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5 (木) | Edit |
※悲向,請慎入。
※微1827,但27是深愛著69的。



後記:

都是KK害的啦我笑的腹筋塊崩壞了!!!!!(慢著這篇一點都不好笑啊##)
KK在跟我提「畫皮」(那也不是搞笑片啊####)
你們真是夠了XDDDDDDDDDDDDDDDDD!!!!!(怎樣啦##)

咳回到正題(?????)
這篇的構想其實很久以前就有了ˊˇˋ
不過原本的設定裡,骸不是壞人的角色唷(?????)
原本設定骸是被敵方滅掉,然後大家想防止綱吉崩潰,才會出此下策……
可是這樣一來,又會變的很難寫(欸####)
所以,就變成這樣了。(笑(被拖出去

好冷啊!!!!!(縮)
真討厭最近真冷(被摔)
既然都這麼冷了為什麼冰山還會融化啦!!!!!(欸)
新聞還說近年來平均氣溫下降兩度左右
那溫室效應又是怎麼一回事啦!!!!!(你吐槽這個作什麼)
一個說東一個說西,我只是個平凡的小市民(?)怎麼聽的懂啦!!!!!(你夠了吧快滾##)

感謝觀賞ˇˇˇˇˇ(好突然##)










  曾經,有一場雪。

  『綱……吉……』

  雪中,有一道熟悉的嗓音。

  『我……你……』



  睜眼,額上的冷汗沿著蒼白的臉頰滑落,滴在純白柔軟的被單上……又是,這個夢。

  「醒了沒?阿綱,需要我去踢你起床嗎?」
  身後,擺在床頭上的對講機傳出冷冽成熟的男音,綱吉微嘆了口氣,淡淡回道:「放心,我已經起床了啦。」說起來,他還真該感謝這場奇怪的夢呢。
  「很好,那半小時後會議見。」說完,便切斷了通訊,綱吉這才鬆了口氣。
  在里包恩面前誰都無法偽裝太久,即便是已經成為彭哥列首領的他也不例外。

  整理好儀容、打理好西裝,綱吉緩步走向會議室,但他的心思卻完全不在會議上。
  怎麼說呢?他很在意那個夢。
  如果只是一兩次倒還好,但這個夢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一開始,他還會在休閒的時候向里包恩和守護者們提起,但當他提起第三次時,他發現所有人的眼神都變了。
  那種眼神讓綱吉感到很不舒服,也不能理解。
  所以現在,他只好把持續作夢這件事藏在心裡,不再對任何人提起。



  「各組的報告都結束了吧?那麼,現在進入自由研討,有什麼議題請提出來。」
  話才剛落下,里包恩就將一份報告書推到綱吉前面,後者才瞄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什麼了。
  「……又是篩選霧之守護者?里包恩,不是說這件事不急嗎?」
  但就在這句話說出口的同時,會議室內的溫度頓時下降了好幾十度,彷彿冰河過境,令綱吉更加一頭霧水。

  又來了,只要一談到霧之守護者,所有人的臉色都會像跑馬燈一樣千變萬化,眼神也會變的格外古怪。

  「……是不急,但你完全沒有要處理的意思。」冷瞥了綱吉一眼,隨即又將銳利的雙眸藏在帽簷下,讓人看不見他的眼睛。
  「就算沒有霧之守護者,我們還是都處理的很好,不是嗎?」無奈的望著就算在辦公室裡照常戴帽的里包恩,綱吉用手指輕點被推到自己眼前的報告書。
  「但其他家族會說話呀,十代首領。」此時,獄寺輕輕開口道:「守護者也是家族重要的齒輪之一,霧之守護者缺席這麼久卻無人遞補,怎麼想都很奇怪。」
  翻了個白眼,綱吉莫可奈何的躺回辦公椅上,用手背蓋住自己的雙眼。
  「那為什麼不跟找其他守護者一樣,一開始就找好霧之守護者呢?」

  剎那間,全場陷入一陣恐怖的沉默。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和解答,綱吉移開手背,一臉疑惑的望著臉色鐵青的眾守護者。
  是啊,他們的家族真奇怪,明明是號稱最強的黑手黨家族,卻少了其中一名重要的守護者。
  有嵐、有雨、有晴、有雲、有雷,就是沒有霧。
  既然其他守護者都找的到,為什麼獨獨找不到霧呢?

