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3 (火) | Edit |
後記:

老梗萬歲!(咦)
老梗最容易聯想到畫面了啊!!!!!(被踢開)
雖然很容易被猜到但也萌的無法無天啊!!!!!(你到底在胡說什麼#)

冬至有沒有吃一碗湯圓呀XDDDDDD
這種天吃碗熱湯圓最幸福了!!!!!(被摔)
順帶一提我喜歡吃芝麻餡(沒人問你##)

最近好冷啊(縮)
大家要注意身體健康唷XDDDDDDDD
聖誕節快樂ˇˇˇˇˇ

話說得開始構想聖誕節賀文了(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沙塵飛揚的戰場對身處其中的人們絲毫沒有造成影響,身著黑色皮衣的男人臉上掛著不帶一絲善意的微笑,拿著平時使用的三叉戟指向前方的敵人,神情從容卻又不失倨傲。
  站在前方的男孩冷笑了下,掏出了自己的愛槍,帽簷下顯露的黑眸閃爍著危險的光芒,注入了更多懾人的寒氣和無情。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六道骸。」冷笑著,並要身後的守護者暫時不要輕舉妄動。
  雖然原本就沒有談和的打算,但他以為有綱吉在六道骸身邊,應該會天真的要求他和家族談判,最終能以和平收場。沒想到綱吉根本沒出現,讓他們連率先出手的餘地都沒有……哼,畢竟對方是六道骸,怎麼可能依照綱吉天真的想法行動?
  更何況,他對綱吉的愛到底是真是假,他們還無法確定呢!
  也許他三番兩次奪回綱吉的舉動令人匪夷所思,綱吉身上沒有受到凌虐的傷口也令人難以理解,但現下他們只知道一件事情──六道骸所謂的「愛」他們無法接受!
  愛與恨都是強烈的情感,像六道骸這種不懂感情的人也許只是把這兩者弄混了,繼而在「恨」上裹著「愛」的美麗包裝,繼續傷害綱吉!
  「雲雀,迅速解決掉他,就可以進去抱『你的』綱吉了。」
  這句話讓對面的異瞳陰狠的瞇了瞇,唇畔掛滿了不屑的輕笑,眼底卻充滿了憤怒和憎惡,三叉戟毫不猶豫的朝雲雀攻擊,攻擊揮下後地表瞬間爆出一個大洞,灼熱的火焰從裡頭噴射而出,雲雀雖然嘖了聲便跳過這道精神攻擊,但身上被當作披肩的制服外衣卻掉了下來,被六道骸踩在地上。
  「『你的』綱吉?呵呵呵……別開玩笑了。」三叉戟刺入地上的制服外衣,尖端湧出的黑色火焰瞬間燒掉了那件黑色的衣物。「綱吉是『我的』!」鮮紅色的右眼散發出嚇人的殺氣,裡頭的數字轉變為「五」,黑色的鬥氣頓時環繞在骸的四周。
  「嘖,這麼快就要使出絕招嗎?」里包恩輕啐了一聲,並放下制止大夥的動作,除了雲雀以外,其他人也都拿出自己常用的武器和骸對峙,現場瀰漫著一觸即發的詭異氣息。



