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9 (金) | Edit |
後記:

長江七號好感人啊!(欸慢著)
七仔好可愛!(孩子那多久以前的電影了)
看的我淚如雨下啊!(掩面)
那小東西實在是太可愛、太可憐(?)了!!!!!(你冷靜)

話說回這篇的故事,六道骸真的有夠下流(最下流的人是你#####)
我是開玩笑罵罵的XDDDDDDD不是真的罵啊!!!!!(在被骸控圍毆前趕緊澄清)
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等待(你還敢說####)
拖這麼久真的很抱歉(一鞠躬)

歡樂的假期就快結束了(黑白看月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他,澤田綱吉,真的不是一個會看人的料子。

  『可以再來一次嗎?綱吉。』
  『欸?可、可是已經……已經兩次了……』
  『再一次好嗎?綱吉。』
  『……那……可、可不可以穿回男護士的制服……』
  『哎呀……綱吉想跟我討價還價嗎?』
  『不、不是啦……啊,還、還有,可不可以隱瞞你跟我發生關係的事情──啊!』
  『跟我發生關係很丟臉嗎?』
  『啊……不、不是……我、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公開的話……對你來說……不、不是很好……嗚……』
  『呵呵呵……綱吉在替我擔心呢,好可愛。』
  『我……我是……說認真的……拜託你……先不、不要動……』
  『那綱吉是要我隱瞞這件事,還是先不要動?』
  『咦?這、這兩件事怎麼能相提並論──啊啊!』

  結果,這件事隔天就傳遍了整間醫院,連兒童醫院的小孩子們都知道六道醫生新交的情人是何許人也。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綱吉穿回原本的男護士制服,在走往院長辦公室的路上不斷的詢問自己──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澤田,院長要你到辦公室去找他。』

  有哪個院長會無聊到叫一名不怎麼重要的新護士到院長室去?
  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這件事已經傳進院長耳中,而自己就是那名勾搭他未來女婿的可惡狐狸精,除了解雇自己以外,還要先把事情問清楚講明白才行。
  果不其然,一進門就感受到強烈的殺氣,辦公室裡除了院長以外,還有他如花似玉的美麗女兒,正紅著一雙眼哀怨的瞪視著自己,瞪的自己渾身發毛,活像自己搶了他男人似的……呃,好吧,現在的情況好像差不多。

  但那又不是他自願的!他怎麼知道六道醫生會真的對自己……說起來,他也是個受害者耶!

  「呃,院長,聽說您找我有事……」小心翼翼的站在辦公桌前,盡他所能的表現出困惑的樣子。
  「爸爸,怎麼不快把這賤人趕出去呢?」方才一直朝綱吉射出破壞死光的女兒氣優雅的站了起來,美眸不屑的掃了綱吉一眼,隨即又像看見髒東西似的別開眸子。
  「別這麼急嘛,乖女兒,至少等六道醫生過來,搞不好只是哪裡弄錯了……」
  「弄錯?前幾天還有人看見這個變態穿著女護士制服在骸身邊晃來晃去呢。」此話一出,綱吉又委屈的縮了一下……他也不想穿啊!說的好像是他故意穿給六道醫生看似的,真讓他想哭。
  「好了好了,待會六道醫生就會過來,妳就耐心的等吧。」
  詭異的瞥了綱吉最後一眼,才緩緩坐回原本的位子上,美麗的臉龐散發出仙子般的光輝,再次打擊了綱吉所剩無幾的自信心。

  真的會有男人拋棄那樣脫俗的美女,選擇自己嗎?
  如果說六道醫生也是同性戀,那還說的過去,不過……他記得醫生當時說的是「喜歡女人,也喜歡男人」,意思是兩邊他都喜歡,所以……
  糟糕,萬一醫生的目的是把自己趕出去怎麼辦?
  而且不只這間醫院,只要醫生說是自己勾引他上床的話,他在醫界就活不下去了,反正都「玩」過了,把他趕出去對醫生而言根本不痛不癢。
  為什麼他都沒有想到這種可能性呢?

  喀嚓。
  一聽見開門聲,綱吉感到背脊竄進一股惡寒……慘了,愈想愈有可能。六道醫生不就把自己請求的事情全都當成耳邊風了嗎?他希望他不要說出來,但才經過幾個小時,整間醫院的人都知道了。
  說到這,他才想到昨晚醫生多要了他好幾回……要「玩」就要玩的盡興,好不容易有這麼笨的玩具上鈎,不玩個夠本說不過去。
  為什麼他現在才想到這些可能性呢?

