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7 (火) | Edit |
後記:

乾涸了好幾天終於產文了(向大家招手(被趕出去

英文報告遇到重大危機了……(掩面)
老師一直住院是搞什麼飛機呀……(欸)

不過除此之外,最近過的還算充實ˇˇˇ(咦)
多了好多小說可以看呀ˇˇˇ開心ˇˇˇ
其中最好看的就是福爾摩斯了(慢著不是言情小說喔?????)
果然還是要看台灣翻譯比較順眼(被巴去貼牆)
簡體字看的有點辛苦啊……用詞也不太一樣XD|||

二月中了呢……(呆笑看月曆(?????

感謝觀賞ˇˇˇˇˇ














  如果現在有個洞在綱吉身旁,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往下跳,只要能離開現場、離開六道骸的視線……

  「您、您別開玩笑了……」顫抖的手臂輕輕扭動,想掙開首相兒子的束縛,卻又不敢太用力,深怕他老爸為了兒子而翻臉,屆時就會替骸帶來一個無法想像的大麻煩。
  豈料,首相兒子完全沒有放手的打算,也沒有察覺身後傳來的寒氣,在看見綱吉的反應之後更是笑瞇了眼,露出受不了的陶醉貌。「好、可、愛、唷!」說著,大手還不顧綱吉反對的揉捏他粉嫩的面頰。「想不到澤田企業的總裁這麼迷人呢!爸,您早說的話我就不會拖著不想結婚了!」
  「呃,咳咳……」尷尬的把兒子拉離綱吉,並暗地裡掐了兒子的腰肉,後者疑惑的望著父親,那一掐對他而言顯然不怎麼痛,但卻讓他感到相當不解──幹嘛掐他?
  「你別搞錯了,和你有婚約的人是庫洛姆小姐,豈是你說換就換的?再說,澤田總裁可是──」
  話還沒說完,首相兒子就搶著打斷自家老爸的滔滔不絕,傲然抬高下巴。「雖然庫洛姆小姐也很漂亮,但澤田企業的總裁更是散發個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唷!而且是我喜歡的類型。」笑咪咪的望向綱吉,後者感到渾身發冷,抿緊小嘴,不敢看坐在沙發上的男人一眼。

  如果他沒有自作主張出去迎接,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被兒子的話嚇的一愣一愣,首相嘴一張差點合不起來。雖然自己是位高權重的國家首相,但眼前的兩位總裁也不是說得罪就得罪,甩了他們一巴掌還能全身而退的簡單人物,尤其是始終坐在沙發上用詭異眼神瞪著自己兒子的六道骸,那眼神彷彿恨不得當下把自己的兒子剁碎扔進海溝毀屍滅跡。
  「別、別開玩笑了!」話落,連忙向骸和綱吉道歉,並將自家兒子拉到自己身後。「小犬白蘭就是這麼口不擇言,方才說的都是玩笑話、玩笑話……還請兩位不要介意……」汗如雨下,他這個作老爸的壽命已經瞬間少了好幾年、頭髮白了好幾根。
  「呵呵……當然,可否請兩位先坐下,這樣也比較好談呢?」雖然掛著笑容,但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只有皮在笑。
  偏偏首相似乎忘了生眼睛給他兒子。
  「當然好囉!不過請澤田總裁先回應我好嗎?我沒什麼耐性呢。」許是自小看扁人看慣了,白蘭連看都沒看六道骸一眼,逕自推開老父向前一步,完全沒想過那個男人是不是比他還要沒耐性。
  「呃,我……」不安的瞟向骸,用眼神向他求救。姑且不論他怕不怕骸,最重要的是……他也不喜歡對方啊!才第一次見面就不管場合的猛獻殷勤,這種行為可能會讓女人覺得有面子、得意,但他可不是女人,也不會喜歡!
  一接到綱吉的目光,骸那張已經黑的足以媲美閻羅王的俊臉這才稍稍恢復原狀,他輕咳了一聲,終於從沙發上起身,並走到綱吉身邊牽住他的手,十指交握。
  「不好意思,白蘭先生,綱吉不可能給你任何回應,因為他已經名草有主了。」微微一笑,卻散發出十足十示威性的宣告,令白蘭眉梢一挑。
  「沒錯!」終於抓到說話時間的首相趕緊插進話來,並再次把兒子拉到自己身後,離他們兩人愈遠愈好。「所以剛才小犬說的話都只是玩笑,如有冒犯還請多包含……回去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他的……」這年頭父親真不好當,即便他貴為首相,還是差點被自己的兒子嚇到歸天。
  這回,白蘭終於不再說話,但他的眼神還是令綱吉感到很不舒服。

