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7 (土) | Edit |
後記:

……(用兔美眼看骸(欸####)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XDDDDDDDDD
新的一年又要來臨了ˇˇˇ
真是太美好了ˇˇˇ(咦)

聖誕節賀文……很有可能明年才能發了(黑白(欸##
對不起Orz
向等待賀文的讀者們致歉QQ|||

現在已經很晚了XD|||
周公也來找我了(欸欸)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充滿畏懼的褐瞳注視著台上的男人,懸在心中的恐懼感霎時膨脹,壓的綱吉喘不過氣。他有不好的預感,非常、非常糟糕的預感……
  「怎麼了?快到這裡來呀,我親愛的綱吉。」又重複了一次,並加重最後一句話,令綱吉瞬間像觸電般一震,顫抖的雙腳不聽使喚的朝講台走去。
  即使身體不斷地抗議,縱使內心不停地掙扎,他都不能違背骸的命令,因為他輸了賭局、輸了自己的身體,根本沒有多說一句話的權利。
  待綱吉一踏上講台,骸便將他拉進自己懷裡,讓他錯愕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各位應該知道今天受邀前來的原因吧?」完美的笑容蒙上往日沒有的陰霾,光是站在台前就可以感受到那股不平凡的邪氣,更不用提被他摟在懷裡的綱吉……他感到渾身被好幾百條蛇捆住,纖瘦的身軀抖個不停,但骸卻像沒看見似的不以為意。
  「當然。」回答的人是獄寺,他不悅的瞇起翠綠的眸畔,瞪住抓住綱吉的六道骸不放。「凡是在場的人都和澤田企業有密切的關係,我們是來聽你將澤田先生藏起來這麼久的解釋!」氣焰不凡的怒吼著,看的出他十分不滿。
  「呵呵呵……我不是已經清楚的表明,綱吉和我是一對嗎?」話雖這麼說,環住綱吉的手臂卻絞的更緊,令綱吉感到苦不堪言,小手不自覺的揪緊了骸身上的西裝。
  「就像現在!這是戀人的做法嗎?你看不出來十代……澤田先生很痛苦嗎?」見到綱吉痛苦的神色,獄寺氣的無法保持冷靜。綱吉是他最尊敬的人!然而現在,卻被六道骸用不知名的把柄捏在手掌心裡,翻身不得!
  詭譎的視線在獄寺身上逗留好一會兒,便轉而望向會場的其他人……每個人的眼神都跟獄寺一樣,帶著譴責和懷疑。
  而綱吉也是現在才注意到,在場的人幾乎都是和他有過生意關係的人們,他還記得以前的自己常在他們的公司進出,彼此關係良好。大概是最近的事情讓他太疲累了,一時之間竟然認不出來,不過……

  六道骸到底在想什麼?

  「嗯,也對,我是該給你們一些解釋。」面對凝重的現場氣氛,骸那自信的笑容卻未減半分,他從容的彈了下手指,現場的天花板和地板立刻出現許多從未見過的兵器,現場所有的出入口也都緊急進入閉鎖狀態,嚇的女人們紛紛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那些兵器並沒有開火,但上頭的電源燈都已亮起,似乎正在等下一個指示。
  見狀,現場的人開始焦急了,尤其是獄寺,整張臉因氣氛而脹紅。「這是什麼意思!」說著,小心翼翼的移動腳步,警戒性十足的盯著那些兵器。
  骸臉上的笑意更深了,那層恐怖的黑影愈來愈深,彷彿在笑的並不是人,而是可怖的惡鬼。
  「這,就是我給你們的解釋。」摟住綱吉的力道再度加大,強的綱吉產生自己會被他活活絞死的錯覺。
  「你──」
  「你們……都想奪走我的天使。」雖然臉皮在笑,但說出來的話語卻不含一絲情感,甚至沒有一點溫度,冰冷的語調讓骸更像一名齜牙咧嘴的惡魔。
  他緩緩舉起自己的另一隻手,正好和綱吉的視線平行,彷彿故意讓他看見自己的手勢似的……這一瞬間,綱吉痛瞇的雙眸不敢置信的瞪大,驚恐的抬頭看向六道骸。
  「不……你、你快住手……」小手慌亂的抓住骸高舉的手臂,但對他而言似乎無法構成任何影響,連動都沒動一下。
  現場的人開始感到不對,紛紛開始尋求逃出去的方法。他們原以為六道骸不可能傷害他們這些關係企業,畢竟如此一來就會對經濟造成嚴重的不平衡現象,更不用提他們都是他的合作企業,六道骸「應該」不會傷害他們。
  看來,他們太天真了。
  「可惡!十代首領──」
  「不要過來!獄寺!」綱吉用盡所有的力氣大吼,阻止獄寺衝到前面來……他知道,只要獄寺靠近講台到一定距離,骸會毫不猶豫的彈出那恐怖的指示聲,屆時的畫面……他不敢想像!
  「十、十代首領……」
  「求求你,不要這麼做……我願意做任何事情!再也不會有任何怨言!也不會違背你的意思!求求你……求求你放過大家!」淚流滿面的哀求摟緊自己的男人,現在他總算明白為什麼他會把自己抱的死緊了……這樣一來,才可以阻止自己跳進攻擊範圍內和大家死在一起。
  「哎呀,真的嗎?我好高興呢,親愛的綱吉,你可要遵守剛才自己說的唷。」話落,高舉的手臂還是沒有降下的意思,綱吉頓時覺得額頭涼了一片。「不過我無法放過這群人唷,經過這場騷動,也許有人會因害怕和不信任而投靠其他財團,這可是個大問題吶。」嘴角的弧度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唇瓣泛白,綱吉無法相信的望著眼前的男人,乾澀的嘴說不出半句話。

  所以,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停手的打算?