  「您找我嗎?院長。」一貫完美的微笑,任誰都不會將他和卑鄙的無賴畫上等號。
  「是的,嗯……是關於今天早上就在醫院裡傳的滿天飛的謠言……」
  「嗯?今早有什麼謠言嗎?」駿逸不凡的臉上顯出了些許困惑。
  「欸?難道你那邊沒有任何傳言嗎?」不會吧?怎麼說他都是謠言的男主角耶!
  「有傳言,但是沒有謠言。」
  「欸?」
  這樣莫名其妙的回答令院長困惑不已,不時還緊張的朝眼底開始出現火光的女兒瞄過去。「咳……就是……六道醫生……聽說……你有新情人?」
  「沒錯。」
  見他答的如此乾脆,綱吉緊張的抖了一下。
  「噢……但你知道,我女兒她──」
  「院長,我之前就有很多女性情人,您怎麼都沒過問呢?」
  沒料到他會這麼坦白,院長有點錯愕。「呃……」因為他知道那些女人都只是玩玩的。「因為這次的傳言有點不一樣……」
  「骸,我知道之前那些女孩子都只是玩玩的。」此時,嫻靜溫柔的女聲響起,那甜美的笑容綻開在方才冷笑的美女臉上,彷彿剛才她都戴著面具似的。「不過玩男孩子,就有點過火了。」
  骸沒有答話,不過臉上的笑容明顯黯淡了許多,甚至多了些許冷冽的殺氣,讓院長看的目瞪口呆,差點開口詢問,卻被他女兒按住手臂,阻止他發言。
  「雖然他今天就要被趕出去了,但這種謠言短時間內大概不會消散,對你而言可是莫大的阻礙呢。」那笑容好似蜜一般的甜美,卻夾槍帶棍的朝站在一旁的綱吉看過去,刺骨的惡意和那對美眸形成強烈對比。
  「呃……總、總之呢,澤田只能工作到今天了,我找你來是想要問清楚──」院長試著打哈哈突破這種凝重的氣氛,不料剛才始終不發一語的骸卻開始說話了。
  「哦?是這樣嗎?」冷笑著,骸終於移動腳步,皮笑肉不笑的牽住綱吉的手,後者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渾身一僵,緊張的倒抽了一口氣。「那麼,我明天也不會來了,感謝您這段時間的照顧,院長。」
  「欸?」怎麼突然就跳到這兒來了?「慢、慢著!六道醫生,你怎麼突然……那、那我女兒怎麼辦?」要趕的是澤田綱吉,怎麼連六道骸都要走了?
  「您的女兒?呵呵……請問一下,您的女兒跟我有什麼關係?」明知故問的一笑,令院長的臉色愈來愈難看。
  相反地,院長的女兒道是泰然自若,她不慌不忙的站了起來,踏著優雅的步伐走向骸,美妙的聲線柔的足以膩死人。「你在開玩笑吧?骸,你要為了這種人放棄我和這家醫院?」

  雖然很不服氣,但她說的沒錯,綱吉只能將頭降的更低,並使力想掙開握住自己的大手,卻反而被愈握愈緊。

  「後會有期,院長。」彷彿沒看見院長女兒似的,骸逕自向院長道別,並轉身要拉著綱吉走出院長室,這下,院長女兒終於開始急了,絕美的臉蛋微微皺了起來。
  「等、等一下!你這是什麼意思?」縱使口氣變了,嬌滴滴的公主音還是沒變。
  但骸的腳步根本沒停,應該說,他根本就看不見院長的女兒,完全不當室內有這號人物,就連方才答話時也專挑院長的話回覆,壓根兒沒要理院長女兒的意思。
  「六、六道醫生!請你留步!」見女兒的話沒一句入的了六道骸的耳,院長趕緊出聲勸阻。
  果然,骸的腳步馬上就停了,擺明了把院長的寶貝女兒當成透明人。
  瞄了眼女兒轉為鐵青的面龐,院長咳了幾聲說:「咳……至少將你辭去的原因告訴我吧。」不是冷門專科,在院內又十分受歡迎,而且又是醫院的接班人,尤其現在只要把錯全都推給這名倒楣的男護士就能保住所有的名譽以及地位,但他卻做出辭去職位的動作,著實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既然綱吉只能工作到今天,那就代表我也只能工作到今天了。」慢吞吞的轉向院長,直接略過夾在他與院長中間的院長女兒。
  「為什麼?他不過是個玩具而已呀!」院長女兒終於捨棄優雅美女的形象,難堪的朝骸大吼,憤怒的雙眸緊緊瞪住綱吉,後者被盯的頭皮發麻,緩緩將眼神別開。
  然而,骸仍然理都不理她,徹徹底底的把她當成看不見的空氣,見院長一臉愕然的模樣,他不客氣的揚起一抹嘲弄的神采。「院長如果沒話要講了,我就先告辭了。」
  「等、等一下啊!你應該看的出來,我女兒非常喜歡你吧?」要不是她從小就受到貴族淑女教育,線再搞不好就跟外面的小女生一樣巴著骸的腿不放呢。
  「哎呀,的確……但那又與我何干?我的情人是綱吉,院長不也是因為這件事才把我叫到院長室來的嗎?」
  「那、那不過是個謠言啊!」
  「嘖嘖嘖,院長,您都沒在聽我說話呢。」瀟灑的搖了搖修長的手指,臉上掛著看似無奈的微笑。「我說過,我聽到的只有『傳言』,沒有『謠言』唷!」說著,骸舉起了緊握住綱吉的手,向院長承認的這個事實。「綱吉真的是我的情人,所以他要走,我也要走了。」

