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3 (金) | Edit |

※內有1827,不喜者請慎入。
※雖有1827,但卻是1827崩潰劇情(?),依然慎入。(你到底寫了什麼####)

後記:

於是一位情敵被我送走了。(被丟雞蛋)
(躲起來(?????

我當時到底是以什麼心境來寫這篇文的呢……(誰知道啊##)
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你才令人匪夷所思####)

總之,看完這一篇而想打我的人,請手下留情Orz(被殺掉)

感謝觀賞ˇˇˇˇˇ
 
 













  所以結果呢?
  坳不過雲雀的強硬,骸只好帶著綱吉──附帶雲雀恭彌──回到自己家……旁邊的別館。
  要雲雀恭彌踏入他家的地板?門都沒有!

  「我先說,這裡是我家,規矩都由我訂。」冷冷的向雲雀下馬威,並抱緊了在自己身邊的綱吉……嗯,心裡果然充實了不少,連必須把雲雀恭彌一起帶回來的不甘願都被沖散了。
  「……」嘰嘰窣窣的咬牙切齒聲清楚的傳進所有人耳內,要不是雲雀提醒自己賣身契還在手上,搞不好自己的牙齒就會先被咬掉一整排。
  「不行的話,請。」故意要下人們把路讓開,並朝寬敞的大門比了個看似禮貌的手勢。
  冷冷的掃了六道骸一眼,不經意的也掃見了綱吉……這下,雲雀的眼神才柔和了下來,強忍下滿腹的怒火,他僵硬的轉頭走向別院。「晚一點我會來找你,綱吉。」
  此話一出,僵住的人變成六道骸。
  「慢著,誰說你可以隨時來找綱吉?」自己是這個家的主人,他算老幾,怎麼可以隨便見老大的老婆?
  眼神一凜,雲雀露出到這裡來後的第一個淺笑,得意的。「嚴格說起來,綱吉還是『我的人』,你可別忘了。」這可是他現在僅剩、但也最有力的武器。
  同樣都是暴怒,骸的表現方式和雲雀完全不同,相較於他的咬牙切齒,骸嘴邊的微笑並沒有明顯的改變,但雙眉很明顯的皺了起來,額頭上也浮現了明顯的青筋……見狀,綱吉趕緊扯出笑容打圓場,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呃……骸,就讓雲雀先生住進主館──」開場白還沒講完,骸的雙眼就狠狠的殺了過來,其中包含著忌妒和不滿。「我我我、我的意思不是那樣……只、只是……契約在雲雀先生手上……萬一那個男人直接去找住在別館的雲雀先生的話,不、不是更糟嗎?」畢竟對方要找的人是他,但他目前不是自由之身,這張賣身契要是落到對方手上,不管他的意願如何,他都要乖乖到對方身邊去。雖然憑著骸的身分,要對政府施壓不是什麼難事,但不管怎麼樣,他都會有幾天甚至幾星期的時間待在持有人身邊,既然對象是那個白蘭,這幾天的時間就夠他將綱吉藏到一個他連找都找不到的地方了。
  「如果某人願意直接毀掉那張賣身契,一切都好辦了。」意有所指的朝雲雀瞄去一眼,冷笑著。
  雲雀僵了一下,便頭也不回的走向別館。

  現在理虧的人是他,所以他什麼都說不出口。
  的確,綱吉很明顯的喜歡六道骸,也很清楚的告訴自己他選擇了誰……但是,他就是放不下手!
  從小到大,沒有什麼是他得不到的,也沒有什麼是他這麼想得到的!
  要他將好不容易遇見的心上人拱手讓人,抱歉,他辦不到!
  所以說他無理、說他卑鄙都無所謂,至少,目前的他是不可能讓步的。

