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4 (土) | Edit |

※H有慎入

後記:

除夕夜就快到啦XDDDDDDDDD
為此決定要打新年系列賀文(孩子你確定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應該會寫除夕夜、大年初一、初二、初三的故事(慢著不要先開支票啊你)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寫的出來啦(欸)
啊「如果有意外的話」,就沒辦法啦……(被打爛)

每次都在隔天要早起的時候熬夜(掩面)
我真的很喜歡虐待自己……Orz
請肝先生不要跟我抗議,去跟靈感大神抗議吧(?????)

可惡精靈樂章好難練啊!!!!!(好突然!而且是你太遜##)

感謝觀賞ˇˇˇˇˇ
 
 














  聽說,鳥兒飛翔靠的不單是那長滿羽毛的雙翅,還要倚賴幾乎沒有重量的身軀。
  聽說,天使和鳥兒一樣,體重輕到幾近虛無。
  只要風一吹,就能展開雙翅,飛得又高又遠……

  那麼,如果身上裹著銀製的枷鎖呢?



  鏗鏘、鏗鏘。
  隱隱約約的鎖鏈摩擦聲從少年衣內傳出,纖幼的小手被身旁的高大男人緊緊牽在手裡,彷彿只要手一鬆,瘦小的少年就會瞬間離開自己的視線似的,力道大的令少年稍稍蹙起眉頭。

  「骸、骸大人……手……好痛……」吃力的跟上男人愈走愈快的腳步,隱隱作痛的小手呈現淤血的緋紅色,微微顫抖著。
  男人就像沒聽見似的繼續走,雖然他有稍稍放鬆了抓住少年的力道,但仍緊的讓少年無法抽離。
  偷偷覷了男人一眼,少年不敢再多做反抗,只得低下頭來,盡力跟上男人的腳步,即便身上的銀鎖壓的他快要喘不過氣,仍是一聲都不敢吭。
  直到他們走到一間高級飯店前時,男人終於停下腳步,而少年來不及煞車,硬生生撞上男人結實的雙腳,整個人躺平在地上,痛的他眼冒金星、淚水直冒,背部因撞擊而被壓到的翅膀更是令少年苦不堪言,痛的無法說話。



  是的,他是天使,如假包換的天使。
  被套上銀製的高級鎖鏈,失去自由的天使。



  「綱吉,你想逃嗎?」
  讓綱吉坐在柔軟的沙發椅上,閃爍著紅光的右眼一瞬也不瞬的盯著被鎖鏈纏住的翅膀,男人柔聲詢問,那好聽的聲音卻讓少年的寒毛全都豎了起來,連一秒也不敢遲疑,慌慌張張的搖頭否認。
  「那麼,為什麼想打開翅膀?」
  強而有力的大手捏住殘破不堪的翅膀,美麗的羽毛仍舊留在上頭,但卻已失去原有的光澤,仔細一看,甚至可以看見令人觸目驚心的傷痕,因此這一抓,著時讓綱吉的小臉扭曲了不少,淚水更是從眼角潺潺的流出。
  「我……我只是……只是想飛……」委屈的縮在沙發上,盡量不動到被骸抓住的翅膀,以減少那些傷痕帶來的疼痛。
  「想飛離我嗎?想飛回天界嗎?」抓住綱吉纖弱的手腕,用力將他壓在沙發上,痛的他哀鳴不已。
  「不……我……只是……想飛……」強忍著痛不欲生的劇痛,綱吉抿住泛紅的小嘴,努力不讓嗚咽聲流出,保持說話的清晰度。
  靜靜的望著綱吉痛苦的表情,骸忽地露出溫柔卻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呵呵呵……不,你不能飛。」定住綱吉小巧的下顎,讓他正視自己幾近瘋狂的異色雙眸。「只要讓你飛,你就會飛到我碰不到、抓不到的地方,所以,你不能飛。」說罷,他便扯下綱吉的暖褲,露出白皙美好的一片。「待在我這,雖然不能飛,但其他事情我都會依你……」
  「嗚嗚……嗚啊……」雙腿中心的敏感處被男人以舌撩起,背部傳來的疼痛和下體傳來的快感在體內交雜錯縱,纖細的身軀抖的更加厲害,漂亮的淡紅色在白皙的胴體上浮現。