  一股暖意從被握住的手傳入綱吉體內,綱吉有點不敢相信的仰望著身旁的骸,猛然湧出一陣感動的鼻酸,綱吉開始檢討剛才懷疑骸的想法……是呀,昨天骸不是已經答應自己了嗎?他絕對不會辜負自己……

  「不、等等!」院長驚慌失措的叫住扭頭就走的骸,上排和下排牙齒用力咬緊,隱約還聽的見嘰嘰嘰的摩擦聲,一股血味竄進乾澀的嘴裡,他的胸膛激烈的上下起伏,最後終於用大手拍上高級辦公桌,好似下了畢生最大的抉擇。「請、請你留下來……這個位子日後要請你來坐……」
  「爸爸!」院長女兒氣急敗壞的抗議。
  「妳閉嘴!」開玩笑,他怎麼能讓首屈一指、各家大醫院搶破頭都要搶到的手的醫師離開!

  微微一笑,骸的嘴角彎出了一抹令人看不透的淺笑,彷彿早料到事情會有這種發展。「院長,我知道您的用心,但我對令嬡真的……」終於,他的目光停在院長女兒身上,是抱歉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你……」用力吸了一口氣,美若天仙的仙子憤怒的瞪圓美眸,要是她會噴火,馬上就可以把這間辦公室燒個焦黑。
  「不不不,我早就替她找到優秀的對象了──」
  「什麼?爸、爸爸──」
  「妳給我乖乖坐在位子上!」
  現在,不只是骸,連院長都開始無視自家女兒,頻頻打斷她的話,讓她氣的七竅生煙,一口怨氣不知道該出在誰身上,只能氣呼呼的瞪視著綱吉,而後者則朝四周看了看,不知道他可不可以說話。

  他該不該跟骸說,院長的女兒已經瞪紅了眼,那張漂亮的臉蛋都開始扭曲了?

  「那麼關於綱吉……」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都會安排好的。」
  「太感謝您了,院長。」
  然後,綱吉就一頭霧水的被骸拉出院長室了。

  剛才的狀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坐在車裡的綱吉不停地苦思,努力將混亂的思緒整理好……大概因為骸非常優秀,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院長才會極力挽留他,甚至不惜無視寶貝女兒的意願。
  「呃……骸?」
  「什麼事?親愛的綱吉。」
  一股雞皮疙瘩從心臟開始擴散,竄到自己的腳底和頭頂。他是很喜歡骸,但他不是小女生,聽不慣這種甜死人不償命的甜言蜜語。
  「呃……可、可不可以……不要那樣叫我?」
  「哦?那……小綱吉怎麼樣?還是綱吉寶貝?或者──」
  「停!停!Stop!」再講下去,他的頭就要爆炸了。「叫『綱吉』就好……不要加那些奇怪的稱呼!」
  「呵呵呵……我知道了,綱吉。」

  車內又陷入一片沉默,除了音響放出來的音樂以外,沒有其他聲音。

  「……骸,你是認真的嗎?」他才來幾天而已,這名炙手可熱的鑽石單身漢一挑就挑中了他這個平凡的同性戀,縱使他原本就對同性比較有意思好了,但就像之前講的,會選擇他實在是……說不過去。
  「綱吉。」突然,握住方向盤的其中一隻手轉而扣住綱吉的下巴,嚇的他屏住呼吸。「你想玩車震嗎?」
  「欸?」錯愕的一愣,但就在骸真的放慢車速時趕緊回神。「不不不不不不不……你、你在胡說什麼……我、我沒那個意思……」他只是問他的心意,跟車震有什麼關係?
  「呵呵……因為綱吉明明就跟小女生不一樣,不喜歡甜言蜜語,卻又做出跟小女生一樣猜疑情人的舉動,我才以為你是在暗示我來點刺激的……」
  「不要自己亂猜好不好!」翻了個白眼,綱吉受不了的大喊。
  「綱吉別害羞,其實我也很想來一次的……」
  「就跟你說不是那麼一回事!」說罷,乾脆抓住方向盤,不讓骸將車子靠往路邊。
  淡淡的一笑,骸任由綱吉控制方向盤,讓車子再次奔馳在公路上,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

  躺回自己的座位上,綱吉偷偷瞥了骸一眼,隨即又縮回來看住自己的腳尖。
  他知道,骸是故意用開玩笑的方式來化解自己的不安,不自覺的露出開心的笑容。自從孤兒院的院長去世之後,他已經好久沒有這種幸福的感覺了。

  「呃,骸……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解開心結的綱吉開始欣賞窗外的風景,難掩興奮的詢問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
  「我們的設計師。」
  「欸?」應該是骸的設計師吧?不過這個細節不重要,重要的是……「找他做什麼?」
  「請他設計幾套適合你穿的衣服。」朝綱吉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微瞇的異瞳閃爍著狡猾的光芒。「綱吉穿短裙真的很可愛呢。」
  「……我要下車!」
  「哎呀,不行唷,綱吉,我們已經上高速公路了。」
  「我不穿!我絕對不會穿的!」
  「白天不穿沒關係,晚上我會『幫』你穿的。」
  「……」

  親愛的院長,我根本沒有什麼靈感,只是一個不會看人的平凡人罷了。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