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1 (木) | Edit |

※H有慎入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ˇ
※祝大家新年快樂ˇ

後記:

不曉得各位有沒有看懂最後呢XDDDDDDD
京子依然是很清純的唷!(欸)
骸骸這可惡的傢伙XDDDDDDDD(爆笑(被摔

2009年終於來啦ˇˇˇˇˇ
祝大家新年快樂ˇˇˇˇˇ
這篇聖誕節賀文真的拖過年啦Q口Q|||(被圍毆)
對不起Orz
不管怎麼樣,希望大家喜歡唷XDDDDDDD(被摔出去)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阿綱,聖誕節那天有空嗎?」
  正要送入口中的午餐頓時停在半空中,綱吉錯愕的抬眸,不敢相信的望著笑容滿面的京子。
  「欸?」
  「我這裡有遊樂園情人優待票,是情人節時得到的,期限只到今年年底而已,我一直都忘了拿它出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爾後再次露出開心的笑臉,詢問綱吉的意見:「有空嗎?」
  有空嗎?老實說,這不是有不有空的問題,因為……「當、當然沒問題!」開玩笑,自己仰慕已久的女孩子邀請自己去約會,會拒絕的人是呆瓜吧?
  啊,不過既然是情人優待票,那就只有兩個人可以去囉?雖然對不起大家,但這可是難能可貴的機會呀!

  不知怎地,腦中突然冒出骸的身影。

  「咳!」一聲嗆咳,剛入口的飯菜差點噴回飯盒裡,綱吉趕緊彎下腰咳了幾下,儘量不讓京子看見自己的醜態。

  為什麼那個男人會出現在自己腦海中?

  「阿綱?」眨了眨水亮的大眼,京子語帶關懷的拍了拍綱吉的背部。
  「咳咳……咳咳……沒、沒事!」成功將飯菜嚥下去後,綱吉紅著臉打哈哈,並努力將莫名其妙出現在腦中的男人攆出去。
  「沒事就好了。」綻出溫柔耀眼的微笑,並將票塞到綱吉手中。「那就禮拜天十點囉!就在遊樂園門口碰面。」不經意的看見牆上的時鐘,京子啊了一聲便歉然起身。「啊!今天學生會中午有會議……我先失陪囉!」語畢,便抱起吃完的便當,笑容可掬的向綱吉道別。

  而綱吉始終愣在原地,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應該說,從今天踏出家門的第一步開始就很不尋常。
  今天,他奇蹟似的沒有賴床,因此一大清早就得以步出家門,正他當慶幸自己今天不會遲到的時候,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映入綱吉的眼簾──京子竟然站在家門口等他!

  該不會他還在作夢吧?

  錯愕的搖了搖頭、揉了揉雙眼,但眼前的京子依然沒有消失,還和氣的向自己道早。
  中午,京子說黑川花今天請病假,抱著飯盒說想跟綱吉一起吃飯。當下,綱吉驚愕的腦袋一片空白,任由京子將他拉到屋頂上去吃飯,甚至沒跟山本和獄寺報備。
  然後,現在又拿出遊樂園的情人節優待票邀自己去約會?

  他在作夢嗎?

  稍稍遲疑了下,綱吉便用手在臉上用力一捏──「哎唷!痛痛痛……」真、真的不是夢!
  望著手中的優待票,綱吉感動的將它收進皮夾裡,並像寶貝似的放進書包。

  很奇怪的,骸的笑臉猛然在綱吉腦中浮現。

  皮夾碰咚一聲掉到地上,綱吉被那一聲打醒,趕緊回過神搶救皮夾,塞進書包裡……怎、怎麼回事?為什麼又想到骸了?
  難得京子邀他去約會,為什麼滿腦子都是骸?

  「十代首領!聽說笹川京子邀您去約──唔!」話才喊一半就被山本拉到後頭去,後者笑嘻嘻的朝綱吉揮揮手,示意要他快走。「棒球笨蛋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十代首領!等等我啊!十代首領!」
  要是獄寺知道他們約會的地點,肯定會提前抵達,擔任最盡責的「飛利浦」。
  雖然很對不起獄寺,不過綱吉也不希望難得的機會就這樣泡湯,所以……手掌靠在鼻尖前,給獄寺一個抱歉的微笑,才轉頭奔回家。
  「十代首領!等等!不要走啊!」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明明約在十點,但綱吉卻九點就到集合地點報到了,然後反覆做著深呼吸和吐氣的動作,希望緩和自己有如萬馬狂奔般的心跳。
  奇怪的是,會這麼緊張不是因為要和京子約會,而是因為他睡不好,水盈盈的雙眼提著黑抹抹的黑眼圈,讓綱吉的情緒變的十分焦躁,因而帶動緊張的情緒。

  為什麼呢?