  失去貞節的天使,仍然美的刺目。
  對,這就是天使,即使已被人玷汙過、蹂躪過,仍不失他原有的光輝。



  「吶,你們天使……在天界……也會做這種事情嗎……」沿著漂亮的曲線舔遍顫抖染紅的軀體,手指不顧人兒的反對,強行擠入狹窄的甬道中,逼的綱吉雙腿一縮,緊緊吸住不請自來的侵略者。
  「不……嗚……這……這是……禁忌……」絕望的回答繼續動作的骸,也絕望的告訴自己。

  如同伊甸園的蘋果一般,這是天界的禁忌,天使的任務是守護人間的某個人,和整理天界的事務,像這種世俗間的情愛交流,對天使而言是不需要、也不可以觸碰的禁忌。
  但,他卻打破了,就在他降落在那座公園的時候。



  『天……天使?』
  降落在草叢裡的綱吉萬萬沒想到會有人待在這兒,他焦急的轉身想逃,卻被那人強行拉住。
  『別、別走!』
  不一會兒,綱吉就被圈在溫暖的懷抱裡動彈不得,只剩下背後的翅膀拚命的拍動。
  『別怕、別怕……你認不出我嗎?你不是常到我夢裡找我嗎?』
  『咦?』

  錯愕的抬頭,對上那雙澄澈卻又深邃的雙色瞳眸,令綱吉停下掙扎的動作,像靈魂出竅似的呆望著對方……啊,他記得了,他就是自己在天界時的守護對象──六道骸,一名自幼就失去雙親,之後還被雙親所屬的組織帶去做實驗的不幸少年,雖然長大之後因自身的優異能力而開出自己的一片天,但仍是得不到真愛的可悲男人。
  雖然綱吉始終不明白,為什麼他會放棄那麼多和名媛淑女們交流的機會,以他的條件,要讓那些美女們選擇他絕非難事,搞不好還會有女孩子主動倒貼,畢竟他不僅容貌俊美、談吐高雅,事業又是從白手起家到現在這種成就,可以說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男人。
  但是,無論綱吉在夢中如何催促他、說服他,他總是沒有給予確切的答案,有時候甚至不開口說話,只是靜靜的和夢中的綱吉對望,令綱吉不知該如何是好。

  『噢,原來是你啊……哈、哈哈,因為有點突然,而且夢中的你有點模糊……我、我一時認不出──嗚啊!』連把話說完的機會都沒有,綱吉就被骸用力壓在草地上,好險背後的翅膀早已張開,否則現在的他可能會痛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自從你說會來人間之後,我每天都會在這個時間來這裡等你……終於,讓我等到你了……』語畢,溫柔的吻落在綱吉臉上,嚇的他面無血色,趕忙推開黏在自己身上的人類。
  『請、請不要搞錯了!我來人間並不是為了要見你!』雖然的確是要處理他的事情。

  因為他的條件明明那麼優秀,卻遲遲沒辦法結交到另一半,說的更明確一點,他一點結交另一半的意願都沒有,偏偏月下老人說他並不是沒有姻緣的人類,一定會有一位對象,上面只好派他這名守護天使下來查明原因。
  但上面有特別交代,盡量不要讓當事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糟糕,他連第一點注意事項都沒辦法做到!