  「唔……」頭好暈、好想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記得庫洛姆進來通知大家已經來了,而骸也陪著他一起出去……「骸!」半合的雙眸頓時睜大,驚惶失措的坐起身,嚇到了待在他身邊的庫洛姆。
  「首、首領……」糟糕,想不到首領這麼快就醒了,庫洛姆苦澀的一咬牙,握緊手上的三叉戟。
  「庫洛姆……骸呢?骸人呢?」如果方才那些全都是夢,那再好不過了。
  哀傷了半合左眸,庫洛姆抿緊小嘴,什麼話都說不出口。說謊不是她的長才,已經和她相處了一年多的首領不可能看不出她有沒有說實話,因此,她選擇沉默以對。
  虛弱的褐眸猛然撐大,綱吉迅速掀開床單,跳下床套上鞋子,發瘋似的朝大門移動,也不管身體是否負荷的了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但庫洛姆早他一步擋在門前。
  「不,首領……請您暫時待在這裡。」握住三叉戟的雙手正在顫抖,雖然她也希望首領能出去阻止骸大人和彭哥列的戰鬥,但是……正如骸大人所說,對方根本沒有談和的意思,首領出去只會乘了他們的意,讓他們更容易奪走首領!
  「妳在胡說什麼!骸不可能同時對付大家的!」最糟糕的情況,就是連里包恩都出手,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抬眸,庫洛姆的紫眸盈滿了淚水,瞬間澆熄了綱吉焦急徬徨的怒火,取而代之的是愧疚和恍然大悟。他知道,骸和庫洛姆會這麼做都是為了他……老實說,對於談和這件事他也沒多大的把握,聽見外面的戰火聲後,更可以確定這件事幾乎不可能達成。
  房內沉寂了一晌,外頭的戰火聲愈演愈烈,直到熟悉的三叉戟花紋碎片從門縫中飛了進來,綱吉終於按耐不住的想強行推開庫洛姆,但就在他行動前,好幾顆淚珠滴滴答答的掉到地上,滴在不完整的碎片上。
  站在門口的庫洛姆緩緩退到一旁,並無力的軟坐了下來,源源不絕的淚水從哭腫的左眼中流出,緊握在手中的三叉戟應聲掉在地上,抖個不停的小手無助的抓住綱吉的衣角,淚流滿面的望向一臉錯愕的綱吉。
  「請……請您……救……救救骸大人……」蚊蚋般的稚音抽著氣說道。
  到了最後,她還是無法漠視自己想要救骸大人的心情,無法完成骸大人最後交代的任務。就連實戰經驗少之又少的她,也看的出這次的戰役骸大人戰敗死亡的機率嚇人的高。她不希望首領被彭哥列奪走,但也不希望骸大人離開啊!
  半晌後,收起了驚愕的神情,綱吉輕輕握住庫洛姆的柔荑,緩緩蹲下身,溫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淚水。「我會的,庫洛姆。」
  起身,纖細的人影抱著不顧一切的決心,緩緩步向沸騰的沙場。



  一滴滴鮮血落在佈滿沙塵的地板上,搖搖欲墜的身上有著數不清的輕傷和重傷,可觀的出血量讓他的意識逐漸模糊。對方是最強的黑手黨家族彭哥列,雖然他不想承認,但就算使出了最強的能力,能打倒一個守護者就很不錯了,更別提現在有三名守護者在攻擊自己,站在一旁冷眼以待的阿爾柯巴雷諾還會不時發射幾顆子彈擾亂他的注意,別說獲勝了,就連全身而退的機會都微乎其微。
  唇邊仍舊掛著不可一世的微笑,絲毫沒有戰敗的模樣,令雲雀看的委實更加火大,用力一揮就將拐尾的重物摔在六道骸臉上,帶笑的臉龐別了過去,吐了幾口血渣在地上,但得意的笑容卻未減半分。
  「怎麼?雲雀恭彌……知道綱吉選擇我,讓你很不甘心嗎?」趕在下一波攻擊來臨前跳離原本的位置,譏諷不已的微笑彷彿正在嘲笑朝自己攻擊的守護者們。「呵呵呵……知道為什麼我笑的這麼從容嗎?因為我根本不必擔心綱吉會離開我,他需要我……就跟我需要他一樣!你們不管做什麼都會是白費工夫!」
  「少囉唆!六道骸,要不是你使用卑鄙的手段,阿綱一定會──」
  「哎呀哎呀……真抱歉,我忘了說,綱吉他呀──」雙眼狡詐的一瞇。「已經恢復記憶囉。」
  這句話的效果十分顯著,所有人都像被石化一般停止了所有攻擊,不敢相信的望著六道骸。
  「你胡說!」山本憤怒的咆哮著。如果已經恢復記憶,阿綱怎麼可能還會待在六道骸身邊不肯跟他們回去?
  反常的,平時最先開砲的獄寺這次沒有說話,他眼神怪異的盯著六道骸好一會兒,這才不甘心的別開眼。果然,十代首領是真的對六道骸……
  里包恩則用黑色禮帽蓋住了豆大的雙眼,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猝然,雲雀的臉色黑了一片,殺氣騰騰的使出強勁的火焰,縱然自己身上也有些許傷勢,但他根本控制不了心中的忌妒和怒火,就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的當下,將蘊含著強大力量的尖刺拐子朝骸扔了過去。
  骸的反應比任何人都快,但現在的他傷痕累累,根本無法做出平常的移動速度,即使腦子下達了逃開的命令,身體卻完全不聽使喚。

  哎呀……如果夠戲劇化的話,他可愛的小綱吉一定會奮不顧身的出來擋下這擊吧?幸好,他事先打昏了綱吉,並要庫洛姆看好他,抹滅了這項可能性--

  出乎意料地,溫熱的鮮血噴在自己臉上,而從對面雲雀的表情看來,那被他排除的可能性似乎無情地發生了……
  擋在自己身前的人兒抖了一抖,那雙美的令人炫目的眼瞳依然帶著耀眼的光芒,朝自己虛弱的一笑。

  「骸,你沒事吧……」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