  「啊,雲雀先生……咿呀!」
  「綱吉,難道在這段時間,你……」不悅的皺起眉頭,骸垂首望著綱吉,眼中寫滿了平時看不見的擔心和憂慮。「……也是,我這麼久沒陪你是我的錯,雖然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我還是有一陣子沒去看你了……」
  「欸?」一愣,綱吉趕緊撇清自己的心意。「不不不不是這樣的!我、我只是……雲雀先生雖然很可怕,但他對我真的很好──呃,除了那些我不願意做的事情以外……但、但是!」趕在骸變臉之前用力大喊。「不、不管怎麼說,那個男人當時沒有傷害到我,也是因為雲雀先生及時趕到呀!」否則他可能早就被劃上一刀、切成兩半了。
  「……綱吉,就算他沒到,白蘭那傢伙也不會傷害你的。」既然是他難得看上眼的獵物,當然不會傷他任何一根寒毛,不過會不會對他做什麼就不知道了。
  「欸?為什麼?」不管其他人怎麼講,綱吉還是不相信一見鍾情這回事,尤其對象還是自己這種不起眼的小角色。
  靜靜的凝視著綱吉,骸決定不繼續浪費口水糾正他的觀念,換上溫柔寵溺的微笑。「別管這個了……我好久沒抱你了呢,親愛的綱吉。」說著,不安分的大手早已急性的探進綱吉的衣內,惹的他驚叫了一聲。
  「呀啊!等、等一下啦!骸!這、這裡是大門口……」說大門口還太輕描淡寫了,這裡是大門口附近的庭院,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是定期修剪草木的日子,兩旁有很多園丁可以當觀眾。
  「哎呀,我都忘了綱吉會害羞了……那我們進去吧。」依依不捨的將大手從綱吉衣內退出,並迫不及待的抱著綱吉走進屋內。
  殊不知應該進入別館的雲雀就在草叢旁邊,握著綱吉契約的手用力握緊,方才甜蜜的景象看的他憤怒不已,但更多的卻是心底那份不甘心。
  他這樣做真的對嗎?



  下午,和煦的暖陽溫和的灑在雲雀身上,他靜靜的坐在別館旁的長椅上,面對著大門口的噴水池發呆。更正,是思考。
  深鎖眉頭,腦子裡的理性和慾望正如火如荼的交戰中,擾的他完全沒發現有人正以緩慢的腳步接近他。

  『放綱吉自由?』理性。
  『不!怎麼能放!』慾望。
  『但這張賣身契很有可能害了綱吉!』理性。
  『我可以保護他!』慾望。
  『前幾天白蘭來鬧的時候,差點就保不住他了!』理性。
  『那是因為毫無防備,現在不一樣了!』慾望。
  『撇開這個不說,綱吉喜歡的是六道骸啊!』理性。
  『那種男人有什麼好?綱吉很快就會發現自己錯了!』慾望。
  『錯你個頭!沒看見綱吉推開你撲進六道骸的懷抱嗎?!』理性終於受不了的重擊一拳。
  『住口!不准你讓我回想那個畫面!』慾望不甘示弱的回踢一腳。
  『受夠了!原本是猶豫不決的,現在覺得放了綱吉比較好!』理性。
  『不行!不行!絕對不能放了綱吉!』慾望。