  「咳咳,回歸正題。」拿出手帕擦拭額上的汗珠,首相將自己的心情調適好之後就坐,便擺出平時常用的社交性笑容,希望方才的鬧劇能就這樣被拋到腦後。「令妹和小犬的婚約是我和澤田企業的前董事長訂下的,小犬剛好到了適婚年齡,所以我才到貴府來叨擾……」沒想到一叨就叨出簍子,說真的,首相覺得無奈又委屈。
  「關於這個……」主題一落在庫洛姆身上,綱吉剛才的小兔子模式瞬間轉換為好哥哥模式,他一本正經的偷覷白蘭一眼,表情看來十分為難。「首相也知道,我只有這一個妹妹,年幼時沒多少時間可以陪伴她,她此生受的委屈已經夠多了,我不希望她……呃……嫁給一位不愛她的丈夫……」這話雖然白了點,但誰叫首相兒子剛才那麼失禮,他會講的這麼白也是他自找的。
  「呃──」
  「那正好,我也不想娶她了。」父親還沒呃完,白蘭就搶著回答綱吉,並繼續施展猛烈的追求攻勢,媚眼一個接一個拋,拋的綱吉下意識往骸那邊靠去。「反正你們還沒結婚吧?就代表我還有機會囉!」

  這個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綱吉不敢相信的瞪著他,小嘴呈現英文字母的O字型,壓根沒料到這輩子會遇到這麼不要臉的男人。
  人家都已經說名草有主了,搞不好近期內就要結婚了,但對他而言那些根本不構成問題,只要還沒結婚他就有機會,甚至當著人家情人的面前說這種話,這樣臉皮還不夠厚嗎?
  夠了、非常夠了,厚到可以和護城的城牆相媲美了!

  「沒、有。」一聽見這兩個字,綱吉和庫洛姆立刻嚇的往骸看去,因為平時從容的骸很少發出這種壓抑、憤怒、從齒間蹦出來的話語,由此可見,他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氣,已經到達狂怒的等級了。「您一點機會都沒有,白蘭先生,因為綱吉早就是我的人了,不管是誰都搶不走他,明、白、了、嗎?」想搶他天使的人只有死路一條,這句話在前陣子已經確確實實的作到了。
  「哎呀哎呀,話可不能這麼說啊,六道先生,搞不好綱吉比較喜歡我這種類型的人呢!」這一句,讓綱吉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因為身邊的男人射出一道殺人的視線落在他身上。

  幹嘛?又不是他說的!

  「是這樣嗎?綱吉。」這語氣非常輕、非常柔,但要是看他輕飄飄的就敷衍了事,他一定會被他活活折磨到死!
  「不不不不不……我、我從來沒那麼想……」開玩笑,遠離他都來不及了,哪還會喜歡他?
  「那是因為小綱吉現在還不認識我唷!」馬上無賴的喚著自己擅自幫綱吉取的小名,房間的溫度頓時又降了十幾度。「跟我約一次會吧?一天就好了,你一定會愛上我的!就像我對你一見鍾情一樣。」

  意思是,他要在一天內帶著綱吉跑一二三壘,最後直接衝向本壘?
  開什麼玩笑!

  眼看對面的火山就要爆發了,首相趕緊結束這次的談話,反正兒子已經聲明不娶人家妹妹了,待久一點只會讓他命更短、頭髮白更多,還是早早走人的好。「咳!很、很抱歉今天的冒昧來訪,想必六道總裁和澤田總裁都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吧?那我就先帶小犬告辭……另外,小犬今天的言論全都不是真的,還請兩位別介意……」說完,為了避免伶牙俐齒的兒子再將他這個老頭子一軍,他打開大門要外頭的隨阜進來,替他把兒子拖出去。
  「嗯?爸,我剛剛講的都是──」
  「你給我閉嘴!」真是怪了,平時聰明絕頂的兒子現下怎麼智商這麼低?難道他不知道眼前的兩位都不是惹的起的人物嗎?雖然對方也惹不起自己,但這樣強碰不但沒有好處可拿,可能還會被旁邊的漁翁撿到便宜,那才叫得不償失!

  待首相匆匆離去之後,留下骸、綱吉和庫洛姆一臉愕然的留在室內──更正,愕然的只有後兩者,骸的臉上仍然帶著笑容,卻陰森森的。

  「呃……至、至少,不用想辦法讓他取消合庫洛姆的婚約了……」雖然方向不太對,但終究達到他的目的了。
  「呵呵呵……因為他把目標轉到你身上了嗎?只要是為了庫洛姆,跟其他男人上床你也無所謂嗎?哎呀,也是呢……其實我也是用差不多的手段才能逼你上我的床……」尖銳露骨的字眼令綱吉和庫洛姆雙雙一驚,前者是驚恐,後者是驚愕。
  「骸、骸大人?您在說什麼?」每一個字她都聽的懂,但為什麼連起來後就聽不懂了呢?
  「庫、庫洛姆!妳的工作還沒完成吧?現在回去做的話就不用加班了。」不管怎樣,先結束這個話題再說,綱吉驚慌失措的將庫洛姆推到門邊。
  「欸?可、可是骸大人剛才到底……」
  「沒什麼、沒什麼……他被剛才的情況氣的有點頭暈,才會說出那些奇怪的話……」
  「可是……」
  「真想知道的話改天我再跟妳講,現在先回去工作吧!」
  「……那等工作結束後,我再來找你唷。」
  稍稍瞥了骸一眼,綱吉面有難色的苦笑道。「呃,如果當時有空的話。」看骸的臉色,還有剛才不經意說出來的話語,他今晚恐怕不好過了。
  「那我先告辭囉,骸大人、首領。」向骸輕輕點了下頭,便退出辦公室回到工作崗位。

  接著,是一段令人喘不過氣的寂靜。



<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