  『咳……既、既然都被你發現了,我、我就直接問了……』有點緊張的望著骸,後者就和夢裡一樣平靜,俊逸不凡的他和草地的背景似乎不是很合,讓綱吉顯的有點不自在……雖然除了靈力較強的人以外,一般人看不見自己,但如果正大光明的和他說話,路過的人都會覺得骸很奇怪吧?
  至於被對方發現這件事……反正上面是說「盡量」別讓對方察覺,並沒有說「絕對」不能讓對方發現呀!嗯,所以直接問也是可行的,反正他的存在已經被對方知道了。
  『呃,你……都已經二十五歲了,沒有想過要成家嗎?』一般人都說成家立業,不過他的業已經做的夠大了,現在只差成家。
  『呵呵呵……你很清楚我幾歲嘛,那你幾歲呢?』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反而自顧自的扔出另外一種題目,讓綱吉著實一愣。

  他該不會是看自己像個孩子,所以瞧不起他吧?

  『我、我好歹也是個合格的天使!雖然十四歲才取得資格有點晚了……』守護天使可不是所有天使都可以當的耶!雖然他領這個資格領的有點吃力,而且正常的天使在十二歲就能取得資格了,他是有點慢……不過那有什麼關係!只要都能成為守護天使,晚一點又有什麼差別?
  『哎呀……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幾歲而已,天界和人界的時間計算是一樣的嗎?』不慌不忙的澄清自己的想法,骸望著綱吉的眼神十分迷離,令綱吉完全摸不著頭緒。

  為什麼要這樣看自己?

  『是、是一樣的啦……不過天使的外貌比較不容易老……啊!我不是來找你閒聊的!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還沒有成家的打算!』差點又被牽著鼻子走,綱吉趕緊拉回正題。
  『你很在意嗎?』帶笑的,骸緩緩道出。
  『欸?』他真奇怪,不在意的話幹嘛要問?
  『要不要先回我的辦公室?我在這裡待太久的話,會起人疑竇吧?』微笑,突然又帶出莫名其妙的一句。
  『呃?』想了一想,綱吉覺得他講的也對,堂堂的大總裁竟然蹲在草地裡自言自語,雖然這裡十分隱密,但也不是百分之百不會有人經過,這麼一來,到他的私人辦公室裡談好像比較安全。『那、那就麻煩你帶路了……』
  微微一笑,骸起身比了個請的姿勢,讓綱吉先走。



  骸的辦公室寬廣的令人不敢置信,就算他要召開緊急會議,搞不好不用跑到會議是,直接叫各部門經理到自己辦公室集合就行了,該有的待客桌、會議桌應有盡有,牆邊的櫃子擺滿了琳瑯滿目的高級茶葉供人挑選,要不是綱吉早知道他的身價,搞不好會吃驚的連下巴都合不起來……呃,雖然實際看到之後還是挺吃驚的,畢竟能有這種成就的人類真的不多。

  『喜歡我的辦公室嗎?』一聲不響的從身後抱住綱吉,柔聲道出一句。

  綱吉就像被電到一般的跳離他懷裡,緊張兮兮的坐在接客用的沙發上,待骸坐到自己身邊之後,他趕緊提出自己的問題,否則又會被這男人帶開。

  『請問,你為什麼還不成家?』

  如果只是時候未到,那他大可不必這麼麻煩的下來調查,但根據月下老人的說法,這男人的姻緣是結在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之間,要是出了他這個錯誤的案例,就代表月下老人要重擬那部份所有的姻緣了。
  開玩笑,難道其他人的姻緣都不重要嗎?
  既然月下老人的出錯率是百分之零,等於不可能,那就代表六道骸的對象一定會在他二十五歲的時候出現……但他不要說未婚妻了,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交,如今他已經二十五歲了,又怎麼可能突然蹦出一個女孩子跟他結婚呢?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上面只好派他下來看著他,可以的話順便釐清他單身至今的原因,以減少他和命中對象之間的障礙。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可以告訴我嗎?』
  還是雞同鴨講。
  『我叫綱吉……這不重要!請你快點告訴我原因!』讓他早點結束工作,享受在人界空中飛翔的舒暢感。
  『天使……好輕呢,剛才壓住你的時候,不需要施太大的力氣……』
  『……六道骸先生,請你盡快回答我的問題。』
  『我回答的話,你就會離開了嗎?』
  『當然!這是我的工作,完成工作後,我當然會離開。』
  『這樣啊……』若有所思的移開視線,逐漸消磨掉綱吉快要見底的耐性。
  『六道骸先生……』已經快被逼到零界點了。
  『綱吉,可以叫我骸大人嗎?我想聽你這樣叫我。』
  『……我叫了你就會回答了嗎?』
  瞇眼望了綱吉好一晌,骸才露出完美的微笑。『嗯。』
  『……骸大人,請你告訴我為什麼好嗎?』