  「怎麼了?」每次只要提到霧之守護者,大家都是這種表情。
  眾人仍然沉默不語,而且紛紛抬頭望向綱吉,那眼神既複雜又難解,看在綱吉眼裡更是顯的莫名其妙。
  「……你們不說話,我怎麼知道你們想說什麼?」雖然他有受過唇語訓練,不代表他也受過讀心的能力訓練啊!再說,世界上哪有這麼厲害的人?
  再次沉寂片刻,終於,里包恩脫掉擋住雙眸的黑帽,冷冷的反問綱吉:「那麼,為什麼你不趕快找人遞補?」

  這個問題讓所有人的目光再度回到綱吉身上。

  綱吉眨了眨眼,看了看里包恩、再看了看大家……也對,雖然不急,但能儘早處理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他要一拖再拖,拖延至今呢?
  垂眸,綱吉將視線落在桌面的報告書上,用大家從來沒聽過的輕柔嗓音,道出了不可思議的一句話……

  「如果有人遞補霧之守護者,我好像……就會失去真正的霧之守護者……」

  就記憶看來,他的身邊不曾有過霧之守護者。
  但為什麼呢?
  他就是有這種感覺,不能遞補、絕對不能遞補,不能找人遞補,也沒有人遞補的了霧之守護者……

  「那就算了。」意外的,里包恩用力抽走被綱吉壓在桌面上的報告書,逕自離開座位,朝門口走去。
  「呃?欸……都、都這麼晚了,大家也快回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吧!」笑嘻嘻的打著哈哈,倉促的結束了意外延長的會議,綱吉努力作出往常的笑臉,讓大家能去除寫在臉上的猶豫。



  深夜,在首領不知道的情況下,門外顧問和五位守護者聚集在顧問的會客室,秘密召開了一場會議。

  「十代首領他……果然還是記得六道骸……」握緊擺在桌上的雙拳,獄寺咬緊下唇。
  「不……應該還是不記得,只是隱約有個暗示告訴他,不能忘掉霧之守護者……」一如往常的我行我素,里包恩還是沒拿下頭上的黑帽。
  「可是……首領應該不知道自己曾經有過霧之守護者啊……」藍波困惑的提出他的疑問。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得防止阿綱想起六道骸,否則就會……」山本蹙緊了眉頭,表達自己現下的看法。
  「……不要再提到霧之守護者了,遞補案也不要再提。」冷冰冰的站在門邊說,雲雀的臉色一片漆黑。他討厭群聚,所以除了晨間會議以及重要會議以外,他都不會乖乖坐在位子上。
  「你要是討厭這種集會,就快點搞定阿綱。」毫不留情的嗤笑回去,里包恩冷朝熱諷的嗓音令雲雀惱的朝牆上捶一拳,但卻說不出半句反駁的話。
  「其實雲雀先生說的沒錯啦……」話才剛說出口,所有帶著殺氣的目光立刻射向藍波,嚇的他連連擺手。「我我我、我的意思是……」
  「藍波的意思是不要再提到霧之守護者,等到約定之日過了再提比較好。」了平見狀便替藍波把話說完。

  再次進入一片沉寂,眾守護者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沉思,開始有人贊同藍波的想法。

