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5 (水) | Edit |
後記:

難得報告沒有這麼緊所以來寫文XD(咦)
突發了這個亂七八糟的東西(崩笑(被打爛
骸大人形象蕩然無存(?????)
明明很喜歡綱吉卻又不知道自己喜歡他(?????)
這種笨蛋骸真是可愛(L)(被輪迴掉)
日本的PEPU閣下的骸就是這種設定呢XDDDDDDDDDDDDDDDDDD
不知道有沒有撞到內容(欸)

報告的繳交日快到了,所以靈感也多了(好可悲)
可惡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哭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唷ˇˇˇ

感謝觀賞ˇˇˇˇˇ
 
 














  這是一個悠閒的午後,既不會太熱,也不會太冷,徐風吹過時還能帶來一股舒爽的涼意。

  戴著眼鏡和針織帽的男人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目光落在眼前分類到一半的文件,他思考了一晌,最後還是決定開口詢問最後要簽寫文件的上司。
  「骸大人。」
  雖然並沒有硬性規定,但等待對方的回應再提出疑問是基本常識,因此男人並沒有接下去說話,靜待上司的回應。
  但等了一陣子,背對著自己的上司卻連頭都沒轉過來,甚至連哼都沒哼上一聲,令他疑惑的瞇起了眼鏡後的眸子。

  「骸大人。」再喚一次。
  果不其然,眼前的男人還是沒有反應。

  嘆了口氣,戴眼鏡的男人──柿本千種開始猶豫是要自己判斷這份文件,還是再叫一聲比較妥當。自己判斷是沒什麼問題,但最擔心的就是當彭哥列的首領詢問身為霧之守護者的骸大人時,他又會像上次一樣一問三不知,擺明了把自己偷懶沒工作的事實攤在首領面前,表露無疑。
  「……骸大人,首領會詢問工作的。」雖然骸大人曾經「無意識」的說澤田綱吉生氣的模樣很可愛,但他相信澤田綱吉的拳頭就一點都不可愛了。
  但還是沒回音,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還是一動也不動的從眺望正前方的建築物,這讓千種開始懷疑他到底在看什麼。

  除了澤田綱吉以外,還有什麼事物能這麼吸引骸大人嗎?

  悄悄的移動到骸身旁,在確定骸大人沒發現之後──因為過於專心在看對面那棟樓──他便也跟著瞇眼眺望,看看到底是有什麼迷人的景色,讓骸大人看的這麼入迷,連甩都不甩他。
  但才看一眼,千種就識相的把眼睛閉上,趁骸大人發現自己也再他身邊「偷窺」一樣的事情時趕緊跑人,否則待會他可能會被骸大人從這層樓摔下去。

  答案是,除了澤田綱吉以外,能吸引骸大人的還是澤田綱吉。

  「……骸大人,要是首領發現您在『欣賞』他入浴的模樣,相信不久後那扇窗戶就會變成霧面玻璃了。」雖然霧面強化玻璃需要花費更多成本,而且那麼大的浴室需要的玻璃數目更是可觀,但為了防範「色狼」,相信首領一定會加進這一筆預算。
  一聽見「首領」和「入浴」兩個關鍵字一起出現,骸終於有了一些反應,他的雙眼直盯在對面樓的透明窗戶上,要不是他是教養良好的骸大人,千種相信他的嘴角一定會掛著一條口水,就像飢渴的野狼發現草叢裡的小兔子一樣。
  「千種,再一會兒就好了……嗯,今天綱吉洗真久,真好。」嚥了口口水,最後甚至拿起隨身攜帶的望遠鏡──千種原本不知道那做什麼用的,現在終於知道了──一瞬也不瞬的望著那片春光美景。

  只有一個稱呼,千種和犬會默許澤田綱吉怒罵骸大人。
  「變態」。
  想歸想,千種還是只能把這句話藏在心裡,好幾次都差點脫口而出,幸好他的腦子不像犬一樣直接,才免掉好幾次被摔下樓的命運。

  「嗯……綱吉的身材真好,在霧氣裡又有說不出來的朦朧美……哎呀,今天就這樣結束了,真可惜。」說完,一臉滿足的把望遠鏡放到桌上,春光滿面的開始簽寫剛才堆在桌上的文件山,甚至主動接過千種拿在手上想詢問的文件,活力十足的完成了那堆一般人看了都會瞪凸眼的工作量。
  其實對骸大人而言,要完成這些工作根本就是小事一椿,就算文件堆的比山還高,他還是能一轉眼就處理的又完美又乾淨,普通人需要一整天的工作量他只要半天就能完成──只要沒做額外的事情的話--所以他知道,以骸大人的工作能力而言,是不可能被首領唸的,首領要誇他都來不及了,又怎麼會唸他呢?但既然他這麼厲害,為什麼還要刻意偷懶呢?

  『不覺得綱吉生氣指責我的時候很可愛嗎?』
  這是骸大人的回答。

  姑且不論骸大人的想法對或不對,千種認為有這種想法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生了什麼重病──戀愛,對,骸大人談戀愛了,對象就是他常找藉口騷擾的彭哥列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聰明一世的骸大人在這方面卻是國寶級的遲鈍,雖然他本人已經產生了想佔有澤田綱吉的不良私慾,但本身卻對這點一點自覺都沒有,如果自己跟他說了喜歡彭哥列之類的話,還會被他反駁。

  「骸大人,您要是愛首領的話,勸您還是好好工作比較好。」如果真的要談戀愛,印象值很重要。
  「愛?呵呵呵,你在胡說什麼啊?千種,我只是愛看綱吉可愛的模樣而已。」
  「……」為什麼是同樣的語言,千種卻會覺得聽不太懂骸大人的話呢?會愛看另一個男人可愛的模樣,難道很正常嗎?