  因為從京子邀約那天開始,六道骸的身影就不斷地跑到他的腦中湊熱鬧,只要他想起禮拜天的約會,想到的不是善良可愛的京子,反而是邪惡恐怖的六道骸。

  到底是為什麼?

  揉了揉雙眼,綱吉跑到自動販賣機旁買了罐咖啡提神,他可不希望京子看見自己憔悴不堪的模樣。
  利用販賣機上的玻璃介面,綱吉整理了下方才被自己撥亂的頭髮,並拍了拍雙頰振作。不過……綱吉很意外的發現,自己並沒有非常期待這個約會。

  曾幾何時,他對京子的感覺已經轉淡為朋友了?
  真可惜,這樣應該找大家一起來玩才對。

  拿著暖呼呼的咖啡,綱吉緩緩步回集合地點,並拿出手機確認時間……嗯,已經快十點了,京子也差不多要出現了吧?
  綱吉開始在廣場上搜尋京子的身影,但來來往往的人群清一色都是情侶,整片廣場上落單的只有他一個,令他有說不出的尷尬。
  終於,時鐘的分針走到了十二,遊樂園的大門也開啟了,數也數不清的情侶們陸陸續續購票入場,然而,綱吉卻還是沒找到京子。

  他不會被放鴿子吧?
  不、不!京子不是那種人!搞不好是因為有事耽擱了!

  就在綱吉說服自己的同時,一張和自己號碼一樣的情侶票出現在眼前,他欣喜的抬頭笑道:「呼……我們進場吧──欸?」錯愕的僵住笑容,因為出現在他眼前的人並不是京子。
  而是那個三不五時跑到自己夢中散步的男人。
  「呵呵……綱吉好早到呢,這麼期待跟我約會嗎?」
  小嘴合不起來,瞪著骸手上的票,再瞪回自己手上的票,不管看幾遍,這兩張都是一組的情侶票,但是……京子呢?為什麼京子不見了?
  「你你你……你該不會去搶、搶京子的票吧?!」否則原本在京子手上的票怎麼會跑到他手上?
  翹起一邊眉,骸狀似不解的瞄了眼綱吉手上的票,神情看上去比五歲小孩還要無辜。「笹川京子沒跟你說,票是我給她的嗎?」
  呆站在原地,綱吉的腦袋一片空白,只能錯愕的和骸大眼瞪小眼,好半天都說不出話來。終於,他的喉嚨總算停止罷工,但吐出來的第一個字卻是……「欸?」
  這不能怪他,因為實在是太震驚了!
  「嗯……看來她真的沒說呢。」說罷,骸便逕自拉起綱吉的小手,走向遊樂園的剪票口,將綱吉手上的票拿走,和自己的票一起交給查票員,非常自然的跟其他情侶一樣進入遊樂園……
  「慢著!等一下!」可憐的小腦袋總算整理清楚,綱吉緊張的甩開被骸握住的小手,滿臉通紅的指著他的鼻子大吼:「你、你竟然邀請京子來遊樂園?!」結果他緊張了半天,踏進遊樂園的根本不應該是他?

  這真是太可笑了!

  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骸的嘴角泛起一抹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微笑,自顧自的摟住被大衣裹住的纖腰,彷彿根本沒聽見綱吉的問題。「來,綱吉,在外面冷這麼久了,喝杯熱呼呼的巧克力牛奶吧。」說著,便帶著綱吉走向人聲鼎沸的販賣部……慢著!這樣不對啊!
  「停!暫停!」用力踩住地面來緊急煞車,綱吉拚命的想將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離,但不管怎麼推他都不動如山。「既然如此,那我要回家了!」雖然他沒問為什麼京子要把票讓給他,不過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六道骸可是遠近馳名的不良國中生,京子會怕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但也真奇怪,京子把票給他的時候並沒有半點害怕的神情,那種臉微紅、嘴角帶笑的模樣,說她很興奮也不為過。

  跟六道骸約會很興奮?
  不、不對,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可能把票交給自己……那到底是為什麼?