  「也對,與其急著要阿綱遞補霧之守護者,還不如讓他早點忘掉霧之守護者,等到約定之日過後,再跟他提起遞補政策……」山本摸著下巴說。
  「可、可是……如果拖太久,就算我們不提,出席聯合家族聚會的時候,其他家族也會有人說話啊!」獄寺焦急的喊著。
  「澤田搞不好還會主動問起霧之守護者的條件。」了平雙手抱胸道。
  「那只要話題轉到這,我們就立刻上前轉移話題怎麼樣?」藍波輕聲建議。
  「直接把綱吉拉開。」雲雀冷聲回道。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守住這六十九週。」強制下了最後結論,里包恩猛然起身,打開房門,要大家回到自己房間。「絕不能讓他帶走阿綱……」



  又來了,是同一場雪。

  『綱……吉……』

  同樣的,是那到熟悉的嗓音。

  『是誰?』柔聲詢問,綱吉聽見自己的聲音也變的跟對方一樣輕盈而模糊。

  但對方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自顧自的接了和以往夢中相同的話語。

  『我……你……』

  為什麼中間的部分,總是聽不清楚呢?
  你是誰?
  為什麼要……徘徊在我的夢中?
  你到底是誰?



  「你……是誰……」
  「蠢綱,你會不會太離譜了?」
  「欸?」
  錯愕的張大雙瞳,綱吉正坐在晨間會議的辦公室裡,很明顯的,他在工作時陷入昏睡,不但作了跟以往一模一樣的夢,而且還喃喃唸出夢中的疑問。

  真是太糟糕了。

  「咳咳……真、真的很抱歉……」尷尬的把文件立起來整理,順便擋住自己開始泛紅的小臉……澤田綱吉!你這個笨蛋!
  奇怪的是,大家只是笑著說「醒來就好」或者「別太操勞自己了」之類的慰勞話,沒有半個人提起和他的夢有關的事情。
  雖然對此感到十分不解,但綱吉也不希望大家繼續拿這件糗事來調侃他,所以就順理成章的繼續指揮會議,直到結束。

  他完全沒有發現,所有人的眼神在他醒來後,就完全不一樣了。



  「……最近十代首領昏睡的時數明顯增加了,甚至連開會途中都會陷入昏睡,該怎麼辦呢?里包恩先生。」獄寺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眉頭皺的不知可以夾死幾百隻蚊子。
  「你冷靜一點,至少阿綱還是沒有問我們有關霧之守護者的事情。」里包恩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但他比焦躁的獄寺還要冷靜許多。
  「但這樣下去不樂觀啊……」山本一反平時的爽朗,語重心長的講出現況。
  「山本武說的沒錯,雖然只剩下三週,但算一算也是非常漫長的一段日子。」用力咬緊牙關,雲雀的拳握的更緊,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見。「小嬰兒,乾脆讓我──」
  「不行。」斬釘截鐵的打斷雲雀的話,平時面無表情的里包恩即刻露出足以和羅剎媲美的恐怖表情,而其他人的臉色也瞬間轉暗。「不准你硬上阿綱!弄個不好,搞不好反而讓他想起跟六道骸的……你不希望我把那些字眼說出來吧?雲雀恭彌。」冷冷的喚出雲雀的全名,告訴他後果的嚴重性。
  「……」不悅的瞇起了鳳眸,轉過身去背對著大家。
  「總之,只剩三週,大家要繼續隱瞞下去,只要守住這三週,我們就贏了。」又一次下達結論。



