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7 (土) | Edit |
後記:

這一篇終於結束了XDDDDDDDDDD
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ˇˇˇ
怎麼到最後一點情色味道都沒有了呢?真是的……(你滾##)
一開始的初衷明明就是H王道啊(原來這是初衷嗎?????####)

澳洲好熱啊……熱到我快受不了了(掩面)
這種天氣是人住的嗎?(不要這樣)
而且手機壞掉了嗚嗚嗚(慢著這句跟上一句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總之,希望大家喜歡XD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暖和的朝陽高掛在空中,和煦的微風清爽宜人,既不會熱的揮汗如雨,也不會冷的直打哆嗦,在這氣候多變的年代裡,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那天,也是這種好天氣。

  紫髮少女提著蓋好白布的小花籃,輕盈的腳步踏在修整好的草皮上,美麗的小花隨著少女經過產生的微風搖曳,和背景的天空形成一幅美好的絕景。
  那天,也有這種絕景。

  遠處,純白色的陵墓旁站著一名高瘦的藍髮男人,細長的眸畔有著紅藍兩色,右眼的紅眸內還映著一個六字,他面無表情的盯著眼前的巨大墓園,眼神迷離難測,令人看不懂他在想什麼。
  「啊,您已經到了呀,骸大人。」
  將小花籃放在男人身旁,少女小心翼翼的從花籃內抱出那一大把美麗的白玫瑰……撲鼻的香味終於讓男人有了動靜,他稍稍偏頭凝視著少女手上的花束,但沒過多久又將視線轉回潔白無暇的陵墓上。

  少女殷勤的將花擺飾在陵墓旁,男人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忙,連根手指頭都沒動到,而少女也不介意,僅是在男人擋到她的時候恭敬的請他稍微讓開,好讓她完成陵墓的裝飾。
  待全都擺好之後,少女跑到遠處作最後確認,再跑回男人身邊,困惑的凝望著他不含一絲波動的側臉。
  「您怎麼了嗎?骸大人。」
  鈴鐺般悅耳的聲音再次讓男人有了反應,但作用也不大,他只是稍稍瞄了少女一眼,而後又將目光拉回陵墓上,彷彿那上頭有將他牢牢吸住的魔力似的,怎麼拔都拔不開。

  良久,男人終於開口說出今天的第一句話。
  「那天……跟今天一樣,是晴朗無雲的好天氣呢。」
  聽罷,少女立刻會意,默然垂下眼眸,沒有多說一句話。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和綱吉兩人單獨站在這裡,仰望和他一樣美麗的湛藍天空……」
  「……骸大人──」
  話聲未落,遠處便傳來其他人憤怒的咆哮聲。

  「六道骸!你個混帳怎麼可以偷跑!」走在最前頭的嵐守氣呼呼的踏過平整的草皮,筆直的朝白色陵墓走來,額頭上冒著一道清晰的青筋,要不是這裡不是適合打架的場合,恐怕早就有十倍炸藥在六道骸身邊落下。
  「對呀!這樣太不夠意思了吧?」話雖這麼說,但雨守的語氣卻和嵐守完全相反,既輕鬆又開心,完全看不出他有絲毫的不滿。簡單說,他只是隨著嵐守瞎起鬨罷了。
  「呼……你、你們……別跑那麼快啦……」體力不佳的雷守氣喘如牛的追了上來,不過也不能怪他,因為前面兩個傢伙該拿的東西全都在他手裡。
  「真可惜我只有兩隻手,否則我就幫你拿了!」跟在後頭的晴守看起來倒是遊刃有餘,手上拎著十幾袋東西看起來卻跟沒拿一樣輕鬆,要不是他想開口說話,恐怕連嘴巴都會咬上一袋。
  「你的東西快掉了。」和溫暖的朝陽相反,雲守冷冰冰的聲音足以吹跑眾人心中的暖意,他冷冷的將晴守快掉的東西接過來,放在白色陵墓前面。
  很不巧的,「剛好」壓到了藍髮男人的腳。
  「……雲雀恭彌,我知道你的智商很低,但在這種場合請稍稍將你的腦子拿出來用好嗎?」微微一笑,吐出的話和臉上的表情成強烈反比。
  「輪不到你來說話,六道骸,你除了站在這發呆還有做什麼?」這邊也不甘示弱,一記冷拳用力揮出。
  「喂,連這種場合也要當敵人嗎?你們安分一點。」遠處走來的門外顧問不悅的撇嘴,他的兩手是空的。
  「里包恩!既然你兩手都閒著!為什麼不幫我拿一點?」哀怨的抱怨著,雷守氣憤難掩的直跳腳,但因場合的關係,並沒有拿出手榴彈或使出牛角電擊。
  「囉唆,那是你的工作。」淡淡的應付了一下雷守,便不再搭理他,自顧自的轉回雲守和霧守那裡,完全無視於身後那吵死人的噪音。「今天就停戰吧,如果阿綱看到你們這樣,會說什麼?」

  一提到綱吉,兩個人都很識相的閉上了嘴,而雲雀更是閉的心不甘情不願,殺人般的視線還是沒有從六道骸身上移開。

  「那個……」就在大夥終於開始安靜之後,繼霧守之後抵達的少女終於忍不住開口,眾人的目光頓時轉到她身上。「……為什麼你們要說的好像首領已經不在了呢?首領他只是晚到一點──」
  「大家!我來了!」
  少女的話尚未說完,姗姗來遲的人便證實了她剛才表達的話語。