  「綱吉。」柔聲一喚,終於把綱吉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欸?」茫然的抬頭,完全忘了要繼續推開身旁的男人,乖乖接過他遞過來的熱巧克力牛奶,濃郁的巧克力香薰紅了他的臉蛋,心頭竄過一股暖流……等一下!「慢著!我說我要回家了!」
  但骸根本不理他,笑咪咪的拿著另一杯熱巧克力坐在他身邊,手臂十分自然的搭住他的肩膀,看起來一點違和感都沒有……才怪!
  「六道骸!我說──哈、哈啾!」扯開嗓門的那瞬間,喉嚨很不給面子的癢了一下,一個特大號噴嚏就從綱吉口中打了出來,瘦小的身子抖了一抖,趕緊喝掉手上的熱巧克力暖暖身子。
  而骸只是輕笑了下,沒多說什麼,繼續暢飲自己手上的熱巧克力,彷彿剛才根本沒人打噴嚏似的,平靜依舊。
  把巧克力喝完之後,綱吉再次試著掙開骸的懷抱,但仍舊是徒勞。「……我喝完了,骸,現在我要回──」
  「喝完了嗎?那我們可以開始玩囉。」不給綱吉把話說完的機會,拿走綱吉手上的紙杯和自己的一塊捏爛,扔進垃圾桶。「綱吉想先玩什麼?啊,聽說最新的雲霄飛車很刺激呢,我們先去玩那個吧。」說完,綱吉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他硬是拖往雲霄飛車的方向。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等、等一下!我要回去──骸!放開我!」像小孩子似的被骸抱進雲霄飛車的座位,而這男人也夠厲害,竟然邊壓著他邊坐進他身旁的座位裡,連大氣都沒喘過一下。
  最後,他將護欄用力壓下,切斷了綱吉逃走的最後一條路。「待會就會啟動囉,綱吉要抓好唷,啊,如果想抓緊我的手也可以唷。」說著,便握住了綱吉軟嫩的小手,微微一笑。

  他在胡說什麼啊?

  露出像看見外星人般的表情瞪著骸,被握住的小手試探性的使力拉扯──果然,被握的死緊,他根本沒有選擇護欄的權利,只能選擇抓緊他的手。
  「呃,骸……我想抓護欄。」
  剎那,骸嘴邊的弧度上揚了一瞬,寫著六字的眼底閃過一絲狡詐……「知道了。」說罷,便放開了綱吉冒汗的小手。

  剛才……是他看錯了吧?

  綱吉的心跳因剛才的錯覺而在體內猛烈的跳躍著,他抖著手抱住護欄,用力嚥了口唾沫……那抹微笑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有種……很奇怪的預感?



  他應該逃!就算可能只是徒勞也應該要盡全力逃走!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逃走!
  「嗚……」死命咬住自己的下唇,說什麼也不讓那奇怪的嗚咽聲傳出來,縱使這些聲音只會被一片尖叫聲浪掩蓋,他也絕對不能發出一聲!
  剛才握住自己手背的大手,現在大刺刺的摸進自己的護欄下,鑽進大衣紐扣之間的縫隙,探進底下熱呼呼的私密地帶……取暖也不是這樣弄的吧!
  迎面而來的強風吹掉綱吉臉上的淚水,疾速衝刺帶來的刺激和下身傳來的快感合而為一,形成一種說不出來的微妙體驗,但是……

  他才不要這種體驗!