  「走開!」兩道聲音在腦中你來我往的打太極拳,終於將雲雀的耐性消磨殆盡,他怒喝一聲,也不管嚇到了多少修剪庭院雜草的園丁,還有方才悄悄接近他的人。
  「對、對不起……我……我馬上離開……馬上離開……」被剛才那聲怒喝嚇的魂飛魄散,綱吉用力吸著鼻子,不讓自己滾到眼角的淚珠掉下來。
  「綱吉?」一愣,但大手還是反射性的抓住綱吉的手臂,不讓他離開。「……六道骸那傢伙要你轉達什麼事情嗎?」說也奇怪,那個恨不得貼在綱吉背後的男人居然沒和他一起出現。
  「不是的……」確認雲雀先生喊的走開並不是針對自己之後,綱吉才鬆了口氣,但還是不自在的掰開雲雀抓住自己手臂的大掌。「我是偷偷跑出來的……」說著,還小心翼翼的瞄了主館的房間窗戶一眼。
  雙目一凝,雲雀的表情看起來沒什麼變化,但卻又有著說不上來的差異……感覺上,現在的他沒那麼暴戾、可怕了。綱吉心忖。
  「找我有什麼事?」很明顯地,語氣放輕了。
  「呃,就是……那個……」雖然有膽子說話了,但一思及自己想跟雲雀先生講的事情,綱吉還是縮了一下,不敢正視雲雀的眼睛。「雲雀先生……為什麼不把契約給骸呢?」
  才剛升起的溫柔狠狠的被打了下去,嘴角隨即撇了下來,嚇的綱吉後退一步。「那樣的話,我就沒有任何勝算了。」
  綱吉垂首沉默了下,抿了抿水嫩的唇瓣,才剛開口又縮了回去,欲言又止。
  「……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生氣。」就算會生氣,氣的也不會是綱吉。
  偷覷了雲雀一眼,綱吉深吸一口氣,斗膽向他開口:「雲雀先生,在我遇見骸的時候,您就已經沒勝算了。」看見雲雀的雙眼驀然睜大,但綱吉早已下了豁出去的決心,並沒有停止發言。「雖然我不明白自己有什麼地方這麼吸引您,但相信您可以找到更好的對象,不差我這種平凡的人……我想說的是,就算您將那張契約綁在身邊一輩子,也是沒有用的,我愛骸,一輩子都愛著他……」

  這一擊,痛的他倒地不起、翻身不能。

  「要不是遇見骸,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存意義是什麼……我所處的職位在社會上已經夠低下了,而在這低下的職業裡,我的存在更是比卑賤還要卑賤……」

  這一塊鐵板,百分之百夠堅、夠硬。

  「所以,請您不要再浪費時間了,雲雀先生……」
  語畢,綱吉的勇氣也用光了,脖子馬上縮了起來,害怕的閉上眼睛,準備隨時接受雲雀的狂怒攻擊。

  意料之外地,沒有聲音。

  「……這就是你的真心話嗎?」沙啞的開口,綱吉第一次聽見雲雀這種聲音。
  「雲、雲雀先生……」

  空氣彷彿凝結一般將自己桎梏,頭一次發現自己是如何呼吸,而呼吸又是何等的困難。

  「我明白了。」
  又沉默了一晌,他從懷中掏出一張被捏的皺巴巴的紙條。
  「你自由了。」

  注定不是他的,就永遠都不會是他的。

  「雲、雲雀先生……」
  「但我有條件。」背對著綱吉,雲雀微微側過臉來。「不准你再到那家店了。」
  這是懲罰,也是自己的尊嚴和任性。他不想再看見生平第一次拒絕自己的人。
  明白雲雀的想法,綱吉向他深深的鞠了一個躬,目送他走出巨大華麗的大門。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我想看第9啦~~~
拜託!!!
2011/06/27(Mon) 10:25 | URL  | 晨曦 #-[ 編輯]
RE:晨曦
對不起這篇真的停好久了XDDDDDDDDDDD(逃走(你#
2011/07/06(Wed) 01:02 | URL  | 天羽 橋(管理人) #-[ 編輯]
我一直覺得這就是結局~看結尾有這種感覺喔!
2011/08/06(Sat) 21:46 | URL  | 靜水久 #-[ 編輯]
RE:靜水久
坦白說……相去不遠了OTZ(喂)
2011/08/13(Sat) 07:22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我要看9!!
2012/08/21(Tue) 17:18 | URL  | 水母 #-[ 編輯]
RE:水母
9……大概還在遙遠的彼方吧(喂)
2012/09/04(Tue) 19:26 | URL  | 天羽 橋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