  話才剛說完,骸就按住綱吉的背部往下壓,讓他的小臉撞到了沙發上,並用鎖鏈捆住他因受到刺激而想張開的翅膀。

  『嗚啊!做、做什麼!痛!好痛!』翅膀被束縛的感覺實在是很難受,綱吉痛的流出了些許淚水,不太能意會到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樣,你就不會離開了吧?』細柔的、縹緲的聲音流入綱吉的耳道內,激起他身上的雞皮疙瘩,恐懼感頓時籠罩在他頭上,困惑以及害怕支配了他的全身。
  『骸、骸先生,你──』
  『噓,不對唷……』用手指輕輕按住綱吉的小嘴,和壓住他翅膀的力道截然不同。『要叫我骸大人,剛才不是說了嗎?』
  『你、你想做什麼──啊!』穿在身上的白色褲子猛然被扯了下去,光滑白皙的雙丘頭一次接觸到冰冷的空氣,令綱吉怕的增強掙扎的力道。
  『你不是想知道答案嗎?想知道為什麼我遲遲不肯尋找另一半……』慢條斯理的將綱吉的雙手綁在身後,溫熱的面頰迷戀似的貼在白嫩的雙股上摩蹭,讓綱吉嚇的想張開背上的翅膀,卻又因被捆住而痛的他霎時失力。
  『是因為你啊,親愛的綱吉……』修長的指頭無情的插進雙股中心,輕易的闖入了那從來沒有人進入過的禁地。
  『啊啊!快、快住手!』驚恐的放聲大叫,不停扭動的身軀因手指的入侵而停止了動作,拚命想張開的翅膀因受壓而開始扭曲,痛的綱吉直掉眼淚。
  『打從第一眼見到你,我就再也無法把視線移開了……你知道嗎?當你說是因為我的身世悲慘才會到我夢裡來找我時,我有多慶幸自己有這種身世嗎?』將綱吉翻了過來,俯身挑逗他敏感微起的昂揚。
  『不……不可以……哈啊……』翅膀被壓迫的劇痛再次奪走綱吉所有的氣力,只能任骸將他的大腿敞開,盡情的強迫他品嘗禁忌的果實。
  『當你說如果我再沒有交女朋友,就要到人間來觀察我時,我就決定再也不跟任何女人有所瓜葛,甚至對會引起誤會的男性都敬而遠之……』擠入密穴的手指增加到兩根,並沿著挺立的嫩根往上舔吻,含住輕澀微挺的紅色果實。
  『求求你……快、快住手……啊啊!』緋紅色的身軀就像背叛他似的,將白濁色的慾望噴灑在入侵者的身上,迷濛暈眩的綱吉還看見骸用指間拈了些許濁液,緩緩撐開開始喘息的深色花蕾,充滿內壁的異物感帶給綱吉無法形容的愉悅,幾乎要衝昏了他抗拒的意識。
  『呵呵……原來天使也這麼敏感啊……真可愛呢……』吻上被淚水流過的唇瓣,接著緩緩下移,陶醉的咬住淨白的頸項,並抓住綱吉的小手,讓它握住自己熱力積蓄的部位。『感覺到了嗎?綱吉……它正為了你瘋狂、為了你沸騰,它已經等不及要貫穿你漂亮可口的密洞,徹徹底底的將你據為己有……』說著,還在綱吉的嫩頸旁種下了許多淡紅色的記號。
  『哈啊……真、真的……快……住手……啊啊嗯……』儘管身體開始不聽使喚的跟著骸擺動,綱吉仍然哭著求骸停下來。
  『不……我不會讓你走的,現在查明原因了,不把問題解決就想回去嗎?不、不行……你是我的……永遠、都是屬於我的可愛天使……』沾滿液體的手指緩緩退出綱吉的體內,並讓綱吉放開握住自己火熱的小手,轉而讓它衝入紅腫開合的穴口。
  『啊啊嗯!不、不可以!不要!啊啊!』絕望的水滋聲告訴綱吉已被侵犯的事實,刺耳的抽動水聲重重的打擊了他可憐的小腦袋,溫熱的湧入感在私處的部位擴散,源源不絕的從兩人的交合處流出……

