公室裝設竊聽器的人真的是雲雀學長嗎?
  雲雀學長真的背叛彭哥列了嗎?
  如果真的是,那麼又是為了什麼而背叛?

  回到辦公室的路上,綱吉不斷的思索著接踵而來的疑惑,開門走進辦公室,臉色十分難看。
  「哎呀,我還以為綱吉回房間沖洗了呢……怎麼了?」原本想逗弄綱吉的骸瞬間止住,因為綱吉露出了少有的嚴肅表情。
  「……剛才,我在廁所看見雲雀學長了。」
  骸沒有說話,靜靜的等綱吉講下去。
  「他……好像在……跟入江正一通電話……」
  此話一出,骸的神色立刻改變了,輕蔑的發出一聲冷笑:「哦?那他也真不小心,竟然在總部裡直接通話?」
  「不……他是在我躲起來屏氣之後才進來的,而且他講的話筆蚊子還小聲,要不是有接受過訓練,根本不可能聽的到……而且精通耳語接收的人大概也只有家族的高層幹部,例如我、門外顧問和守護者,而今天……大部分的人都出任務了,傍晚前只剩我、你……還有他了。」面色凝重的坐到辦公椅上,將拳頭用力握緊。「我們兩個平常都不會去那一間,這次是因為我要跟你賭氣才跑遠一點的,沒想到……」小腦袋縮了起來,肩膀不住的顫抖。
  親眼看見守護者背叛的事實,實在是太難受了。
  靜靜的,骸走到綱吉身旁,搭住他抖個不停的肩膀。「至少你發現了,不是嗎?」
  「……但是……」
  「呵呵……綱吉,你就是太心軟了,面對背叛者,你還想如何?」
  「……不過,如果雲雀學長真的背叛了,那為什麼我們現在還能安然無恙?」不是早就該被一舉殲滅了嗎?既然會拉攏雲雀學長,就代表他們有殲滅彭哥列的打算吧?憑他們目前的兵力,再加上少了雲之守護者的彭哥列,為什麼要特地讓雲雀學長安裝竊聽器呢?
  「……那你想如何?」
  垂眸,綱吉的手覆上骸的,接受他的安慰。
  「既然他是臥底,我們就不要打草驚蛇……試著套雲雀學長的話吧。」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