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8 (日) | Edit |
後記:

相信大家都知道首相的兒子是何許人也(被打)
這篇的結局已經想好了XD
不會太歡樂……(被揍)
畢竟是因為私慾才寫的東西嘛……
而在我的私慾裡,結局並不是很歡樂(被踢爛)
但我是個很善變的人XDDDDDDDD
搞不好會突然改變主義唷ˇˇˇ(被摔)

消費卷萬歲!!!!!(突然)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午餐過後,庫洛姆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處理文件,自從上週有大量重要人物離奇失蹤後,她要處理的事情就跟山一樣多,除了平時繁忙的工作以外,又多了處理那些公司的差事,畢竟是合作公司,他家出事了這邊多少會受到一些影響。
  突然,一道刺耳的嗶嗶聲從打斷了她的工作,也觸怒了她緊繃的工作情緒。

  「報告!庫洛姆小姐!這裡有──」
  「可以不要那麼大聲嗎?我有耳朵……」

  若是平時,她大概會悶不吭聲的把對方的報告聽完,但這次,她實在是沒有餘力去忍受那些無謂的噪音。

  「呃?真、真的很抱歉……」對方也不是笨蛋,光這句話就聽的出老闆現在心情不是很好。
  「……這個時間不是通報時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嘆了口氣,將目光放回手邊的工作上,並盡量放柔自己的語氣。
  大概是受到首領的影響吧,她不希望底下的人對她抱著沒必要的畏懼之心。
  聽庫洛姆的聲音沒那麼嚴厲後,對方才又繼續呈報:「是的,後天會有一位重要人物來訪,說是來見您的。」

  重要人物?

  「姆……是誰?」有什麼人重要到非要在通報時間外跟她報備?
  「首相和他的兒子。」
  猝然,窸窸窣窣的書寫聲停止了,庫洛姆臉上的疲憊轉變成了滿滿的問號。

  首相和首相的兒子要來找她?為什麼?

  「這件事情有跟骸大人說過嗎?」
  「呃,尚未通報,因為骸大人似乎還在忙……」
  聽到這,庫洛姆就明白了……骸大人又跑去找首領了,也罷,以骸大人的能力,要在短時間內處理多出來的事務不過是小菜一蝶。
  「我知道了,骸大人那裡就由我去轉告。」
  「是。」說完,便切斷通訊。



  「綱吉,怎麼都不看我呢?」
  輕輕的撫摸汗濕的褐髮,並壞心眼的稍稍抽出侵入人兒胴體的凶器,再使力推的更深。
  嗚咽了一聲,綱吉沒有多作反抗,但始終將頭別過去,不肯正視在自己身上吻出紅痕的男人。他的雙手是自由的,但卻不肯環住骸的頸項,寧可抓住被單以減少下體傳來的疼痛。

  他忘不了上週的慘況,更忘不了獄寺和大家是被自己害死的……要是沒有他,六道骸也不會殺這麼多人;要是沒有他,庫洛姆就不會被擄走;要是沒有他,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
  現在的他一無所有,連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不屬於他,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糟?

  才剛這麼想,房門就被緩緩轉開……「骸大人、首領,聽說首相和他兒子要……」話聲剛落,綱吉就整個人僵在床上,錯愕的望著從門口探頭的庫洛姆。
  幸好,棉被有蓋好,該遮到的部位都有遮到,可是……「你、你沒鎖門嗎?骸!」萬一今天進來的不是庫洛姆,他是不是又要多殺一個人?
  「……庫洛姆,有什麼事情嗎?」轉眼,原本注入情慾的異瞳閃過了一絲冰冷的光芒,壓在綱吉身上的身軀散發出強烈的殺氣,令綱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不對,就算今天進來的人是庫洛姆,他搞不好也會親手送她上路!
  不行……不可以!

  「呃……對、對不起……」無數的尷尬和羞窘爬滿了庫洛姆的小臉,此外,她還感覺到平時沒有的強烈殺氣和怒意,但雙腳卻生根似的札在原地,動也不動。
  「呵呵,別怕,把話說完……」即便露出無害的微笑來掩飾殺氣,綱吉還是驚惶的在心中放聲大叫:快逃!庫洛姆!快逃啊!
  抖了一抖,庫洛姆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呈報方才得到的情報。「首相和他的兒子想和我們約時間,聽說是跟我有關的事情……」
  「哦?這樣啊……」語畢,開始有要退出綱吉體內的跡象,後者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反射性的環住骸的頸子,笨拙的吻上他的唇瓣,並努力擺動腰支,希望他將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

  就這方面而言,他倒是很了解骸。

  果不其然,骸立刻將注意力移回綱吉身上,剛才的殺氣早已被慾望取代,骸呵呵的笑了幾聲,便打趣的開口:「哎呀……小綱吉終於肯理我了嗎?不鬧脾氣了?」
  「庫、庫洛姆,妳快出去吧……」他可沒興趣讓妹妹欣賞自己這種淫蕩、不要臉的舉動,但眼看骸的目光又稍稍往庫洛姆那跑,綱吉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用、用力點……啊啊……快滿足我……」終於,這幾聲羞人的媚叫瞬間打醒庫洛姆,她一鞠躬之後便奔出房間,並細心的將門鎖上。
  「呵呵呵……好美、好可愛啊……綱吉真的是位好哥哥呢……」溫熱的氣息吐在綱吉被染紅的耳廓上,令他不自覺的發出了悅耳的低吟,將骸剛才被無視的不悅一掃而空,猛然扣住綱吉的下巴,瘋狂的索取他口中甜美的蜜汁。

  對,就是這樣……我可愛又純潔的天使。
  友情,甚至是親情,你都不需要。
  你是我的,不管是你的毛髮,還是你呼出的空氣,通通都是我的!