  「不!你們快逃!快逃啊!」不顧一切的想掙開骸的懷抱,但他強而有力的手臂卻連動都不動一下,證明他的努力都是枉然。

  咧開完美的笑嘴,高舉的手指開始摩擦。

  「十代首領!」
  「澤田先生!」

  無情的指示聲伴隨著綱吉絕望的淚水落下。

  「綱吉……是我一個人的。」

  低沉悅耳的嗓音落在綱吉耳邊,爾後便響起如雷貫耳的掃射聲……



  那場宴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外界沒有人知道,只知道有眾多企業的重要人物都在此神秘失蹤了。沒有屍體、也沒有血跡,寬敞的大廳內看起來彷彿根本沒開過宴會似的,一如往昔。
  「您真的沒看見任何一位賓客出席嗎?六道先生。」
  「是的。」
  聽罷,詢問的警官幽幽的嘆了口氣,六道先生的說辭從頭到尾都是這兩個字,而窩在他懷裡的澤田先生則完全沒吭聲,彷彿是一隻剛出生的小動物,抖個不停。
  「那,澤田先生……」
  名字一被提及,綱吉就像被鬼打到似的抬起無神的眸子,兀自縮在骸懷裡發抖,原本止住的淚水又開始不停地流,滑過臉上數不清的舊淚痕。
  「問我就好了,別嚇到綱吉。」頓時,冷冽的寒風灌入警官的腦海裡,以最快的速度在他體內亂竄,弄得他打了一個大哆嗦。
  他不是笨蛋,明白詢問澤田先生已經踩到了六道先生的地雷,雖然不知原因為何,但這種會危急性命、波及家人的閒事他不該、也不想管。
  「實在是非常抱歉,但是……因為失蹤的名單和您的賓客名單恰好一致,所以要不聯想到關連性實在是很困難……」雖然說企業間的明爭暗鬥有時候也會鬧出人命,但一次這麼多人還是頭一遭。
  「無所謂,不過跟綱吉絕對沒有關係,別忘了,那些人都是和澤田財團有著密切關係的大人物,綱吉不可能這樣傷害他們的。」又或者該說,像綱吉這樣的天使是不可能傷害他們的。
  「您說的是……」汗如雨下的低著頭,警官有種自己再深入就會命喪黃泉的預感。
  「該問的都問完了吧?我要帶綱吉回家了。」語畢,不等警官反應就抱著綱吉離去,明擺著他要走也沒人攔的住他,警官也只能深深的嘆口氣,什麼都做不得。



  「恨我嗎?綱吉。」回程,骸刻意要司機自己先回府,他親自駕駛這輛剛買的高級敞篷車,柔聲詢問坐在副駕駛座的綱吉。
  人兒重重震了下,但仍是不語,從鼻子的抽氣聲聽的出來,他又在掉淚了。
  「呵呵……綱吉身邊總是有很多蒼蠅呢,我看了就很不順眼。」殺人這種事他看多了,大部分都是他下的指示,而不是他下的手。
  「你……太過分了……」沙啞虛弱的哭音啜泣著,但其中卻聽不出憎恨,只有無止盡的悲傷。
  「真是奇特啊,綱吉……你明明也是在這有如戰場一般的業界存活下來的大人物,卻沒痛下殺手過嗎?太了不起了,真不愧是唯一的天使。」
  「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天使,他只是個連在自己面前的人都救不了的無能人類!「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擄走庫落姆、強暴凌辱自己、殲滅和自己有過交集的企業要人,卻獨獨讓他活著……
  沒有給予回答,骸臉上的笑容和平常一樣完美,根本看不出他昨晚做了什麼事情。

  垂眸凝視自己的腳尖,綱吉開始思考自己該不該繼續活著。
  縱使他不明白骸會這麼做的原因,但他很清楚,骸會消滅那些人的原因絕對和自己脫不了關係!雖然不是他殺的,但算是他間接害死的!
  該死的人是他,他不該活著!

  「綱吉。」
  細柔的嗓音將綱吉拉回現實,他緊抿著快抿出血的小嘴,低聲應了一句。「是……」
  「別忘了庫洛姆唷。」
  這句話,狠狠的在綱吉的心上澆了一大盆冰水,他無聲的驚呼,喉間發出細小尖銳的嗚咽聲,發抖的小手用力絞緊腿上的褲管,高級西裝就快被他抓出好幾個撕裂般的破洞。

  『不准離開我,就算是去天堂地獄也不行。』
  骸在提醒他,提醒他不要忘了這個事實。

  頹然躺在副駕駛座上,淨白的小臉別了過去,不敢看駕駛座上那恐怖的男人。

  「呵呵呵,這樣才對嘛,我親愛的綱吉。」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