  「住……手……」雖然很想抓住那隻在他褲子裡為非作歹的大手,但他實在是不敢在高速行駛的雲霄飛車上放開抱住護欄的手,只能拚命忍住底下傳來的騷動,咬緊牙關祈禱一切快點過去……才幾十秒的雲霄飛車之旅,竟然變的如此漫長!
  「別擔心,綱吉……」在出隧道前幾秒,綱吉終於受不了的解放了被逗弄的慾望,紅著臉喘息的他清楚的聽見骸帶笑的嗓音。「我會替你接好,不沾到你褲子的。」
  一出隧道,綱吉就感到包覆慾望的觸感消失了,而骸的手更是「看似」安分的擺在護欄上,完全看不出方才做了什麼好事。
  有點腿軟的走出雲霄飛車,綱吉頓時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雖然應該沒有人看到,但是……「骸!你竟然──」
  「真的很刺激呢!接著我們去玩那個吧!」語畢,同樣奪走綱吉說話的權利,自顧自的將他拉了過去。
  「聽、聽我說話啊!喂!」欲哭無淚的被拉著跑,綱吉可憐兮兮的抽著鼻子,總覺得跨下的感覺還是怪怪的,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在雲霄飛車上被骸──慢、慢著!骸原本不是把票給京子嗎?代表他也想……開、開什麼玩笑啊!好險今天京子把票給自己,否則受害者不就──
  「來,綱吉先進去吧。」思考到一半,綱吉又被骸像孩子一般抱進遊樂設施裡,令他尷尬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雲霄飛車之後,他們又玩遍了遊樂園裡的設施,而骸在雲霄飛車之後也沒有做出任何更過分的舉動,除了偶爾會搭搭他的肩膀、摟摟他的腰,或者不管他的抗議直接將他抱進遊樂設施裡面,但像雲霄飛車那樣嚴重的侵犯卻沒有再發生過了。
  不過……雖然自己被玩弄了,卻還是乖乖陪他在園裡耗一整天,到底是為什麼?照理說,他現在應該會非常非常討厭他不是嗎?可是……他卻沒有那種感覺,為什麼?雖然有點困擾、尷尬,但卻不會有討厭骸的感覺。

  不會連自己的腦子都出問題了吧?

  垂首望著自己的大腿,重重的嘆了口氣……就當被狗咬了吧,雖然這隻狗很恐怖、很變態,但只要把它忘掉,自己就不會那麼在乎了,反正他也沒怎樣,只是摸幾下而已……不對!這怎麼會沒怎樣?他摸的地方可不是普通的地方耶!但是……還是算了,他可沒有辦法一個人對付曾當過黑曜中學老大的骸。
  「累了嗎?綱吉。」
  抬眸,正好對上骸那張笑意盎然的臉,綱吉愈來愈無法理解骸的用意了。
  「還、還好……」其實已經快累癱了。
  「那麼,我們就去今天的最後一站──摩天輪吧。」親暱的牽起綱吉的小手,用和他完全不符的溫柔眼神凝視著綱吉。
  頓時,綱吉感到自己臉紅了。
  但不過須臾,綱吉便用力甩了甩頭,企圖甩掉那發燙的氣息……他是怎麼回事?



  上了摩天輪之後,綱吉不敢正視骸的雙眼,因此一直望著窗外的美麗夜景。要是和骸對望,他有種會被他吞噬的感覺。
  過了兩分鐘,骸緩緩從座位上起身,但被夜景吸住的綱吉完全沒有注意到。

  好美的夜景啊……原本是不想和骸對看才看窗外的,沒想到那麼漂亮──咦?

  察覺到身上的光線被黑影籠罩,綱吉才回過神來,愕然發現骸早已從座位上起身,並居高臨下的壓住自己。
  「呃……骸?」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豈料,骸根本沒有解釋自己行為的打算,俯身覆蓋綱吉微開的小嘴,並壓住他愈反抗的手,熟練的在他口中肆意侵略。
  不一會兒,事件發生的地點就從座位上移到了地板上,狹窄的空間讓綱吉無法將雙腿伸直,只能屈膝夾住骸的腰身,全身的力氣就像被吸走般的流失,得不到充足氧氣的小臉浮現漂亮的紅暈。
  終於,骸緩緩放開了綱吉微腫的唇瓣,陶醉的望著他因虛脫而渙散的美麗褐眸。「跟夜景比起來,你更美呢,親愛的綱吉……」說話的同時,大手解開了大衣的釦子,並緩緩脫下暖呼呼的長褲。
  「等……不、不要……」驚恐的發現比雲霄飛車上更糟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綱吉開始扭動身子以做垂死掙扎,害怕的淚水從眼角冒了出來。
  「在摩天輪上有時間限制,可能會有點粗暴……待會去旅館,我會好好對待你的。」親吻綱吉冒汗的額,並輕輕握住今早在自己手中解放的玉芽。
  「別、別開玩笑了!好險京子把票轉讓給我!否則她就會被你這個變態給──」
  「哎呀,綱吉好像誤會什麼了……」湊近白裡透紅的嫩頰,刻意在上頭呼出一口熱氣,惹的人兒一陣哆嗦。「那張票,是我請笹川京子拿給你的。」
  微弱的掙扎瞬間止住,摩天輪內頓時鴉雀無聲,只聽的見外頭放出的煙火聲。

  ……欸?