  而不過一刻鐘,前一刻才鄭重否認愛澤田綱吉的骸大人又會丟出一些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
  「千種,你覺得裸體圍裙跟過大襯衫哪一個比較好呢?」
  「……骸大人,是您要穿還是庫洛姆˙髑髏要穿?」如果答案是這兩者之一,他就把自己的頭砍下來當球踢。
  「呵呵呵,想不到千種也會開玩笑呢,當然是給綱吉穿囉!他穿上的模樣一定……嗯,秀色可餐啊!」說著,看的出來骸大人的口水又開始分泌了。
  「……」

  這樣還不叫愛?
  騙誰啊!

  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解救了千種,讓他不必回答這種意圖不良的問題。
  開門,剛才在對面樓被偷窺的首領就站在門口。

  「啊,千種先生,我來找骸……」
  「我知道,您是來監視骸大人的,看他是否又偷懶了。」受到良心的啟發,千種開始躊躇該不該跟綱吉說剛才被偷窺的事情。
  「呃?哈哈……那、那他有好好工作嗎?」
  「是的,比較麻煩的案子都處理完了,現在正在處理瑣碎的部分,首領要進來嗎?」大概是因為相處久了,也或許是因為真的很佩服能夠忍受骸大人這麼久的包容力,千種對綱吉也產生了一種敬佩心。
  「噢,好,我還是進去看一下比較好……」雖然他相信千種不會說謊,但有些小案子不處理的話也會變成大案子,要是骸待會又卯起來耍脾氣說懶的處理,到最後頭大的人就會是他了。

  一看見綱吉進辦公室,骸原本正在神遊的思緒立刻被拉了回來,兩眼緊盯著綱吉不放,雖然俊秀依然,但卻散發出色咪咪的氣息。
  「哎呀哎呀,這不是綱吉嗎?原來是因為要來找我才會特地洗這麼久的,我好高興呢!」
  走向辦公桌的綱吉甫始一愣,千種則是將下巴繃緊,並用咳嗽聲把想笑的衝動掩蓋過去。
  「什麼……?你、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洗比較久……」他是因為最近工作多了一點,比較疲累所以才泡久一點罷了,但這個男人為什麼會知道?
  「好香唷!來,過來給我抱一下!」彷彿沒聽見綱吉的回問,自顧自的朝綱吉展開雙手,讓後者更是看的一臉愕然,而千種兩眼一翻,並捂住嘴、別過臉去偷笑。
  明白這個男人會裝瘋裝到底,綱吉也就不再多問。「……算了。那個……工作都處理好了嗎?」
  「都已經完成了。」將最後幾批文件放在桌上,見綱吉並沒有投入他懷抱的打算,很機伶的改變了主意,慢條斯理的從抽屜裡拿出另一疊紙,看似困惑的皺起了眉頭。「嗯……但我有一些選擇一直無法決定,綱吉可以幫我想辦法嗎?」
  「欸?需要我幫忙?」這倒奇了,一向優異自負的骸竟然會要他幫忙?看來果然是碰到了什麼難題,才會這樣有求於他吧?「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就直接講吧。」難得他這麼盡責的把文件都處理完了,他這個首領幫個忙也是人之常情。
  「嗯,那請你到我這邊來……啊,千種,可以麻煩你出去一下嗎?」微笑,嘴角才剛勾上來,千種就知道骸大人在打什麼主意了。

  因為他很了解骸大人嗎?
  不,並不是,是因為骸大人的企圖全都寫在臉上了,只是遲鈍的首領沒有感覺罷了。

  「到底是什麼問題?」居然可以困難到讓不可一世的六道骸低聲下氣的發問。
  「呵呵呵,放心,這個綱吉一定能回答的。」說著,便把剛才寶貝兮兮拿在手上的那疊紙放到綱吉手上。「會有這麼多是因為種類還有花樣不同,你看一下吧。」
  「種類?花樣?骸,這到底是……」
  「你比較喜歡穿裸體圍裙還是過大襯衫?」

  之後,千種關上辦公室的大門,在門縫消失的前一秒聽見了響亮的巴掌聲。



<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每篇留言計劃之日常小品1(?
第一次看這篇的感想是,六道骸是變態。
之後又看了好幾次 ( 真的看了好幾次╮(╯▽╰)╭
然後現在又再看了一次,感想是,

『嗯,這樣才是六道骸。』

想到說不定這就是千種的心聲
就覺得骸大人是變態鳳梨的定律是不滅的XDDD
雖然也不算是扭曲的愛……額,應該吧。
只能說愛到瘋狂愛到無法自拔了吧XDD
綱吉必須接受,因為他太愛你了 (?
2014/01/20(Mon) 21:14 | URL  | 零空君 #-[ 編輯]
RE:零空君
真的很不好意思WWW
這篇的確是建築在這個基礎上的(喂)

我很喜歡這樣的骸大人
因為太愛綱吉才會變成這副德性實在是太合理了!(喂)
綱吉也喜歡骸大人嘛,偶爾爆發修理他一下也是一種情緒啊WWW(屁)
2014/01/21(Tue) 08:20 | URL  | 天羽 橋(RE:零空君)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