  『呵呵呵……這麼做是復仇者的意思,還是你們的意思呢?阿爾柯巴雷諾……』嘴角流出溫熱的鮮血,鐵銹般的腥味伴隨著鮮豔的血滴落在雪地上,染出一幅奇特的灑血圖。
  『兩方面都有。』手上的愛槍還殘留著剛射擊過的餘煙,而身後其他守護者們手上的武器也都染著鮮血,明顯都是從眼前的男人身上劃過的。『既然阿綱喜歡同性,我們也不會逼迫他娶一名女性來傳宗接代,至於同性對象的話……』他蹲下身,俯視著因受重傷而無法起身的骸。『你不是愛著阿綱嗎?那麼我告訴你,雲雀比你更適合他,無論是他的家世或者清白度──』
  『但是綱吉愛我……』得意的、不可一世的語氣瞬間打斷里包恩的話,拔阜的令人咬牙切齒。『這點,你反駁不了我吧?阿爾柯巴雷諾……』
  『……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在今天解決你。』漠然起身,緩步走回守護者身邊。
  『好呀,既然我要走,那麼綱吉,當然也會陪我走……』
  走出下一步的里包恩猝然一震,眼神銳利的瞥向倒在雪堆的骸,後者露出了高深莫測的微笑。
  『因為他愛我,所以我才能使用這項能力,信不信隨你們,不過……六十九週後,綱吉就會跟我一樣倒在雪地裡,跟隨我的腳步,到地獄來找我……』那笑容充滿了邪氣和自信,令人無法不相信他所說的話。
  『聽你在放狗屁!十代首領之後根本不會知道自己曾經有過霧之守護者!再說,他怎麼可能拋下我們!』
  『哎呀,我剛才已經說了,信不信隨你們……不過你們也有機會留住綱吉,只要他在六十九週內沒有想起我的話,就代表他對我的愛敵不過你們對他下的藥物,你們也就能保住他了……』
  『……你對自己這麼有自信嗎?』制止身後正待回嘴的獄寺,里包恩瞇起了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骸。
  『呵呵呵……當然……他可是……我最愛的……綱吉……』失血過多再加上冰雪的覆蓋,骸的意識逐漸模糊。
  『……給他最後一擊。』舉起右手,讓身後的守護者們紛紛備好各自的武器。

  『綱……吉……』慘白的臉龐面向天空,嘴角掛著自信、幸福的微笑。

  『動手。』右手揮下,所有攻擊便在同一時間擊中雪堆中的男人。

  『我……愛……你……』



  「──吉、綱吉……」
  「咦?」猛然從夢中被拉回來,綱吉一臉茫然的轉頭,和叫醒他的雲雀對視。
  「……又作夢了嗎?」好不容易熬過這痛苦的六十九週,今天,就是約定的最後一天。只要捱過今天,綱吉就是他的了。
  「呃,哈、哈哈……沒有啦,哪有什麼夢……」他不是笨蛋,看的出雲雀學長對待自己的態度非比尋常,除了比從前溫柔以外,還夾雜著複雜的情愫。

  但就算如此,他還是不會向他坦白自己的夢,不知為何,他覺得那就是他的寶物,不想和其他人分享。

  「……進屋裡吧,大家都在等你。」
  「說到這個,雲雀學長。」起身走向屋子的大門,但才走沒幾步,綱吉又背對著雲雀問出心中的疑慮。「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為什麼要有內部聚會呢?而且所有的守護者都儘早完成任務,回來參加這個聚會……」
  「過了今天你就知道了。」不慌不忙的打發掉綱吉的疑惑,雲雀的眼中映著綱吉纖瘦的背影,伸手想將他抱在懷裡……
  然而,綱吉在他觸碰到自己的一剎那,便像觸電一般的跳離雲雀的可觸及範圍。
  「呃!對、對不起……我、我還……還不習慣……」結結巴巴的向雲雀道歉,即使如此,他還是用手輕輕撫摸方才被碰過的地方,似乎想將那觸感去除。
  「……」生平第一次露出些許受傷的眼神,而綱吉也愧疚的低下頭,不敢正視雲雀。「快進來吧。」語畢,他便揚長而去,走進熱鬧的屋裡。
  反正現在這個時節也不可能下雪了,六道骸說會在雪天裡帶走綱吉,依時間來算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那個男人可能只是嚇唬他們的,沒錯,一定是這樣……



  抬眸望著雲雀消失在大門的背影,綱吉心有餘悸的再摸摸剛才被碰到的地方。剛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除了事出突然以外,就是他自己心底的不情願造成的。
  想著,一片雪花從綱吉眼前降下,他吃驚的用手承接那片雪花,它瞬間在他手裡融化成雪水。

  這種季節竟然還會下雪?