  「胡、胡說!京子根本沒跟我說!」
  「這是她提議的,她說如果講實話你可能就不會赴約了。」溫柔的輕揉脆弱的芽頂,讓它泌出更多甜美的蜜液。
  「啊……可、可是……京子怎麼、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幫骸這個變態!
  「呵呵……老實說我也很訝異呢,甚至向她坦承我打算在這次的約會裡侵犯你。」冰冷的手指擠入狹窄的甬道內,在裡頭不安分的攪動著。
  「什麼──啊嗯!」受到入侵的身體誠實的做出反應,綱吉聽見了連A片女星聽了都會臉紅的一道呻吟,小臉頓時漲的比外頭的紅色煙火還要紅。
  「在摩天輪上做,還是她提議的唷。」腫脹的嫩根解放在骸的手中,滾燙的紅舌舔去鈴口的最後一滴,令綱吉再次發出悅耳的嚶嚀。
  「你──啊啊……你騙人!」不可能、不可能的!京子可是並中的偶像、最純潔的天使啊!
  「呵呵呵……如果我騙人,今天怎麼約的到你呢?」滿意的望著吸住手指的花蕾,溫熱濕潤的內壁不斷收縮,迷人的潤澤呈現在欲求不滿的穴口上,美的男人實在是受不了誘惑,即刻將手指抽了出來、將發燙的硬物抵在洞口。
  「啊!不……快住手!」驚慌失措的拚命搖頭,被撐開的大腿焦急的想合攏,但這種無心的摩擦卻讓對方的慾望愈腫愈大,並發出難受的低吟。
  嘴角扯開了完美的微笑,並抱住扭動不停的纖腰,一口氣將自己的火熱送進溫暖的蜜穴。
  「啊啊!不、不要……哈啊!」顫抖不已的雙腿軟趴趴的攤在兩旁,劇痛造成的無力阻止不了眼眶裡儲備好的淚珠,晶瑩剔透的水珠自哭腫的眸畔滑下,和兩人交合處流出的腐水一塊滴在摩天輪的地板上。
  「好可愛、真的好可愛吶,親愛的綱吉……」微喘著氣,骸將炙熱完全推進綱吉體內,並安撫他微微顫抖的玉體。
  「啊、啊嗯嗯……骸……嗚嗚……啊啊!」發熱的身體本能的舉起手臂,環住骸的頸子,配合他有韻律的擺動。
  「綱吉在我身下呻吟、喚我的名字……呵呵呵,真像作夢呢……」話落,再次使勁猛力一衝。
  「啊啊嗯!」淚水和汗水一起滴在沒被褪下的大衣上,雙腿情不自禁的夾緊男人的腰支,迎合他激烈的進犯。
  「這真是最棒的聖誕節了……」
  美麗的月光下,慾火焚身的兩人一同達到了極樂的最高境界……



  「阿綱,聖誕節好玩嗎?」
  聖誕節過後,京子笑容滿面的詢問剛將書包放下的綱吉,後者差點把書包摔到講台上去,滿臉通紅的望著京子……六道骸一定在說謊!京子用這麼純真的表情問自己,怎麼可能早就知道他會侵犯自己──
  「骸先生有沒有很溫柔呀?」
  這一問,綱吉就像被點穴了一般停止所有動作,不敢相信的轉頭望向京子……「京、京子……妳……」
  「骸先生真的很喜歡你呢!一般男孩子要跟男孩子……可是要鼓起很大的勇氣呢!」她刻意不說出中間的語句,更是令綱吉的下巴差點合不起來。
  「所、所以……京子妳……妳真的……」苦著臉,綱吉看起來快哭了。「真的協助骸……對我……」
  「對呀!在摩天輪裡做可是很浪漫的唷!看你的表情,骸先生應該成功了吧?恭喜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囉!」燦爛的一笑,那笑容就跟聖母瑪麗亞一樣耀眼,看在綱吉眼裡卻比什麼都還恐怖。
  「京子真的……真的……嗚哇!」無法接受的奔出教室,揮灑出不信任的淚光。

  「澤田怎麼回事啊?」剛回到教室的黑川花不解的問道。
  「姆……男孩子跟男孩子接吻果然還是太刺激了嗎?」京子用手指戳著臉頰,望著綱吉的座位輕嘆。
  「嗄?」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