  『我愛你,可愛的天使……』



  從那一天開始,他就失去了天使應有的貞潔,並被囚禁在六道骸的身邊。
  他想飛、他真的好想飛!
  他是天使,飛翔也是他的動力來源之一!
  在這段不能飛的日子裡,他感覺的到體內的力量正一點一滴的流失……



  「還是沒有方法嗎?」冷冷的詢問他特地找來的知名牧師,當眼神瞟向綱吉時,卻又誠實的流露出擔憂的神色。
  「是的,六道先生……我也沒照顧過真正的天使……」就算他是牧師,也不見得就一定見的到天使啊!他還是第一次見識到活生生的天使呢!更何況眼前的天使還被囚禁在人界好幾個月了,力量會消退也是可想而知的。「請問您有沒有問過那位天使,他們的動力來源是什麼?」
  「……他說,讓他飛。」
  「噢,那麼……就讓他──」
  「不行!」冷冽的打斷牧師的話,嚇的他不敢多說一個字。「只要讓他飛,他一定會離開我!」
  「這……但是……六道先生,這位天使對您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他是我的一切!我會有今天都該歸功於他,我不能沒有他!」平時常戴在臉上的笑臉現在也擺不出來了,因為綱吉的身體愈來愈虛弱,有時候,他甚至會在歡愛時看見他的翅膀開始透明化……但是,他真的捨不得放他走!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得到綱吉!
  「既然如此,您更該讓他走。」冒著小命不保的危險,牧師斗膽向骸挑明說:「您應該也察覺到了,再繼續下去,他消失只是遲早的問題……」

  接著,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靜。

  他愛綱吉,所以綱吉要為了他而消失嗎?
  這樣一來,綱吉幸福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綱吉是被他用強硬的方式囚禁在這裡的,絕對不可能會快樂。
  反過來講,如果綱吉真的為了自己而消失,自己會高興嗎?

  「六道先生?」嚥了口唾沫,牧師衷心祈禱骸並不是在決定自己的死法。
  「謝謝您撥空前來。」面無表情的下了逐客令,但還是禮貌性的替牧師打開房間的大門。



  自己深愛的人為了自己而承受莫大的痛苦,是他所期望的嗎?
  看著他為了自己而消失,是他想看見的嗎?



  送走牧師之後,骸打開綱吉房間的房門,輕輕的步行到他身邊,靜靜的凝視著綱吉看似安祥的睡臉。

  『既然如此,您更該讓他走。』

  蹲下身,溫熱的大手覆上光滑的肌膚,略為粗糙的手指讓綱吉抖動了下,但還是沒從夢境中驚醒。

  『您應該也察覺到了,再繼續下去,他消失只是遲早的問題……』

  執起了無力的小手,貼在自己的唇上輕吻。
  一思及這纖細的身影將會從這裡永遠消失,淚水便不自覺地從異色的眸畔中流出……

  「再見了,我親愛的綱吉。」



  一早,綱吉便被刺眼的陽光喚醒,他疲憊的用手臂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很奇怪的,平時捆在身上的束縛感已經消失了,背部的疼痛也比以往少了好幾十倍。
  才剛這麼想,傷痕累累的翅膀隨即展開,告訴綱吉它已重獲自由的事實。