  晴朗無雲的藍天加上耀眼的太陽,今天可說是出外踏青或者和朋友聚會的好日子。但對綱吉而言,今天卻是比什麼都還要糟糕的災難日。
  怎麼說呢?今天是首相和他兒子大駕光臨的日子。

  因為貴客即將來臨,骸特別放綱吉一天假,允許他穿上西裝在家裡自由行動,不過晚上還是要「連本帶利」的「補償」他。
  綱吉焦躁不安的在門口等待貴客到來,同時也擔憂的望著會客室的大門。
  首相親自帶著兒子登門拜訪,而且還說跟庫洛姆有關,可以想到的是什麼呢?
  簡單兩個字,婚姻。
  結婚也不錯啦,畢竟庫洛姆也是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雖然還沒談過戀愛就結婚稍嫌太早,但她已經是個精明能幹的女強人,現在結婚也不是完全說不過去,更何況對方還是首相的兒子,真可謂前途一片光明。

  但問題就出在首相的兒子身上。

  學歷太低?不,既然是首相的兒子,所受到的教育自然是最高等的英才教育,絕對不會輸給他們這種企業接班人,而且聽說他格外優秀,年幼時就已經修完博士班以上的課程,先前都在首相所設立的副業企業理工作吸取經驗。
  長相太差?不,聽說是個政界、企業界都搶著要的當紅炸子雞,更是許多俊男美女爭相取悅的對象,聽說還有國王不惜開出和我國合併的聯姻條件,但首相的兒子似乎沒什麼興趣。
  人品太爛?這就是重點了。
  姑且不論他的人品如何,他的名字在外頭可是有名的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大家都知道他就是那個人人稱羨的「花花大少」,憑著自身優越的條件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型男和美女,但沒一個是認真的,總是用過即丟,至今還沒聽過任何例外。

  要庫洛姆嫁給這種人?
  他這個哥哥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但對方畢竟是首相,直接拒絕似乎不太妥當……但不管是直接或者間接拒絕,恐怕都會讓首相認為自己是因為對他有意見才拒絕的,所以這份差事不僅不好談,可能還棘手的要命。
  就在綱吉還在苦惱該如何回絕這門婚事時,一台高級的黑色加長轎車就駛進了前庭的大門,周圍還跟了一堆黑色的小型轎車,剝奪了綱吉最後的思考時間。

  「歡迎大駕光臨,首相。」不管心底有多不樂意,綱吉還是努力擺出最友善的微笑,盡量不綁辮子讓首相揪。
  「幸會,這位想必就是澤田企業的總裁了吧?」首相是個看似親切的中年男人,他和氣的伸出右手向綱吉示好,後者也伸手表示敬意。

  呼,幸好首相看起來不會太嚴肅……不、不對,天知道他是不是惜子如命的「孝父」,搞不好一提到兒子的事情就立刻變臉,翻臉比翻書還快。

  「那麼裡面請,六道總裁和舍妹已在會客室等候。」說完,便帶領首相和他兒子走往會客室。
  其實,原本帶路是秘書的工作,但綱吉卻擔心留給首相不好的第一印象,因此擅作主張的跑到門口接客……依照骸的應對能力,不可能在自己進門時戳破自己,但晚上肯定有他好受的了。
  但對綱吉而言,那種懲罰和庫洛姆的幸福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在帶路時,綱吉悄悄將臉往後偏,偷偷用餘光打量首相的兒子。嗯,果然長的很俊美,而且還有點邪氣,嘴角掛著自信的淺笑,靛色的瞳子也正和自己的目光對上……欸?
  趕緊將臉擺正,臉色頓時染成了青綠色……太糟糕了!竟然被他看見自己正在偷覷他!
  意外地,首相兒子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保持一貫的微笑,但綱吉卻清楚的感覺到他的視線落在自己背上,盯的他快要起雞皮疙瘩了。

  「到了,請進。」站在門口讓首相和他兒子先進門,不料,就在綱吉也要跟進去前卻被首相的兒子抓住了手臂。
  強忍住大叫的衝動,綱吉難掩驚嚇的瞪著首相的兒子,一方面也驚慌的望向坐在沙發上的骸……呃,果然是高超的演技,但和他相處這麼久,綱吉早已摸透了他的脾氣,他可以看見有一股火苗在骸的眼底燃起,而起火原因就是首相兒子突然抓住自己的舉動。
  「呃……請、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豈料,首相的兒子卻將臉湊近綱吉的,嚇的他想後退,無奈他早就靠在門壁上,連後退的路都沒有。
  就這樣僵持了一段時間,就在骸的臨界點爆發的前一刻,首相的兒子終於說話了,但內容卻勁爆的讓在場的人都說不出話來。

  「爸,我不娶庫洛姆˙髑髏了,我要娶他。」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