  不一會兒,更多雪花打破時節的定律,從天而降。

  『綱……吉……』

  「咦?」猛然回頭,緊張的四處張望。現在不是在夢中,但他卻聽的到夢裡才聽的到的聲音。
  很快的,四周開始堆積散發出銀白色光芒的雪堆,氣溫更是低的令綱吉直發抖。
  「好、好冷喔……這是怎麼回事啊……」口中吐出一團白煙,水嫩的雙頰開始被冷風凍紅,顫抖不已的雙腳像著了魔似的走向寬敞的庭院。

  這是,和夢中一模一樣的場景。
  在寒冷的雪地中,他只穿了一套黑色西裝,而上方則傳來溫柔悅耳的嗓音。

  「冷……好冷……」不只四肢,連腦部都開始感到冰冷,整個人不穩的向前倒去,一股刺痛感和熱流在腦中流竄,但早已被低溫麻痺的綱吉並沒有多作反應。



  你是誰?

  『沒錯,我就是真正的六道骸。』

  你到底是誰?

  『我之所以成為霧之守護者,是為了方便奪取你的身體啊,澤田綱吉。』

  霧之……守護者……

  『綱……吉……』

  同樣的嗓音再次出現。

  『我……愛……你……』



  「我也愛你……骸……」



  翠綠色的花壇內,彭哥列十代首領殞落,他的身體被美麗的花群包圍,卻僵硬冰冷的彷彿被冰雪覆蓋過。

  「為什麼沒把十代首領帶進來!為什麼讓他一個人留在外面!」眼角還淌著淚水,獄寺憤怒的揪住雲雀的衣領,後者則反常的沒立刻揮開,低頭不語。
  「夠了!獄寺!」由後拉住獄寺激動的雙臂,了平趕緊將他架離雲雀。
  「可是!十代首領……十代首領他……」
  「我們輸了,獄寺。」
  「十代……什麼?可是里包恩先生──」
  「我們輸了。」
  冷然將目光投射到綱吉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的唇瓣勾起一抹令人不敢置信的幸福淺笑……就跟當時的六道骸一樣,不同的是,它呈現的不是自信,而是溫柔。
  默默的朝花壇的人兒敬了個禮,爾後便讓守護者們將綱吉的遺體抬進總部。
  雲雀靜靜的望著綱吉微笑的臉龐,先前被綱吉劃到的傷口在他心底擴大……

  「看來綱吉是真的愛著你,六道骸……」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天羽大、天羽大~(舉手)
這篇可以轉載嗎~?發完後再把網址放過來可以嗎˙˙?
跟上次一樣、都會打上天羽大的名字的˙˙!
2011/09/10(Sat) 14:20 | URL  | 筱咘 #-[ 編輯]
啊... 那個,這是信箱...g2620045@yahoo.com.tw
天羽大可以寄過來嗎0.0?
2011/09/11(Sun) 09:56 | URL  | 筱咘 #-[ 編輯]
RE:筱咘
好的!信已經寄出囉QQ
不好意思久等了OTZZZ
2011/09/17(Sat) 01:58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網址在這邊~~
http://tw.myblog.yahoo.com/devil-baby/article?mid=5976

是說可以問個問題嗎~~
天羽大認為家教的同人文和家教的歌詞、介紹那些放在一起好嗎?
還是要另外開個檔案呢0.0~
怕其他人要找很久呢... 所以一直很困惑˙˙~
2011/09/17(Sat) 07:43 | URL  | 筱咘 #-[ 編輯]
RE:筱咘
看到囉~感謝轉載^^

姆唔……基本上同人文跟家教的官方歌曲不算同一個分類呢bbb
歌詞跟介紹也許都會歸在官方類,不過同人就不會囉XDDD
以上是我自己的分法,讓閣下參考參考溜QwQ
2011/09/18(Sun) 01:14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