  「好舒服……我可以飛了嗎?我終於可以飛了嗎?骸大人!」興奮的拍動背上的翅膀,連日來的疲勞似乎都一掃而空,看來活力充沛。

  但平時都待在他身邊的骸,卻沒有出現,也沒有人回應他的話。

  「骸大人?」

  房內只聽的見自己的回音,除此之外聽不見任何動靜。
  頭頂上的天窗是打開的,美麗的藍天彷彿邀請似的向他露出微笑,要他享受在空中翱翔的美好體驗。
  綻出燦爛耀眼的笑容,綱吉震了震許久沒用的翅膀,飛上他懷念已久的湛藍天空……

  而骸,靜靜的站在門外,望著綱吉飛上天空的背影。



  他放手了。
  放開緊緊拉住綱吉不放的手。
  受到了那種凌辱般的對待,綱吉不可能再回來了吧?
  即使他是天使,也和人類一樣會有喜怒哀樂以及好惡,就像他和人類一樣能享受情愛。
  所以,他不會回來了吧。
  回到這個折磨他、囚禁他的地方。



  默默的待在綱吉曾待過的房間,想在味道尚未逝去前好好回味……這屬於綱吉的味道,能讓他平靜下來的味道。
  雖然他是公司的總裁,卻從來不曾熬夜加班過,再多的工作都會在工作時間內趕完,就算有真的趕不完的時候,他也會以睡眠為重,隔天早點起來趕剩下來的工作。

  為了見那名會到夢中關心自己的天使。

  他總是會令自己忘掉身世的悲慘,給予紊亂的內心無法言喻的平靜。
  那朝陽一般的笑容就像一道光,深深的照進了他的心坎裡。

  「回天界後,會有很多麻煩吧?真的很抱歉,綱吉……」畢竟他被人類奪走了貞潔,還在人間停留了這麼久,更重要的是,還沒有達成一開始到人間的目的……也罷,畢竟他的問題是解決不了的,因為他愛上了天使。

  「我沒事唷,骸大人。」

  半合的眼皮猝然睜大,錯愕的瞪住眼前的腳尖,然後緩緩將目光往上移……是因為太思念綱吉,導致他產生幻覺了嗎?

  「謝謝你解開那些鎖鏈,我剛才回天界找大天使報告了。」他的聲音比往常多了一股活力,證明飛翔的確是他的動力來源。

  骸緩緩起身,望住綱吉的雙眼連眨都不敢眨,彷彿只要一眨眼,綱吉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月下老人也很傷腦筋呢……因為從來沒有過這種例子,但他們也說,這一切都是註定的。」說著,綱吉牽起了骸的大手,笑容滿面的望著仍在驚愕中的骸。「所以我可以永遠待在你身邊唷!我不會走,只要你讓我飛,我就能陪在你身邊一輩子!」

  終於,骸稍稍有了點動靜,但眸中似乎還有著些許遲疑,一反他平時的自信,這次他不甚有把握的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將心底的話講了出來。
  「你不恨我嗎?」
  恨他強行侵犯他,恨他限制了他的自由,恨他剝奪了他飛翔的權利。

  又圓又大的靈眸仰望著骸,深褐色的瞳眸裡寫滿了溫柔和包容。「一開始我會害怕,但現在不會了,而且……你是真的很需要我吧?但為了不讓我消失,你還是讓我重回天空的懷抱……」在痛苦中好不容易抓住光芒的人,要他放開光芒是何等的殘酷?
  「所以我不恨你,只是會害怕……但現在不會了!啊,不過……抱我的時候,記得要小心翅膀喔……」
  這一回,骸終於又恢復了那自信迷人的淺笑,他緊緊的擁住綱吉瘦小的身軀,並盡量不壓到展開的白色雙翅。



  聽說,鳥兒飛翔靠的不單是那長滿羽毛的雙翅,還要倚賴幾乎沒有重量的身軀。
  聽說,天使和鳥兒一樣,體重輕到幾近虛無。
  只要風一吹,就能展開雙翅,飛得又高又遠……

  那麼,如果身上裹著銀製的枷鎖呢?

  就算解開那道枷鎖,只要真心愛戀著天使,他就會回到身邊翱翔。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