  今天,是紀念初代以及上一代首領的日子。
  除了紀念上一代首領以外,創立彭哥列家族的初代首領也是每年都要悼念的要人。

  好不容易完成陵墓的清理程序,綱吉吁了一口氣,疲憊的往後靠……因為某個男人從他來之後就死黏著他不放,像連體嬰似的緊緊貼在他身後,害他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花被雙倍的力氣,還要忍受週遭夥伴們的奇怪眼光。
  幸好,最後他可以靠在他身上休息一下,否則他一定會一腳把他踢開。

  「很累嗎?綱吉。」感覺到人兒靠上來的感覺,骸找個地方坐下,並讓綱吉坐在自己大腿上。
  不知道是誰害的?
  「……是有點累。」如果某人不這樣從頭到尾黏著他,說不定現在根本不會覺得累。
  「想不到能這樣過日子呢,綱吉……」輕聞著綱吉的髮香,舒服的吁口氣。
  聞言,綱吉眼底的責怪這才消失,他輕輕握住骸環住自己的大手,露出溫和幸福的微笑。



  『醒來!求求你醒來!綱吉!』
  說話的同時,雙手不停地拍拍綱吉慘白的小臉,並在五秒後又實行了一次人工呼吸,也不管自己的傷口還在冒血,所有的心思都在綱吉身上。
  『嗚咳!』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綱吉總算咳出了一些壞血,接著又斷斷續續的咳出了一癱一癱的鮮血,虛弱的眼皮總算撐開,雖然撐的十分吃力。
  他張嘴,似乎是想說話,但卻沒力氣說話,染滿血腥的喉嚨也沒辦法讓他發聲。
  『綱吉……』避開傷口俯身抱住綱吉,一旁的庫洛姆忍住想哭的衝動,將乾淨的濕毛巾交給骸大人,讓他擦拭首領身上的血漬。
  『骸大人,您的傷口也需要止血……』
  但骸根本沒聽見她說的話,他的雙眸一瞬也不瞬的定在綱吉身上,像對待珍寶似的替他擦拭身上所有的血痕,現在就算有人拿刀從後面捅上一刀,恐怕他都不會發覺。

  門外,里包恩和雲雀靜靜的觀望著他們。

  『看來阿綱已經沒事了……』輕吐一口氣,示意他總算不必操心了。
  『……』雲雀沒有說話,但雙拳卻握的更緊,甚至暴出了不少青筋。
  『看清楚了嗎?雲雀,沒有人能介入他們……如果殺了六道骸,阿綱也活不下去。』
  『……』垂首不語,雲雀的雙手仍然在顫抖,說明了他雖然不想承認,但也不得不低頭了。

  拿著乾淨的毛巾沾濕,將水珠一點一滴的滴入綱吉嘴裡,庫洛姆只好拿另一條毛巾,輕輕拭掉綱吉身上的其他血痕──猛然,她感覺到有人走進了房門。
  『骸、骸大人……』
  二話不說拿起擱在地上的三叉戟,庫洛姆跑到骸和綱吉兩人面前擋著,水汪汪的紫眸中寫滿了堅定。
  『為什麼不能放過骸大人和首領!他們是真心相愛的啊!』豆大的淚珠自眼角滑下,庫洛姆又難過又氣憤的朝里包恩大吼,握著三叉戟的小手不停地顫抖。
  『……我知道了。』
  『咦?』
  黑眸冷漠的望著庫洛姆,淡淡道:『就讓首領和霧之守護者一起回來吧。』
  此時,里包恩身後傳來一道擊碎牆壁的聲響,代表了雲雀宣示放棄的巨響。
  垂眸脫帽,里包恩深深的凝視著庫洛姆身後的綱吉和骸……
  『我們真的明白了,阿綱。』



  「不過……雲雀學長真的好可憐──呃!你幹嘛變臉?我對他感到抱歉也是正常的呀!」
  「呵呵……我沒有變臉唷,綱吉,我只是在想晚上要多『加』幾次……」
  「這跟變臉有什麼兩樣?!不就代表你不爽了嗎?!」
  「我們好不容易可以獨處,你卻說出其他男人的名字,難道我不能生氣嗎?」
  「我連雲雀學長的名字都沒叫出來耶!你這人真是……我到底為什麼會選擇你──嗚!」
  抗議的唇瓣被骸緊緊封住,連帶小巧的下巴也被他牢牢定住。直到綱吉的小臉紅到不能再紅,骸才依依不捨的放開泛著水光的紅唇,並惡意輕舔了綱吉紅潤的臉龐。

  「只要愛我就好,綱吉。」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呼~終於看完了><超好看的啦!!!!看前面的時候我還以為阿綱死了
嚇死我了,還好還好~~~~
作者大人辛苦妳了^^
2012/03/09(Fri) 15:01 | URL  | Snow #-[ 編輯]
RE:Snow
我是喜歡讓人誤會的作家(被踢出去)
謝謝打氣QwQ
2012/03/13(Tue) 20:09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好好看> <
2012/03/14(Wed) 00:08 | URL  | ★筱涵★ #-[ 編輯]
嚇到我了:((
終於完結了,超級好看的
您好厲害唷!
2013/05/12(Sun) 01:22 | URL  | 虛無 #-[ 編輯]
RE:虛無
不好意思晚回了XDDDD
感謝喜歡>/////<
2013/06/12(Wed) 22:12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